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27、计中计

作者:黄鹰

闪电一样的剑光一闪,风入松长剑三尺已然刺至,剑尖与墙壁之间的距离绝不会超过一寸。变比大法师若不是破墙而过,风入松的剑便会刺在他身上。剑一招十三刺,但变化大法师身形一消失,风入松的剑势便同时停顿。他在剑上的造诣,早已到了收发自然的地步。剑势一停顿,他的身形便倒退。蓬然一声,无数砖碎同时从那个人形的墙洞疾射了过来!风入松偏身一闪,让开大半的破碎,剑一划,其余的亦尽被剑击下。

他身形一展,便待再冲前,耳中突然又听到哗啦一声巨响。

“哦?”风入松白眉刹那飞扬,方待欺前的身形倏地往上拔起,直撞向大殿屋顶。头未到,掌先到,霹雳一声,屋顶被他的左掌震碎了一个大洞,他人剑肇即穿洞而过,剑立展,一团耀目的剑光迅速裹住了他的身形。并没有任何袭击,风入松犹如冲天怒鹤,从瓦面破洞穿出,再往上拔起了差不多一丈,才弧形落下。剑光那刹那更盛,他整个身子就像是刺猬一样布满了无数尖刺!被他一掌震碎的瓦片这时候已落下,一接触到他身外的剑光,又飞开。一飞开便化成了碎块撤下!

剑光快散,风入松剑势已完全停顿,一脚独立在破洞的边缘,屋顶风急,他浑身衣衫飞舞,看似便要凌空飞去,但再看人似稳如泰山!在他的前面,另外有一个破洞,灰尘犹在飞扬,显然是方才裂开的。是不是变化大法师从这个破洞脱身出来?

风入松不能够肯定,他是因为听到瓦面砖碎的声响才拔身冲破瓦面而追出来的,可是他并没有看见变化大法师。人在半空,周围的情形已就在他眼中,并不见有人影飞驰。

——难道变比大法师的轻功如此高强,片刻无踪?抑或他冲破瓦面而出来,立即躲藏一旁?

——抑或他根本就没有出来?

风入松完全不能够肯定。这个大法师给他的感觉也正是莫测高深。他屈起的一双腿终于在瓦面上放下,无声放下,整个身形凝结不动,倾耳细听。

瓦面上有呻吟声,有急步走动之声。那是慕容孤芳未倒下的手下在走动,变比大法师若是混在其中,实在不容易察觉。风入松细听一会,白眉再扬,突喝道:“变化大法师!”喝声如青天陡裂,疾走雷霆,瓦面也为之震动。一顿接喝出:“我们还未分胜负,你给我出来。”

静夜中,这喝声足以传出很远,变化大法师无论在什么地方,也应该听到,却没有回答。风入松等了一会,身形陡动,在瓦面上,疾驰了一圈,飕一声,飞鹤一样倒射了开去,凌空一个翻滚,飞落在数丈外的寺墙之上!他身形方稳,那座寺院的瓦面突然倒塌下去,激起了漫天灰尘。

惊呼声四起!风入松目光锐利如剑,矫然一鹤,从寺墙上再掠起,掠上墙外一株高松之上。那道高墙几同时倒塌。他内功的造诣显然也登峰造极,瓦面上疾驰一圈,便已将瓦面完全震碎,高墙上一蹬,高墙亦被他内力摧毁!

高松上风更急,风入松衣衫猎猎飞舞,如剑目光盯着寺院的周围。一群黑衣汉子四方八面仓惶从寺院中奔出,他目光虽然锐利,黑夜中却也看得并不清楚。变化大法师是否会混在其中,风入松看不透。他倏地冷笑,道:“早该将武土带来,教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语声一落,弹剑,“嗡”的剑作龙吟。龙吟声尽,剑锋入鞘。风入松鹤然立在树梢之上,并没有飞走,若有所待。

一里之外,步烟飞、红衣老人双双如箭矢飞射向前。

在他们前方不远,一辆马车正在飞快地奔驰,鞭击声响彻夜空。红衣老人突然道:“不要等我,先去将马车劫下!”

