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04章 黑猫

作者:黄鹰

片刻,黑暗之中响起了铁虎的声音:“怎样也好,你我进去那边小楼看一看究竟。”

悉索声起,两人先后举起脚步。

烟雨仍然在飘飞。

龙飞、铁虎,烟雨下就像是两个幽灵。

幽灵走上了石阶,在小楼门前停下。

门并未开启。

龙飞抬手往面上一抹,抹下了一手水珠,倾耳细听。楼内毫无声息,静寂如死。

铁虎在旁忽然扬声呼道:“里头有没有人?”

没有回答。

铁虎又道:“再下开门,我们可要破门进去了。”

还是没有回答。

黑蜥坊铁虎等了一会道:“撞门!”

龙飞点头,先伸手往门上一推。

“依呀”的一声,门竟然被他推开!

龙飞立即横身挡在铁虎之前!

没有人从楼内冲出来。

黑暗之中,也没有任何声响。

铁虎张头探脑,道:“你身上还有没有火摺子?”

诂口未完,一团火光已经从龙飞左手亮起来。

龙飞的身上有第二个火摺子。

火光驱散了黑暗,龙飞目光及处,当场就一呆!

楼内没有人,一个也没有,人可以走动,但──

龙飞目光一闪,拔起身子,人与火就像是化成了一团光,飞上了半空。

火摺子落处,燃着悬在那儿的一盏宫灯,龙飞身形一沉,连随将火摺子捺熄掉。

铁虎同时大步跨进来。

龙飞正落在那个水月观音方才所坐的地方。

水月观音已不知所踪,就连她方才弹的那张五弦古琴,随琴的那张几子都已不见。

那个木美人亦已不在那边墙下。

再望那扇屏风,龙飞更就目定口呆。

屏风虽则仍然存在,上面却空白一片!

铁虎看见龙飞瞪着那扇屏风发呆,奇怪问道:“你在瞧什么?”

龙飞道:“这扇屏风之上本来画着一幅很奇怪的画!”

“如何奇怪?”

“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蜥蜴的怪物拥抱着一个赤躶的女人在火焰之中翻腾,在吸吃那个女人的脑袋。”

铁虎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

龙飞接说道:“那幅画画得非常逼真,虽则明知道那只是一幅画,但多看几眼,我仍然不禁为之心寒。”

铁虎道:“现在屏风上并没有你说的那样子一幅画。”

“可是……”龙飞叹息道:“如果我没有看错,屏风仍然是那面屏风。”

“大小形状都一样?”

“分明都一样。”

“那么,画呢?”

“你问我,我问谁?”

“水月观音……”

“非独水月观音,就连那张古琴和承琴的那张几子,还没有放在那边墙下,那个木美人全都不见了。”

铁虎冷笑道:“不成就化做了那股白烟,在天空消失。”

龙飞微喟道:“这只怕就是最好的解释了。”

铁虎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龙飞一遍,说道:“本来,我已经有些相信,现在,又不得不有所怀疑。”

龙飞苦笑道:“换了我是你,相信亦是如此。”

他叹息接道:“找今次的遭遇事卖是太诡异,太难以令人置信。”

铁虎瞪着龙飞道:“不过你是怎样一个人,我也清楚得很,以你的为人,是绝不会无中生有,捏造事赏。”

他一顿接道:“这也许是你今天的精神不大好,生出这许多幻觉。”

龙飞没有回答,目光又凝结在那扇屏风之上。

屏风上那幅雪白的冰绡上端不知何时出现了拇指大小的一朵血花。

那朵血花徐徐继续增大。

龙飞倏的戟指那朵血花,哑声道:“不成这个也是幻觉?”

铁虎循指望去,道:“这是什么!”

龙飞道:“血!”

铁虎瞪眼道:“那儿来的血?”

龙飞的手指缓缓往上移。

那朵血花之上的雕花木框赫然有一小滩鲜血正在徐徐往下淌。

那屏风的外框乃是红褐色,鲜血黏在上面,若不仔细,实在不容易看得出来的。

龙飞连随道:“方才必然是有人伤亡,乃至血溅到屏风外框之上,也所以我听到惨叫声。”

铁虎诧异的道:“那么……”

两个字才出口,“咪呜”一声阴森恐怖的猫叫声突然划空传来!

