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13、快活林

作者:黄鹰

也是拂晓。月未堕,雾正浓。

柳堤。

晓风残月。

两骑骏马疾奔在柳堤上。当先一骑是一个白衣人,白衣如雪,散发与头巾衣袂飞扬在晓风之中。

——沈胜衣!

十年江湖,沈胜衣比初出道之时,已然改变很多。尤其是心境,与十年之前简直就是两个人。每当残月晓风中,策马奔驰在柳堤之上,他的心境更加苍凉。

这一次却是例外。

也许是因为白冰的关系。白冰现在就策马追在他的后面,娇憨的神态比月色更迷人,银铃一样的娇笑声响彻长空。她穿着一袭淡紫色的衣裳,骑着一匹青鬃马,一面娇笑,一面策马追着,看来是那么活泼,那么年轻。

她确实年轻,年轻而美丽。慕容孤芳形容她绝世无双,人间绝色,倒也非过甚其词。最低限度,沈胜衣就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她这样美丽,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但对她,沈胜衣却是一点杂念也没有,在沈胜衣的眼中,她就像他的妹妹。白冰确实是那么清纯,任何人看见她,相信都不会生出邪念。何况沈胜衣?

沈胜衣并不是圣人,然而对于男女间的情感,他早已看得很淡薄。

曾经沧海难为水。

骏马嘶风,披风迎风猎猎的飞扬,白冰策马如飞,紧追在沈胜衣的后面,娇笑不绝,她确实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开心过。这是她的第一次外出,晓风残月中,策马奔驰在柳堤之上,在她来说也是第一回。一切都是如此的新鲜,哪能不开心?她娇笑着遥呼道:“沈大哥,等等我!”

沈胜衣一声:“好!”放慢了马匹。

白冰迅速策马奔前来,与沈胜衣并骑走在一起,道:“沈大哥,我们这就回去了?”

沈胜衣道:“出来已经将近一个时辰,应该回去的了,否则你爹爹久候不见,可是要担心的。”

白冰道:“爹他现在在赌场之内,准已赌得连自己姓什么也都忘掉了,哪还会担心我们。”

沈胜衣笑道:“他就是赌性大起,如何的兴高采烈,也不会忘掉你的,你可是他最疼的女儿。”

白冰道:“我才不要他疼,整天像看什么似的看着,半步也不许踏出家门,快要闷死了。”

沈胜衣道:“这也是为了你好,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子,一点心机也没有,到处都得吃亏。”

白冰道:“听你们说江湖上如何如何险恶,才不是,这差不多一个月以来,我见到的人不都很好?”

沈胜衣摇头道:“这是因为在此之前,你见到的都是你爹爹、跟我的朋友。”

白冰盯着沈胜衣,忽然问道:“沈大哥,我真的很美丽?”

沈胜衣一怔,道:“真的。”

白冰道:“没骗我?”

沈胜衣笑道:“人人都是这样说,难道全说谎?”

白冰目不转睛地盯着沈胜衣问道:“我知道他们都说我既美丽又可爱。”

沈胜衣道:“确实如此。”

白冰道:“那么你怎会不喜欢我?”

沈胜衣道:“我没说过。”

“可是我看得出,你只是将我当妹妹一样看待。”

沈胜衣道:“我可是比你年长。”

白冰微嗔道:“我才不要你那样,老气横秋的,跟我爹一般作风,怪讨厌。”

沈胜衣笑笑。白冰幽幽的接道:“沈大哥,你难道还不知道……”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下,她的脸却红了起来。

沈胜衣看在眼内,心头一凛,苦笑道:“我只知道自己实际上太老了。”

“胡说。”

沈胜衣只有苦笑。白冰瞟着他,道:“你有多大难道我还不清楚。”

沈胜衣道:“一个人的心境与年纪不一定一样。”

白冰轻声问道:“什么事令你这样的?”

沈胜衣没有回答,白冰也没有追问下去,只是看着他。

这时候,两骑已到了柳堤尽头。一旁一间小小的茶寮,这时候竟然已开始营业,茶寮的主人已等候在门外。

那是一个老头儿。在他的身旁斜挂着一盏灯笼,灯光昏黄,这时候看来是那么暗淡。他不待沈胜衣、白冰走近,已自迎前。

沈胜衣皱眉道:“这并非喝茶的时候,他应该知道的。”

白冰也觉得奇怪,目光一落,忽然道:“你看他手里拿着什么?”

