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20、最后一步

作者:黄鹰

方重生一进门,就看到了慕容孤芳。她一脸的惊怒之色,站在白冰的身侧,右手反握着一支闪亮夺目、精致华丽的软剑,左手斜靠在胸前,指缝间银光闪耀,赫然扣着十多支尖长的银针。

白冰紧依着慕容孤芳,面色已变得苍白,身子不停地颤抖,似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的衣饰,一样的容貌,无论怎佯看来,她都与方才那个白冰并无不同,方重生却一眼就看出她是第二个人。最低限度,她的眼神没有方才那个白冰那么晶莹,身材而且矮了一寸,胸膛却比方才那个白冰丰满些。这一眼之下,方重生便已看出有这许多不同之处,因为他早就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知道白冰那片刻之间已早被慕容孤芳制服,放进那个箱子之内了;知道变化大法师装备好的那个假白冰,已经在同时从躲藏的地方出来。一切其实早已经准备妥当,只等红梅盗在堂外出现。现在这个白冰只是慕容孤芳的一个侍女。她脸部的轮廓与白冰本来就有些相似,再经过变化大法师的变化易容术,已足以乱真。当然只是第二流的易容术——变化大法师的那种第一流的易容术当然就无所施其技,因为他并非要制造出第二个人,只是要制造出第二个白冰。

在白冰进入快活林之后,慕容孤芳手下的十一个画匠便已将白冰的相貌模摹下来,而且变化大法师先后还暗中窥视了白冰三次。以他惊人的记忆力,再加上那些画像的帮助,他要将一个人易容成白冰那样,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慕容孤芳手下的几个一流的裁缝亦在暗中窥视过白冰之后。以相同的布料,以一流的手工在极短的时间,缝出了一件相同的衣服。所以只要白冰一离开白玉楼、沈胜衣的视线,在极短的时间内,慕容孤芳已可以将白冰与那个假白冰换转,她只需将白冰制服,取下她身上的饰物,给那个假白冰戴上。

风入松却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

他留在堂外的那两个大理武士对于红梅盗的出现,亦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在堂外出现的红梅盗并非别人,就是变化大法师。变化大法师的易容术天下无双,武功方面亦不是寻常可比、突然下手,那两个大理武士轻易便给他制住了穴道。

整个计划到现在已经接近完成,然而这还不是最后的一步。最后的一步,现在才开始。

堂内的灯光比方才显暗了很多,过半数的宫灯已熄灭。是慕容孤芳将它们熄灭的,目的只有一个——

让那个假白冰的脸色看来与真白冰更相近一些。

方重生纵身掠至慕容孤芳面前,连随振吭道:“姑娘,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容孤芳淡应道:“没什么,那个红梅盗只是进来一看白姑娘的月貌花容。”

语声未已,白玉楼、沈胜衣先后掠进,白玉楼急奔至白冰身旁,又问道:“冰儿,那个红梅盗可有伤害到你?”

白冰低声道:“没有。”她非独语声低沉,而且颤抖得厉害,她是装做这样子的。她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她的声音,她虽然尽量模仿白冰,但到底难以完全一样。事实上,她心中亦是有些恐惧,因为她一个弄得不好,破坏了慕容孤芳的计划,便是白玉楼、沈胜衣不会难为她,慕容孤芳也不会放过她。也大概因为她心中有这种恐惧、听来更觉得真实。白玉楼完全听不出来。他听不出,沈胜衣更就听不出了,迳自问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冰颤抖着应道:“红梅盗……”

慕容孤芳立即替她接下去,道:“你们才出去不久,红梅盗就从那边窗户掠进来,落在我们的面前。”一顿又说道:“他的身手非常迅速,就像是箭矢一样,以我耳目的灵敏,在他的身形穿窗之前,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

白玉楼皱眉道:“我们在外面也是完全没有感觉,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一个高手。”慕容孤芳微喟道:“是的。”白玉楼道:“然后他就向你们袭击。”慕容孤芳道:“没有,反倒是找向他刺出了三剑,射出了好几把银针,但对他一点作用也都没有。”她苦笑着接道:“却将好些灯火射灭了。”

白玉楼目光一扫,只见那些熄灭的宫灯纱罩之上,果然留下不少针洞,惊叹道:“姑娘使得好一手银针!”慕容孤芳摇头道:“若是好,就不会不能够将那个红梅盗留下来。”白玉楼双眉紧锁,道:“那个红梅盗好大的胆子,完全就不将我们放在眼内。”

