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18、豪赌

作者:黄鹰

酒菜很快就送入轩内,简直就像早已准备好的一样。白玉楼目光及处,忽然问道:“这是哪儿弄来的酒菜?”这句话问得实在奇怪,沈胜衣、白冰风入松俱都一怔,就连方重生也不例外。

——莫非姑娘在酒菜里做了什么手脚,给他发觉了?

那刹那之间,方重生不由生出了这种念头来。

这在他还是独孤雁的时候,他的刀只怕已准备出手。现在他的手甚至没有移向刀柄,他已经学会了忍耐。也在这之前,慕容孤芳已经将整个计划详细告诉了他,每一个细节都详细的阐释清楚,必须注意的地方更就不厌其烦,一再的重复,直至方重生完全明白。方重生不能不承认那实在是一个非常出人意料,非常完美的计划。他的心目中,那无异就是一方完美无暇的玉壁,绝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疏忽而今它有任何的损坏。

在整个计划中,并没有酒莱中做手脚这一个步骤,但白玉楼那样问实在突然,慕容孤芳却若无其事,笑应道:“太白轩。”

白玉楼道:“这应该就是太白轩最精致、最美的酒菜了。”

慕容孤芳道:“还有更好的。”

白玉楼一怔,道:“那么我们这半月以来,在太白轩吃到的相信都是最糟糕的了。”

慕容孤芳道:“在我无疑是,但若与周围百里的酒家比较,却是最好的。”

白玉楼道:“可是那个太白轩掌柜……”

慕容孤芳道:“他也没有欺骗白大人——一般客人在太白轩所能吃到的,白大人也一定吃得到,这些菜式本来是我设计的,他们乃是遵照我的指示做出来的。”

白玉楼道:“所以只有姑娘才吃得到。”慕容孤芳道:“我的朋友也可以吃得到的。”白玉楼道:“那么我们……”慕容孤芳道:“水云轩之内,已经有七年没有设宴招呼客人了。”

白玉楼又是一怔,大笑道:“那么我们亦可谓三生有幸的了。”慕容孤芳道:“孤芳又何尝不是?”白玉楼道:“姑娘天姿国色……””慕容孤芳摇头笑接道:“这句话……”一顿,目注白冰道:“只有令千金才配。”

白冰含羞道:“姊姊就是爱说笑。”慕容孤芳道:“小妹子,我肯定绝对没有谁不同意我的话。”白冰道:“我就不同意。”慕容孤芳娇笑道:“你的话却是不算的。”

白冰方待说什么,白玉楼已经道:“慕容姑娘那句话,就连我也不反对。”

白冰微嗔道:“爹你怎么这样说?”白玉楼道:“爹说的可都是老实话。”转问沈胜衣道:“小沈,你说是不是?”

沈胜衣一笑颔首。白冰瞪着他们不再作声,那种神态、娇态可爱之极,就连风入松,也竟似瞧得呆了。慕容孤芳接道:“小妹妹天姿国色,白大人书剑双绝,名动朝庭,沈公子一剑横扫江湖,今夜都给我请到这里来,慕容孤芳才是三生有幸。”

风入松插口道:“我这个老头儿今夜也不是知起了什么运,幸遇三位贵客,借光得进入水云轩。”

慕容孤芳淡然一笑.道:“风老先生贵为一国剑师,大驾光临,慕容孤芳怎敢怠慢。”

风入松嘿嘿笑道:“姑娘那一番话若是早说一点儿,老夫就是脸皮再厚,也不贪这一顿。”

慕容孤芳道:“老先生这番话我却也担当不起。”

风入松嘿嘿冷笑,道:“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慕容孤芳淡然一笑。白玉楼看在眼内,亦不禁有些好笑,大理护国剑师风入松生性狭隘,他早有所闻,却也想不到真的狭隘到这个地步。他当然也看得出,听得出慕容孤芳对风入松不大欢迎。对于风入松这个人也同样也没有多大的好感,有关这个人的传说固然是一个因素,而现在第一次的会面,这个人给他的印象也是有点儿讨厌。他总是觉得这个人官气实在太重,尽管他贵为粉侯,却无意官场,对于官场的习气,更讨厌得很,可是他并没有露之于形色。在他所认识的官场之人当中,风入松还不算得太讨厌。

他也不希望气氛弄得更僵,岔开话题道:“那么这个酒,又如何?”

