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01、万里云罗一雁飞

作者:黄鹰

夜。春寒料峭。

独孤雁却只是一袭单衣,独立在庭院中的一株梅树下。

树上仍然有梅花数朵,散发着淡淡幽香。天地间是如此宁静。

独孤雁的心情却犹如狂潮奔涌!他面部每一分每一寸的肌肉仿佛都正在抽搐,眼瞳中仿佛有烈火正在燃烧,充满了愤怒,也充满了悲哀。

他的一双手紧握,指节已因为太用力变成了青白色。可是他整个身子,却仿佛已凝结在空气中,一动也不动。风吹起了他的鬓发、衣裳,那之上,已沾满雨珠。

春雨迷朦,春风凄冷。

庭院中有一座小楼。

精致的小楼,好比一个细巧的美人。婀娜在风雨中。

小楼灯火正辉煌。雨下得并不大,烟雾一样随风飘飞,映着从小楼中透出来的灯光,犹若一蓬蓬银色的粉沫。

小楼中隐约有笑语声传出来,男人的、女人的,在这个时候分外旖旎。雪白的窗纸上,偶然会出现一男一女相拥在一起的影子,笑语声也就因此更觉得旖旎了。

独孤雁都听入耳里,都看在眼内,他本来不相信那是事实,但现在他不相信也是不能够的了。

他的视线始终都没有从那座小楼移开,也始终在倾耳细听,可惜他站立的地方实在太远一些。他并不在乎,因为听得到,听不到在他来说,也都是一样。眼睛看到的已经足够了。

看着,听着,他倏地一笑,笑得是那么凄凉,那么苦涩,又那么无可奈何。

笑着,他终于有了动作。双手缓缓地抬起,缓缓地解开了束发的头巾。那些头发像脱缰野马散开,他浑身上下,立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充沛的活力。

在他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因此激荡起来,可是他的动作却仍然那么缓慢,一双手下移,左手抄住了挂在左腰的一团铁链,右手握住了挂在右腰的那把刀的刀柄,十指几乎同时缓缓地收紧。

铁链长足两丈,乃是用北海寒铁打就,只有拇指粗细.但要将之弄断相信比弄断粗两倍的一般铁链更困难,一端连锁着那把刀柄上的一枚钢环。

那把刀长只两尺七寸,紫鲨皮鞘,形状如一弯新月。

“呛”一声,刀出鞘。刀鞘雪亮,犹如一块完美的白玉,毫无暇疵。

好刀!

周围的空气那刹那更加激荡,独孤雁的衣袂亦“猎猎”飞舞起来。

却只是刹那,人与刀逐渐朦胧。刀锋仿佛罩了层雾气,已没有出鞘之际那么光亮,在他的身上,也仿佛有一丝丝的雾气散发出来,烟雾般飘飞的雨粉竟好像遭遇到一层阻力般,再也飘飞不到他的身上。

是杀气!他的眼瞳亦已露出了杀机!

又是风一阵吹至。在他头上的那条横枝的三朵梅花突然飞堕。

是被风吹落的还是被杀气摧落的?

独孤雁终于举起了脚步!那刹那之间,他的神情很复杂,一变再变又变。

他终于决定了自已所要走的路。

他走得并不快,但无论他走得怎样慢,也都绝不会改变主意了。在举步之前,他已经考虑到每件可能发生的事情,是考虑清楚后.才选择了眼前这一条——死亡之路!

三十七步之后,独孤雁已置身于那座小楼之下。

小楼中笑语声不绝。独孤雁脚步一顿,身形急拔,“飕”的一声一拔三丈,连人带刀撞向小楼上那扇窗户!