慕容孤芳道:“这个人的武功不知如何,轻功却实在高强,我那些银针虽然算不了什么,但他的轻功却确实是我有生以来所见到的最矫捷灵活的。”沈胜衣、白玉楼听说都心头怦然震动,跟着进来的风入松亦不禁一皱眉头,道:“慕容世家江湖上人称第一,姑娘的武功、见识、判断自然不比寻常,这个红梅盗,果然不简单。”

沈胜衣道:“可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慕容孤芳道:“以我看,目的不外两个,一是炫耀他过人的轻功,一是告诉我们他这一次志在必得。他落在我们身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白姑娘,就说道——果然人间绝色,世上无双,三天为限,尚祈小心。”

风入松道:“这是说三天之内,他一定要得手,否则就不能罢休。”白玉楼道:“意思应该就是这样。”风入松道:“白兄相信他真的会言出必行?”白玉楼道:“否则又何须这样说?”风入松道:“也许他是看见我们人多势众,大家都有几下子,所以故意这样说,待三天之后,我们戒备松懈,突然采取行动。”

白玉楼道:“他好歹也是一个有名的人,我看他是绝不会食言的。”风入松看着白玉楼,摇头道:“君子可以欺其方,这句话果然是有些道理。”白玉楼一怔,道:“哦?”风入松道:“那个红梅盗尽管如何有名,终究是一个贼,像他那种人为了达到目的,还有什么手段用不出来?”

白玉楼道:“可是……”风入松接道:“再说他便是食言,也没有多少人会说他不是,他甚至可以说一句——口说无凭。”白玉楼道:“也是道理”。

慕容孤芳却心中暗骂,可是脸上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接道:“但无论如何,这三天之内,我们都必须特别小心。”

白玉楼道:“当然。”环顾众人,接道:“为了小女的事情,倒教几位费心了。”

“哪里话?”风入松立即道:“小弟虽然僻处大理,与白兄素未谋面,但心意已久,现在更就是一见倾心,只要白兄吩咐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说得非常认真,一脸的识态之色。

白玉楼虽然不大喜欢这个人,但听他这样说,亦实在感动,连声道:“风兄言重了。”

慕容孤芳接道:“这里是慕容世家的地方,快活林的规矩也不是始于今日,红梅盗在这里生事。我本就由不得他,何况正如风老先生所说,一见倾心,便不在快活林,我也不会坐视不管。”方重生亦道:“慕容世家本就是侠义传家。”白玉楼连声道:“很好很好,大恩不言谢,什么时候事情了结,拿住了那个红梅盗,我再在快活林设盛筵,传鼓乐,与几位喝一个痛快。”

慕容孤芳娇笑道:“这却是教我如何是好?”

白玉楼奇怪的“哦”一声。沈胜衣却听得出,道:“白兄莫非忘记了慕容姑娘乃是快活林的主人?”白玉楼道:“没有忘记。”沈胜衣道:“我们现在却都是慕容姑娘的客人,白兄在这里大排筵席,慕容姑娘倘若要白兄结帐,传将出去必定惹人笑话,说她这个主人不够朋友,不然,就变了宴客的是慕容姑娘,不是白兄了。”

白玉楼大笑,道:“兄弟你有所不知,这个快活林到时候就是我的了。”慕容孤芳道:“白大人的意思是说,已肯定那个红梅盗是一个男人。”白玉楼左右一顾,道:“方才你们难道没有听清楚,那分明是男人的声音。”

沈胜衣接问慕容孤芳,道:“姑娘方才与他交过手,是男是女,相信多少看得出来。”

慕容孤芳道:“从身形语声判断,那应该是一个男人。”白玉楼道:“我早就说红梅盗是一个男人的了。”慕容孤芳接道:“可惜那个人是否红梅盗本人,现在仍然是一个谜。”

白玉楼笑道:“若是这样要姑娘将快活林拱手给我,莫说姑娘不服气,就是姑娘愿意,我也不会接受,无论如何,也得将那个红梅盗抓起来。”

沈胜衣道:“本该如此。”白玉楼笑顾慕容孤芳,道:“不过有一点姑娘不妨一知。”

慕容孤芳道:“请说。”白玉楼道:“我的预测很少错误。”慕容孤芳心里暗笑,口中却应道:“只是很少,并不是绝对没有。”

白玉楼接道:“这一次却不知何故,我正是信心十足。”

慕容孤芳道:“也许因为白大人真的瞧定了这座快活林。”

白玉楼道:“也许。”回顾白冰:“冰儿,还在害怕?”

