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23、风雨前夕

作者:黄鹰

马车在柳树间穿过,驶向柳堤那边。

慕容孤芳黛眉深锁,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摇头,一声叹息。方重生听在耳里,忍不住道:“姑娘你……”

慕容孤芳道:“你知道我在思索什么?”方重生道:“知道。”慕容孤芳道:“我知道你也是在思索这个问题。”

方重生摇头叹息。慕容孤芳亦自叹息,道:“不单止你想不通,我也想不通。”

方重生道:“我们这个计划实在无懈可击,在事前,任何的一种可能都已经考虑到。”慕容孤芳道:“而且进行得非常顺利。”方重生道:“不错。”慕容孤芳道:“可是偏偏就在计划成功的阶段,突然被对方粉碎。”

方重生道:“事倩的发生实在太突然。”一顿,接道:“突然得令人完全不能够接受。”

慕容孤芳道:“若说沈胜衣、白玉楼早已看破我们的手段,没有理由冒这个危险,到我们将白冰送出,才采取行动。”方重生道:“不错。”

慕容孤芳苦笑道:“我实在想不出错漏是出在什么地方。”

方重生道:“但错漏一定有的,否则……”

慕容孤芳道:“这一次我们败得实在太惨。”

方重生不能不承认。慕容孤芳沉声接着又道:“我从来没有这样失败过,以前虽然也曾经失败,但总是立即找到失败的原因,立即予以补救,只有这一次——这一次败得实在莫名其妙。”

方重生只有苦笑。慕容孤芳道:“也许我太累了,思想所以也变得迟钝起来。”

方重生方待说什么,慕容孤芳已又道:“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也许能够想出错漏所在。”语声未已,马车突然一缓。

方重生立即问道:“什么事?”

驾车的回答:“慕容刚倒在前面。”

慕容孤芳道:“少管他!”驾车的应了一声,马车恢复了原来的速度。慕容孤芳转向方重生:“沈胜衣杀了慕容刚?”

方重生道:“我离开的时候没有。”慕容孤芳道:“那么你离开之后应该一样没有,沈胜衣若是要杀一个人,绝不会用拳头将他击倒就算。”

方重生道:“应该就是。”慕容孤芳道:“那,慕容刚想必就是自杀的了。”

方重生无言。

说话间,马车已从慕容刚身旁驶过。柳堤静寂,风入松已不在,到底又哪里去了?慕容孤芳当然不知道风入松曾经出现;不知道风入松一切都看在眼内,已获悉她就是红梅盗。方重生同样不知道。

柳堤仿佛似无尺,夜色正浓,一轮冷月斜挂在天空。车帘子开处,慕容孤芳探头外望,黛眉仍深锁。

月光斜照在她的脸上,她的脸色看来是如此苍白。拾手轻理云发,她又是一声叹息,忽然笑道:“白玉楼现在应该已清楚,红梅盗是一个女人。”

方重生“嗯”地应了一声。

“他当然没有忘记方才的豪赌,在京中那幢私邸已经输给了我。”

方重生苦笑。慕容孤芳笑问道:“你能否想象得到他是怎样一种表情?”方重生点头。慕容孤芳叹息道:“他一定会忍不住大笑。”

方重生道:“因为他虽然输了,姑娘你却不能够住进他那幢庄院内。”慕容孤芳道:“除非我是不要命。”方重生道:“不过,像他这种人,再住在那里,一定心头像压着一块大石。”慕容孤芳嬉笑道:“据说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君子,大丈夫!”方重生勉强笑道:“大丈夫一言九鼎,姑娘只要给他一封信,担保他一定立即搬出。”慕容孤芳幽然道:“何必呢?”

方重生道:“姑娘与沈胜衣的胜负又如何?”慕容孤芳道:“这才是开始,说胜负未免言之过早。”方重生沉声道:“姑娘的意思我明白。”

慕容孤芳道:“在第二个计划未开始之前,我们必须找出这一次失败的主因。”

方重生道:“若是我找不出呢?”

慕容孤芳道:“在第二个计划拟好的时候,无论找得出与否,都要进行。”她冷然接道:“无论如何,我都要达到目的。”

方重生无言点头。慕容孤芳接道:“死而后已。”方重生道:“无论姑娘去哪里,方重生都会追随姑娘的左右。”

慕容孤芳点头,道:“很好。”她垂下帘子,半身偎入了方重生怀中,好像已变得衰弱不堪。这一次她败得实在大惨了。

前行半里,马车在一座刹的前面停下。古刹的门即时大开,一个和尚现身出来,遥遥的一声佛号。正是变化大法师。

慕容孤芳的语声即时从车厢内传出来,道:“变化!”变化大法师应道:“果然是姑娘。”随即叹了一口气。

慕容孤芳道:“我们失败了。”

变化大法师一点也不奇怪,道:“看见姑娘乘这辆马车昼夜赶路,贫僧已想象得到。”

慕容孤芳道:“你上车。”变化大法师道:“好的。”慕容孤芳接着吩咐:“小方,你将事情详细跟大法师说一遍。”

变化大法师听得很用心,偶然也发问一句,神情却越听越疑惑。慕容孤芳闭日静坐,不插一言,一直到方重生将话说完,才张开眼睛,问道:“变化,你听清楚了?”

变化大法师合掌道:“阿弥陀佛。”幕容孤芳道:“你可知错漏出在何处?”

变化摇头道:“想不透。”他一声叹息,接道:“这件事实在匪夷所思。”

慕容孤芳叹了一口气。变化大法师接道:“我们的计划可谓无懈可击,而且由始至终,无疑都进行得很顺利。”

慕容孤芳道:“偏就到最后一步惨败。”

变化大法师叹息道:“沈胜衣果然名不虚传。”

慕容孤芳道:“以我所知,这个人前前后后,助人解决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判断非独迅速,而且准确。”变比大法师道:“据说是的。”

慕容孤芳道:“我却实在难以想象,他如何能够在最后关头看破我们的计划,及时赶到将白冰救下。”

变比大法师道:“贫僧一样。”慕容孤芳咬chún道:“不管怎样,我也要与他一较高下。”

变化大法师道:“贫僧也有这意思。”

慕容孤芳盯着他,道:“这一次,我们可能一再失败,面临末日。”

变化大法师道:“贫僧早已参悟生死,姑娘不必为我操心。”

慕容孤芳道:“你是出家人,像这些事情,我实在不该将你牵涉在内。”变化大法师合什道:“士为知己者死,姑娘又何必多言。”

慕容孤芳道:“以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再采取行动的好?”变化大法师道:“那若是别人,所谓迅雷不及掩耳,当然是越快就越好,但沈胜衣既然是如此足智多谋,定必会考虑到我们有此一着,以其如此,不若从长计议,一方面,我们有时间检讨一下,也好再订出一个周祥的计划。”慕容孤芳道:“正合我意。”变化大法师道:“那么,我们就留在这座古刹如何?”

慕密孤芳娇笑道:“知我者,变化大法师。”

变化大法师长喧佛号。也就在阿弥陀佛声中,马车驶进古刹之内。

古刹那道门方闭上,旁边一株大树上,一个人就飞鸟一样落下。高冠锦衣,白发长须。——风入松!

他的目光落在那道方闭上的门上,闪烁不定,仿佛在考虑什么。沉吟了一会儿,他的身形又飞起来,飞回那株大树上,一闪不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