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19、波谲云诡

作者:黄鹰

酒将阑,人未散。席中一个人却也没有醉倒,白冰尚未懂喝酒,白玉楼浅尝即止。沈胜衣对于喝酒本来就极有分寸。方重生当然不能多喝。慕容孤芳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形之下,自然也不能够喝得太凶。看见他们这样,风入松难免亦大受影响,他虽然甚好杯中物,也知道眼前的实在是难得尝到的美酒,但一则气氛,二则心情,亦不能开怀畅饮。

慕容芳看见众人这样,心中实在好笑,但表面却装得若无其事。她城府的深沉,无疑在各人之上,然而她心中对于这一次的豪睹亦不无忧虑。白玉楼诚然必输给她,沈胜衣方面,她却无必胜把握。她的计划不错,是出人意外,但有关沈胜衣的传说,她听到的亦实在不少,有些传说已近乎神话,但正如风入松所说的,盛名之下必无虚士,沈胜衣有今日的声名,必然有他过人的地方。观乎他协助官府侦破奇案,智勇双全对他应该就不是过甚其词,所以她虽然亦从未失过手,也不敢轻视沈胜衣这个人。

当然她也绝不会因为沈胜衣的存在退缩。她本来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何况她这一次本来就有意与沈胜衣一较高低?

她现在正因为这件事感到一种强烈的刺激,一种前所末有的刺激。

酒杯已放下,慕容孤芳环顾各人一眼,忽然道:“看来真的如白大人所说.这一顿不算,改天待事情了结,再请几位来这儿一聚。”

白玉楼微露歉意,道:“辜负了主人盛意,我们也实在过意不去。”

慕容孤芳道:“白姑娘既然人在快活林中,几位尽管放心。”一顿笑接道:“谅他红梅盗如何本领,也不敢在快活林生事。”

笑语声未落,轩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呼:“什么人?”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接应道:“红梅盗!”

接着又是一声惊呼!众人齐皆色变,风入松第一个长身而起,面色尤其变得厉害。那两声惊呼,他听得出乃是发自自己留在外面的两个武士。

沈胜衣、白玉楼相顾一眼,尚未有所决定,慕容孤芳已沉声说道:“有我在这里保护白姑娘,白大人与沈公子尽管放心!”

白玉楼道:“有劳姑娘!”目光一瞟沈胜衣,道:“我们且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胜衣一点头,身形展开。白玉楼身形亦箭矢一样射出。风入松几乎同时展开身形。

慕容孤芳连随吩咐道:“小方,你也去!”方重生一声:“好!”紧迫在三人之后。

那刹那,他的眼瞳中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采。第二步计划,现在又已顺利成功了。

慕容孤芳目送四人身形消失,站起身子,轻握住白冰的右手,道:“小妹子,跟我来!”

白冰道:“去哪里?”慕容孤芳道:“后堂,那里较安全。”白冰道:“姊姊;我倒想出去一看究竟。”慕容孤芳道:“那只有令你爹爹分心。”也不管白冰是否愿意,牵着她的手,往后堂去。

白冰自然也没有挣扎。慕容孤芳的嘴角也露出了笑意。红梅盗在轩外出现,正是她的第二步计划之中的关键,在这一步计划开始并不能够说是顺利。风入松的出现,乃是在他们的意料之外,对于她的计划无疑亦是一个障碍,然而她到底也是一个聪明人,非独不受风入松影响,反而利用风入松带来的两个大理武士,使这一步的计划更趋完善。

沈胜衣、白玉楼的完全信任,她哪能不笑,哪能不开心?否则两人之中有一个留下,她这个计划便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因为她总不能够将白玉楼或沈胜衣击倒,她也没有丝毫的把握击倒两人中任何的一个,同时在这个计划之中,她也不想用任何暴力。

水云轩外灯火辉煌,但是在慕容孤芳宴客的那个大堂外的院子里,却没有太多的灯火。灯光是那么的迷朦,堂外院子在这种灯光下另有一种风味。那两个锦衣武士本来守候在堂外,现在却都倒在走廊上。

白玉楼第一个穿帘奔出,四顾无人,身形一闪,掠到一个锦衣武士身旁。此时珠帘声响处,风入松如箭射出,然后才是沈胜衣,跟着方重生。

白玉楼双手落处,道:“没有死,好像被封住了穴道。”沈胜衣走了过去,目光一落,道:“让我试试。”双手连拍。那个锦衣武士果然只是被封住了穴道,被沈胜衣拍开,吁了一口气,悠然醒转。风入松亦同时将身前那个武土的穴道拍开.喝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武士摇头道:“不知道。”

风入松闻哼道:“给人封住了穴道也不知道?”

那个武士脸一红。在沈胜衣身前那个武士即时道:“那是一个黑衣蒙面人。”

风入松道:“你怎么被他封住了穴道?”那个武士道:“在下听得苏志一声阁哼,回头望过去。就见他倒下,一个黑衣蒙面人如箭射来,在下方待出手,就被他凌空一指封住了穴道。”

风入松动容道:“隔空点穴?”那个武士道:“在下在倒下之时,却见他跃上那边的一株柳树上。”

风入松喝问道:“哪边?”