小楼的内部比外表更精致。

每一样陈设显然都花过一番心思,也无可否认,这小楼的女主人柳如春实在是一个很值得修饰的女人,这一点,从她身上的修饰已可以看得出来。她将自己修饰得简直就像是一个公主。

从这座小楼的陈设可以看得出这户人家也是一户大富人家。

这是事实,然而却只是大富而已,绝谈不上一个“贵”字。

柳如春现在这一身打扮与她现在所处的环境可以说绝对不配。不过也怪不得她,因为今夜作客在这座小楼,现在正坐在她身旁的段天宝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富贵中人。这样做,她的目的只是想大家站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更加相亲。

柳如春是独孤雁心爱的妻子。段天宝是独孤雁最好的朋友。

独孤雁在家的时候,段天宝不时登门拜访,却是绝不会踏进这座小楼半步。

因为这座小楼也就是独孤雁夫妇的寝室。

现在独孤雁不在家,段天宝反而走进来,而且与柳如春相偎相拥在一起。这是怎么一回事,当然并不难明白。

胆瓶中插着一支桃花。

桃花正盛开,小楼中春色方浓,浓如酒。

在楼中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非常精巧的紫檀木盒子,盒盖已打开,盒底垫着上好的锦缎。就只这个盒子已经价值不菲,盛在这个盒子之内的当然也是贵重之物。

那是一串二十三颗珍珠的项链,每一颗珍珠都有龙眼大小,像这样大小的珍珠,一颗珍珠的价钱已经赫人,何况二十三颖之多。更难得的是每一颗珍珠都是同样大小,这一串珍珠的价值毫无疑问已超过二十三颗珍珠一一加起来的总值。

现在这一串珍珠正挂在柳如春的脖子上。她双手把玩着这一串珍珠,一副爱不释手的神态,不时还发出一两声娇笑。她显然非常开心。

段天宝心中大乐,对他来说,这一串珍珠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何况珍珠有价,美人的一笑,却是无价。

周幽王为了搏得褒姒的一笑,倾国倾城,比起来,这一串珍珠又算得了什么?

柳如春娇笑着,忽然道:“你倒有心,我说的你都记得很稳。”

段天宝笑道:“现在你才知道?”

柳如春道:“可是我的意思不过是要一串普通的珍珠,像这样贵重的东西我可受不起。”

段天宝道:“你现在并不是受不了。”

柳如春微声道:“我应该还给你。”她作势的将那串珍珠拿下来。段天宝伸手按住,道:“别傻,难得你高兴,再说我的东西也就是你的,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受得起受不起的。”

柳如春“噗哧”的又笑了。

女人有很多种,有一种虽然并不是非常美丽,但风情万种,一颦一笑都无不令人心荡神旌。柳如春正就是这一种女人。

这一种女人实在不多,否则以段天宝的家世财富,要得到一个比她更美丽的女人简直易如反掌,又岂会为她沉迷?

笑容倏地又一敛,柳如春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在现在只有增加我的烦恼。”

段天宝一怔:“哦?”

柳如春叹息道:“这么贵重的东西,绝不是我所能够买得起的,他也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这么贵重的东西,不看见倒还罢了,否则定会追究来历。”

段天宝微微颔首:“我明白。”

柳如春又一声叹息:“就是我们继续这样来往下去。也并非办法,这几个月来,我一再将这里原有的婢仆辞退,换进你的人,似乎已引起他的怀疑。”

“是么?”

“他先后已几次追问原因。”

“这个人的性格我也清楚,疑心本来就比一般人重。”

柳如春微喟:“你若是真的喜欢我,应该为我好好安排一下了。”

段天宝道:“我早已考虑到这个问题。”他笑笑接道:“至于我是否喜欢你,到今时今日,你也该清楚的了。”

柳如春点头。段天宝沉吟一下又道:“这些年来,他做的是什么工作你当然也是清楚得很。”

柳如春一个“他”字才出口,段天宝话已接上,“以他的武功,凭他的杀人经验。除了我段家在大理的春宫之外,天下可以说没有一处安全的。”

柳如春道:“那么……”

段天宝又接道:“我本意是将你带进皇宫去。”

柳如春苦笑:“这句话你说过很多次了。”

段天宝亦自苦笑,“可惜我虽有此意,还得要父王应允,宫禁森严,外人要进去实在不容易,虽然身为一国储君,在未得父王许可之前,也是不能够随便带人进去的。”

“连这点儿权力也没有?”

段天宝解释道:“当今天下统一,单独我大理段氏王朝是例外,虽然年年进贡,到底不似臣服,只因为僻处滇边,摸不清底细,大局又方定,所以当今天子才没有特别采取什么行动,但已经暗中派人前来刺探。”

“也因此你们对外人特别小心?”

