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17、剑师

作者:黄鹰

春月迷蒙,春风轻柔。院子里春花盛放,芬芳醉人.辉煌的灯光之下,更显得鲜明。春色浓如酒。

虽然是夜间,这里与日间并无多大分别,现在,春天的气息仍然是那么的强烈。也不知是否因为这满院春色的影响,慕容孤芳的言谈举止亦是非常温柔,有甚于春风春花春月。可是到她的目光转向那十三个江湖人,便犹如冰雪一样,寒起来。那十三个江湖人接触到慕容孤芳的目光,都不禁由心—寒,相顾一眼,不约而同举起了脚步,悄然往后移。

慕容孤芳即时摇摇头。那十三个江湖人竟又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慕容孤芳那随便将头一插,竟然有如此威力。方重生的目光亦落在那十三个江湖人的脸上,忽然道:“朱立动兵器杀人,是出于你们的唆使?”

那十三个江湖人方待分辩,慕容孤芳已然道:“若是没有这么多朋友鼓励,凭朱立的武功,真还不敢闯进去。”

白玉楼大笑道:“这个当然,我这位沈老弟的武功声名,江湖第一,朱立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相信也不至于愚蠢到做出这种事情,可以说,他其实是被迫如此。”

一个江湖人慌忙分辩道:“我们没有迫他。”

白玉楼道:“到底有没有,大家心里有数,你们要解释.也该向慕容姑娘解释。”

那个江湖人转向慕容孤芳,尚未开口,慕容孤芳已将袖一拂!方重生一眼瞥见,右手立时一沉,将抓在手中的朱立的尸体一掷,身形同时暴长,疾向前,箭一样射出!朱立的尸体“噗”的被掷在地上,方重生的身形已射至说话的那个江湖人的面前!人在半空,明珠宝刀却已出鞘,身形甫落,刀已削入那个人的右腕!身形如箭矢,刀却犹如电闪风飘,迅速而轻!

那个江湖人惊呼,缩手,退步!惊呼未绝,缩手未已,刀已经削入,一入即出!

一股鲜血飞虹般射出,落下,惊呼变成了修呼,那个人倒退三步,一张脸已变成了青色!

血从他的右腕泉水般涌出,他的右腕并未断,但主筋已然全被挑断!方重生盯着他流血的右腕,道:“你胜彭?”

那个人已痛得冷汗直冒,听得问,仍然不由得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方重生道:“从你腰上挂的刀。”二顿道:“彭家五虎断门刀必须右手施展,你这只右手却是这一生也不能够再用刀的了。”

那个人怨毒地盯着他,道:“姓方的……”方重生一翻腕,刀尖又指向那个人。那个人一个字也不敢再多说,怆惶后退。方重生没有理会他,回顾那十二个江湖人,几乎同时,“呛啷啷”一阵乱响。十二个江湖人的兵器尽皆在手!

暴喝声随起.一支红缨枪毒蛇一样刺向方重生的咽喉!方重生冷冷地道:“好,岳家锁喉枪!”

这句话才只六个字,说得非常急,他的刀更加急!最后那个“枪”字出口,刺向他咽喉的那支红缨枪已断成了七节!握着那支枪的右手亦齐腕断了下来。惨呼声中,方重生身形疾转,明珠宝刀削向另外两人!

即时霹雳一声:“并肩子上!”一双吴钩、三把长刀、两支利剑、一根狼牙棒“霍霍霍”一齐向方重生杀到!方重生刀削到一半,刀势已变,叮当金铁的交击声中,身形飞舞,避吴钩,闪刀剑,狼牙棒下掠过,刀一翻,削到那个用狼牙棒的大汉的左肋要害!血怒激,狼牙棒砸落地面上,人亦像推金山,倒玉柱一样倒下。方重生人刀却飞射上半空!一柄大铜铮即时从他脚下扫过,他身形一折,刀自上而下插落,正插在那个用大铜锤的大汉的腰脊之上!他的左掌亦击了下去!“叭”一声,那一掌正击在那个大汉的背脊之上,他借刀又飞上了半空!

刀曳着一道血红,从那个大汉的腰脊拔出来,半空中“鸣”地突然脱手,飞斩向另外两个大汉!

