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14、红梅帖

作者:黄鹰

染柳烟浓。凄迷的灯光中,快林仿佛就笼罩在云雾里。

白玉楼却是仿佛笼罩在一片忧愁的的气氛中。他双眉已紧皱在一起。是什么事令他这样子忧愁?

风吹柳飘,也吹起了白玉楼的衣袂及长发,却吹不掉白玉楼眉宇间的忧愁。

柳风中隐约夹杂着马蹄声。白玉楼听入耳中,眉宇一开,目光那刹那仿佛变得比灯光更明亮。目光及处,两骑快马迅速向这边移近来。

不等那两骑奔至,白玉楼已振吭大呼道:“来的可是沈兄与冰儿?”

一个清朗的声音回答道:“正是!”

白玉楼眉宇间的忧愁这时候才散开,脚步一展,迎了上去。

二十步还未到,沈胜衣、白冰两骑已奔至。白玉楼脚步一顿,放声大笑道:“很好很好。”

“爹,你在说什么很好?”白冰将坐骑勒住,刷地滚鞍跃下来。白玉楼一把拥进怀中,道:“你们都平安回来,还不好?”

白冰奇怪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玉楼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沈胜衣手中那支红梅之上,沈胜衣亦已下马好像已发觉白玉楼在看着那支红梅,道:“白兄,这枝红梅是……”

白冰接道:“是别人托一个茶寮的老板送给我的。”

白玉楼目光一转,道:“你?”

白冰道:“那个老板可是这样说。”

白玉楼沉默了下来。沈胜衣接问道:“是的,白兄怎么在这里?”

白玉楼道:“我是在等你们。”白冰接问道:“爹,是不是出了……”白玉楼道:“冰儿你以后小心一点儿,尽可能不要离开沈大哥身旁。”

白冰追问道:“为什么?”

白玉楼沉吟不语。沈胜衣忽然道:“看来事情果然如我所料。”

白玉楼道:“兄弟,你已料到了是怎么回事?”

沈胜衣点头。白冰却如堕五里雾中,追问道:“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啦?”

沈胜衣举起手中那枝红梅,尚未说什么,白玉楼已开口道:“冰儿你收到一枚红梅,爹亦收到张红梅帖。”

“红梅帖?”白冰诧异问道:“什么红梅帖?”

沈胜衣却有点儿紧张地望着白玉楼。白玉楼右手缓缓从左手衣袖中取出了一张白纸。那张白纸七寸长,三寸宽,上面画着一枝梅花。

枝虬结,花鲜明。

红花——梅花!

帖上还有两个鲜血一样的红字。

——白冰!

沈胜衣目光一落,叹了一口气,道:“不错,红悔帖!”白冰也看得清楚,道:“这就是红梅帖了,怎么上面有我的名字?”

沈胜衣道:“因为这次红梅盗的对象就是你!”

白冰道:“什么红梅盗?”

沈胜衣道:“你爹爹比我更清楚。”

白冰转望着白玉楼。白玉楼双眉又已皱在一起,道:“冰儿,你是否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碧玉瓜的失窃?”

白冰脱口道:“那个……那个红梅盗?我记起了。”白玉楼回忆着道:“当年那双碧玉瓜失窃之前,圣上就是收到了一张这样的红梅帖,那之上,只有三个字——碧玉瓜。”

白冰道:“结果碧玉瓜也就被红梅盗盗去。”

白玉楼道:“不错,在警卫森严的禁宫之内盗去。”

沈胜衣道:“江湖上传言,也是如此。”

白冰道:“我……”

白玉楼道:“你岂非也绝世无双?”

白冰道:“爹你在胡说什么?”

白玉楼叹息道:“话虽说,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子女总是比别人胜一筹,也总是最英俊美丽,然而即使任何人,也不能不承认你是一个很美丽,很可爱的女孩子。”

沈胜衣道:“不错。”

白冰瞟着他,道:“沈大哥,你怎么也取笑我?”

沈衣胜摇头道:“这是事实。”

白冰的娇靥忽然一红,沈胜衣道:“可是,红梅盗一直以来,盗取的都是物件。”

白玉楼道:“难道他现在连人也感兴趣?”

沈胜衣道:“这张红梅帖会不会是有问题?”

白玉楼斩钉截铁地道:“没有。”

沈胜衣恍然道:“白兄见过当今圣上收到的那张红梅帖?”

白玉楼点头道:“当年负责那双碧玉瓜安全的不是别人……”

“就是白兄?”

“不错!”白玉楼摊一摊手。“这张红梅帖与那张完全一样。”

“白兄在哪儿收到的?”

“方才我在赌场之内正玩得高兴,一个小厮就将这张红梅帖送来了。”

“那小厮又说在什么人那里收到这张红梅帖?”

“据说是一个仆人装束的老苍头。”

白冰插口道:“那茶寮的老板也是这样说的。”

白玉楼道:“所以我立即走出来,若是再不见你们,可就急死我了。”

沈胜衣道:“根据以往资料,红梅盗绝不会那么快就动手。”

白玉楼道:“却也没有什么所谓规矩。”他突然大笑起来,道:“但是有兄弟你在一旁,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

沈胜衣道:“白兄言重。”

白玉楼道:“兄弟你一剑动江湖,对你若是也没有信心,对谁有信心?”

