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10、名剑风流

作者:黄鹰

虽然是正午,万花楼中仍然将所有的灯火燃点起来。在辉煌的灯光照耀之下,那面照壁犹如在日光之下,异常的明亮。照壁上沈胜衣的画像也因此很清晰。

慕容孤芳接问:“你认识沈胜衣?”

方重生道:“见过几次面,他知道我是独孤雁,我也知道他是沈胜衣,我们却绝不是朋友,也没有打过一次招呼,说过一句话。”

慕容孤芳道:“你们本来就是两种人,见面不大打出手,已经是奇怪的了。”

方重生道:“其实我并不喜欢杀人,尤其是没有钱,所杀的又是毫无把握杀死的人。”

慕容孤芳道:“居然没有人出钱买沈胜衣的命,倒是奇怪得很。”

方重生道:“很多人都想杀沈胜衣,可惜那些人都毫无信心去杀他,杀别人他们也一样毫无情心。”

慕容孤芳转问道:“沈胜衣的武功,以你看怎样?”

方重生道:“绝非时下一般所谓高手可比。”

慕容孤芳道:“你见过他的出手?”

方重生道:“没有。”

“凭什么如此说?”

“倒在他剑下的不少是高手,那些高手也绝非时下一般所谓高手可比。”

慕容孤芳笑笑,道:“一加一就是二,这个道理实在简单得很。”

方重生正待问什么,慕容孤芳已经接上,道:“若是有人请你杀沈胜衣,你是否答应?”

“我会答应的。”

“你所杀的高手中,以我所知,的确有几个,武功是在你之上,结果倒在你的刀下。”

方重生道:“杀人不同较技。”

慕容孤芳道:“在杀人方面你的确甚有研究。”

方重生道:“姑娘莫非是要我杀死沈胜衣?”

慕容孤芳道:“在目前,我并没有杀他的意思,以后也许有。”

方重生道:“那么姑娘将他的像……”

慕容孤芳接口道:“对于沈胜衣这个人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方重生道:“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我很少将时间花在一个没有相干的人的身上。”

慕容孤芳道:“那么你再将幔幕拉开一些,有关这个人的资料,所能够收集得到的,我都已着人搜集起来,加以整理,写在照壁之上。”

方重生满腔疑惑,可是他仍然将幔幕再拉开。在照壁之上,沈胜衣的图像之旁,以蝇头小楷写着很多字,果然都是与沈胜衣有关。

慕容孤芳接着说道:“即使你对这个人完全陌生也不要紧,看完照壁上的那些资料,相信你将会比他最亲切的朋友,对他认识得还要深。”

方重生道:“是么?”目光落在石壁之上。

慕容孤芳道:“你应该由第一行开始。”

方重生道:“好。”目光一偏。

姓名——沈胜衣,又名孙羽,孙羽号称“银剑杀手”。

方重生只看了这一行,双眉就皱起来,道:“沈胜衣也就是孙羽。”

慕容孙芳道:“对于这份资料你不必怀疑。”

方重生道:“孙羽是一个像我这样的杀手。以杀人为生,沈胜衣却是一个侠客。”

慕容孤芳道:“看下去。”方重生目光再落在照壁上。

年纪——二十六七。

方重生目光一转,道:“比我却年轻。”

慕容孤芳道:“身材则是差不多。”

籍贯——江宁。

特长——剑!左右双手,左手却最少比右手快一倍,用的剑只是普通剑,然而对于他并没任何影响。

方重生目光一停,道:“这人的剑术无疑已臻画境。”

慕容孤芳道:“据说有一次,他被十个黑道的高手包围,连杀四人,手中剑已断折,随手拗了一条树枝当做剑使用。仍然将其他六人刺杀。”

方重生道:“折枝代剑,的确不是一般所谓用剑高手所能够做到的。”

慕容孤芳道:“还有一次,他以指代剑,将一个高手刺杀指下。”

“以指代剑!”方重生的面色一变。慕容孤芳道:“这些都详细记载在照壁上。”

方重生亦看见,继续看下去。

——剑之外,其他兵路此人亦似有涉猎,对暗器方面,亦颇有研究。

方重生看到这里,不由微喟道:“这个人的确有资格做一个杀手,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用做兵器,换句话,随时都能够杀人。”

慕容孤芳道:“嗯,你呢?能不能?”

