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06章 魅影

作者:黄鹰

雨终于停下。

夜更深。

一辆马车在凤凰镇西而后一条小路上徐徐前行。

这正是日间险些与龙飞相撞,在龙飞追到萧家庄后门,一旁奔了出去的那辆马车。车厢中仍放着那副棺材,车座上也仍然坐着那个车把式。

一样的白范阳遮尘笠帽遮盖着面目,一样的衣衫装束,控缰握鞭的双手长满了一片片蛇鳞。

不就是那个怪人?

他进入萧家庄之后便不知所踪,现在却出现在这里,仍然驾着那辆马车。

这到底是妖怪还是人?现在他又要去什么地方?

那副棺材中是否又仍载着那个木雕美人?

     ※   ※   ※   ※   

辚辚车声与得得蹄声划破了深夜的静寂。

没有惊动任何人。

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人家。

小路在大道的左侧,刚好容得那辆马车驶过。

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幢小小的庄院,隐约有微弱的愤光透出来。

那也并不是人家。

整个凤凰镇只有一个人敢胆住在那里,也非住在那里不可。

因为他是凤凰镇的乡绅出钱来看守那幢庄院的。

他叫做何三,本来是一个仵工,年老无依,也所以非接受这份工作不可。

那幢庄院之内的确只得何三是个活人,却有无数冤魂。

客死他乡,无人认领或者有人认领未暇运返家乡的死人都住在那幢庄院之内。

他们当然是不分昼夜,都卧在棺材之中。

变成僵尸的在深夜或者会例外。

至于他们之中到底有没有变成僵尸,那就得问何三了。

何三却从来都没有说过有那种事情发生。

尽管如此,没有必要,凤凰镇的人还是很少从这里经过,夜间就更不在话下。

那幢庄院是一幢义庄。

     ※   ※   ※   ※   

车马声终于停下。

那个怪人赫然就将那辆车停在那幢义庄的门前。

他插好马鞭,从车座上跃到后面的车厢,托起了那副棺材,抬在右肩上。

好大的气力。

那副棺材之中纵然没有死人,也不会轻到那里去,可是他竟然就这样托着,而且从容从车厢跃下来。

义庄门大开。

这幢庄院除了死人与棺材,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偷,也没有小偷敢偷到这里来。

疯子的当然例外。

怪人就托着那副棺材穿门走入义庄之内。

棺材又盖上,里面现在又载着什么东西?

     ※   ※   ※   ※   

穿过一个小小的院子,就是义庄的大堂。

一排排的长凳上放着一贝具的棺材,有的还很新,有的连黑漆都已脱落。

近门的一张木桌子之上,放着一盏油灯。

灯火黯淡,一种难言的阴森充斥着整个大堂。

风从堂外吹入,灯火摇曳,灯影摇动,每一副棺材的盖子都好像要打开来。

无论胆子怎样大的人走进这种地方,只怕都难免毛骨悚然,少耽一刻得一刻。

那个怪人却托着棺材从容走到大堂正中,缓缓的转了一个半身。

灯光映射下,他双手蛇鳞萤然闪着异光。

突然,他偏身猛撞在旁边那副棺材之上!

那副棺材被他撞得从长凳上飞落!

隆一声巨响,棺材撞在地面上,整块地面以至整个大堂都为之震动。

那个怪人旋即将肩托那副棺材,在空出的那两张长凳上放下。

然后他一拍双手,坐在地下那副棺材之上,既像在歇息,但又像在等候什么。

风吹灯影,阴森的气氛更浓重。

     ※   ※   ※   ※   

大堂的左面有一间小小的房子!

何三就住在这个房子之内。

房子很简陋,但日用之物大都齐全。

那盏油灯也燃着,放在窗前一张桌子上,灯旁放着一个空酒瓶。

做仵工这种跟死人打交道为职业的人大都很喜欢喝酒。

也许因为酒能够壮胆,又能够使人容易入睡。

何三虽然是仵工出身,但看守这幢义庄,晚上如果没有几两酒下肚,也一样睡不阖眼。

今夜他喝了二两。

现在他正睡在床上,熟睡。

二两烧刀子并不足使人醉得下醒人事,对于何三这种终年累月与酒为伍的酒徒,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只是他不能够多喝。

因为他赚的钱只够他每天喝二两,今夜若是喝多二两,明夜便乾瞪眼等着天亮。

所以虽然没有人管他,他也不能不自我节制。

现在他只是睡着,并没有醉死。

房外堂中棺材撞在地上那一声巨响,只怕醉鬼也得被震醒。

“隆”一声入耳,何三吓得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

什么事?

