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16、雌雄会

作者:黄鹰

纤细的腰肢,丰满结实的胸膛,修长浑圆的小腿。慕容孤芳赤躶的胴体是那么的动人。她的肌肤白皙而光滑,灯光下散发着夺目的光华,仿佛那根本并不是肌肤,而是无暇疵的羊脂白玉。

方重生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动人的胴体。他一向都认为柳如春——他的妻子的胴体是天下无双的,可是现在与慕容孤芳一比,立即就比了下夫。他并不是一个重色慾的男人,他爱的柳如春,感情事实在色慾之上,也正因为如此,一发现柳如春与段天宝的姦情,他立即雷霆震怒,刀杀了这两人。爱得深,恨也切。

可是他现在看见慕容孤芳赤躶的服体,竟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强烈冲动。他差点没有冲前。事情的奇怪,已足以将他这种冲动压抑下来。

——她这样脱下衣服,到底有什么作用?

动念间,方重生陡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也就在这个时候,慕容孤芳从容地挪动身子,走到那个紫檀木箱子之前。

她纤细的腰肢开始蛇一般扭动。然后她抬起左足,跳进箱子里,她动人的身子逐渐的蜷曲起来,整个身子转瞬间完全藏进了箱子内。她柔软乌黑的秀发已散发开,披散在赤躶的娇躯之上。

血红色的绒垫,雪白色的肉体,在灯光下相比,更显得鲜明。那看来,已完全不像是—个女人的身躯,倒像是一团蚌肉——方开的蚌肉,尚留在蚌壳中的蚌肉。那种美丽已不像人间所有。

——美丽而妖冶。

方重生倏地一声呻吟,道:“我明白了。”

慕容弧芳即时从箱中伸出一双手来,将箱盖拉上。“啪”声之中,慕容孤芳就消失不见了。当然,她其实只是被关在箱子之内而已,但那刹那给方重生的,却是一种已经从人间消失,已经不存在人间的感觉。那个紫檀木箱子无论怎样看来,都只是像一个木箱子。若不是预先知悉,有谁想到这个箱子之内竟藏着一个人?方重生这时候总算已完全明白。

也就在这时候,楼风的灯光逐渐暗下来。方重生忽然,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向那盏灯,那盏灯几乎同时熄灭。

小楼内立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窗外彼岸的柳林虽然灯火辉煌,却也照不到这里。

——怎会这样?

方重生正奇怪,黑暗中已响起慕容孤芳的声音:“你知道灯光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语声却并不怎样响亮,也许是因隔着箱子之故。

方重生应道:“是不是因为油尽灯枯?”

慕容孤芳道:“很好,你总算没有认为是鬼作怪。”

方重生道:“这实在很像,可惜我这个人不相信鬼神的存在。”

慕容孤芳一再道:“很好。”

方重生道:“奇怪,这里的人既然知道姑娘你到来,怎么不预先打点妥当,连灯油没有了也都没发觉?”

慕容孤芳道:“在我进来之前,灯盏之中原储满了灯油。”

方重生恍然道:“这样说,是姑娘将灯油倾去的了?”

慕容孤芳道:“虽然不是我亲自动手,却也是出于我的命令。”方重生追问道:“为了什么?”‘

“今夜我不想这座小楼之内,有任何灯光,我要它完全在黑暗中。”

方重生不明白。慕容孤芳接着解释道:“只有在黑暗中我看来才没有那么老。”方重生道:“姑娘哪算得老?”慕容孤芳道:“我尽管看来仍然年轻,事实上已不是年轻人了。”

方重生忍不住问道:“姑娘你到底有多老?”

慕容孤芳道:“像你这样的一个聪明人怎么会提出一个这样愚蠢的问题。”

方重生一怔,道:“不错,女人的年龄本来就是一个大秘密。”

慕容孤芳娇笑。方重生接道:“无论姑娘你有多老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慕容孤芳道:“我就算今年已经一百岁你也不住乎?”

方重生道:“也不在乎。”

慕容孤芳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男人说的话就是这样骗死人不赔命。”

方重生道:“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慕容孤芳道:“也许你是的。”她忽然问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方重生由衷道:“女中丈夫。”

慕容孤芳道:“像我这种人你喜不喜欢?”

方重生不假思索道:“喜欢得很。”

“将来你是否会背叛我?”

