《黑蜥蜴》

第03章 水月观音

作者:黄鹰

龙飞不由自主想起了一些妖魔鬼怪的恐怖传说。

传说中,那些妖魔鬼怪不少都是出现在这种地方,可是他并没有退缩。

他本来就下怎样相信那些传说,也从未见过什么魔鬼怪。

那个怪人或者就是第一个。

但无论如何,这个险他都要冒了。

秋风萧索。

雨依旧是烟也似。

院子虽则如此静寂,仍然听不到雨声,却可以感到雨的存在。

雨粉扑面生寒,龙飞没有理会。分开阻拦在前面花树枝叶,小心翼翼从中穿过。

没有灯光,周围一片阴暗。

再分开一丛枝叶,一座假山出现在龙飞的眼前。

假山之上黑黝黝的伏着一团东西。

龙飞一眼瞥见,脚步立即停下。

那团东西一动也不动。

龙飞也下劝,盯稳了那团东西。

黑暗中,彷佛亦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没有声响。

突然“悉索”一响。

是龙飞在移动脚步。

龙飞旁移三步,前进两步。

那团东西还是一动也不动的伏在假山之上。

龙飞再前进一步,虽则仍然未能够看清楚,但已经可以分辨得出伏在假山之上是一条壁虎。

那条壁虎昂首吐舌,竟然有七八尺长短。

壁虎又怎会有这样巨大..龙飞不由得心头一寒,脚步却不停,继续向假山迫近,处处小心,步步为营。

四步,五步,六步“泼刺”一响,假山前面那丛花树猛可一分,一团黑黝黝的东西从中疾飞了出来,撞向龙飞的面门。

龙飞那颗心应声一跳,腰间长剑几乎同时出鞘!

剑光一闪,正从那团东西当中穿过。

“咿”一声鸦啼立即响起,紧接就是“噗噗”一阵羽翼拍击声!

是一支乌鸦!

那刹那,龙飞的视线已转回去那壁虎那边。

那条壁虎并没有乘机扑下袭击,甚至连半分似乎也没有移动过,保持原来那个姿势趴伏在假山之上。

龙飞心头一跳,长剑一振,那支乌鸦“哧”的脱出剑尖堕入草丛之内。

羽翼拍击声瞬息停下,龙飞的身形同时拔起,凌空三丈,一式“飞鸟投林”,斜向那座假山扑落。

剑未入鞘,而且蓄势待发,只要那条壁虎一发动攻势,就迎头痛击!

壁虎虽然并非一种凶毒的爬虫,但是那么巨大的一条壁虎,杀伤力必然厉害非常。

壁虎却全无反应。

龙飞飞鸟般落在那条壁虎之旁倏的出左手,按在那条壁虎的头上。

那条壁虎仍然没有反应。

这根本就是木雕的,也根本不是壁虎,是蜥蜴!

黑蜥蜴!

整条蜥蜴都髹成黑色。

雕工精绌,栩栩如生,黑夜中龙飞被唬住了。

武功有武功的路子,老江湖看人一举手一投足,往往就立即知道用的是那一派的武功。

正如画画的可以从笔法鉴别,雕刻亦应该可以从刀法鉴别出来。

龙飞对于雕刻虽然并没有什么认识,但眼望手触之下,总觉得这条蜥蜴与那个木美人都是出于一个人的手底。

这条木蜥蜴放在这座假山之上到底有什么意思?

龙飞亦觉得奇怪,眼色倏的瞥见了灯光。

灯光微弱,凄迷在烟雨中,依稀仍然可以看得出乃是来自前面的一座小楼之内。

龙飞不假思索,纵身从假山上跃下,向小楼那边走去。

他脚步起落,比方才已经快了很多。但警戒之心,却反而加重。

前行两丈,是一道围墙,龙飞挨着围墙右行三丈,找到了一道月洞门。

过了那道月洞门,那座小楼就出现眼前。

小楼在一个独立的院子之中,正对着那道月洞门。

院子之内,亦是野草丛生,里面有一片竹林,西面种了好一些花树,入门附近除了花树之外,还有几株梧桐。

深院梧桐锁清秋。

龙飞却不知何故,竟感觉到初冬的寒意。

也就在这个时候,小楼那边突然传来了三声猫叫。

     ※   ※   ※   ※   

咪呜!