这实在出人意料之极!破空声响中,刀从一个大汉的左颈切入,斩飞了那个大汉的头颅,去势未绝,斩入第二个大汉的面门!惨叫声此起彼落!方重生身形凌空疾翻,落下,扑向另一个手持缨枪的大汉!那个大汉也算得眼快手急,喝叱声中,缨枪游龙般急刺!一刺三枪!方重生左闪一枪.右闪一枪,右掌一托,震开了第三枪,身形如箭般抢入,右拳痛击在那个大汉的咽喉上!

“呛”一声令人毛骨耸然的声响处,那个大汉烂泥般倒下,方重生劈手将那支缨枪夺过,一引一弹,弹飞了从身后袭来的一支长剑!枪旋即刺入空间,刺入了那个人的胸腹!他立即松手,避开左右两支长刀的疾斩。一偏身,一探手,已将自己那把明珠宝刀从尸身上拔了出来!

刀光一闪,又是一个大汉命毙刀下!方重生明珠宝刀再挥,“嚓”一声,又立斩一人!他的刀法并不好看,却绝对实用,一刀斩出,必斩向无救之处,致命之处!

这毫无疑问,是杀人的好刀法!

沈胜衣看在眼内,目不转睛,白玉楼也是。白冰已看得变了面色。她从未涉足江湖,又何尝见过这种场面。慕容孤芳却苦无其事。

沈胜衣目光突然一闪,道:“好刀法!”白玉楼听得真切,道:“以你看,这是哪门子的刀法?”

沈胜衣道:“看不出。”

白玉楼道:“这简直就是专为杀人而创的刀法。”

沈胜衣道:“他这若真的是首次杀人,他毫无疑问,是一个杀人的天才。”

语声方落,第十三个人亦已倒在方重生的刀下。十三个人只有最初断腕的那两个人活着。那两个人面色发青,一步步后退,满头冷汗涔涔而下。

方重生刀未入鞘,目注着那两个人。慕容弧芳此时道:“姓彭的没有动兵器。让他走!”

那个姓彭的脱口一声:“多谢慕容姑娘不杀之恩!”转身忙奔了出去。那个用缨枪的人听得他们这样说话,慌忙转身开溜,也就在他举步的刹那,慕容孤芳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尚未叹尽,方重生明珠宝刀已经脱手!

寒光暴闪,刀飞两丈,急逾电闪!那个人耳听破空声音,不由得回头张望。也就在他回头的刹那,刀已然闪电飞至,“夺”的斩入了他的眉心!

好快的一刀!好准的一刀!好毒的一刀!

那个人如遭电击,浑身猛一缩疾倒了下去!

“好刀!”一声吆喝同时突然从旁边的树叶后传出!

方重生浑身一震,侧首轻叱道:“谁!”

“风入松!”一个人应声从树后转出来,正是大理国护国剑师——风入松!

灯光辉煌.风入松一身锦衣,在灯光下灿烂之极。他虽然年纪已一大把,鬓发亦俱白,但相貌威武,神采飞扬,一身锦衣再加上一顶明珠高冠,更显得非凡。两个锦衣大理武士紧跟在他的身后。他缓步走向方重生,一双眼炯炯生光,迫视着方重生。方重生没有动,也没有避开风入松的目光,那刹那他心头亦不禁砰然震动。

——看样子,他非常留意我,莫非已看出我原就是独孤雁?

——绝对不可能!

——变比大法师易容术天下无双,慕容姑娘亦绝不会夸口骗我!

心念一转再转,方重生目光逐渐寒起来,回瞪着风入松!四道目光剑一样交击在半空。

那不过片刻,在方重生来说却犹若几个时辰。他—点也没有退缩。慕容孤芳非独令他重生,而且还给予他前所未有的勇气、信心。

风入松的眼瞳之中,不觉露出了诧异之色。方重生的目光也就在这时候一转,回头向慕容孤芳道:“这个风入松是什么人?”

风入松闻言眉宇轻皱。慕容孤芳淡然道:“听说是大理王国护国别师。”

风入松冷笑一声,道:“姑娘好像已不大记得风某人了。”

慕容孤芳道:“我们好像只见过一面。”

风入松道:“在万花谷之外。”

慕容孤芳道:“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风入松道:“七年前,残秋。”

慕容孤芳道:“风老先生记忆力过人,佩服。”

风入松道:“姑娘贵人事忙,就是不记得风某人,也不足为怪。”

慕容孤芳道:“风老先生言重了。”

风入松笑接道:“况且万花谷与大理之间一向并无任何来往,姑娘对风某人仍然有多少印象,风某人已经深怀大慰。”

“言重。”

“对了,慕容姑娘这位下属未悉高姓大名?”