方重生道:“不知道,因为我那把弯刀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身旁,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一个要我非弃刀不可的对手。”

慕容孤芳笑笑,接问道:“对于其他的兵器你可曾涉猎?”

方重生道:“有,只是没花太多的时间研究下去。”

慕容孤芳无言。方重生目光再转回照壁上。

嗜——喜喝酒,喝得却不多。无时不在清醒的状态之中。琴棋诗画似也有研究,却不精。

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处事却极为小心。好侠,但并不好名。人虽风流,却绝不下流。

看到这里,方重生不觉脱口道:“这个人实在不简单。”

慕容孤芳只是道:“看下去!”

接着就是沈胜衣的出身。

出身不明。

——十八岁开始行走江湖,战平手“一怒杀龙手”祖惊虹,先后击败金丝燕、柳眉儿、满天星、雪衣娘、推剑公子江南五高手,声名大噪,娶妻霍秋娥,突然封剑从商。

——根据可靠的资料,此人其实既没有封剑,也没有从商,乃是为生活所迫,转投柳展禽门下,易名孙羽,杀人赚钱。

方重生道:“以我所知,柳展禽乃是当年轰动江湖的十三杀手之一。”

慕容孤芳点头,道:“不错。”

方重生道:“沈胜衣武功应该在柳展禽之上,何以……”

慕容孤芳道:“他当时无疑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也不用改名换姓。”

——未几,霍秋娥与柳展禽相恋,为此人所悉,火并柳展禽,一怒而横扫十二杀手!

方重生道:“柳展禽大概不知道沈胜衣也就是孙羽。”

慕容孤芳道:“相信是。”

——同一时,为此人所杀的名侠香祖楼两个结拜兄弟“神手”于谦、“雷鞭”崔群亦因为得柳展禽暗通消息,知道此人也就是孙羽,会合双斧开山马老大、神枪十三郎七个高手夜闯江宁沈家,却没有一个出来,当夜沈家离奇失火,烧为平地,此人亦从此浪迹江湖,之后杀地狱刺客,追猎八百里,声名之盛,一时无两。

——详细的情形,分录在十三条卷轴之内。

方重生目光一落,道:“那些卷轴呢?”

慕容孤芳道:“一会儿我叫人送到房中,你无妨详细一看。”

方重生道:“那些卷轴之内到底记录些什么?”

慕容孤芳道:“败在他剑下那些人的武功特色,以及他如何击败对方。资料虽然不齐全,也不可能齐全,然而亦有参考的价值,增加你对这个人的武功出手的认识。”

方重生怔怔的望着慕容孤芳,满目疑惑之色。慕容孤芳接道:“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方重生道:“也要看双方武功的距离如何。”

慕容孤芳道:“凭你的武功,堪与他一战,对他知道得越多,胜算便越高。”

方重生忍不住问道:“姑娘准备杀死沈胜衣?”

慕容孤芳道:“准备而已。”

方重生又问道:“他是姑娘的仇人?”

慕容孤芳摇头,道:“他与我并没有任何关系,既非朋友,也非敌人,只是……”

她一顿才道:“在我将要进行的一件事情中,他将会成为我的一个大障碍,要事情进行顺利,也许非将他清除不可。”方重生道:“也许?”

慕容孤芳:“是也许而已,我喜欢结交武林中的英雄,况且,正如那一句老话——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方重生道:“这是事实。”

慕容孤芳接道:“根据我最近所得到的消息,这个人极有可能阻碍我那件事情的发展,要将他清除,却是实在不容易,因为敢与他一战的人已经不多,堪与他一战的人更少。”

方重生道:“姑娘应该考虑一下我独孤雁——”慕容孤芳冷接道:“是方重生!”

