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蜥蜴》

第09章 妖血

作者:黄鹰

秋风满院。

本来明朗的天色不知何时已变得阴暗起来。

龙飞突然发觉,抬头望去。

太阳已经隐没在一团乌云之中。

那团乌云就像是一对魔手,突然将太阳捧走。

萧立也就在这个时候将棺盖打开。

棺盖用铁钉钉上,却只是两枚铁钉,萧立连钉带盖“喀勒”一下揭起来。

这在他来说,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一回事。

棺盖一打开,非独萧立面色惨变,就连龙飞也变了面色。

躺在棺材的,赫然就是龙飞昨夜见到的那个水月观音,也即是萧立那个已死了三年的妻子仙君!

昨夜她在竹林中出现,在白烟中消失,现在却竟然出现在这副棺材内。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闭着眼睛,神态安详,面色却有如白垩,完全不像是活人所有。

她本来就是一个死人。

但她却已经死了三年!

一个死了三年,埋在地下三年的人,纵然未必化白骨,肌肉也早已应该腐烂得不成人形。

这到底是神?是鬼?还是人?

“仙君”,萧立一声惊呼,棺盖脱手『蓬』然堕地。

龙飞浑身的毛管亦不禁支支倒竖。

水月观音的手中仍然捧着那支莲花,上面沾着下少血。

她那袭白衣亦有鲜血斑驳,左脑迸裂,肌肉绽开,肋骨外露,三根断折,那颗心正穿在其中一根肋骨之上!

这分明就是被一样利器穿衣破肉断骨插入,将那颗心抓出来。

龙飞不由省起那个怪人的一双遍生蛇鳞,指甲尖长锐利的怪手。

是不是那双怪手将水月观音这颗心抓出来?

血肉鲜嫩,血腥味虽然浓,但未至于发臭。

一个人死去三年,血肉又岂会这个样子?

龙飞动念未已,萧立已经俯身一手从那个水月观音的颈下穿过,将她从棺材内扶起来。

白三娘一实在旁听着,看着,已吓得面无人色,一个身子簌簌的在不停发抖,这时候还是忍不住脱口叫出来:“夫人,老身给你叩头,求你念在我跟了你几十年,不要再这样吓我了!”

她叫着跪下来,不住叩头。

萧立亦嘶声道:“仙君,仙君,你到底想怎样,只管说出来,何苦这样啊!”

一面叫,他一面捧着那个水月观音的脸庞摇动起来。

龙飞在一旁看着,听着,一个身子亦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水月观音的脸庞给萧立摇几下,“簌簌”的竟然四分五裂,一片片脱落。

这就像墙壁上的白垩因为震动而脱落一样。

白垩一样的这张脸的后面,好像还有一张脸!

萧立也发觉了,慌忙停了手。

龙飞不由自主俯下半身,伸手拂去,萧立连随亦插手捏了起来。

白三娘听得怪叫,也停住叩头,爬起身来,一瞥之下,目定口呆。

水月观音那张脸庞竟被龙飞萧立一一拂下,揭下!

脸庞之后果然另有脸庞!

一张男人的脸庞!

这张脸庞俊美如女人,若非嘴chún与颔下隐现胡子,那就穿着这一身衣衫,很容易就被人误当做女子。

一见这张脸庞,萧立也自口呆目定,这张脸庞在他,显然亦是熟悉得很。

龙飞却陌生。

这是谁?

萧立蓦地撕心裂肺的怪叫一声:“玉郎!”

白三娘即时亦自惊叫道:“大少爷!大少爷,干什么你这样做?”

龙飞听得很清楚,忍不住问道:“他莫非就是……”

萧立道:“他就是玉郎!”

龙飞嘟喃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萧立道:“我也不知道小畜牲在搅什么鬼,竟然打扮成他母亲那样子!”

龙飞道:“那么我昨夜看见的只怕是他了。”

萧立道:“是也未可知。”

龙飞道:“但既是人,昨夜又如何消失?”

萧立苦笑道:“你怎么问我?”

龙飞道:“有一件事情,前辈一定会知道。”

萧立道:“你是否指他们母子都作水月观音打扮这件事情?”