“他姓方——方重生。”

“好名字!”风入松苦有所思,捋须微微一笑。

慕容孤芳转顾方重生,道:“小方,上前见风老先生。”

方重生上前一步,揖手道:“风老先生!”

风入松目光一落,道:“好——英雄出少年!”

方重生道:“过奖。”

风入松道:“阁下反应敏锐,身手灵活,武功惊人,未知出身何人门下?”

方重生尚未回答,慕容孤芳已说道:“他是我属下,当然亦是万花谷、慕容世家的弟子,风老先生岂非是多此一问?”

风入松道:“方才我看他用的,却不是慕容世家的武功。”

慕容孤芳笑问道:“这就是说.风老先生对慕容世家的武功是了如指掌的了。”

风入松一怔道:“慕容世家武功渊博,威震江湖,又岂是老夫所能够了解。”

慕容孤芳道:“老先生却似乎肯定他用的并非慕容世家的武功。”

风入松立时为之语塞。慕容孤芳毫不放松,接问道“未知老先生,凭什么肯定?”

风入松摇摇头道:“老夫并非肯定,不过见他的武功与以前我所见列的慕容世家弟子施展的并不一样。”

慕容孤芳道:“老先生见过多少个慕容世家的弟子?

风入松道:“相信也有二三十个。”一顿又说道:“至于姑娘这位拉属下,却素末谋面。”

慕容孤芳道:“慕容世家弟子近此二三十年来.很少在外面走动,没有必要也不会出手,老先生虽然独具慧眼。只怕也没有多大收获。”

风入讼道:“亦未可知。”一笑接问道:“这位方兄弟武功非兄,此前姑娘何以不着他追随左右?”

慕容孤芳道:“很简单,一直都没这个需要。”

风入松道:“然则姑娘此次出谷,乃是大有作为的了。”

慕容孤芳道:“说不定。”

风入松道:“未知有用得着老夫的地方?”

慕容孤芳娇笑道:“老先生这样说话,我可受不起。”

风入松打了一个哈哈,说话间方重生已举步走过去,将刀从那具尸体上拔出来。风入松目光转落在刀上,道:“好刀!”

方重生道:“本来就是好刀!”

风入松忽然道:“阁下动迭飞刀杀人,若是刀把上连上一条链子,收发岂非就方便得多?”方重生心头一凛。却不动形色,冷笑道:“老先生这个提议实在不错,可惜没有考虑到,刀把上若是拖着一条链子,出手就没有那么准确,力道亦不免大受影响。”

风入松道:“未必。”

方重生道:“尚祈指点一二。”

风入松笑道:“两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方重生道:“高见。晚辈今夜,总算茅塞顿开!”

风入松道:“什么时候你炼成了链子刀法,施展一遍给我见识一下。”

方重生道:“老前辈对于链子刀好似大有研究。”

风入松道:“说不上,倒是我身旁两个属下见识过一个用链子刀的高手,从他们的口中,我总算略知一二。”

方重生道:“是么?”

风入松道:“老夫很少说谎,也极不喜欢说谎,因为无论任何巧妙圆滑的谎话,总会有被揭穿的一日,就正如天下间,并没有绝对的秘密一样。”

方重生道:“甚是道理。”

风入松转向慕容孤芳,笑接道:“据说慕容世家长于剑掌,想不到在刀上,也别成一家,与众不同。”

慕容孤芳谈然一笑.道:“老先生对于刀似乎很感兴趣。”

风入松道:“确实如此。”

慕容孤芳道:“难道老先生竟然有意弃剑学刀?”

风入松摇头道:“非也!”

慕容孤芳道:“然则老先生……”

风入松道:“我们对刀感兴趣,只是因为我正在找寻一个用刀的人。”

慕容孤芳道:“哦?”

风入松道:“那个人用的就是一把链子刀,链刀齐飞,收发自如,一刀飞出,两丈之内,立斩人头,鲜有敌手!”

慕容孤芳道:“谁?”

风入松一字字道:“独孤雁!”

方重生乍听风入松说出自己的名字,心不禁一跳。慕容孤芳道:“这个名字我近日也听说过。”日光转向沈胜衣。

白玉楼即时对沈胜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7、剑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