他揉了一揉老眼,周围望一眼。

房中并没有任何异样。

不成是打雷?

可下像。

声音好像是大堂那儿传来,难道是来了小偷?

小偷又那有这个胆量,偷到这里来?

莫非是尸变,连棺材都弄翻了?

何三一想到这里,机伶伶的连打了几个冷颤。

可是他仍然悄悄的滑下床,穿上鞋子,蹑足往门那边走过去。

人总难免有好奇心。

     ※   ※   ※   ※   

门在内紧闭。

何三从门缝往外瞄了一眼,并没有看见什么。

他大着胆拉开门闩将门拉开两三寸。

门“呀”的一响。

这道门也实在太朽了。

虽然明知道是门响,何三仍然吓了一跳!

见鬼的,看老子那天将你大卸八块!

这句话,何三其实已不知骂过多少遍,但不管怎样,他只要还干这份工作,就绝不敢弄散这道门。

这道门虽然已太朽,但若少了它,何三以后只怕就没有一觉好睡了。

     ※   ※   ※   ※   

门外并没有任何异样。

何三诅咒着再将门拉开几寸。

他终于看到了掉在地上的那副棺材,看到了坐在棺材之上的那个怪人!

一股怒火立时从何三心底冒上来,一双手不由自主用力一拉!

“依呀”的一声,门大开,何三跳着冲出去,冲到那个怪人的身后。

那个怪人彷如未觉,始终背向那边。

何三一收住势子,右手就指了出去,大吼道:“老子还以为尸变,原来你这个小子弄鬼!”

那个怪人既不应声,也不回头。

何三接着吼道:“你小子瞎了眼睛,也不看现在什么时候,棺材放在车上一晚上也不成,硬要夤夜放进来。”

那个怪人仍然没有反应。

何三目光落在地上那副棺材上,火气更盛,咆哮道:“好哇,居然还将别人的棺材搬下来,是谁给你的胆量!”

怪人还是没有反应。

何三嘶声道:“你以为装聋扮哑就成,没有这么容易!识趣的你就将地上这副棺材搬回原位,将你那副棺材搬出去,否则有你这个车把式好瞧!”

怪人终于缓缓的转过身来,头却仍然低垂。

他转动的姿势很奇怪,阴惨的灯光下,浑身彷佛包裹在一重烟雾之中。

何三看着看着,满腔怒火不知怎的,竟然完全消失。

这片刻,他已经发觉眼前这个车把式虽则一身车把式装束,与一般的车把式似乎有些不同,但他又看下出不同在那里。

不过一个人的心情平静下来,自然就会留意到很多这之前没有留意到的事情。

一般人绝不敢在这个时候走来这个地方,更不敢坐在死人棺材之上。

棺材那么重,这个车把式居然能够独自搬上搬下,别的不说,就是这份气力已经惊人。

这个虽然是义庄,也有义庄的规矩,现在这个车把式的作为非独完全不合规矩,而且独犯义庄的种种禁忌,即使并非凤凰镇的人,既然来到凤凰镇,正所谓入乡随俗,也应该知道避忌才是的,莫非就恃着几斤蛮力?

或者根本是一个白痴?

何三忍下住又问:“你这个车把式到底是那儿来的?”

怪人依旧一声不发,默默站起身子。

一声呻吟即时从堂中响起来,苦闷而凄凉,竟然是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飘飘忽忽,彷佛在前,又彷佛在后,彷佛在左,又彷佛在右。

何三张目四顾,除了那个车把式之外,堂中并没有其他人!