猫叫声凌厉之极,有如鬼哭,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听来尤其恐怖。

龙飞毛骨悚然。

猫叫声未绝,楼东竹林倏的传来了一阵“悉索”声响,好像有人在走动。

龙飞的身形自然一缩,闪入一株梧桐树之后。

一条白色的人影,即时幽然从竹林中出来,向着小楼走去。

小楼中的灯光隔着糊纸透出来,淡薄而凄迷。

那个人浴在这种恺光之中,亦显得朦朦胧胧。

却几乎同时,小楼的房门在内打开,灯光从楼内射出,照亮了那个人的身子。

龙飞一瞥之下,瞠目结舌!

因为那人竟是作“观音”的装束!

水月观音!

     ※   ※   ※   ※   

观音是菩萨,本名观世音,唐时避太宗讳,略称观音,亦作观自在。

根据法华经上的记载是:“苦恼众生,一心称名,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是以名观世音。”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上亦有这样记载:“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又根据法华经普门品,观音曾示现三十三种化身,世俗遂本此,图书出杨柳,龙头,持经,圆光,白衣,鱼篮,琉璃,一叶……等等三十三种观音像。

水月观音正是其中之。

     ※   ※   ※   ※   

雨仍然那么迷濛,灯光照耀之下,既似雾,又像烟云。

门猝开,光陡亮,那个水月观音就像是突然在草丛之中现身。

更像是行云驾雾,方从天外飞来,是以那云雾尚未消散。

她手捧莲花,低头作观水片状,飘飘然走向那边门户。

那株莲花彷佛用白玉雕成,花一朵,叶两块,都是玉也似洁白,灯光下幽然生辉。

她的脸,她的手,头巾以至衣服,也像在散发着一种凄冷的幽光,整个人就像用白玉雕出来。

白玉本来是纯法的象征,观音大慈大悲,也原是一种善良的菩萨。

但那个水月观音给人的印象却是邪恶的感觉。

龙飞甚至感觉在那边飘动的不是一个菩萨,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妖气。

白衣飘飞,那个水月观音幽然飘进小楼之内。

小楼的门户旋即关闭。

龙飞连随从树后转出,藉着花树掩护,飞燕般疾向小楼那边掠去。

他本来是一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

何况他从来没有遇过这么奇怪的遭遇。

     ※   ※   ※   ※   

门右边有一个窗户。

龙飞燕子般落在窗前,狸猫似矮身欺至窗下,静听一会,才站起身子,以指沾了些口涎,在窗纸之上一点,点穿一个小洞。

一道光从窗洞射出来,射在龙飞的脸上。

龙飞右眼迎向光线,凑近窗洞,往内偷窥。

他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可是他现在简直就像是一个贼祖宗,一切的动作都是如此纯熟自然。

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那瞬间他彷佛着了魔似的,一切的动作完全不由自主。

     ※   ※   ※   ※   

小楼入门有一道珠帘。

珠帘的后面有一个精致的小厅子。

对门那幅墙壁的前面,放着一扇屏风,其上画着一幅非常奇怪的彩画。

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蜥蜴的怪物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翻腾在火焰之中,双手紧抱着一个赤躶的中年美妇。

那个中年美妇散发飞舞,有如一条条的黑蛇,她赤躶的身子如蛇一样纠缠着那个怪物的身子,面上的表情既像是痛苦,又像是快乐。

她的头颅已裂开,鲜血脑髓狂涌,却不是往下流,乃是向上飞,箭一样投入那个怪物的嘴chún。

血红髓白,触目惊心!