步烟飞道:“好的!”红衣老人道:“要小心!”步烟飞道:“我会小心的!”一句话才五个字,这句话说完,她人已超越那个红衣老人差不多三丈!红衣老人看在眼内,一笑,自语道:“再过些时,就是在平原之上,能够追上她的人只怕也没有几个的了。”他的身形并没有停下,一提气,更迅速,但距离步烟飞反而更远了。

只因为步烟飞身形亦放尽,并没有停下来,那片刻又已领前很多。月光下,步烟飞简直就像已化成了一缕轻烟。几个起落,她已经追上了那辆马车,凌空一纵,掠上车顶,着足无声。赶车的是一个中年黑衣汉子,一点也没有察觉,冗自鞭下如雨,催马急奔。他无疑是一个驾车的好手,可惜黑夜之中,无论人抑或马都难免大受影响。他驾车的技术尽管是一流的,内功却不是一流。黑夜驾车,虽然也很有经验,但这样飞驰,却是破题儿第一道,跟随慕容孤芳这么多年,事实亦未尝这样子狼狈。

车厢帘子低垂,灯光外透,帘子上却不见人影,慕容孤芳是否在其中亦颇成疑问。步烟飞掠上车顶之际,已准备随时遭遇袭击,但竟然完全没有,难道车厢中的人竟然毫无感觉。步烟飞身形停下,旋即呼唤道:“驾车的,你将车子停下来,可以不可以?”

语声一落,身形已凌空,“唿哨”一声,一条马鞭从她脚下扫过。驾车的冷不提防有人在车顶呼唤,入耳惊心,浑身猛一震,蓦地一抬头,反手就一鞭扫出!他的反应不能算慢,只可惜步烟飞身形更快,鞭未至,身形已凌空。凌空一折,落在车座之旁,那一份迅速,简直就匪夷所思!马车犹在奔驰,这判断,这轻功的高强,简直已可以称得上出神入化!

驾车汉子心头抨然,抛鞭,拔刀,一刀方待斩去,步烟飞一肘已撞在他的右肩之上。他一声惊呼,连人带刀被撞下车座,立脚不稳,在地下一连打了两个滚。“刷”一声,一把长刀几乎同时穿透车板,从车厢内刺出,刺向步烟飞!刀未到,步烟飞人已飞离车座,落在拖车的两匹马中左面那一匹之上,纤手轻拂,轻叱一声,两匹马竟给她喝停,希聿聿人立而起,前蹄一奋落下。马车亦停下。

步烟飞并没有摔下马,也竟然就立在马背上!车厢前面的车帘子即时一掀,三支驽箭品字形射出!步烟飞一闪避开。车厢的帘子落下,不再见掀起,也毫无声息。

红衣老人迅速赶至,他方从马车上跌下的那个黑衣汉于的身旁掠过,那看似伤重倒地不起的黑衣汉子突然一滚身跃起,长刀疾斩向红衣老人的双脚!红衣老人仿佛早知道有此一着,刀未到,腰已然已,身形凌空一闪,刀便从他的脚旁斩空!他的右脚旋即踢出一脚将那个黑衣汉子连人带刀踢出丈外,左脚接着落地,身形再起,一掠竟三丈,落在车厢的后面。

步烟飞那边身形同时从马背上报起来,飞燕般凌空一翻,亦落在车厢后面,又正落在红衣老人的身边。只见她脸不红,气不喘,接道:“车厢内有人。”

红衣老人道:“是男是女?”步烟飞道:“不知道,方才他掀起了一角帘子,向我射出了三支驽。”红衣老人一皱道:“之后呢?”步烟飞道:“再没有别的反应,连声音都没有。”红衣老人忽道:“车厢内的确有人,若非只一个,其他的必然都是高手!”

步烟飞“哦”的一声。红衣老人解释道:“我听到一个人的呼吸声,慕容孤芳若是在车厢之内,她的身旁,怎会有武功这么低的人。”步烟飞倾耳细听,应道:“我也听到了。”红衣老人忽然道:“车内是什么人,请出来一见!”

没有回答。红衣老人再等了一会,道:“不出来,我们可要进去了!”

一个低沉的语声旋即从车厢内传出来,道:“请!”语声虽然低沉,仍然可以分辨得出是男人的音。

红衣老人接问道:“只是阁下一个人?”

低沉的语声道:“是不是,你进来一看不就清楚明白?”

红衣老人道:“可惜我们现在忽然改变了主意,不想进来了。”

“你……”低沉的语声显得有些急躁,只说出一个“你”字。红衣老人长剑即时出鞘。无声的出鞘,他的身形同时展开,绕着车厢迅速地一转,剑光飞闪中,一阵阵令人牙龈发酸的声音从车厢四壁传出来!车厢内那个低沉的语声又响起,已变得尖锐,喝问道:“这是干什么?”语声甫落,红衣老人身形暴长,左掌疾击在车厢上,“叭”的一声,整个车厢上差不多两尺的一节连车顶疾飞了起来。方才他绕着车顶一转,竟然就已将车厢那一节削断,出剑的迅速,腕力的强劲,不可谓不惊人。那左掌一击!亦同样迅速强劲,一击即退,倒退回步烟飞身旁。

车门亦同时被震开,车厢内的情形毕露无遗!