“绝对不会。”

“这句话现在说来仍不免早一些。”

“方重生现在的这条命乃姑娘所赐,又焉会背叛姑娘?”

“我看你也不是那种人。”慕容孤芳的语声逐渐响亮起来。黑暗中同时逐渐出现了一团绿色的光芒。那团碧绿的光芒赫然就是从那个紫檀木箱子的位置散发出来的。不怎样光亮,就像是一团磷火。

那团碧绿色的光芒固定在那里,既不知是什么,也什么都不像,只是从一侧突出来,人臂一样粗细的一束,看起来像是一条人臂。那束光芒缓缓地突起来,忽然一转,在那束光芒的上端立时出现了一只手掌。五指纤细,看来是那么的轻巧,那么的动人。

那束光芒毫无疑问是一只手,一双女人的手——右手。

固定的那一团连随亦移动了起来,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发光的赤身躶体的女人。

“你见过一个这样的女人身体没有?”慕容孤芳充满诱惑的声音也正是从这个发光的女人嘴里吐出来的。这个发光的女人当然就是慕容孤芳,她现在无疑已经打开箱子站起来了。可是她的身体又怎会发出磷火般的绿芒?方重生实在奇怪。

他应道:“没有。”语声竟然在颤抖。

“这是一种油脂,涂在身体上可以保持肌肤的弹性,使肌肤看来更加光滑,但每一个月只能涂一次,否则就会弄巧反拙。”

慕容孤芳一面解释,一面移步向前行。她整个身体都在闪光,这一移动,更显得触目。她赤躶的身躯本来就诱人,现在更加充满了强烈的诱惑。方重生的气息不由得祖重起来,他甚至已听到自己的心房在“砰砰”地不停跳动。

慕容孤芳也听到了,道:“你实在用不着这样紧张。”

方重生讷讷地道:“我……我……”

慕容孤芳道:“你真的已经明白那个紫檀木箱子的作用了?”

方重生道:“姑娘是否准备将白冰放在箱子内,公然带走?”

慕容孤芳道:“无论怎样看来,那只是一个箱子而已。”

方重生道:“不错不错。”他问:“这就是魔术了。”

慕容孤芳道:“你难道认为不是?”

方重生道:“我将白冰从沈胜衣、白玉楼的保护之下,变进箱子之内撤走,只凭这个木箱,只怕还不够。”

慕容孤芳道:“木箱子只是一件道具而已,一套完整的魔术,道具虽然是重要,但手法若是不灵活,道具就是如何精巧,也是没有用的。”

方重生道:“当然当然。”连随道:“愿闻其详。”

慕容孤芳道:“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句话说完,她绿芒四射的身子突然投向方重生的怀抱。方重生虽然已想到这种事必然会发生,但仍然一声惊呼,他却并没有拒绝。慕容孤芳的诱惑又岂是他所能够抵抗的。

也就在当天黄昏,在慕容孤芳一行到达快活林的时候,沈胜衣一人却暗中离开了快活林。他换过一身蓝布衣裳,头上也戴了一顶竹笠,在白玉楼的巧妙安排之下悄悄走出了他们居住的庄院。

他们的计划已经拟定。以沈胜衣思想的灵活,亦不能不承认那实在是一个很周详的计划。

那个计划非独巧妙,而且意外,沈胜衣也不例外,而且是意外之极,他实在做梦也想不到,白玉楼竟然会想出一个那样的计划来。

沈胜衣离开快活林,就是这个计划的开始。

整座快活林无疑都非常的热闹,尤其在接近黄昏的时候,来自附近的客人更就潮水一样涌至,但是快活林之中,也有比较僻静的地方。沈胜衣就从这个地方离开了快活林,脚步既不快,也不慢,若无其事的也似。出了快活林,他的脚步才快起来,这时候黑夜已经降临。

沈胜衣索性施展开轻功。出林十三里,有一个驿站,沈胜衣以双倍的价钱挑选了最好的一匹马,立即上马开鞭,疾奔出去。

夜二更,沈胜衣飞骑奔进了落马镇,在一个庄院的后面停下来。他翻身下马,身形接展,掠上了后门右侧的围墙。

在墙内,就是后院,遍植花木。沈胜衣日光一扫,身形立即往下掠去,落在一丛花木中。他身形一闪,转向左边那道月洞门走去。

对于这个庄院的环境他似乎很熟悉,这是事实,因为这座庄院的主人乃是他的一个朋友,他作客这个庄院已经有很多次了。

可是他为什么不从正门走进来?