方重生叹了一口气,道:“到底是不习惯,一急之下,就忘记我已是方重生了。”

慕容孤芳道:“别的事可以忘记,这件事是绝不能够忘记的,要知道——段南山重金买你的人头,到处追查你的消息,秘密一泄漏出去,你就成为众矢之的,莫说要助我一臂之力……”方重生接道:“而且会连累姑娘。”

慕容孤芳道:“所以你今后言谈必须小心。”

方重生道:“一定。”转问道:“是了,姑娘何以不考虑我这方面?”

慕容孤芳道:“不是不考虑,问题在你并非万花谷的人。”方重生道:“有何关系?只要姑娘吩咐下来,我便会立即赶来听候差遣。”

慕容孤芳道:“为什么?”

方重生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从认识姑娘以来,我便已准备随时为姑娘效命。”

慕容孤芳谈然一笑,道:“你纵有此念,有柳如春在,我看你还是很难放开手脚。”

方重生苦笑,道:“现在可好了。”

慕容孤芳道:“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巧!”

方重生微喟道:“有时就是的了。”

慕容孤芳道:“幸好段天宝与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否则这简直犹如一个圈套。”方重生颔首,道:“我明白,姑娘莫要忘记,那些事情是独孤雁的事情,他们与我方重生同样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慕容孤芳盯着他,道:“好!很好!”

方重生道:“我现在只是姑娘的一个手下,随时都听候姑娘差遣。”

慕容孤芳道:“你放心,我是绝不会亏待你的。”语声一寒,接下去:“但你若负我,我也必会将赐与你的生命收回。”

方重生斩钉截铁的道:“姑娘尽管放心.方重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慕容孤芳道:“我看也不像。”目光一转,道:“照壁上的资料你无妨再细看一次。”

方重生道:“一次已足够了。”试探着又说道:“姑娘,现在我大概可以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慕容孤芳道:“你应该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方重生道:“这里是万花谷,姑娘乃是万花谷之主,慕容世家这一代的传人。”

慕容孤芳道:“这是表面的。”她缓缓站起身子凭窗外望道:“这里万花锦绸,所以叫做万花谷。”

方重生转身举步,走到慕容孤芳的身旁,道;“名符其实。万花谷这个名字实在非常贴切。”

慕容孤芳摇摇头,道:“你错了。”

方重生一怔,道:“错在哪里?”

慕容孤芳道:“万花并非这里的特色。”

方重生道:“那是什么?”

慕容孤芳将身子转回,目光一扫,道:“你有没有发觉这座小楼有什么与别的不同之处?”

方重生道:“这座小楼非常精致,可是……”

慕容孤芳道:“可是你见过比这座更精致的小楼,是不是?”

方重生并不否认,道:“是。”

慕容孤芳道:“你再看清楚。”方重生目光再转,这一次他看得很仔细,可是仍然没有什么发现,不由苦笑,道:“我实在看不出来,姑娘说好了。”

慕容孤芳道:“只要你仔细一些,总会有所发现的。”

方重生苦笑道:“我已经很仔细的了,也许我的脑筋根本就不怎样灵活。”

慕容孤芳道:“也不能够这样说。那在你来说,到底是一件前所未见,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方重生急忙道:“姑娘请说。”慕容孤芳道:“这座小楼中,一条枝子一条梁子也没有。”方重生被一言惊醒,失声道:“不错。怎能够这样?”

慕容孤芳道:“十三个高手匠人齐集一个地方,花了半生的心血,才想出这个前所未有的建筑法,这座小楼是他们第一次的心血结晶,也是最后的一次。”

方重生道:“他们难道……”慕容孤芳接口道:“在图样拟好之前,已经有三人心力交瘁,撒手尘寰,在建筑当中,又二人死于意外,到这座小楼落成,剩下的人当中,竟然有三人兴奋过度,二人心脏进裂,当场暴毙,一人变白痴。”

方重生动容道:“这就是说,十三个高手匠人,只剩下五个人了。”慕容孤芳道:“他们现在正在埋首研究另一个图样,准备建筑一座更突出的建筑物。”

方重生苦笑道:“这就正如嗜武的人一样,为求达到更高的境界,不惜抛妻弃子,舍生忘死,至于废寝忘餐,更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名剑风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