龙飞铁虎出其不意,齐都一惊,抬头循声望去,屏风上那条横梁的暗影中,赫然伏着一支大黑猫。

那支大黑猫正瞪着他们,一双眼波也怪,闪动着惨绿色的光芒。

看见这双猫眼睛,龙飞不由自主忆起水月观音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忆起水月观音出现之时听到的那三声恐怖凌厉的猫叫。

这支黑猫难道就是那个水月观音的化身?

一连串的诡异遭遇,龙飞的思想不觉也变得诡异起来。

在铁虎眼中,那却只不过是一支猫,他望了一眼,道:“这支黑猫什么时候走来的?”

龙飞道:“我也不清楚,也许它一直就伏在那里,只是我们没有在意。”

铁虎忽然一笑,道:“可惜猫不懂得说人话,否则它或者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龙飞道:“这确是可惜得很。”

说话间,那支大黑猫已经从横梁上站起来,倏的低头叼起了一样东西。

龙飞立即发觉,却看不清楚,脱口道:“你看它叼着什么?”

铁虎也看不清楚。

那支大黑猫旋即举步。

铁虎就在这时候突然双掌一拍,“叭”一声,响亮得有如响了一个小雷。

大黑猫给他这一吓,身形一窒,嘴一开,叼着的那样东西从嘴中掉下,一直从梁上掉向地面。

它惊魂仍未定,身形陡弹,放开脚步,踏着横梁疾向厅堂里面奔去。

铁虎看在眼内,格格大笑道:“这支猫虽然不小,胆子并下大。”

龙飞的目光却落在那样东西之上。

是一支老鼠!

那支死老鼠,一个身子几乎被咬成两截,血肉模糊。

铁虎目光一落,笑声不绝,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不过是一支老鼠,屏风上那些血的来源现在总算也明白了。”

一顿,手指着那扇屏风,接道:“这是鼠血,并非人血。”

龙飞不作声。

铁虎笑接道:“想不到你这位大剑客竟然被一支大黑猫,一支老鼠吓成这个样子。”

龙飞叹息道:“但是我看见的种种怪事又如何解释?”

铁虎道:“一个人精神不佳,难免就会生出种种的幻觉。”龙飞摇头道:“绝不是幻觉。”

铁虎道:“那么证据你能否拿出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事情?”

龙飞亦只有摇头。

铁虎一正面容,道:“没有证据,纵然你说的完全是事实,在目前亦请恕我难以接受。”

做他那种工作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证据。

片面之词并非证据。

龙飞明白铁虎是怎样的一个人,沉吟了片刻,脚步倏开,转过那扇屏风。

屏风的后面并没有任何东西。

再过一丈就是对门那面墙壁,正中有一个窗子,却是在内紧闭。

左右两道楼梯斜斜向上伸展。

那支大黑猫正蹲在左面那道楼梯之下,一双眼闪动着惨绿色的光芒,彷佛隐藏着某种难以言喻的邪恶。

一见龙飞走过来,那支大黑猫“咪呜”一声,立即向楼上窜去。

龙飞紧追在后面,铁虎亦跟了上来。

“哧”一声,龙飞再次晃亮那个火摺子。

     ※   ※   ※   ※   

楼上是一个精雅的寝室,每一样陈设显然都颇费心思,一尘不染,分明不时都有人打扫。

四面门窗都紧闭,没有人,那支大黑猫,蹲在正中的那张桌子之上,一双眼绿芒更盛,充满了敌意。

龙飞没有理会,绕室走了一圈,小心的检查所有的门窗。

铁虎亦步亦趋。

到龙飞回到下面厅堂,眼瞳中已明显的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铁虎这时候才开口道:“你现在大概心灰了。”

龙飞苦笑。

铁虎移步到门旁那扇碎裂的窗户之下,道:“这扇窗户是你憧碎的?”

“不错。”

“除了碎裂的那扇窗户以及虚掩的那道门户之外,这座小楼的其余窗无不在内关闭,换句话说,要离开必须经由这门窗,以你的目光锐利,听觉的灵敏,若是有人经由这一门之窗离开,相信很难逃得过你的耳目,何况还要搬走那么多的东西?”

