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人》

翡翠

作者:黄鹰

他约略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道:“幸好并不远,赶快一点,三个时辰总该到了。”

语声一落,他身形急起,上了马背,右手将羊皮地图揣进怀中,转扶着公孙白。

公孙白随即又说道:“若是赶不及,死便埋我,将我的尸体弃在荒郊中方无不可。”

龙飞轻叱道:“胡说什么!”右手再又将公孙白的几处穴道封住。

公孙白头一侧,终于失去知觉。

他半边身子的穴道都已被龙飞封住,那能不昏倒,龙飞这样做也只是为了延长毒性内长的时间。

他连随一声喝叱,策马奔入了西面树林之内。

这时候,暮色更浓了。

树林中尤其阴暗,龙飞进入的地方并无道路。

他策马在树丛中左穿右插,前行的速度并不怎样快。

幸好这附近的树林并不浓密,也并不深远,暮色四合,黑夜降临之前,他已经走出了林外。

前面是一片平原,龙飞耳了一口气,策马急奔了出去。

他那匹坐骑乃是万中选一的千里良驹,虽然多负了一个人,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其快如飞夜渐深。

烟雨已停下,风仍急。

夜空无云,却有月,有星。

已将十五,星光灿烂,月明如镜。

星光月色之下,道路仍然可以分辨得很清楚,龙飞一直西行,途中两次将那卷羊皮地固取出来,剔着火折仔细看,他肯定自己所定的道路没有错误。

天上有月,方向更容易辨别了。

再前行二里,又看见了一个林子。

道路从杯中穿过。

龙飞马不停蹄,奔了进去。

夹在林木中这条道路也颇宽阔,笔直的向前伸展,黑夜中看来,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杯中披着月光,在地上留下了影子,参差不齐,形状不一。

风吹树摇影动,有如群鬼乱舞。

龙飞并没有在意,这个时候走经这种地方,在他来说也不知多少次了。

路是那么平直,当然就最好走不过,但前行数丈,不知何故,龙飞突然将坐骑勒住。

急风吹起了他的衣袂头巾,“猎猎”地作普,“缓”一声,他突然翻身下马。

难道这就是公孙白要他到来的地方?

也就在这个时候,两旁树林陡然光亮了起来,四盏白纸灯笼在左右树林之内亮起。

纸白如雪,灯光惨白。

四个白衣长发少女旋即在龙飞身前四丈,左右树林中走了出来,灯笼也就握在她们的手中。

不知是否灯光影响,那四个少女的面色都是惨白如雪,毫无血色。

她们的脸庞亦好象被冰雪封住了一样,肌肤彷佛都已僵硬,全无表情,一变眼珠子更就是冰珠子般。

她们都望着龙飞。

龙飞不禁由心寒出来。

若非那四个少女行动与常人无异,他几乎以为是四具僵尸。

那四个少女一字在路上排开,左边两个与右边两个之间,却空出一个相当阔的空位。

这个空位足可以容下龙飞牵马走过去。

龙飞并没有那么做,他也知道那个空位的作用,并不是让他走过去。

他甚至一动也不动,只是静止在原地。

那四个少女也没有说什么,一字儿排开。

好一会,龙飞忽然开口道:“阁下还等什么?”

一个阴森森的语声应道:“年青人到底是年青人。”

语声阴冷而飘忽,也不知来自何处。

龙飞的目光却盯着左边的林木。

阴森飘忽的语声一落,一个黑衣蒙面人缓步走到那四个少女之中。

毒阎罗!

龙飞虽然从未见过毒阎罗,但心中早已有数,所以一些也不觉意外,语声也保持平淡,道:“原来阁下就是毒阎罗,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毒阎罗挥手道:“废话!”

龙飞转问道:“不知道阁下深夜到来这里,有何贵干?”

毒阎罗反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龙飞道:“假的。”

毒阎罗道:“那么你打算怎样?”

龙飞道:“要看前辈打算怎样了。”

毒阎罗道:“将公孙白留下,你尽可以随便离开。”

龙飞道:“阁下这是要我做一个不义之人?”

毒阎罗道:“有何不义?”