沈胜衣淡然一笑。白玉楼接道:“可是兄弟你却也怪不得我,冰儿是我最疼的女儿,这一次若非有兄弟你在一旁,我可不敢将她带出府。”

沈胜衣轻拍白玉楼的肩膀,道:“白兄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冰儿受到任何的伤害。”

白玉楼大笑道:“有兄弟你这句话,我自然放心了。”

沈胜衣道:“只是这个红梅盗可不简单,我们非要万分小心来应付不可。”

白玉楼连连点头道:“是极是极。”

白冰听他们说得那么严重,才真的着慌起来,道:“沈大哥,那一个红梅盗真的那么厉害?”

沈胜衣沉吟着道:“以我所知,此前红梅盗所盗的珍宝有的在重重的警卫之内,正如那双碧玉瓜;有放在固苦金汤的密室之中。甚至在高手监视之下。每一种,都是当时被认为绝对安全,绝对不可能被盗去的,但结果,都一一被红梅盗盗去。”

白冰伸了伸舌头,奇怪地接问道:“那个红梅盗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沈胜衣道:“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是男是女也不知。”

“也不知。”沈胜衣沉声接道:“那些被盗去的东西都是突然间不翼而飞,消失不见的。”

白冰道:“那么我,我——”

白玉楼安慰她道:“有沈大哥在,你害怕什么?”

白冰目注沈胜衣,道:“沈大哥,这一次你可要留在我身旁。”

沈胜衣点头,道:“还用说。”

自玉楼接道:“冰儿你自己也得谨慎。”

白冰仍然道:“爹,真的是那么严重?”

白玉楼沉下脸来,道:“你怎么还以为这是开玩笑?”

白冰不由自主地摇头。

沈胜衣四顾一眼,道:“红梅帖既已出现,红梅盗相信也已来了。”

白玉楼道:“在你我周围十丈,若是藏着人你我也不知,这个人的武功纵然不在你我之上,也相差无几了。”

沈胜衣道:“小弟一直都在留意周围。”

白玉楼道:“有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

沈胜衣道:“没有。”

白玉楼道:“方才我已经考虑过了,对付这个红梅盗,似无须力敌。”

沈胜衣道:“以他一向的行事作风,也不会与我们直接冲突。”

他若有所觉,道:“白兄莫非已想到什么对策?”

白玉楼倏地一笑,道:“方才我一直就在想如何应付那个红梅盗,终于给我想到了两个办法。”

沈胜衣道:“一个已经足够。”

白玉楼道:“我想出的那两个办法都荒唐得很。”

沈胜衣道:“也就是说,令人意外得很。”

白玉楼忽然笑道:“连我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想出那种办法。”

沈胜衣一怔,道:“很好。”

白玉楼道:“却要看我们的办法有效,还是红梅盗的办法成功。”

沈胜衣笑道:“白兄很少这样子夸口,那两个办法,想必都是很好的办法。”

白玉楼摸着胡子,道:“也许意外的不是红梅盗,是我们。”

两人相顾大笑,白冰却怔在那里,她摇摇头,道:“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迷?”

沈胜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办法。”

白冰盯着白玉楼,但白玉楼笑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沈胜衣仰眼一望,道:“我们先回去。”

白冰道:“何不现在就离开这儿?”

白玉楼道:“没用的,这周围百里,以爹看,没有比这地方更安全的了。”

白冰道:“为什么?”

白玉楼道:“从来没有人敢公然在快活林干坏事的。”

白冰道:“为什么?”

白玉楼道:“一方面是这儿武林中人云集,另外一方面,快活林乃是慕容世家的产业。”

白冰道:“慕容世家又是怎样的一户人家?”

白玉楼道:“慕容世家百数十年内人材辈出,底屈武林盟主都是他们家中主人。”

白冰道:“这就是说,这家人的武功很厉害。”

白玉楼道:“而且侠义无双。所以这二十年以来,虽然已没有什么表现,在江湖上仍然有他们的一席之位。”

白冰道:“哦?”

白玉楼转顾沈胜衣,道:“听说现在慕容世家的主人是一个女人。”

沈胜衣道:“不错。”

白玉楼道:“又叫慕容什么?”

“慕容孤芳!”

白冰脱口道:“这个名字太好了。”

沈胜衣道:“好是好,只嫌苍凉一些。”

白玉楼道:“有多大年纪了?”

沈胜衣道:“不清楚,只知道她文武双全,却无意江湖,很少在江湖之上走动。”

白玉楼道:“你并不认识她?”

沈胜衣道:“不认识,听说她间或也会到快活林走走。”

白玉楼道:“有机会得认识认识。”

沈胜衣颔首。白玉楼连随从白冰的手里接过缰绳,道:“我们走。”

白冰一手忙牵着沈胜衣的袖子。沈胜衣笑笑,道:“现在你就害怕了?”

白冰道:“谁害怕。”她真的并不害伯,她从来就不知道害怕,何况现在沈胜衣就在她身旁?

明月这时已西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