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28、反击

作者:黄鹰

昏黄的灯光,阴沉的石室。

慕容孤芳盘膝坐在一张石榻之上,面色也很阴沉。在她的对面是一道石级,石级之上就是古刹后殿所在。她并没有离开古刹,只是揭起暗门,躲到这个地下室来。变化大法师就坐在石级之上,他以一块砖头掷碎瓦,引开风入松的注意,旋即亦退下来。他坐在那里,双手托着下巴。一双眼似开还闭,仿佛在想着什么。一阵阵“轰轰发发”之声突然从上面传下,昏黄的灯光中,尘土在飞扬。变化大法师即时干咳了几声,开口道:“风入松在拆屋子了。”

慕容孤芳嘴角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终于开口,道:“这个人未免太多管闲事。”变化大法师皱眉道:“会不会他已经看破了方重生的身份呢?”慕容孤芳叹了一口气,道:“变比,怎么你对自己的易容术也没有信心了。”

变化大法师苦笑,道:“贫僧也不知道。”慕容孤芳道:“他没有可能看出方重生就是独孤雁,但对于方重生他仍有怀疑,则是肯定的。”她沉吟着接道:“也许他怀疑方重生与独孤雁是师兄弟,意慾从他那里得到独孤雁的下落。”

变化大法师道:“也许。”慕容孤芳道:“我现在发觉,一开始便走错了一步。”变化大法师道:“暂时不该让方重生出手?”

慕容孤芳道:“一个人的武功路子就像是一个人的笔迹,一入名家法眼.不难被瞧出来。”变化大法师道:“这其实也没有多大影响,风入松尽管在怀疑,以常理推测,也不会去动方重生的,监视、追踪,却也在所不免。”慕容孤芳道:“可是他现在竟然这样捣乱。”

变化大法师皱眉道:“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与白玉楼连成一气。”慕容孤芳道:“有这种可能?”变化大法师道:“他们都是一国重臣,风入松日后借重白玉楼的地方,相信也不会少,自然会卖他的账,助他一臂之力。”

慕容孤芳道:“以我看不会这么简单。”变化大法师道:“然则姑娘……”慕容孤芳叹息道:“别问我,现在我已经伤透了脑筋。”变化大法师无言。慕容孤芳道:“前后的失败,到现在我们仍然找不出其中的原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变化,这一次我们是遇到对手了。”

变化大法师道:“白玉楼这个人真不简单,有沈胜衣一旁相助,更就如虎添翼。”

慕容孤芳道:“我们虽则已小心,仍然低估了他们两人。”变化大法师道:“盛名之下,果无虚士,沈胜衣这个人神出鬼没,简直教人防不胜防,若非他插手,这件事根本早已解决。”慕容孤芳忽然一笑,道:“一件事情若是那么容易解决,就没有多大意思了。”

变化大法师苦笑。慕容孤芳笑接道:“我早已有意与沈胜衣一较高下。前夜虽然失败得那么惨,亦不会令我退缩的。”

变比大法师道:“现在再加上一个风入松,事情自然也就更加复杂。”慕容孤芳道:“那个红衣老人,还有那个青衣女孩子,又是什么人?”变化大法师道:“他们与风入松走在一起,看来又好像并不是一伙。”

慕容孤芳道:“也许是白玉楼邀来的。你看他们的武功如何?”变化大法师道:“轻功都不错,尤其是那一个女孩子,身形之灵活迅速,已登峰造极,至于那个红衣老人,一剑千锋,而且以剑点穴。准确无比!”

慕容孤芳道:“比风入松又如何?”变化大法师一声叹息道:“似不相伯冲,但两人似乎都并未尽全力,所以贫僧还未能看得出来。”慕容孤芳道:“武功如此高强,应该不会是无名之辈。”变化大法师道:“他没有说出名字,风入松却说出他若是说出姓名,准教贫僧吓一大跳。”

慕容孤芳道:“哦?”变化大法师接着道:“奇怪他用的竟是武当剑术,但是在我的印象之中,武当派并没有这样一个人。”他沉吟着接道:“最奇怪的却是,他的相貌与风入松有点儿相似。”慕容孤芳道:“不会是风入松的兄弟吧?”

“难说。”变化大法师苦笑。慕容孤芳接道:“这一次,我们是惹上强敌了,风入松一千五百大理武士近在咫尺,他们一个个武功高强,若是力斗,相信还没有任何一个门派斗得过他们,幸好我们也一直只准备智取。”

慕容孤芳居然还笑得出来。变化大法师轻喧了一声佛号。慕容孤芳道:“他们这样来捣乱,我们若是一点也没有反应,不免被他们瞧低。”

变化大法师道:“姑娘准备如何反击?”慕容孤劳道:“我在想。”沉默了下去。

变化大法师也闭上嘴巴。慕容孤芳接而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变比大法师亦自合什闭目。石室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寂静之中。

良久,慕容孤芳、变化大法师仍然没有动。

变化大法师眼帘忽然一动,张开了眼睛,望着东面的墙壁。一道暗门即时打开,方重生闪身进来,双眉紧皱。慕容孤芳这时候亦张开了眼睛,道:“小方,回来了。”

方重生双手掩上暗门,道:“姑娘,外面是怎么回事?”慕容孤芳道:“风入松带了两个人闯进来。”方重生扬眉道:“那个老匹夫,他进来干什么?找我?”慕容孤芳道:“也许——也许他以为你与独孤雁仍是师兄弟。”方重生沉声道:“总有一天,我跟他拼一个明白!”