今夜也是月夜。

冰轮一样的一轮斜月斜悬天际,月光是那么的凄冷,照在窗纸上,本来雪白的窗纸更加苍白,给人一种森寒的感觉。

艾飞雨并没有这种感觉。他已经入睡,却突然惊醒,是被那边窗户的一下敲击声惊醒的。那一下敲击声方响,他便已惊觉,一只手立时抓住了他那支配剑。

剑就放在枕旁。他平生嫉恶如仇,最好管不平,所以仇人也很多。他那些仇人大都是凶恶狡猾之徒,已经暗算袭击他多次。第一次,也是在他这个庄院之内,当时他的剑并非放在枕旁。那一次能够活下去,他自己也认为是奇迹,也就从那一次之后,他的剑不离左右。

他的警觉非常敏锐,反应亦相当敏捷。“快剑”艾飞雨这五个字在江湖上也响亮得很。当然就没有沈胜衣那三个字来得响亮。然而谁都不能否认。艾飞雨也是一个高手。

艾飞雨一向就只佩服一个人。

——沈胜衣!

一张开眼睛,艾飞雨就看见那边雪白的窗纸之上,出现了一个人形。

“谁!”他一声轻叱,身子立即离床跃下来,那扇窗户立时被推开,却没有人声回答。那个人影同时消失,窗外也没有人站着。

艾飞雨双脚一分,踏进靴内,“呛”一声,剑立即出鞘!“飒”一声风响,一条人影也就在此时越窗掠入。艾飞雨一声:“大胆!”身形如箭般窜前,剑同时刺出!“哧哧哧”一刺三剑,一剑十二式,每一剑刺出的时候只一剑,刺到一半已变成十二剑。迅速而凌厉!

“快剑”不愧是快剑!

那条人影方落下,剑已经刺到,像这样迅速的剑势实在不容易闪避,可是那条人影却竟然都闪避过去了。

艾飞雨三十六剑尽皆落空,心头一凛,一翻腕,剑势没有变化中突然再有变比。也就在这刹那,进来那个人已拔剑出鞘。他以左手拔剑,一拔剑就刺出,正压在艾飞雨的长剑上,也正好将艾飞雨慾变未变的剑势封住。艾飞雨方自“咦”一声,那个人已开口,道:“是我!”

“你……”艾飞雨一怔,突尖呼道:“是沈兄你么?”

那个人的右手即时一翻,“嚓”一声,一个火摺子在他手中亮起来。

火光照亮了他们的脸庞。进来的那个人正是沈胜衣。艾飞雨仍然道:“怎么真的是沈兄你?”

沈胜衣一笑收剑。艾飞雨一面回剑入鞘,一面道:“我道是什么人有这么好的剑术,一出手就能够将我的剑势封住,倒真吓了一大跳。”

沈胜衣道:“你用的若不是那一招,我也不能够将你的剑封住。”

艾飞雨大笑道:“看来我以后还是少向你请教剑上的缺点的好。”

沈胜衣道:“因为你要我找出其中的缺点,不免要在我面前多施展几遍。”

艾飞雨道:“若不清楚,也不能够找出其中缺点所在,如此一来,那一剑虽然无懈可击,对你来说却仍是毫无作用。”

沈胜衣道:“就是因为我太清楚其中的变化了。”

艾飞雨大笑道:“虽然如此,我还是非请你指教不可。”

沈胜衣亦自一笑,道:“幸好我们是绝不会大打出手的。”

艾飞雨道:“我们到底是好朋友。”

他笑拥着沈胜衣的肩膀,道:“可是今夜你这位老朋友却来得实在太突然。”他接着又说道:“你实在吓了我一大跳。”

沈胜衣笑问道:“什么时候你的胆子变得这样小的?”

艾飞雨道:“方才。”

沈胜衣右手一摆,火摺子燃亮了旁边桌子上放着的那盏灯,也不客气,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艾飞雨亦自坐下,忙问道:“是了,沈兄这次的到来为什么这样子神秘?”

沈胜衣道:“因为我不想惊动任何人。”

艾飞雨恍然道:“这就是说,沈兄并不是由正门进来的了。”

沈胜衣道:“我是从后院翻墙偷进来。”

艾飞雨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6、雌雄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