慕容孤芳笑道:“这种酒的确也只有在水云轩才能够尝得到。”她接着解释道:“这种酒乃是名师酿造,本来不多,现在更所余无几。”

白玉楼大笑道:“看来我这个人的口福真还不差。”慕容孤芳陪笑道:“酒菜尚未沾chún,白大人焉知是否好东西?”白玉楼道:“色香俱全,味还会差到哪里?”连随问道:“此件事了后,什么时候你再请我们到这里开怀一醉?”

慕容孤芳道:“难得白大人这样赏面,一会儿我一定交代太白轩各人知道,那么即使我不在,白大人什么时候到来,在太白轩也一样可以享受到同样的美酒佳肴。太白轩雇的乃是南北名厨.像这样的酒莱,虽不是绝世难寻,也不是随便能够吃得到的,所以我话尽管说得夸口一些,倒也算不得言过其实。”接着一笑,摆手道:“请!”

白玉楼立即举起筷子,一面道:“人在江湖,不拘俗礼。”风入松亦不客气。

痛尽一杯,白玉楼倏地吸了一口气,道:“可惜。”慕容孤芳忙问:“是否色香虽全,味道却不佳?”

“非也。”白玉楼摇头道:“这样精美的酒莱我还是首次吃到。可惜我们来得实在不是时候,所以酒莱虽然精美,却不能够开怀畅饮,难免就大打折扣。”

慕容孤芳盯着他,道:“风闻白大人一向豪气千云,现在却这样放心不开,那件事情,毫无疑问,势必很严重的了。”

白玉楼不由颔首。风入松同样大感奇怪,脱口问道:“对了白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玉楼只是一声叹息。慕容孤芳柔声说道:“白大人且将事情说出来,若是有用得着慕容世家的地方,亦只管吩咐。”

白玉楼道:“事情与姑娘一点关系也没有,美味佳肴当前,莫教冷了。”他杯筷又再举起,慕容孤芳却摇头道:“白大人有事在心,不能够畅饮,我这个做主人的又如何能够开怀?”

白冰插口道:“爹是担心我被红梅盗劫去。”

慕容孤芳一怔道:“红梅盗?”风入松亦接问道:“是哪一个红梅盗?”

沈胜衣反问道:“难道江湖上有很多个红梅盗?”

风入松一怔,目光落在白冰的面上,忽然道:“老夫明白了。”慕容孤芳竟问道:“老先生明白了什么?”她其实就是红梅盗,然而她现在却装成毫不知情。

风入松冷然一笑,反问道:“姑娘难道不知道红梅盗的行事作风?”

慕容孤芳呻吟道:“据这个红梅盗出道以来,劫夺的都是绝世无双之物。”这句话出口,她恍如有所醒悟,目注白冰道:“白姑娘国色天姿,亦绝世无双。”

白冰苦笑道:“就算是真的,我可是一个人。”白玉楼亦自道:“人总是会老的,冰儿纵然怎样美丽,随着年华老去,美丽亦会消逝。”

风入松颔首道:“不错。”

白玉楼叹息接道:“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风入松听得说,不禁亦叹息一声,若有同感。慕容孤芳忽然道:“也许红梅盗已经找到什么妙法,能够将一个人美丽的容颜保留下来。”笑容一敛,又道:“要使一个人永远停留在一个年纪实在很简单。”

白冰奇怪地问道:“姊姊你难道有什么妙法?”

慕容孤芳道:“一个人生命结束了,年纪自然也同时停顿了。”

白冰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慕容孤芳接着又道:“也只有将一个人的生命结束,才能够随意以葯物处理,将他的容颜保留下来。”

风入松接口道:“有关这种记载,老夫也读过不少,红梅盗若是真的要将白姑娘的绝世容貌永远保留下来,相信也只有用这个方法。”

白玉楼厉声道:“谅他也没有这个胆量。”风入松冷然一笑,道:“未知白兄有没有收到红梅盗的帖子?”白玉楼道:“已经收到了。”风入松道:“上面写着什么?”

白玉楼道:“只有我女儿的名字。”

风入松沉声道:“那么白兄得当心了。”一顿又说道:“这个红梅盗据说从来都未曾失过手。”

白玉楼冷冷地道:“这一次却要例外。”

“白兄武功高强,据知未逢敌手。”风入松淡淡地一笑。

白玉楼道:“山外有山,人上有人,便是我这沈兄弟,也不敢夸言无敌。”

风入松道:“然而白兄却也不能不承认,沈兄到现在为止仍然是所向无敌,而且机智过人,屡破奇案。”白玉楼大笑道:“想不到风兄远处大理,也知道我这位沈兄弟的威风。”风入松笑道:“现在沈兄既然就与白兄在一起,红梅盗又何足惧哉,换转我是白兄,又何妨开怀畅饮。”白玉楼一怔,又复大笑,道:“风兄说得是,我现在若是仍然将红梅盗放在心上,岂非就等如瞧不起这位沈兄弟?”风入松道:“可不是——该罚一杯!”