龙飞道:“正是。”

萧立道:“他母亲自小就喜欢水月观音那种装束,在生的时候,总是喜欢作水月观音打扮,当然并非时常手捧莲花,但碰着高兴的时候,就会折支莲花,捧在手里,作观水月之状。”

龙飞道:“如此怪不得玉郎兄的那尊木像也雕刻成水月观音的模样了。”

萧立道:“至于小畜牲为什么也作水月观音打扮,就要问小畜牲了。”

龙飞哑声问道:“只怕他乃是身不由己。”

萧立耸然道:“你是说他乃是被鬼迷?遭魔祟?”

龙飞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他虽然从来都不相信有所谓鬼迷魔祟这种事情,但经过这连番奇奇怪怪的遭遇,信心已经在动摇了。

白三娘即时诵起佛号来。

“喃呒阿弥陀佛”苍凉的佛号有如铁锤一般一下一下撞击在龙飞萧立的心头上。

一声佛号未已,萧玉郎苍白的嘴chún就颤动起来。

龙飞一眼瞥见,怪叫道:“你看他的嘴chún!”

这完全就不像是他的声音。

萧立也看见了,叱道:“玉郎!你有话只管说,有爹爹在此,不用怕,说!”

萧玉郎的嘴巴似张未张,突然伸出了一截尖小而细长,黑黝黝的东西,正沾在萧立那支托着萧玉郎下颔的左手之上,一缩而回。

萧立那刹那一连最少打了九个冷颤,一声怪叫,捏开了萧玉郎的嘴巴。

一口血立时从玉郎的嘴巴涌出来。

血尚未淌下,一条蜥蜴竟然自嘴巴内窜出,落在萧立左手手背之上!

黑蜥蜴!

萧立惊呼,甩手,那条蜥蜴给摔在地上,正要逃走,一道剑光已击下!

龙飞的剑!

那条黑蜥蜴立时被剑击碎,一截尾巴却仍在跳跃。

龙飞一偏身,将那截蜥蜴尾巴踩在脚下,握剑的手腕竟然颤抖起来。

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妖异,这么恐怖的事情,冷汗已经从他的额上淌下。

他就像刚发了一场噩梦,刚从噩梦中醒过来。

白三娘已惊吓得瘫软地上。

萧立自然比两人更难过,整张脸的肌肉都在颤动,悲愤已极,突然狂笑起来。

那其实也不知是笑还是哭。

他狂笑着道:“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总算明白了!”

龙飞哑声道:“前辈,你到底明白了什么?”

萧立仰天嘶声说道:“木像的嘴巴裂开,黑蜥蜴爬出来,就是这件事情的预兆!”

龙飞不由自主的点头。

萧立悲呼道:“这难道就是报复?”

龙飞一怔。

萧立接吼道:“这若是报复,应该降临在我本人的身上才是,怎么降临到我的儿子身上。”

他目砒迸裂,怒瞪着天空,又吼道:“苍天苍天,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龙飞忍不住问道:“前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萧立道:“你看!”猛将萧玉郎的尸身反转,连随一爪撕下他后背的衣衫。

在他的后背接近左肩之处,有一颗黑痣。

那颗黑痣一寸长短,赫然就像是一条黑蜥蜴斜伏在那里。

萧立就指着那颗黑痣,道:“你看到没有?”

龙飞道:“是一颗黑痣。”

萧立道:“表面上看来是的。”

龙飞道:“这颗黑痣难道与一般的有什么不同。”

萧立点点头,闭上了眼睛,沉默了下去。

龙飞只有等。

萧立并没有让他久候,很快便张开眼睛,道:“说起来,这已是二十多年之前的旧事。”

语声逐渐的平淡,萧立激动的心情显然已平静了下来,接道:“详细的日子我忘记了,只记得那一年夏天某日,我与丁鹤在荒野走过,无意看见了一条蜥蜴!”

龙飞道:“黑色的?”

萧立点头,道:“不错,是一条黑蜥蜴,那条黑蜥蜴比一般的蜥蜴最少大一倍,我平生最讨厌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很自然的挺枪刺去,当时,丁鹤曾经一再阻止!”

龙飞道:“为什么?”

萧立道:“他的理由是,蜥蜴并不是一种害虫,而且那么大的一条蜥蜴也实在罕有,杀了未免太可惜,也有伤天理!”

龙飞道:“前辈结果有没有将之刺杀呢?”