龙飞道:“公孙自是我的朋友,朋友中毒垂危,我竟然弃之而去……”

毒阎罗截口道:“你留在他身旁,也于事无补,反倒是将他交给我,反而可以活下去。

”龙飞道:“因为他中的阎王针本来就是你这位毒阎罗制造出来的。”

毒阎罗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龙飞冷笑道:“你肯给他解毒葯?”

毒阎罗道:“只要他告诉我那个秘密。”

龙飞道:“水晶人的秘密?”

毒阎罗道:“不错,他已经告诉你了。”

龙飞道:“嗯。”

毒阎罗追问道:“水晶人在那里?”

龙飞道:“他只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找他。”

毒阎罗沉吟一下,才道:“你是一个老实人。”

龙飞道:“老实人并无不好。”

毒阎罗道:“一般来说是的,不过一般来说,老实人总比较吃亏。”

龙飞道:“人生不过数十寒暑,吃亏一点又何妨。”

毒阎罗盯着龙飞,缓缓道:“很好,我喜欢你这种青年人。”一顿又说道:“因为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龙飞道:“哦?”

毒阎罗道:“我的儿子对我也很老实。”

龙飞道:“所以你很喜欢他。”

毒阎罗道:“这只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我只有一个儿子。”

龙飞道:“我明白。”

毒阎罗道:“这些事情你明白与否都无关轻重,只是有一件事情,你却是非要明白不可。”

龙飞道:“请说。”

毒阎罗道:“阎王针之上一共粹有七七四十九种最毒的毒葯,普天下除了我之外再无人能解。”

龙飞道:“这种毒针的厉害,我早有耳闻。”目光落在公孙白面上。

公孙白双目紧闭,面庞已发紫,但鼻息仍均匀。

毒阎罗的目光也落在公孙白面上,道:“看来他已经封闭了半身穴道,然而这只是能够暂时延迟毒性发作,并没有多大作用。”

龙飞道:“总之暂时死不了。”

毒阎罗道:“阎王钉子不过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例外。”

龙飞道:“由现在到毒发之时相信最少还有两个时辰。”

毒阎罗道:“不一定,但,看面色,一个时辰之内他还死不了。”

龙飞呼了一口气,道:“这是说,在一个时辰之内,我还用不着太过袒忧。”

毒阎罗上上下下打量了龙飞两遍,道:“好象你这样镇定的人实在不多。”

龙飞道:“好象你那么紧张的人,也实在少有。”

毒阎罗“哦”的一声,道:“你知道我很紧张。”

龙飞道:“我感觉得到,你就像是一支已上弦拉紧的箭,随时都好象准备射出!”

毒阎罗盯稳了龙飞,道:“很好。”

龙飞道:“一个人太紧张却不是一件好事。”

毒阎罗道:“最低限度,随时都可以应付任何突然而来的袭击。”

龙飞道:“你仇人很多?”

毒阎罗道:“多得要命。”

龙飞道:“这岂非终日食不知味,寝不安息。”

毒阎罗道:“有何相干?”

龙飞道:“这种生活,一天只怕我也受不了。”

毒阎罗道:“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龙飞道:“也许你生来就是如此紧张。”

毒阎罗冷笑道:“也许。”

龙飞转问道:“你准备将我们留在这儿?”

毒阎罗摇头,道:“不准备!”

龙飞道:“那你到底打算怎样?”

毒阎罗道:“由现在开始一个时辰之内你不妨考虑清楚,一个时辰之后我将会再来找你,到时你轻该有答复的了。”

龙飞道:“我现在已经答复得很清楚。”

毒阎罗自顾道:“过了这一个时辰,便是大罗神仙,也会束手无策,你记稳了。”

龙飞沉默了下去。

毒阎罗道:“以水晶人的秘密换取解葯,在目前,你们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行,公孙白醒来,你不妨与他细说分明,他若是昏迷不醒,你就只有自行决定取舍了。”他冷笑一声,接道:“你当然不愿意看见朋友在面前毒发身亡。”

龙飞忽然道:“也许另外还有一条路。”

毒阎罗居然明白他的说话,冷笑道:“凭你的本颔,也许能够将我制服,迫我拿出解葯。”

龙飞道:“也许的。”

毒阎罗道:“可惜你身旁还有一个公孙白,我杀你也许力有未逮,但在你的保护下取公孙白性命,相信易如反掌?”