再一声呻吟。

这一次何三终于听得出声音乃是在前面响起来。

前面除了那个车把式,就只有两副棺材。

声音不像是来自那个车把式,倒像是发自放在凳上的那副棺材。

何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脱口说道:“棺材里放着的究竟是死人还是活人?”

说话到一半,怪人已转过身去,双手按在棺盖上。

何三的目光自然亦落下,到现在他才发现怪人那双手遍布墨绿色的鳞片。

灯光下,那些鳞片萤然闪动着一层光泽。

人手怎会这样子?

何三吃惊未已,怪人已经将棺材盖揭开。

又一声呻吟!

这一次的呻吟声比方才那两次清楚得多,仍然是那么苦闷凄凉。

何三听得很清楚,声音的确是来自棺材之内,由心寒出来。

他虽然仵作出身,从未遇过今夜这种事情,也是破题儿第一趟听到死人在棺材之内呻吟。

棺材之内的也许是一个活人。

何三尽管吃惊,还是压抑不住那股好奇,探头望去。

     ※   ※   ※   ※   

不是死人,也不是活人,躺在棺材之内的只是一个木像。

一个木雕的美人。

也就是龙飞日间所见,先前摆放在小楼之中,烟散后龙飞闯进去又不知所踪的那个木美人。

怎会又回到这副棺材之内?

龙飞若是在,少不免有此一问。

何三却不知道那许多,他目光落在棺材之内,亦下禁面色一变。

灯光尽管黯淡,可是站得这么接近,加上眼睛早已习惯这种环境,所以何三仍然看得出躺在棺材之内的不是一个真人。

头发眉毛眼睛嘴chún全都与肌肤同一色泽,真人又怎会这样子?

他不觉移前一步。

原来是一个木像。

木像又怎会发出声音?

他正在奇怪,那个怪人的声音忽然又响起来,呻吟着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何三脱口应道:“义庄!”

这句话出口,他的面色又一变,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

他听得很清楚很清楚,声音是由棺材之内传上来。

棺材之内就只有那个木美人。

莫不是妖怪?

那瞬间,木美人面色也好像变了,尖呼道:“不要将我放在这里,不要──”说话未尽,“隆”一声,棺盖已经落下!

尖呼声,彷佛仍然在空气中摇曳,恐怖而凄凉。

何三面色一变再变,由青转白。

怪人放下棺盖,缓缓的又回过身子,倏的举步,一步跨前。

何三慌忙退后。

怪人第二步紧接跨出。

何三再退一步,哑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完全就不像他本来的声音,他非独面色大变,连声音也已变了。

怪人终于出声,却是“呱”的一声怪叫,有如鸦啼,但比鸦啼最少难听十倍。

在这种环境之下,更觉得恐怖。

何三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恐怖的声音,魂魄也几乎给惊散了。

他的胆量其实并不大,否则也用不着每一夜都要喝二两烧刀子,才能够睡觉。

怪人脚步不停,竟是迫向何三。

敢情要杀我灭口?

何三仓惶后退,冷下防脚下一滑,一交摔倒地上!

他赶紧爬起身子,眼睛当然没有离开过那怪人。

由下望上,他终于看见了怪人隐藏在笠帽下,那张布满鳞片,完全下像人脸的脸!

怪人即时咧嘴一笑。

这笑容,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妖怪!”何三惊叫一声,一个身子装了弹簧也似弹了起来,转身就跑。

惊恐之下,连方向他都弄错了,一步才跨出,“蓬”的便撞在一副棺材之上。

这一撞只撞得他昏头昏脑,疼痛未已,稍后就感觉一冷!

他惶然回首,怪人正站在他的身后一尺不到之处,一支怪手正贴着他脖子向前摸来,摸上他的脸颊。

湿腻腻的怪手,落在皮肤上也是湿腻腻的感觉,就像是一条蛇爬在肌肤上。

何三浑身立时都起了鹤皮疙瘩。

怪人一张脸亦凑近来,嘴巴仍咧开,露出了上下两排锯齿一样的牙齿。

一条鲜红的舌头同时从齿缝中吐出来,尖而长,霎时沾上了何三的脸颊。

何三心胆俱丧,惊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魅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