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32、意外

作者:黄鹰

说话间,马步已放缓,却没有停下,继续向山坡那边迫近。距离已不到四丈,山坡上,方重生左手突然一挥,喝一声:“停下!”

白玉楼四人应声将马勒住,一字见排开,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方重生脸上。方重生面无惧色,目光从众人脸上掠过,道:“很好,你们都来了。”白玉楼道:“对你我看不见得怎样好。”

方重生冷笑,道:“在我的身后山坡的下面,一共有三十六张强弓随时准备发射.箭头都是向着你那个宝贝女儿,你们若是有什么异动,白冰有什么损伤,方某人可不负责。”

白玉楼盯着方重生,冷笑。

红衣老人亦笑,却笑得很奇怪,好像并不相信方重生的说话。沈胜衣看似更加紧张,步烟飞目露惊惧之色。方重生都看在眼内,冷笑接道:“你们虽然个个都武功高强,但白冰被缚柱上,不能够闪避,山坡下三十六张强弓齐发,眨眼即至,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方某人绝不相信你们能够来得及将箭都击下。”

白玉楼冷冷地道:“她若是有什么不测,哪怕有变化大法师替你如何的变化,我也必会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方重生一怔,神态又恢复自然,道:“到时候你就是真的能够将我碎尸高段,也不会得回你的女儿。”

白玉楼道:“少说废话!”方重生道:“我们之间的发话的确多了些。无双谱带来了?”白玉楼举起手中锦盒,道:“在盒里!”方重生道:“拿来!”

白玉楼一声冷笑,道:“慕容孤芳呢?为什么不来?”方重生道:“我家姑娘干金之体,何等尊贵,她就是要冒这个险,我们也会竭力阻止。”

白玉楼脸庞一沉,道:“无双谱就在我手捧的这个锦盒内,你的意思是如何交换?”方重生道:“简单,无双谱交给我带走,白冰还与你们。”

白玉楼道:“我是问交换的方式。”

方重生道:“更加简单,你将锦盒抛上来,我接下,看清楚里面所装的就是无双谱,立即离开,将人留给你们。”白玉楼道:“就是这样?”方重生道:“很简单是不是。”“的确简单。”

白玉楼倏一声冷笑。方重生道:“表面上看来是我占尽便宜,事实上我锦盒在手,要离开都已唯恐不及,何来时间加害你宝贝女儿。”

白玉楼道:“只怕你要拿住人质要挟我们,将人质又带走。”方重生道:“原来你们完全不相信?”白玉楼道:“你以为自己值得我们相信。”方重生道:“可惜,你们却是非相信不可。”

白玉楼道:“实在可惜得很。”方重生左手接一翻,道:“盒子!”

白玉楼盯着方重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道:“接好!”将手中锦盒向方重生抛过去。相距虽然有四丈之迢,可是白玉楼看似毫不费力地一抛,便将那个锦盒抛出了四丈,正好落在方重生的左手上。

方重生左手五指一收,立即将那个锦盒抓稳,道:“并不重。”白玉楼冷笑道:“我早该放一块铁板在内。”方重生道:“若是太重,反就不像无双谱了。”

白玉楼突然又一声冷笑,道:“你知道无双谱到底是怎样子的东西。”方重生道:“既名为谱,顾名思义,应该就是册名于一类的东西。”白玉楼只是冷笑。方重生听得奇怪,道:“难道并不是?”白玉楼道:“你何不打开盒子来一看?”

方重生道:“我当然要将盒子打开来。”说着右手迅速的落在盒盖之上,一跳一揭,将盒盖打开,那只是眨眼之间,他的右手又回到刀柄之上。白玉楼四人全都没有动,只是冷冷地,静静地望着方重生,一直到他的手重按在刀柄之上,白玉楼才道:“你不觉得自己太紧张?”