白冰身子仍然不住地在颤抖,闻言樱chún半启,慾言又止。看她这个样子,的确像是惊魂未定。白玉楼失笑道:“平日你不是说什么也不害伯,怎么现在给红梅盗一吓,便害怕成这个样子?”

白冰跺跺脚,握着小拳头,一副不依的神态,看样子便要冲过去捶白玉楼几下了。这都是白冰平日惯用的小动作。白玉楼忙装出要闪避的样子,他根本就没有怀疑到眼前的白冰是第二个人。变化大法师的易容术本来就登峰造极,连白玉楼也瞧不出,其他人更就瞧不出的了。白冰并没有冲过去,只是颤声轻呼道:“爹,我不要留在这里。”

白玉楼笑道:“难道你以为红梅盗会再出现?”慕容孤芳插口道:“她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还是回去休息一下的好,反正也已经夜深了。”转对白冰道:“小妹子,我送你回去如何?”

白冰道:“是真的?”慕容孤芳点头。白玉楼却道:“要姑娘这样怎是。”慕容孤芳道:“不要紧,我也难得有个谈话的伴儿。”一笑又接道:“小妹子显然也有一身本领,只是临敌的经验太少。”白玉楼道:“因为她有生以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敌人。”

慕容孤芳道:“这种可爱的女孩子,谁也不忍心伤害她的。”

白玉楼道:“如此最好。”慕容孤芳牵着白冰的手,道:“我们走。”举步又停下,吩咐方重生道:“小方,你传我命今,召集快活林中所有的慕容世家的弟子,叫他们小心白大人居住的地方,若是发现有可疑之人,只管将之截下来。”

方重生应一声知道,急步疾弃了出去。白玉楼哈哈笑道:“如此一样,我们大可以安枕无忧。”

方重生听在耳里,笑在心中,这最后一步计划,显然也相当顺利,他实在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了。白玉楼显然也放心不少,因为风入松又道:“老夫也带来近百大理武士,亦教他们在白兄附近逡巡如何?”

白玉楼道:“只伯误了风兄大事。”风入松道:“也不在这三两天。”

段天宝已经死亡,他奉命追杀独孤雁,并没有时限。白玉楼也不推辞,他表面看来虽然并不将红梅盗放在眼内,但其实担心得很。红梅盗到底不是一般可比。现在有风入松、沈胜衣、慕容孤芳这些高手帮忙,还有大理武土与慕容世家弟子一旁协助,才真的放心下来。他四顾一眼,大笑道:“有这许多高手保护,冰儿你还用害伯?”

白冰的身子这时候已不再颤抖.白玉楼笑接道:“红梅盗若是仍能够得手,我才真的服了他。”

他大笑举步,左面沈胜衣,右面风入松,一齐跟上去。沈胜衣一剑横扫江湖,风入松的驭剑术方才他亦已见识过,慕容孤芳虽不知武功如何,但那一手银针暗器也不是寻常可比,在这些高手护卫之下,白玉楼大有固若金汤之感。慕容孤芳始终都不露形色,牵着那个白冰的素手,跟在三人的后面,不忘说一句:“你不必害怕。”

这句话除了那个白冰之外,真正的意思,当然不是白玉楼三人能够明白。出了水云轩,一路上众人有说有笑,白冰除了间中笑一笑之外,很少开口说话,与平日无疑是有些不同。白玉楼、沈胜衣却都并没有在意,事情的变化,实在在他们意料之外。

这时候夜已深,快活林中却仍然光如白昼。

慕容孤芳一直将白冰送回白冰的房间之内,又坐了一会,才离开。白冰立即将房门关闭。慕容孤芳回到大堂的时候,风入松、白玉楼沈胜衣仍然在东拉西扯地闲聊。看见慕容孤芳,白玉楼道:“有劳姑娘。”

慕容孤芳应道:“小妹子的心情现在已安静下来了,我看她已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0、最后一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