那个武士手指左边。院左边滨临河塘,种着好几株杨柳。众人循指望去,齐皆面容一紧,其中一株杨柳梢头,赫然立着一个人。凄迷的灯光下,众人看得并不怎样清楚,那个人面向着他们,脸上却是黑黝黝的一团,似乎真的是用黑巾围上脸庞。他幽灵一样立在杨柳梢头,风吹得衣袂飞扬,身子却一动也不一动,轻功之高强,实在是罕见。

风入松脱口一声:“好!”身形一动,飕的越过了栏杆,落在院子的花径上。沈胜衣、白玉楼双双掠至他身旁。

方重生也不慢,身形凌空—掠半丈,落在沈胜衣的旁边。他连随厉叱道:“树上是什么人?”

没有回答。方重生再喝道:“我数一二三,再不回答,莫怪我刀下不留情——!”

仍没有回答。

“二!”呛啷的一声,方重生刀已出鞘,那个人仍然没有反应。

方重生一声:“三!”跟着出口,旋即一步跨前去。风入松突然一伸手,道:“且慢!”

方重生冷然回首,道:“什么事?”风入松道:“此人伤我随从在先,我现在就是兵器出手,应该也不能算做破坏快活林的规矩。”

方重生沉吟道:“当然。”反问风入松:“老先生莫非有意亲自出手?”

风入讼道:“他伤我随从,我若是坐视不管,传将出去,岂非教人笑话?”

方重生道:“也好。”语声一顿才接道:“晚辈也正想见识一下老前辈的惊人武功。”

风入松道:“人都老了,武功不免亦衰退,有什么惊人之处。”方重生谈然一笑,道:“老前辈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谦虚?”风入松不答,跨前一步,眼瞳中露出疑惑之色。

沈胜衣即时道:“事情有些奇怪。”风入松道:“的确奇怪,那个红梅盗在树上既不言,也不动,简直就不像是一个活人。”沈胜衣道:“的确不像。”

风入松道:“要知道也很容易!”霍的拂袖!

“嗤”的一下尖锐已极的破空之声立响,一道夺目的白芒闪电般从风入松的袖里飞出,射向杨柳上的那个人1

方重生不禁由心一寒,沈胜衣、白玉楼亦为之震惊,白玉楼脱口一声:“好!”沈胜衣亦道:“相信这就是传说中的驭剑之术了。”话说才出口,风入松瘦长的身子已然飞鸟般掠起来!一掠三丈!

那支小剑眨眼间射至,杨柳上那个人竟然神若无睹,完全不闪避。

不成他身怀十三太保横练功夫,已练至浑身刀枪不入?众人此念方动,“笃”的一声,那支小剑已然射入了那个人的眉心!那个人的身子立时一阵晃动,却一声不发,双手也没有任何动作。风入松迅速掠至树下,身形一落又起,飞鸟般掠上那株杨柳的梢头。

沈胜衣相继掠至,那句话说完,他的身形亦展开。白玉楼、方重生也不慢,左右紧接着掠前。三人方待纵身掠上去,风入松的声音已从树上传下来:“这不是一个人!”白玉楼道:“那是什么?”

“一节树干,披着一件黑衫,被缚在树上!”风入松应声从树上跃下,左手抓着一团黑影。那果然不是个人,只是一节披上了黑衫的树干。剑仍插在树干上,很精巧的一支剑。剑锋没入树干,几乎及柄。

风入松身形着地,探手缓缓将那支小别拔出。那支小剑长只七寸,晶莹夺目,一看便知道并非凡品,但尽管如何锋利,飞掷出那么远仍然能够深入那节树干之内,风入松内力的高强,亦不可谓不惊人的了。

白玉楼的目光就落在那支小剑之上,道:“风兄这一剑可真厉害。”风入松一翻腕,将那支小剑纳回衣袖内,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白玉楼连随问道:“除了这节树干之外,那之上还有什么东西?”

风入松道:“什么也没有。”

沈胜衣一皱眉,道:“莫非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

语声甫落,一声惊呼突然划空传来!好像是慕容孤芳的声音……

沈胜衣、白玉楼入耳惊心,方重生面色亦自一变,齐皆回头。惊呼毫无疑问乃是来自水云轩大堂之内。风入松即时问道:“是谁的声音?”

方重生失声道:“我家姑娘!”话出口,身形陡转,如箭离弦,疾向大堂那边射去。

沈胜衣、白玉楼心悬白冰安危,更不敢怠慢,双双展开身形,飞掠向大堂那边。两人的身形同时展开,但来到大堂门外,白玉楼便已枪在沈胜衣的前面,他在轻功方面的造诣,竟然尤在沈胜衣之上。风入松看在眼内,暗忖道:“姓沈的虽然有中原第一高手之称,轻功并不见高明,总不成徒负虚名,难道他只是长于剑术?”

他心念一转再转,身形亦展开,大鹏一样疾向那边掠去,那份迅速比白玉楼只有过之,并无不及。也就是说远胜沈胜衣的了。

方重生人在门外,腰间明珠宝刀呛啷出鞘,横护在胸前,毫不犹豫的闯了进去。他看来是护主心切,急往救援,然而他的面上却丝毫紧张之色也没有,因为他早就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胜衣、白玉楼当然不知道这些,也看不到方重生脸上的表情。风入松也不例外,他们都是跟在方重生身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