方重生道:“在几位高手的面前,焉能不紧张?”而他虽然已经将盒盖揭开,目光仍然在白玉楼等人的脸上。这个人天生便那么紧张,但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聪明人。无双谱虽然终于到手,他仍然只是注视着众人的举动,因为他知道,无双谱不会突然暗算他,白玉楼他们却会,不过,那刹那之间,他已经往盒子里打量了一眼。在盒子之内,的确是放着一样东西,可是那刹那之间,他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来。他并没有细看,尽管他的好奇心很大,仍然压抑了下去。

他的确没有忘记,在他的面前,有四个高手正在虎视眈眈,随时都会飞来袭击。东西既然已到手,他就更不想事情再生变化,坏在自己的好奇心上。白玉楼紧盯着方重生,这个时候又道:“你最好现在就看清楚。”

方重生冷冷道:“这个还用说!”突然“呛啷”拔刀出鞘。刀光一闪,刀锋已到了白冰的脖子之上。白玉楼大吃一惊,喝问道:“姓方,你待要怎样?”

语声方出口,方重生刀势已经停顿,刀身压在白冰右肩之上,刀锋向着白冰的脖子,应道:“不怎样,就是要看清楚盒内载的无双谱。”白玉楼道:“没有人阻止你这样做。”

方重生道:“我却担心你们乘我细看之际,突然出手偷袭。”

白玉楼闷哼道:“小人毕竟小人。”方重生道:“就算我是小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了!”顿了一下,才接道:“我的刀现在已出鞘,就搁在令干金的肩膀之上,随时可以令千金的头颅斩下来,即使不能够,在我死亡之前的刹那,我绝对有信心将令千金的咽喉一刀割断。”

白玉楼道:“是么?”方重生道:“欢迎一试!”白玉楼当然不会去试,怒叱道:“少废话要看就快看!”

方重生笑笑,右手一回,目光落在左手捧着的那个锦盒之上。这一次,他总算看清楚了。那刹那,他不由自主地一呆,脱口道:“这到底什么东西?”在那个盒子之内放着一块rǔ白色,接近透明的东西,与那个盒子差不多同样大小、厚薄,有光泽,但并不强烈,似水晶,细看却又绝不是水晶。方重生有生以来从来都没有见过一样这样子的东西。

没有人回答他,红衣老人仰眼望天,白玉楼只是在冷笑。方重生望了他们一眼,目光又落在那块东西之上,左手不由自主将那个盒子移近眼前,只是想更看清楚一些。他随即嗅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气味。那种气味毫无疑问亦是从那块东西里透出来的,就像那样东西一样,是那么的奇怪。方重生有生以来,亦是从来没有嗅过这样的气味。他的鼻翼抽动了一下,那个盒子几乎与鼻端相触。那种气味也就更加强烈了,在他的眼前除了那种rǔ白色之外,也没有看到其他什么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

方重生的心中第二次浮起这个疑问,那刹那,他几乎什么都已忘记。忘记了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忘记了自己仍然在四个强敌的虎视之下。却只是刹那,他突然惊觉,浑身猛一震,左手将盒子移开,右手长刀几乎就砍在白冰的脖子上。对方四个人一点也没动。只是那个红衣人目光已经垂下,冷然盯在他的脸上。方重生吁了一口气。

红衣老人道:“你实在太紧张了。”

白玉楼接道:“这么多年来,我只看过一种人像你这样紧张。”方重生道:“哪一种人?”白玉楼道:“杀手!”

方重生心头怦然一震。白玉楼跟着说道:“杀手随时都准备杀人,也随时都准备被人杀,长时间下来,怎能不紧张。”一顿转问道:“难道你原来就是一个杀手?”

方重生道:“慕容世家要杀什么人,向来都是由我负责。”白玉楼道:“慕容世家表面上仍然是名门,而且江湖中人对于慕容世家多少仍然有些敬畏,所以敢胆冒犯你家姑娘的人,相信也不多。”方重生道:“的确不多。”

白玉楼道:“也因此纵然任何冒犯她的人,她也都不肯放过,非杀之不可,而都由你动手,你杀的人也不会太多。”

方重生道:“你在胡说什么?”白玉楼自顾说道:“但是无论怎样看,你显然都是一个杀人老手,所以才会那么紧张,也所以杀气才会那么重,杀人的手法才会那么老练。”一顿又道:“慕容世家据说从来不收容外派弟子,若说你是带艺投身,那是骗人的,而且你既然有一身那么好的武功,亦无须再入慕容世家,唯一的解释就是——你走投无路,迫不得已要投靠慕容世家,慕容孤芳既尝识你的武功,也实在有用着的需要,于是就将你留在身旁使用。”

