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人》

名侠

作者:黄鹰

葛衣人接道:“凭你的武功,绝不会这么快就话也说不出来。现在不说话,你永远不会有机会说的了,所以你现在不说,实在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水晶终于开口道:“若是我没有走眼,这该是四川唐门的七步绝命针。”

她虽然说话,面部并没有任何变化,就好象说话的是另有其人。

本来她说话的语声很柔和,很悦耳,现在却变得很嘶哑。嘶哑而刺耳。

“不错,”葛衣人应道:“这种七步绝命针乃是唐门秘制十三种毒葯暗器之一,它厉害的地方并不在针上所猝的毒葯,乃是在射出之时,只发出极轻微的声晌,到察觉之际,只怕已经被射入体内!”

水晶道:“我已经知道。”

葛衣人又道:“江湖上在这种七步绝命针出现以来,最少已经有一百人死在其下,知道有这种暗器的人虽多,但见过这种暗器的人,除了唐门的子弟,可以说绝无仅有,因为这种暗器的体积实在太小。”

水晶冷笑,却不能不承认这是事实。

葛衣人接道:“唐门外流的暗器无疑很多,我说的那十三种则是例外,因为它们特殊的构造,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模仿,何况有资格使用那十三种暗器的都是唐门高手,要将之从他们手上夺过来,并不是一件易事。”

水晶道:“你又那寻来的?”

葛衣人道:“在一个唐门高手的身上。”

水晶冷笑道:“想不到你有这个胆子。”

葛衣人笑笑道:“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去死不远,至于他是被仇家击伤抑或怎样,不管他,也与我无关!”

水晶道:“死人的便宜不妨检的。”

葛衣人道:“在他的身上一共有两筒七步绝命针,为了彻底了解它的功效,我已经用去一筒。”

水晶道:“拿人来试验?”

葛衣人点头道:“而且还算是一个高手,功效在我的理想之外。”

水晶道:“那么你尽可以拿来暗杀石破山,又何必化那么多银两找我?”

葛衣人道:“石破山乃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还身兼十三太保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横练功夫,肌肤的坚韧迥异常人,那些七步绝命针能否射进他体内,实在是一个疑问。”

水晶道:“你倒是怕死得很。”

葛衣人道:“蚂蚁尚且贪生。”

水晶道:“你却敢胆拿七步绝命针来暗算我。”

葛衣人道:“因为我知道女孩子是绝不曾练铁布衫那之类的功夫,而且在你击杀石破山之后,整个人的精神以至体力都会不由自主放松!”

水晶道:“正是你暗算我最好的时机!”

葛衣人道:“一击不中,我仍然有机会逃生。”

水晶道:“这儿的地下莫非挖有一条地道?”

葛衣人点头道:“姑娘到底是一个聪明人。”

目光一落,接道:“这条地道一共有三十丈长,前后一共挖了我三年的时间。这三年内,石破山在家的时候也未免多了一些,他在家的时候,我不能不停下来,断断续续,就是三年。”

水晶道:“这是名侠的行径?”

葛衣人道:“不是!以暗器暗算更不是!丘某人虽然侠名满江湖,但绝非一个侠客。”

水晶道:“相信这是真实话的了。”

葛衣人不是别人,正就是享誉大江南北,侠名满江湖的名侠“千里追风”丘独行。

从他的种种行径看来,他的确没有资格称为名侠,石破山对他的批评无疑也非常中肯。

可惜好象石破山那样的人实在不多。

表面工夫丘独行也实在做得很足够,从表面看来,他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侠客。

是以石破出将他惟一那条脚刺断,江湖上的朋友大多数都为他深感不平,在他们的眼中石破山一直是一个善恶不分,一切看自己高兴的恶人。

每当听到这种说话,丘独行就觉得好笑。

几个要出面替他大兴问罪之师,向石破山讨一个公道的朋友都被他一一婉拒,石破山口没遮拦,说话间,不难将他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揭露出来,何况好象他那样的一个名侠,又岂能假手别人替自己报仇雪恨?

他只有自己设办法解决石破山。

这并非报仇雪恨那么简单,还为了灭口。

现在他总算成功了,用的却绝非侠客的手段。

他自己也承认,笑应道:“在将死的人面前,我从来不说假话。”

水晶道:“你一直在跟踪我?”

丘独行点头道:“所以你的杀苏伯玉、魏长春我全都看在眼内,也能够及时通知石破山了。”水晶道:“好使我们拼一个两败俱伤。”丘独行咽了一口气,道:“可惜他虽然早已有防备,结果还是死在你剑,还是要我亲自出手来杀你灭口。”水晶道:“杀了我之后,你仍然是一个名侠,而且有石破山与我的尸体做证明。”

丘独行笑道:“石破山的尸体我一定会带在身旁,姑娘的恕我还没有这个胆量!”

