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29、神机妙算

作者:黄鹰

夜已深。快活林中灯光依旧辉煌,却已经没有往日那样子热闹。

每一个人都知道快活林发生了事情,也知道事情与沈胜衣、白玉楼有关,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除了与事情直接有关系的人,没有人知道究竟。

慕容孤芳方面固然不得不保守秘密,白玉楼、沈胜衣也不想事情传开,那只有今局势更混乱。局势太混乱,对于他们并没有好处。服毒自尽的慕容世家子弟的尸体已迅速被移开,白玉楼所居住的院落周围,也已被慕容世家的子弟围住。任何接近那座院落的人都被慕容世家的子弟劝请离开。他们甚至坦言说,那附近已被辟为战场。

一般江湖朋友都知道慕容世家的势力,他们与沈胜衣、白玉楼既然没有任何密切关系,当然不愿意趁这趟浑水,胆小一些的甚至已开溜,至于一般人,更就不在活下了。所以那座院落的周围陷入了一片异常静寂中,一种接近死亡的静寂。

院落内也显得很寂静,就是白天,白玉楼、沈胜衣也很少出来,其他人也一样。白玉楼、沈胜衣当然道那座院落之外的情形,也知道慕容世家子弟遍布四周。他们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因为他们实在不想再有不必要的死亡。

慕容孤芳是不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所以让慕容世家的弟子在四周逡巡?

夜更深。院落的大堂前面,仍然有一个人在坐着。沈胜衣!

他坐在椅子上,在他的身旁有一张小几,剑就放在几面上。他的左手距离别柄,不过半尺,随时可以拔剑出鞘,一剑刺出。黄昏之后,他就坐在大堂外,若有所待。今夜他又是等什么人?

这个沈胜衣到底是真的沈胜衣,还是艾飞雨易容改装?他闭上眼睛,相貌装束,无论怎样看来都和沈胜衣一样。

在慕容世家子弟眼中,这只是沈胜衣而已,连慕容孤芳都不知道沈胜衣有真假。连慕容孤芳都看不出,他们当然就更看不出来了。他们有两个甚至高居老柳树之上,但看见沈胜衣那样子坐在堂前,慌忙又退下。昨夜的死亡,已犹如洪铁一样烙在他们心头。

白玉楼可怕,沈胜衣更可怕。在江湖上白玉楼虽然有名,比起沈胜衣仍然有一段距离。他们亦已经知道慕容孤芳已败在沈胜衣的手下一次。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他们焉能不恐惧?

在小楼上,白冰那个房间内,白冰已然入睡。慕容孤芳神机妙算,白玉楼果然将白冰留在原来那个房间。那个房间本来不安全,但经过一次事故,反而安全了。

以常理推测,慕容孤芳利用过这个房间一次,不可能再用,而有过一次经验,白玉楼,沈胜衣亦知所防范,以常理推测,当然也不会再让白冰留在这样的一个有问题的房间之内。但,现在他们却违反常理,竟然让白冰再留在那儿,主要的原因,当然就是以为慕容孤芳不可能再利用那个房间。他们当然想不到,慕容孤芳竟然也违反常理,竟然推测到他们有此一着。

灯未灭。白冰似乎已熟睡,她看来是那么的安详。有沈胜衣、白玉楼、艾飞雨、步烟飞这些高手坐镇,无论谁也会觉得安全的。

三更鼓响。单调的更鼓声由远而近。由近而远,多少带着些恐怖的味道。更鼓声方逝,房间上那块承尘又被打开,无声的打开。一个人飞鸟一样落下,着地也无声。灯光照射下,那个人一身袈裟闪烁,竟然是一个和尚!

——变化大法师!

变化大法师轻功果然高强,但,身形虽无声,袈裟却有声!他那袭袈裟实在太宽大了。白冰熟睡中突然似有所觉,一翻身坐起。变化大法师身形这时候已着地。他身形犹在半空,屈指一弹,一缕白烟就向床上的白冰射过去。

白冰方坐起,那缕白烟就射在她的面门之上,她的眼睛这时候已然张开。一张眼,她就看见了一个和尚。那一个和尚刹那竟变成七八个之多。

白冰脱口道:“你……”这一个“你”字出口,她已经昏迷过去。变化大法师低喧一声:“阿弥陀佛。”一闪身掠到床前,一探手,正好扶住白冰下跌的身子。他连声:“罪过,罪过!”再探手,从袖中抖出个大布袋,将白冰套人布袋中,在袋口打了一个结,再将布袋背上。那种迷烟他原是用作医病之用,以防病人受不住痛苦挣扎,现在却用来掳劫女孩子,当然就是罪过。他本来是一个高僧,是一个大法师,现在却深夜偷入女孩子的闺房,掳劫女孩子,更就是罪过的了。

他将布袋背上,身形又展开,倒掠回那条柱子之上,然后以左手双脚,壁虎般沿着柱子上游。他的动作迅速而灵活,瞬息之间已又溜回承尘内,并没有发出多大声响。这前后不过片刻,白冰便已给变化大法师掳去,变化大法师的身手固然是惊人,慕容孤苦的神机妙算,却是成功的主要因素。

这一次,白冰又落在慕容孤芳手上。这一次沈胜衣是否又能够及时赶到,中途将白冰劫回?

房中灯火仍高烧,那块承尘盖回,一切又恢复了静寂,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