方重生冷冷的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白玉楼道:“像你这种高手,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是绝不会投靠他人的,到你有这种需要,便是慕容世家相信也难以维护得住,不过不要紧,在慕容弧芳左右,既然有变化大法师那佯的易容高手,要将你改头换面还不简单?”他只是将自己的推测说出来.却说是非常肯定,就好像他已经完全知道其中的秘密一样。方重生听得仔细,心头那一份惊讶,实在难以形容。他实在不知道白玉楼怎会知道那么多事情。

——这难道全都只是推测?

方重生仍然有些怀疑,也就在这个时候,白玉楼又说道:“以我所知,最近只有一个杀手必须彻底改头换面,方能够保得住性命——那就是刺杀大理王储,被大理剑师风入松千里迫杀的杀手——独孤雁!”一顿突然迫问道:“难道你就是独孤雁的化身?”方重生的瞳孔暴缩,冷冷地说道:“你的话说完没有?”

白玉楼道:“说完了。”以手捋须,神态悠闲。方重生道:“那么回我的话——盒子之内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白玉楼一字字道:“无双谱!”方重生一脸的不相信之色,道:“这就是无双谱了?”

白玉楼反问道:“你凭什么说这并非无双谱?”方重生脱口道:“直觉。”白玉楼大笑,道:“就凭直觉去判断一件事情,—定是对的了,是不是?”

方重生道:“有时。”白玉楼笑声一顿,道:“你可知道这盒子内的东西怎样珍贵?”

方重生摇摇头,道:“不知道。”

白玉楼道:“可知道有什么用途?”方重生又道:“不知道。”白玉楼道:“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你居然说得那么肯定,就连我,也有些佩服你了。”

方重生呆在那里。白玉楼紧盯着方重生,道:“其实无双谱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们一点也都不清楚,只知道我有那样的一样东西,就千方百计据为已有。”

方重生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说话。白玉楼接道:“好了,东西现在已到手,却又在怀疑,这算是什么?”

方重生沉吟着道:“这个无……”白玉楼冷笑接道:“就是要怀疑,你最少也得先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途?”

白玉楼道:“你们拿回去花些心思,花些时间,总会明白的。”方重生道:“现在岂非是得物无所用?”白玉楼冷笑道:“这是你们的事情了。”

方重生又是一呆。白玉楼接道:“你们要的是无双谱,我现在交给你了。还不走,等什么?”

方重生沉吟着道:“无双谱既然如此珍贵,你怎么随身带着,不伯遗失了。”白玉楼道:“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怎会遗失。至于我为什么随身带着,在明白这无双谱的用途之后,你们自然也会清楚。”

方重生怔在那里,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是否真更的无双谱?

——若不是,又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途?

——无双谱其实是怎样的一样东西,之所以无双,到底是因为什么?

那刹那,一连串疑问陡然从方重生的心头冒上来,思想上突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浑乱。白玉楼即时催促道:“姓方的,你待要怎样,东西既已到手,还不离开,待要反悔不成。”

方重生目光一闪,道:“你着急什么。”白玉楼道:“这句话,你不觉得可笑。”

方重生道:“好,我走,有一句话你记着,这若非无双谱,我们总会研究出来的,到时候,可莫怪我们心狠手辣。”

白玉楼冷笑。方重生缓缓将刀从白冰的脖子上移开。也就在这个时候,白冰悠悠地从昏迷中省转,目光落在那个盒子之上。斜阳光影中,她的眼瞳就像是抹上了一层光彩,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秘的、异样的光芒。

白玉楼目光一转,脱口问道:“冰儿,你怎样了?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白冰下意识地望了白玉楼一眼。四目交投,白玉楼陡然一呆,失声呼道:“你不是冰儿!”

白冰、方重生闻言一齐怔住。方重生连随一声冷声,道:“姓白的,你又在胡说什么?”

白玉楼盯着两人,沉声道:“冰儿的眼神绝对没有那么凌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2、意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