“该罚该罚!”白玉楼斟下满满一杯,一饮而尽。

风入松举杯转向沈胜衣,道:“老夫也敬沈兄一杯,只祝沈兄再显威风,将那个红梅盗手到拿来。”

沈胜衣举杯道:“但愿不会辜负老前辈的厚望。”

两人对饮一杯,意犹未尽,相顾大笑。慕容孤芳心中冷笑,却不动形色,也没有说什么。

白玉楼道:“况且我们现在正在快活林中,那个红梅盗谅他也不敢轻视慕容世家的规矩,在快活林中生事。”

风入松点头道:“否则他便得随时准备挨那位方朋友的快刀!”方重生淡然一笑,道:“我的刀已准备好的了。”慕容孤芳接着说道:“红梅盗若是在快活林生事,慕容世家当然绝不会袖手旁观。”

白玉楼笑顾慕容孤芳,道:“我们这边有许多高于,他红梅盗再说也不过是一个人,又焉敢轻举妄动?”

慕容孤芳道:“红梅盗若只是一个人,又焉能够做出这许多事情?”白玉楼道:“他若非不是一个人所为,更就不足以惧。那么一来,目标增大,单打独斗,更非我们的放手。”

慕容孤芳道:“只怕他斗智不斗力。”白玉楼道:“我这位沈兄弟智勇双全。”

慕容孤芳道:“红梅盗曾经私闯禁宫,在禁卫重重之下,窃走一双碧玉瓜。”

白玉楼道:“我这位沈兄弟,亦曾经一夜之间,抓住了巨盗白蜘蛛。”

慕容孤芳道:“胜败在目前未免言之过早。”白玉楼奇怪地盯着慕容孤芳,道:“姑娘对于红梅盗似乎特别有好感。”慕容孤芳道:“这大概因为‘红梅’二字女人味道颇重。”

白玉楼沉吟道:“红梅盗到底是男人抑或女人,目前倒也仍然是一个谜。”慕容孤芳道:“以我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白玉楼道:“女人哪来这种胆量?”慕容孤芳笑笑道:

“白大人原来也瞧不起女人。”白玉楼道:“岂敢——只是我到此为止所见到的女人大都是胆小畏事。”慕容孤芳微喟道:“总有例外的。”白玉楼道:“正如姑娘就是。”

慕容孤芳道:“我平日也是畏事得很。”

白玉楼道:“不见得,看姑娘方才我便已知道——姑娘乃是女中丈夫,不是寻常一般可比。”

慕容孤芳道:“比孤芳胆识更胜的女人相信也不少。”

白玉楼哈哈大笑,道:“姑娘始终认为那个红梅盗是一个女人。”

慕容孤芳一笑颔首。白玉楼笑接道:“我实在有些怀疑姑娘认识那个红梅盗。”

慕容孤芳道:“幸好不认识,否则就知情不报一罪,孤芳已承担不起。”一顿笑接道:“我倒想与白大人一赌。”

白玉楼道:“赌什么?赌那个红梅盗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慕容孤芳道:“不错。”

白玉楼又问道:“赌什么?”同样三个字,意思却有异,这一次,他问的当然是赌注了。慕容孤芳道:“就赌这个快活林如何?”此言一出,非独白玉楼为之一呆,就是沈胜衣、风入松、白冰,无不觉得意外。这个赌注也未免太重。方重生却无动于衷,这因为他知道慕容孤芳只会赢不会输。红梅盗本就是慕容孤芳,本就是一个女人。

在白玉楼他们来说,这当然仍是一个秘密。白玉楼一呆,苦笑道:“这个赌注可真不轻。我实在怀疑姑娘已知道答案,必胜无败。”

慕容孤芳噗嗤笑应道:“若是如此,这就不是赌,是骗了。”

白玉楼道:“快活林的价值,姑娘应该比我清楚。”

慕容孤芳接道:“要赌就赌一个痛快,若是百两千两银子的赌,岂非又要让白大人笑我们女人小家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8、豪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