车厢内只有一个人,一个中年人——男人。他一身白衣,面色与衣色差不多一样白,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灯光影响,抑或吓成这样。在他的右手握着一个烛台,只插着一支正在燃烧的蜡烛。那支白蜡烛儿臂粗细,烛蕊也祖细如手指,散发者强烈的光芒。他的左手抱着一个黑箱子,丁方一尺,一条白绳子从一侧垂下,长不过尺余,末端距离烛火才不过两三寸。看见这样的一个人,红衣老人不由自主地一怔。那个白衣人的一双手都在发抖,连语声也直颤抖,突然道:“你们不敢走近来。”

步烟飞笑道:“谁害怕你了!”举步走过去,冷不防被红衣老人一把拉住。红衣老人沉声道:“不要上他的当,他左手抱着的是一盒火葯。”,

“火葯?”步烟飞不由得一呆。白衣中年人听得说,脸色却一变,怪叫一声右手烛火猛一落,燃烧着了黑盒子的那条白绳子。那条绳子“嗤”的火蛇一样飞卷起来!

红衣老人急喝一声:“退!”拉着步烟飞,疾往后倒退。两人的轻功都非比寻常,这一退更迅速,车厢那边灼目的光芒一闪,“轰”然一声震撼寂静的荒郊,周围的空气也激荡起来,红衣老人、步烟飞虽然远退三丈,仍然有一阵窒息的感觉。

“轰”然爆炸声之中,那个黑盒子立即粉碎,白衣中年人亦支离破碎,血肉横飞,剩下来那大半截车厢像纸一样同时片片碎裂,激飞!

拖车的两匹马惊嘶,狂奔!车厢四壁已燃烧起来,那辆马车火龙般飞舞在黑暗中,迅速地远去!红衣老人看在眼内,倒抽了一口冷气,步烟飞一个身子亦颤抖起来,紧挨着红衣老人,面色已发白!她方才若是走近,势必就会像那个白衣人一样,被火葯炸碎。红衣老人目随那辆燃烧着的马车远去,脱口道:“好厉害的火葯,好厉害的慕容孤芳!”

步烟飞道:“慕容孤芳不在车厢之内,我们是中计了。”红衣老人点头道:“那个变化大法师的出现,本来就是慕容孤芳的诡计,我们看见他拼命拦阻,再听到车马声响,只道是他在拖延时间,让慕容孤芳上车逃走,事实上慕容孤芳却不在车上。”

步烟飞鼻哼一声,道:“大法师也会说谎……”红衣老人道:“你莫非忘了大法师也是人,没有人不说谎的。”步烟飞道:“包括你在内。”红衣老人道:“我也不例外。”

步烟飞轻声向道:“方才你是不是说谎?”红衣老人摇头,道:“不是。”步烟飞抿chún一笑,道:“幸亏你及时看出那是火葯。”

红衣老人道:“他那个样子,我实在想不出那个黑盒子之内除了火葯之外还会是什么。”步烟飞道:“那个慕容孤芳想必已意料到袭击古刹的的可能会追上那一辆马车了。”红衣老人道:“她实在是一个聪明人。”步烟飞皱眉道:“奇怪,那么多人不惜为她抛却性命。”红衣老人道:“这才是她最可怕的地方,幸好方才那个白衣人面临死亡之际,仍不免大感踌躇,否则他实在有很多机会用那一盒火葯将我们炸伤,甚至于炸死。”

步烟飞“嗯”的一声,接道:“人说千古艰难唯一死,倒不是全无道理。”红衣老人目光一闪,沉吟道:“慕容孤芳不在车内,若非从另一个方向逃走,势必仍然在古刹内,这个人诡计多端,那个变化大法师武功又那么高强,风入松一不小心,不难为他们所算,我们得赶回去看一看。”

步烟飞道:“若是慕容孤芳要暗算他,只怕早已下手了。”一顿转问道:“那个老头儿出手狠辣,只怕他不是什么好人。”

红衣老人笑笑道:“不错,他出手狠辣,性情也偏激得很,但严格说来,仍然算得上是一个大好人。”

步烟飞道:“他真的是大理国的剑师。”

红衣老人道:“这倒是不假,我们走!”语声落处,身形展开。步烟飞连忙亦展开身形,一面道:“希望我们赶回去,还不会太迟。”红衣老人道:“希望就是了。”

两人的身形又如箭离弦,飞射在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7、计中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