“是一支梅花,”沈胜衣沉吟道:“难道他不是前来招呼我们进去喝茶?”

说话间,那个老头儿已走到他们的身前,笑着打了一个招呼道:“两位好,我姓焦,人家都叫我焦老头,是这间茶寮的主人。”

白冰道:“老伯伯,现在我看没有人要喝茶的。”

焦老头点头道:“我也不是请两位进去喝茶。”

沈胜衣道:“那么老人家到底又有何贵干?”

焦老头摇手道:“公子言重。这位一定是沈公子的了。”

沈胜衣道:“老人家认识我?”

焦老头道:“不认识,只是那个客人说沈公子与白姑娘很快就会走经这里。”

白冰道:“我们就是姓沈姓白的,你说的那个客人……”

焦老头道:“他叫我守候在这里,将这支梅花送给白姑娘。”说着将手中的梅花双手捧过来。

沈胜衣道:“这种工作相信比卖茶还要易赚钱。”

焦老头道:“容易得多了,可惜这种工作,一年也难得有一次。”

沈胜衣道:“给你这件工作的又是什么人?”

焦老头道:“是一个像我这样年纪的老头儿,仆人打扮,据他说,是他的主人要送这支梅花给白姑娘,我倒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不亲自送去,要花那么多的钱,找我来代劳。”

“多少钱?”

“嘿,一两银子,这支梅花可是一钱银子也不值。”

沈胜衣淡笑一下,道:“拿来。”伸手将那支梅花取过来。他接道:“没有你的事的了。”

焦老头道:“两位难道没有什么要送给别人?”

沈胜衣道:“今天这么容易就赚了一两银子,你还不满足?”

焦老头嘿嘿笑道:“像我这个年纪,就是贪钱一点也是值得原谅的……”

白冰不由一怔。焦老头带笑退了回去。白冰回顾沈胜衣,却见沈胜衣正在怔怔的望着那支梅花。

虬枝如戟,红梅如血,凄迷的月色,暗淡的灯光下,显得那么美丽,那么孤傲。

沈胜衣简直就像是在欣赏着一个美丽孤傲的女人。白冰忍不住问道:“沈大哥,这枝梅花有什么好看?”沈胜衣道:“好像这样的红梅花并不多见。”

白冰道:“你看是谁送给我的。”沈胜衣摇头,道;“看不出。”他那双剑眉已然皱了起来,一顿道:“我们快回去。”

白冰道:“为什么?”沈胜衣神色凝重,道:“暂时不要问。”喝叱一声,策马前行。白冰也看出事不寻常,忙策马追了上去。

在他们的前面不远,是一片奇大的柳林,灯火辉煌,形如白昼。那片柳林以前叫做绿杨村,但在七年前已经改了另一个名字,叫做——快活林!

快活林名符其实,是一个令人很快活的地方。

数十里柳林之内,建筑着无数楼台,北国胭脂,南国佳丽,集中在这里。南北的名厨也集中在这里。在这里,可以吃到最好的东西,找到最美的女人,甚至选择最名贵华丽的衣饰,以至珠宝玉石。总之,金钱所能够购买得到的东西,在这里都能够购买得到。

这个所谓“最”,当然是一般人心目中的所谓“最”。

快活林不仅是男人的快活林,也是女人的快活林。在快活林之中,也根本没有昼夜。就现在来说,与白昼何异?

不同的只是,在这个时候,快活林中很多人已入睡,而这个时候也是最少有人到来快活林的时候。

在快活林柳堤那边的出口,现在却站立着一个人,这个人已入中年,但精神比任何青年人也不稍逊,看来仍然是那么英俊,英俊而潇洒。

进入快活林的都不是穷人,然而这个人的衣饰比一般人却仍要华丽得多。无论从衣饰、从仪态,谁都应该看到出这个人不是普通人。

他确实不是普通人,他一向都是出入于帝王家。他不是别人,正是——白玉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