“放开这个原因不说,对于一个将成为我妻子的女人,他们必然也需要一个清楚明白。”

柳如春叹息:“若是知道我乃是一个有夫之妇,我当然也就休想进去了。”

段天宝安慰道:“不过父王近年来脾气已经改变了很多,我又是他唯一的儿子,假以时日,总可以说服他的。”

柳如春苦笑道:“到你说服他的时侯,又嫌我太老了。”

段天宝右手轻轻托起柳如春的下巴,道:“即使你老了,我还是喜欢你的,何况我绝不会让你等太久。”

柳如春的脸上这才又有了笑意,但随又皱起眉头,道:“有一点,我们也必须小心。”

段天宝道:“你是说独孤雁?”

柳如春道:“万一给他撞见,实在不堪设想。”

段天宝笑道:“每一次他外出我总是送出百里之外,还特别教人盯紧,只要他踏进那百里的范围,立即就有人飞马给我报告。”说着他的左手已滑进柳如春的领子内,“春宵一刻值千金,时候也实在不早了。”

柳如春瞟了他一眼,娇笑道:“你就是这样急性子。”

段天宝大笑,一探手,将柳如春整个人抱起来。

柳如春娇嗔:“不要……”

段天宝抱着她打了两个转,向床边走过去。

柳如春喘息着道:“给他看见了……”

段天宝笑道:“这句话你说过多少次了,莫说他绝不会这时候回来,便回来,又能够拿我怎样?”

柳如春道:“你不伯他的刀……”

段天宝道:“他若是真的敢对我用刀,只有——”

柳如春道:“只有怎样?”

“死路一条!”

语声甫落,段天宝浑身猛一震,霍地转身!“轰”的一声,小楼东面那道窗户刹那间突然碎裂,木屑破片“嗤嗤”的四射!一个人破窗而入,悍立在窗前三尺之处,右手弯刀,左手铁链,满头散发飞扬,怒容满面!

“独孤雁!”段天宝脱口一声惊呼,那双手不觉一松,几乎将柳如春摔倒在地上。

柳如春挣扎着离开段天宝的怀抱,面色刹那已苍白如纸。她一直担心发生的事情现在终于发生了!

独孤雁怒瞪着他们,—声不发,事实上亦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柳如春的面色一变再变,死白!段天宝那张脸亦有些发青。他们很快就镇定下来,并没有什么解释,当然他们都知道,什么解释都已是多余的。

段天宝倏地大笑起来,道:“好!很好!来得总算是时候!”这些话出口后,他的神态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笑语声甫落,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才停下,两个声音就先后呼道:“太子,发生了什么事?”

段天宝急应道:“进来!”

轰然巨响声中,两个锦衣中年人破门左右冲进,看见独孤雁在楼内,齐皆一怔,兵刃立即拔出!一个三尺长剑,一个斩马长刀!

独孤雁连一眼也不看他们,目注段天宝,冷冷地应道:“一点也不好!”

段天宝一挺胸脯,一把又将柳如春搂住,道:“我要你这个女人,你要我什么东西交换?”他竟敢这样说话,柳如春不由一怔,嘴角不觉露出了一丝笑意,侧首瞟了段天宝一眼,整个身子都偎入段天宝的怀中。

独孤雁目光一寒,道:“你们的两条命!”

段天宝一点也不意外,道:“这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

独孤雁冷笑。

段天宝接道:“大理虽然是一个小国,但也高手如云,我若有什么损伤,你便死定了。”

独孤雁道;“你绝不会只有什么损伤的!”

段天宝道:“难道你真的有把握杀我。”

独孤雁道:“在杀龙门变霸天之前,我一分把握都没有,现在杀你,我却最少有六分把握。”

他杀龙门变霸天连一分把握的确也没有,但龙门变霸天结果还是死在他的刀下。段天宝知道这件事,面色不变,“你不必说那些吓我,我们之间武功的距离,也没有你说的那么远。”

独孤雁冷笑道:“不错,你也是有一身武功,而且是得自名师教导,可惜你一直养尊处优,很少有机会用,不似我!”

他是杀手之中的杀手!

段天宝不能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面色又一变。独孤雁接道:“当年你得罪险山四鬼,若非我出手相救,绝对活不到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1、万里云罗一雁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