水晶道:“因为你对我的来历仍然不清楚。”

丘独行道:“不过以我几天来跟踪你所得到的资料,惟一与你接触的只有一个人——百花楼的名妓丁香!”

他说着腾出右手,在腰间解下一个包袱,抖开,拋在水晶脚前。

包袱内是一个木盒子,落地盒盖被撞开,一蓬石灰激飞,一个女人的头从中滚出来。

水晶下觉脱口一声:“丁香!”

丘独行道:“我袒保她自己也不知道死在什么人手中。”

水晶冷冷道:“对付丁香,这你应该做得到有余!”

丘独行道:“在丁香死后,她居住的那一撞小楼亦离奇失火,化成灰烬。”

水晶道:“当然又是你放的火。”

丘烛行道:“当然我是在仔细搜索之下,才决定那样做,那么我买你刺杀石破山纵使有证据留下来,也得灰飞烟灭的了。”

水晶冷笑道:“好一个名侠。”

丘独行嘿嘿一笑,接道:“还有我跟踪下来,到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你只是一个人,并非什么水晶精灵。”

水晶道:“所以你才敢下手。”

丘独行道:“不错!”

水晶道:“我只是奇怪,你对于那种七步绝命针既然是如此有信心,何不在找我之前一试能否将石破山射杀,也省却这些麻烦。”

丘独行道:“都因为我怕死。”

水晶道:“一击不中,你不是仍然可以由那条地道逃出去。”

丘独行道:“问题在石破山对这附近的地形实在太熟悉,何况凭他的功力也实在不难将那条地道震塌!”

水晶慨然道:“你实在是一个很小心的人。”

丘独行道:“一个人若是不怕死,又焉会这样小心?”

他忽然又叹了一口气,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些虽然是老话,其实很有道理的。”

这番话无疑有些突然,但水晶仍然听得明白,道:“你是说我虽则是一个聪明人,还是上了你的当,跟你谈上这许多话。”

丘独行道:“你应该趁这个机会运功试试能否将那些毒针迫出来!”

他淡淡一笑又道:“七步绝命针显名思义,可知其毒性的厉害,你虽然一步也没有动,但毒性并不会就此停止侵入你的血管内。”

一顿又说道:“你支持到现在,足见你内力高强,若是不跟我说话,绝你这种精湛的内力,实在不难将大半的毒针迫出来。”

水晶冷笑道:“你焉知我跟你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运功迫毒?”

丘独行笑道:“一个人显得说话,就不及运功迫毒的了。”

水晶道:“可惜我是一个水晶人!”

她说罢呼了一口气,飞舞在她面部那两只萤火虫立时从她的嘴巴飞出来。

她发光的面庞旋即暗下去。

然后她举起了脚步,同丘独行走去。

她的步伐看来是那么稳定!

三步!四步!

到水晶第四步跨出,丘独行的面上已全无笑容,不由自主倒退两步,讷讷道:“怎么你还不……”

水晶一面跨出第五步,一面道:“到现在你离该相信我的说话的了。”

丘独行再退一步,道:“你难道真的是水晶雕刻出来的?”

水晶道:“事实如此!”第六步跨出。

丘独行陡地怪叫一盘,变拐一顿,整个身子疾往上拔了起来。

水晶纤巧的身子差不多同时射前去,人剑凌空飞刺丘独行。

那剎那之间,丘独行已凌空接连翻了三个肋斗,身形斜刺里落下,与方才置身之处相距已经有六七文之远!

这个人虽然双脚尽断,但身形仍然如此迅速。

千里追风不愧是千里追风!

水晶却竟然差不多同时落下,一剑飞刺丘独行的后脑。

丘独行耳听破空声晌,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来不及转身,右拐急从胁下穿出,迎向来剑。

铮一声,剑正刺拐上,距离丘独行的后脑只不过三寸。

这一拐挡得实在险!

水晶凌空一撑腰,身形落下,这片刻之间,又已连刺七剑。

丘独行左手拐杖这时候已嵌入地面半尺之深,也就以这支拐杖为轴心,身形滴溜溜一旋,挡三剑,避四剑!

剑剑都是那么凶险,这七剑挡避下来,他只手部经已捏了一把冷汗+他身形一停,右拐往地面一点,左拐同时拔出来,连人带拐又射入了半空。

“霍霍”两声,他半空中连翻了两个筋斗,又再向外飞掠出去。

他非独无心恋战,简直就是在逃命的了。

水晶这一次没有纵身追击,右手猛一挥,剑突然脱手飞出,射向丘独行!