那个怪物的脸庞竟然就是与龙飞今天遇到的那个怪人完全一样。

画工精细,神态活现,色彩的强烈的逼真,简直已到了极限,尤其是那些鲜血,那些脑髓,更逼真强烈得到了使人一见心寒的地步。

龙飞虽然明知道这不过是一幅昼,多看了几眼,仍不禁心寒起来。

这幅昼又岂止奇怪,而且妖异。

那个水月观音在这幅昼之前三尺盘膝坐下,头仍然低垂。

在她的身前有一张矮几,之上放着一张五弦古琴。

酷肖紫竺的那个木雕美人,赫然就放在琴几的左侧,斜靠着墙壁,面向着那个水月观音。

那个怪人却不见在内。

莫非他本来就是屏风上那幅画之中那物的精灵,一进来这座小楼,又隐入画里,继续吸吃那个美妇的血液脑髓。

龙飞正在盘算该采取什么行动,水月观音突然将那株莲花放下,双手往那张古琴按落,徐徐弹起来。

琴声琤琮,非常之悦耳,但细听之下,却不难发觉,与一般琴声有些不同。

非独有些不同,而且有些怪异,所弹的亦不是一般的曲调。

龙飞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曲调。

难道这并非人间的曲调?

龙飞倾耳静听,心里逐渐迷惘起来,不觉间,陷入忘我的境界。

     ※   ※   ※   ※   

一曲既终,水月观音幽然停下双手,缓缓抬起头来。

她的相貌与屏风上画着的那个中年美妇,简直就完全一样。

不同的只是那双眼瞳。

她那双眼睛虽然也是毫无生气,却有如玻璃也似,灯光下闪烁着两点晶莹而妖异的寒芒。

正望着龙飞这边。

是因为她面向这边还是已经发现了龙飞的存在?

龙飞的目光与那两点寒芒相触,就好像眼瞳中射入了两点冰雪凝成的箭矢,如梦初觉,浑身一震!

他方待看清楚水月观音的相貌,衣袂声飒地一响,一个人突然在窗洞的前面出现,截断了他的视线。

那个人出现得赏在突然,鬼魅一样,尽菅龙飞的眼睛并未离开过这个窗洞,也竟不知道他如何出现。

他背向窗户,站立的地方距离那扇窗户最多不过四尺,龙飞只能看到他背后肩膀以下的身子。

他一身蓝靛花绣,从身形服装看来,应该是一个男人。

一现身他就道:“仙君,你可想死我了?”

是男人的声音,既低沉又嘶哑,也不知是心情太过激动抑或什么原因,颤抖得很厉害。

语声未落,他的身子就向前欺过去。

正当此际,灯光突然熄灭!

龙飞眼前猛一黑,就听到一下闷哼!

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紧接响起来!

龙飞心头一凛。

一阵狼嗥也似的怪声旋即在黑暗之中爆发!

这完全不像是那个蓝衣人的声音。

小楼内何来第三个人?

莫非屏风上画着的那个怪物又现身出来?

龙飞再也忍不住,断喝道:“你们在干什么?”一掌击在窗户上!

“哗啦”一声,窗户碎裂,龙飞正慾纵身越窗跃入,一股白烟就从楼中穿窗涌出,迎面扑来!

龙飞一声轻叱,身形倒翻,半空一滚落下,已经在三丈外的草丛中!

他反应敏锐,身形矫健,白烟中纵然有毒,这刹那间,亦未足将他迷倒。

白烟中并没有毒,也没有任何暗算,可是扩散得非常迅速。

龙飞身形刚落下,方才站的地方已经完全被白烟所包围。

白烟继续扩散,涌出院子,翻翻滚滚,迅速升上天空。

黑夜中,那股白烟更显得触目。

故老相传,无论妖魔抑或神仙的出现、离开,大都化成一股白烟。

那股白烟到底是那个水月观音或是屏风上那个怪物的化身?

龙飞瞪着那股白烟,内心忽然起了一阵冲动。

一种想飞身一剑刺向那股白烟的冲动!

但是他到底没有飞身一剑刺出去,一双眼一瞬也不瞬,盯稳了那边。

无论什么人要藉那股白烟掩护从那座小楼走出来,都绝对难以逃过他的眼睛。

     ※   ※   ※   ※   

白烟终于消散。

没有人从小楼中走出来。

这个时间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飞正准备举步走过去,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却是来自他的身后。

什么人?

龙飞霍地回头,目光到处,一条黑影飕地从月洞门外窜进来!

黑暗中他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面目,那个人同样看不清楚他,却看到他手中握着的那支剑锋闪亮。

那个人即时一声叱喝,道:“什么人7拿着剑在这里干什么?”

这莫非是这庄院的主人?

龙飞自然解释说道:“别误会,我只是……”

那个人的脑筋也相当灵活,立刻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水月观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