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人》

美人

作者:黄鹰

那片刻,他忽然想起了昨夜那个女孩子——那个掬了一捧月光送给他的女孩子。

月光也可以盈手相赠,彩虹也应该可以了。

翡翠会不会送给我一片彩虹?

那剎那,龙飞忽然生出了这个念头。

也就在那剎那,翡翠倏地一笑。

这一笑又是如何美丽?如何动人?龙飞只觉得心神俱醉。

翡翠显然是发现了他在看着她,这一笑也显然是为他而笑。

也许可以向她打听一下这里的情行。

此念一动,龙飞不觉移步向房门,目光却不离翡翠那边。

一笑之后,翡翠经已将头一转,也没有再望向这边。

龙飞脚步加快,将门拉开。

珍珠木立在门旁,看见龙飞开门出来,忙就趋前一步,展开笑容。白痴一样的笑容。

龙飞回以一笑,道:“珍珠,还不休息?”

珍珠一呆,道:“我要侍候公子。”

她的语声很奇怪,就像鹦鹉学舌一样,平板而没有感情。

龙飞道:“暂时不用了,你回去休息一下。”

珍珠道:“不用等铃当回来,我也可以休息吗?”

龙飞道:“当然可以,你看来也很累了。”他笑笑,举步前行。

珍珠怔在那里。

走出寝室的时候,龙飞远远的仍看见翡翠凭栏站立在那边湖畔,可是到他转过回廊,走近那边,翡翠已经不在了。

龙飞心头一阵茫然,环目四显,都不见翡翠的影子。

他苦笑一笑,信步向前行。

回廊曲折,水波荡漾,宫殿华丽,迷蒙春雨中更显得神秘。

龙飞目不暇给。

这座宫殿的宽敞,远在他意料之外,在水面上建造一座这样的宫殿,所化费的金钱与人力,实在上难以估计。

难道这座宫殿竟真的不是人力建造?

龙飞只有苦笑。

转了几个弯,前面出现了一道拱门,在门外并没有禁止进入之类的告示。

龙飞所以也没有停下脚步,笔直走进去。

拱门内的一个院子,遍植花木,看来也非常精致。

花木不少已凋零,龙飞目光及处,不觉又感到秋残的萧索。

一个人实时从那边花木丛中转出来。

——翡翠龙飞看见翡翠,反而一怔,在这里看见翡翠却是在他意料之外。

翡翠此他更意外,“嗯”一声身形骤停,手中捧着的东西几乎摔落地上。

那是一个精致的檀木盘子,上面放着一壶酒,一只杯,两碟菜肴,一碗白饭。

那碗白饭仅剩下一半,杯盘狼藉,显然已被人吃过,现在由翡翠收拾出来。

翡翠在这里的身份应该在珍珠铃档之上,要她亲自侍候的,又是什么人?

龙飞奇怪的望着翡翠。

翡翠这片刻回复正常,一笑道:“这么早就起来了。”

龙飞道:“姑娘岂非比找更加早。”

他的目光转落在那个盘子之上,访探着问道:“是谁这么早就用膳了?是不是杜杀?”

翡翠摇头,道:“不是。”

龙飞道:“莫非公孙兄?”

翡翠道:“也不是,他现在尚在昏迷状态,怎能吃东西?”

龙飞道:“那么是……”

翡翠笑道:“是我。”

她笑得有此勉强,龙飞看在眼内,立时生出了一种翡翠在说谎的感觉。

——为什么她要说谎?

龙飞更加奇怪的望着翡翠。

翡翠给他这样看,竟好象有些不知所措,道:“你怎么这样子看看我?难道你以为我在说谎?”

龙飞苦笑道:“不知怎的,我竟有这种感觉。”

翡翠叹了一口气,幽怨的望着龙飞。

龙飞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说话才好。

翡翠叹看气,道:“你的好奇心,实在太重了,在这里,好奇心太重,并不是一件好事。”

龙飞道:“连姑娘在内,我已是第三次听到这样的话。”

翡翠道:“第一次跟你这样说的人当然是杜恶。”

龙飞道:“然后是杜杀。”

他笑笑接道:“也许我真的应该听听你们的话。”

翡翠只是叹了一口气。

龙飞道:“姑娘若是不想说,我是不会勉强的。”

翡翠道:“能够说的我总会说的。”

龙飞颔首道:“我明白。”

翡翠看着他,道:“你能够明白最好。”

龙飞道:“也许由现在开始我应该压抑住那种好奇心。”

翡翠道,“你以为压抑得住。”

龙飞摇头。

翡翠幽然道:“你是一个老实人。”

龙飞道:“我……”

翡翠截道:“老实人总是比较吃亏的。”

龙飞淡然一笑。

翡翠叮咛道:“是真的,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还好,知道得越多烦恼也一定越多,何苦由来?”

龙飞沉吟道:“我不会让姑娘你为难,姑娘你放心。”

翡翠无言轻叹。

龙飞道:“不过有些事情,相信就是向姑娘打听一下,也无关要紧。”

翡翠道:“你想打听些什么?”

龙飞道:“一个女孩子。”

翡翠道:“谁?”

龙飞道:“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所以才向你打听。”

翡翠一怔,道:“难道你是在这看见她的?”

龙飞颔首道:“就是在昨夜,在湖的那边,在刻着‘杜家庄’那块巨石前。”

翡翠奇怪道:“一个女孩子?”

龙飞道:“是,我看她的时候,她正在那一轮明月之中。”

翡翠道:“哦?”

龙飞道:“她简直就铁是从月中走出来的。”

翡翠追问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

龙飞道:“她长得很美,却不知怎的,我竟然好象看不清楚她的面目。”

翡翠静静的听看。

龙飞接道:“当时她正在流泪,在吟着张九龄那首望月怀远的话。”

翡翠脱口吟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龙飞接吟道:“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语声末已,翡翠已然变色,惊慌的望看龙飞,突然举起脚步,奔了出去。

龙飞当伤怔住。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水晶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鹰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鹰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