这一剑的速度可以说已到了人力的极限,剑脱手那剎那还可以分辨得出那是一支剑,那一道白光飞来打在丘狩行的腰一上。

他一变拐杖才后挡,就感觉腰脊猛一阵刺痛,整个身子同时向前猛一栽。

这也就是他这一生最后的感觉。

水晶那支剑从他的腰脊插入,直没入柄,胸腹穿出,剑上蕴藏的内力同时震碎了他的肺腑。

鲜血随着剑尖的穿出激射而出,他的七窍亦鲜血迸流,一声闷哼中,身形笔直的堕下,一双铁拐“叮当”的脱手散落一旁。

他在地面上打了一个滚,以肘支地,免强爬起半身,望着水晶,慾言又止,但一个字也都未出口,又倒了下去,动也都不再动。

水晶冷冷的盯着他倒下,冷冷的道:“你无疑很小心,但仍然不够,否则在暗器发出之后,便该从地道立即离开。”

丘独行并没有回答她,死人当然不能够说话。

水晶接道:“一个人总难免有疏忽的时候。”

这句话出口,她倏的叹了一口气,举步走向丘独行。

她绕着丘独行的尸体走了一圈,才探手将她那支剑拔出来,动作是那么的缓慢,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剑锋上仍然有血,她例外的并没有弹剑将余血抖散,也没有将剑收回,就倒提着那支剑缓步向山下走去。

在她的周围,仍然飘浮着白雾千丝万缕,飞舞着无数的萤火虫。

那些白雾彷佛就是从她体内散发出来,随着她脚步的移动,徐徐飘向山下。

群萤无疑就是她最忠实的随从,紧紧追随在她身后。

白雾渐淡,萤光渐暗,人也逐渐朦胧,终于消失在山下杂木杯中。

亦从此在江湖上消失,以后的三年,一直没有再出现。

     ※   ※   ※   ※   

苏伯玉并不是水晶人杀的第一个人,在杀苏伯玉的时候,水晶人这三个字已经在江湖上传开来,已经很有名。

很多人都在找她,其中有死者的亲戚朋友,有要雇她替自己杀人的人。

然而没有一个能找到水晶,这个水晶人彷佛己不存在人间。

她到底是人抑或是水晶的精灵?始终是一个谜,没有人清楚知道,也所以成为江湖争论的一个语题。

三年却到底并不是一个短日子,这个水晶人已逐渐被遗忘。

一直到三年后的秋天残秋。

落叶萧萧,古道上一片苍凉,时已接近黄昏。

龙飞锦衣白马,正走在这条古道上。

他神采飞扬,看来并没有被眼前的苍凉气氛感染,也许因为他仍然年轻。

年轻人对于残秋日暮的感觉本就该没有中年人老年人那么敏锐。

更何况,在江湖上他现在,正如日中天。

江南武林,双剑三枪九飞环,人尽皆知。

萧立三枪追命,丁鹤一剑勾魂,据说都未逢敌手,然而俱已是二十年前成名的英雄,近十年更已于退隐的状态。

有道是一山不能藏二虎,不过这两人却是结拜兄弟,至于这两人私底下有没有互相切磋,武功谁高谁低,只怕就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了。

江南武林的后生一辈,对于这两人已逐渐淡忘,所以两人的死亡,也没有引起多大注意。

这说来,又已是半年前的事情。

萧立三枪,丁鹤只一剑,双剑三枪九飞环中还有的一剑九飞环,都是属于一个人。

龙飞!

龙飞出道不过三年多,声名已凌驾丁鹤萧立二人之上,他却绝不是为了声名才去行侠仗义。

这一点,认识他的人都不难明白,也很高兴能够认识他这个朋友。

黑道中人却例外,对于龙飞部份简直就恨之澈骨,赤松林的强盗头子一阵风更曾经散发绿林帖,要与周围千里的十个大寨联手对付龙飞,只因为龙飞废了他惟一那个宝贝儿子的一身武功。

他这个建议并没有被接纳。

盗亦有道,他那个儿子却是有他自己的一套,完全不管那许多,一切只看自己的喜恶。

他有些作为非独龙飞瞧不过眼,就是那些绿林朋友也为之侧目。

所以他们的袖手旁观实不难理解。

龙飞听到这个消息,无动于中,他并非瞧不起那些绿林朋友,只是他自问并没有做错,无愧于心。

他废去一阵风那个宝贝儿子的武功之时,也没有顾虑到将会有什么后果。

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