龙飞不能下点头。

铁虎接道:“纵使有白烟掩护,我看也一样不可以,除非就真的化成了那股白烟。”

龙飞“嗯”一声。

铁虎笑接道:“可惜我虽然柑貌长得像钟馗,却没有钟馗那种神通,不能够辨别你说的到底是事实还是幻觉。”

龙飞道:“这的确可惜得很。”

铁虎道:“既然如此,这件事现在应该告一段落了。”

龙飞目光一转,道:“难道你不觉得这座小楼实在有些奇怪?”

铁虎道:“你又发现了什么?”

龙飞道:“一进来你我便应该发现,这座小楼与周围的环境完全不协调。”

铁虎道:“你是说外面野草丛生,显然已荒废多时,而这里则一尘不染,好像时常有人来打扫的么?”

龙飞颔首道:“照道理,这里应该是蛛网尘封才对。”

铁虎道:“但你有没有考虑到另一个问题?”

龙飞道:“这幢庄院未必已荒废?”

铁虎道:“打扫整幢庄院是一件很吃力的工作。”

龙飞道:“那么住在这幢庄院的人若不太老必然就太懒。”

“当然亦有可能另有原因。”

“嗯。”

“不过,无论怎样也好,只要这里还有人居住,我以为你最好就赶快离开。”

“这个时候,未经许可擅入别人庄院,非姦即盗?”

“他们若是嚷起来,我这位捕头职责所在,总不成袖手旁观。”

龙飞笑笑道:“这里若是真的还有人居住,看见方才那股白烟及这儿的灯光,早就已过来一看究竟了。”

“他们也许已入睡了。”

“如此就更不用担心了。”

“你仍未死心?”

龙飞笑笑。

铁虎摸摸胡子,道:“好像你这种人,不做捕头实在可惜。”

龙飞笑道:“我若是真个干你那一行,还有你立足的余地?”

铁虎大笑。

笑声未绝,楼中倏的逐渐黯了下来。

铁虎立时察觉,笑声一顿,奇怪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口未完,灯火突然熄灭!

又是一片黑暗。

那刹那间,铁虎面色也变了。

龙飞却显得很镇定,道:“油尽自然灯枯。”

铁虎吁了一口气,道:“你燃亮灯火的时候油已经将尽了?”

龙飞道:“不错,却想下到这么快便已燃尽。”

铁虎嘟喃道:“你怎么下早些说,险些儿没有吓破我的胆子。”

龙飞笑道:“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薄弱?”

铁虎埋怨道:“还不是听了你那番仙神鬼怪的说话。”

龙飞笑道:“没有灯,你我想不走也下成了。”

黑暗中,脚步声起,铁虎第一个从楼内走出来,龙飞紧跟在铁虎后面,反手将门户带上。

铁虎即时道:“院子里有人。”

龙飞也看见了。

他们其实并没有看见那个人,只看见那个人的一角衣袂。

白色的衣袂,从月洞门入门不远的一株悟桐树后露出来。

相距虽然并不远,但如果不是那株悟桐树后面散发出一团光芒,他们真还不容易发觉。

那是什么光?在那株悟桐后的到底是人还是仙神鬼怪?

     ※   ※   ※   ※   

雨未歇,烟雾般飘飞。

秋残时候竟然连绵不绝的下着这种烟雨,是不是有些奇怪。

龙飞铁虎不约而同,双双奔下楼前石阶,铁虎遥呼道:“树后是什么人?”

那团光应声从悟桐树后移出来。

是一盏白纸灯笼,握在一个白衣老妇的手中。

那个白衣老妇,看样子年纪应已过六旬,一脸的皱纹,灯光映照下更加明显,满头白发披散,迎风飘舞。

她一身衣白如雪,脸色亦是雪一样毫无血色,也不知是灯光影响还是原来如此。灯光迷濛,风吹衣发,她简直就像是飘出来,不像是走出来。龙飞和铁虎不由自主齐都打了一个寒噤。

白衣老妇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她的声音并不难听,相貌也并不难看,甚至还带着一般老妇人的那种慈祥,可是那一身白衣,再加上一头白发披散飘舞,已经有几分恐怖,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还有这种灯光之下,更令人心寒。

就连声音,在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黑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