慕容孤芳笑笑,道:“快活林那边怎样了?”方重生道:“监视的人已被发觉,一个在白玉楼迫问之下服毒自尽,一个被我杀了。”慕容孤芳道:“白玉楼迫问他们什么?”方重生道:“姑娘藏身所在。”慕容孤芳“哦”一声,变比大法师应道:“看来风入松与白玉楼又不似已连成一气。”

“这件事有些奇怪。”慕容孤芳稍作沉吟,再问方重生:“监视之下,有何所得?”

方重生道:“在监视的人被发现之前,沈胜衣整整一个时辰按剑坐在大堂前,若有所待。”他一顿接道:“我避开白玉楼的追踪之后,又折了回去,沈胜衣仍然坐在那里,一直到天明。”

慕容孤芳道:“哦?”方重生道:“我见天色已亮,不能再藏下去,便待离开,哪知道就在那时候来了两个人,他们进入白玉楼的那个院落,沈胜衣便慌忙迎前,与他们走进去。”慕容孤芳问道:“那是怎样的两个人?”

方重生道:“距离太远,看不到容貌,只知一个是身穿红衣的老人……”慕容孤芳脱口道:“一个是青衣少女。”方重生一怔,道:“他们是……”慕容孤芳道:“与风入松闯进这里的就是这两人。”

方重生道:“就是他们?”慕容孤芳回对变化大法师,道:“大法师怎样看法?”变化道:“莫非他们竟然是沈胜衣邀来,半途遇上风入松,选闯进这里,一挫我们的锐气?”慕容孤芳沉声道:“有一件事情现在却是可以绝对肯定!”变化道:“风入松与他们真的已联合起来了!”

“不错!”慕容孤芳忽然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方重生道:“已是辰时。”慕容孤芳目注变化大法师道:“我竟已呆坐了这么久。”

变化大法师道:“姑娘莫非已想到了什么妙计反击?”慕容孤芳点头,道:“可惜现在距离黑夜,仍然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一顿却又道:“这也好,我们大可以从长计议。”

方重生不由自主走了过去,变化大法师一长身,亦从石级上走下来。慕容孤芳叹息道:“这一次的确需要从长计议,因为我们若是再失败,只怕就再没有机会了。”方重生、变比大法师几乎同时走到慕容孤芳身旁,慕容孤芳挥手道:“坐!”

两人在榻前椅子上坐下。慕容孤芳笑接道:“这其实也很简单,问题只是在——我的判断是否有错误。”方重生道:“姑娘……”慕容孤芳接道:“沈胜衣是一个聪明。人,白玉楼也是的。”

方重生听不懂,变化大法师也一样。慕容孤芳道:“一个人太聪明,有时候也并不是好事。”方重生苦笑,道:“姑娘能否说明白一些?”

慕容孤芳道:“你们想,白冰现在会藏在什么地方?”

方重生道:“她没有离开那个院落,这一点是可以绝对肯定。”慕容孤芳笑笑道:“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记着,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不要太过肯定。”

方重生无言颔首。

慕容孤芳道:“不过白冰仍然在那个院落之内,相信的确就没有问题。”

方重生道:“沈胜衣、白玉楼可能整天不离她的左右。”慕容孤芳笑道:“这一点我同意。”变化大法师接道:“院落之内也没有一个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慕容孤芳道:“有一处也许是的。”变化大法师目光一闪,道:“白冰原来住在的那个房间?”慕容孤芳颔首道:“不错,他们若是仍然将白冰留在那里,实在是出入意料之极。”

变化大法师道:“出人意料之极的地方应该也就是安全之极的地方。”慕容孤芳道:“像他们那些聪明人,应该不会放过那个地方的。”变化大法师道:“不错!”他笑笑接道:“真的可措现在距离黑夜仍然有一段时候。”

慕容孤芳道:“你们大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地休息一下。”变化大法师道:“应该如此。”慕容孤芳笑接道:“我的判断并不是一定正确的,说不定他们已考虑到我们会有这个念头,那个房间已变成一个陷井。”

变化大法师“嗯”的一声,道:“说不定。”慕容孤芳道:“但只要有充沛的精神体力,纵然是陷井,也大可闯出来。”方重生一字字道:“姑娘不必为属下担心。”慕容孤芳摇头道:“连你们我都不关心,我还担心什么人?”

方重生无言,变化大法师一声佛号,亦闭上嘴巴,慕容孤芳接着把手一探,道:“你们都出去,让我一个人留下,静心再想想。”

方重生、变化大法师应声一齐退下。慕容孤芳目送他们从暗门走出,又闭上眼睛。石室再隐入一片寂静之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