萧立点头道:“我要做什么事情,从来没有人能够阻止。”

龙飞道:“我那丁师叔当时是必很不高兴。”

萧立道:“他是有些不高兴,不过只是一会儿,就笑了起来,对我说那条蜥蜴那么巨大,也许已通灵,我将它杀死,只怕它冤魂不散,去找我报仇。”

龙飞道:“哦?”

萧立道:“这当然只是说笑,我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谁知道那之后下久怪事就发生了。”

一顿接说道:“首先就是玉郎的背后出现了这样一条黑蜥蜴也似的痣。”

龙飞道:“前辈发现了这颗黑痣,是必会想起我那丁师叔的说话。”

萧立道:“当时我实在吓了一跳,也不知如何是好,无奈惟有静观其变,且看将来如何。”

龙飞颔首道:“只有这样子。”

萧立道:“那之后几年,倒没有什么,只是那颗黑痣日渐明显,小畜性的性格亦日趋古怪。”

龙飞道:“是如何古怪?”

萧立道:“他胆小畏事,一日比一日柔弱,但却是处处彷佛与我作对一样,比如我叫他练武,他总是不起劲,有空就溜出去,看村前那个丘老头雕刻佛像,甚至竟私下拜丘老头为师跟他学习雕刻。”

叹了一口气,萧立接道:“这方面他倒是很用心,下久就上手,丘老头似乎也看出他是一个天才,便将那几下子压箱底的本领完全传授给他,到我发觉要制止时,已经太迟了。”

龙飞并不奇怪,好像萧立这种粗心大意的人,要将他瞒住应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萧立叹口气道:“丘老头死后,小畜牲甚至接手替附近那些寺院刻起佛像来,我一怒之下,就严禁他再踏出家门半步,谁知道他竟然在家中大刻蜥蜴,没多久,居住的院落之内,放目全都是蜥蜴,大大小小,数以百计,他刻工精巧,简直就像真的一样,害得我一踏入他那个院落,便不由心惊肉跳!”

龙飞道:“何以他这样?”

萧立道:“只有一个解释,丁鹤并没有说错,那条大蜥蜴真的已通灵,冤魂不散,附在玉郎身上。”

龙飞苦笑着道:“看来只有这样解释了!”

萧立凄然道:“但这是我一个人闯下的祸,没有理由迁怒于我的儿子。”

他说着将玉郎的尸体放下,连棺材带尸体双手托起来,向大堂那边走去。

脚步沉重而缓慢。

这片刻之间,他彷佛已老了好几年。

龙飞看在眼内,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有一声微喟。

萧立前行了两步,好像才想起龙飞,停步回头道:“小飞,你今天来得实在不是时候。”

龙飞摇头道:“前辈千万要……”

萧立干笑道:“找活到这个年纪,还有什么看不开的,过些日子我再请你来喝酒。”

龙飞无言。

萧立转顾道:“三娘,替我送客。”

白三娘老泪纵横,呜咽着点头。

龙飞脚步慾起又落,沉吟的道:“晚辈……”

萧立道:“你有话无妨直说。”

龙飞道:“晚辈希望能够到昨夜的地方再看看。”

萧立不假思索道:“好!叫三娘给你引路。”

他脚步再起,才跨出一步又停下来,道:“紫竺那边你小心一点,她的雕像落在那个怪人的手中,只怕是另有作用。”

龙飞耸然动容,说道:“晚辈自会小心。”

萧立第三次举步,这一次没有再停下了。

龙飞目送萧立进大堂,才对白三娘道:“老人家告诉我该走那边,让我自己过去好了。”

白三娘摇头道:“你跟我来。”

龙飞只有跟在白三娘身后。

     ※   ※   ※   ※   

转回郎,穿过一道月洞门,一条花径,再一道月洞门,龙飞目光及处,不由心头一凛。

那道月洞门之内,是一个颇宽敞的院落,大大小小,到处赫然都爬满了蜥蜴!

黑蜥蜴!

有的短只几寸,有的长逾一丈,有的昂首吐舌,作吞天之状,有的张牙舞爪,似乎要择人而噬般,但都是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龙飞抄起了其中一条一看,是木刻的,却被漆成了黑色。

刻工精细,神态活现。

白三娘即时回过头来,道:“这就是大少爷居住的地方。”

龙飞道:“他花在这些蜥蜴上的时间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妖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蜥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