龙飞道:“因为我只有一个人,一支剑难在战你同时,兼顾他。”

毒阎罗道:“我虽然目前绝不想杀公孙白,但迫不得已,还是会杀的。”

他悠悠接道:“知道水晶人秘密的相信绝不止公孙白一个人。”

龙飞无言。

毒阎罗又道:“只有一个时辰,龙朋友不妨考虑清楚。”

语声一落,他断身就走,幽灵般消失在黑暗之中。

那四个白衣少女亦左右散开,走回两边树林之内。

灯光一剎那熄灭。

周围又回复黑暗,又回复静寂。

龙飞只是冷冷的目送他们消失,没有动。

——这周围一带相信都已在毒阎罗的手下监视之下,否则绝不会有一个时辰再找我这种说话。

龙飞皱起了眉头。

——这末尝不是一件好事,翡翠即使束手无策,解不了公孙白体内的毒葯,还可以找这个毒阎罗。

——但是在目前,无论如何得摆脱他们的监视,否则将他们引到了杜家庄,可是大大的不妙。

龙飞心念一转再转,“擦”地又翻身上马,策马前奔。

风吹萧索,月冷凄清。

明月一轮人独立夜更深。

龙飞继续西行,飞马奔驰在山路上。

山路寂静,偶然一声狼嚎,凄厉已极,动魄惊心。

越西,道路便越偏僻,非独不见屋子,甚至完全就不像人居位的地方。

拿那条路来说,根本就不像是一条路。

龙飞再一次将那张羊皮地图取出来抖开,他实在怀疑自己看错,走进了另外一条路。

夜空是那么清朗,月光是那么明亮,龙飞还剔着了火折子。

火光月光下,龙飞看得很清楚,事实并没有走错路。

那张羊皮绘画得也非常详细,那里有一片树林,那里右一个山幼,一一都标明。

这路是走对了,就是如此荒凉,一路走来,一户人家也都没有。

地图若是没有错误,杜家庄倘若真的建筑在这种地方,只怕就大成问题的了。

这个杜家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龙飞不由生起了这个念头,却没有将坐骑缓下来。

那匹马无疑神骏,龙飞的骑术也无疑登峰造极,坐在马背上,稳如泰山。

他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将羊皮地图抖开细看,居然还能够兼顾公孙白。

公孙白这时候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状态,火光下,脸庞显然变得更紫了。

龙飞看在眼内,收起羊皮地图,连随伸手摸了一下公孙白的脸庞。

触手冰冷,彷佛冰封过一样。

龙飞由心一寒。

阎王针果真如此厉害?

他不觉反掌击在马臀上。

那匹马负痛一声悲嘶,速度似乎又快了一些,龙飞却知道事实没有,也知道那匹马事实已快到不能够再快的了。

他本来是一个惜马之人,可是公孙白的性命现在却操在他手里。

只有一个时辰,现在已过了一半,他必须在这半个时辰之内赶到杜家庄,找到那个叫做翡翠的女孩子。

倘若翡翠束手无策,迫不得已,就惟有将公孙白交给毒阎罗的了。

他不知道水晶人的秘密对公孙白到底重要到什么地步,但从公孙白的言谈听来,却听出公孙白大有宁可死,也不肯将水晶人的秘密说出来的意思。

然而在真的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公孙白是否仍然会继续坚持下去?他可也不敢肯定。

公孙白与他到底向无来往,只是昔年在黄鹤楼见过一面,打过招呼。

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卖在不大清楚。

不过,公孙世家向以侠义为重,公孙白有河北小孟尝之称,他都是如道的。

但既是侠义中人,怎会与水晶人这种杀手拉上关系,又何以宁死也要维护水晶人?

龙飞虽然觉得很奇怪,对于公孙白,仍然没有任何的恶感。

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那么的巧合,也许水晶人曾经救过公孙白的性命,也许水晶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翡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