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34、危机一发

作者:黄鹰

琴声悦耳,犹如天簌。

白玉楼奇怪道:“琴声?”沈胜衣倾耳细听,道:“只怕不是。”

旁边白冰突然突道:“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的曲子。”

白玉楼反问:“不是琴声又是什么?”

沈胜衣道:“要知道还不容易,白兄加两浆就是了。”白玉楼打了一个“哈哈”,左手一落,“戛”然声响中,船继续前进!再一浆,船便已从石钟rǔ穿出,进入了一个小池。

小池之上,一样挂满石钟rǔ,一滴滴的水珠从那些石钟rǔ上滴下,滴进池中,铮琮有声。在洞中听来,这铮琮之声特别响亮,便犹如琴声。

水滴不停,琴声不绝。那不停滴下的水珠仿佛就在水池之上垂下了一道珠帘。众人看在眼内,不觉齐都一声惊叹。白玉楼惊叹接道:“果然不是有人在弹琴,好一处人间仙境。”说着又一浆划下,船如箭穿帘而过。众人都披上了一身水珠,但谁都没有理会,凝神静气,准备应敌。

水珠帘后,并没有敌人,当前一道石级,之上也没有任何人在。

像这样秘密的一个地方,慕容孤芳并不以为有人能够找到,所以一向都没有派有驻守。她并没有想到沈胜衣也们竟然会由这条秘道攻进来。

白玉楼也就将船泊在石级之下,沈胜衣第一个从船上拔起身子,掠上了石级。风入松是第二个。他们两人的身形在石级上稍停,立即展开,分左右移动,在极短时间之内,已经探过了那附近可以藏人的地方。然后又聚在一起。

这时候,白玉楼父女与艾飞雨,还有那四个大理武士亦已弃舟上岸。白玉楼连随问道:“没有人躲在附近?”

沈胜衣、风入松一齐摇头。白玉楼皱眉道:“慕容弧芳应该派几个手下在附近守卫的。”

风入松道:“这无疑是一条很秘密的通道。”

白玉楼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以她的聪明,应该任何一个地方都加以小心。”

风入松道:“白兄难道看不出这个人非常固执?她若是认为这条通道会被人发现,未出事之前,要改变她这个念头只怕不容易。”白玉楼拈须微笑,道:“若是如此,这一次只怕她就难逃一败的了。”风入松道:“我们却也不能大过大意。”

沈胜衣即时道:“这儿有一道石门,却没有任何的开关。”

石门也就在石级的尽头。白玉楼上前两步,道:“让我来看看。”沈胜衣偏身让开。白玉楼走到石门前面,在周围细意打量了一会,一只手开始在石门上摸索起来。对于土木机关方面他素有研究,这道石门是否能够难倒他?

在钟rǔ洞之外,这时候正是黄昏,万花谷中,慕容世家的子弟来去匆匆,都无不显得紧张之极。只有几个人例外。变化大法师是其中的一个。这时候,他正在谷中自己的房间之内,双手捧着盛无双谱的那个锦盒。

那所谓的无双潜,仍然放在锦盒之内却巳短去了一寸,那一寸是给变化大法师用刀切下来,现在正放在一个石盘之内,石盘却是放在一个火盘之上。到现在为止,变化大法师仍然茫无头绪,他费尽心思,始终看不透,想不透那所谓的无双谱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他大着胆子,将之切下了一寸,放在水中,但是毫无反应,水中没有,火中如何?变化大法师于是拿来那个石盘,将那块切下来的无双谱放入石盘中,再将石盘放在火炉上烧煮。

那点无双谱已接近透明,在灯光下,在阳光下,变化大法师一再仔细地打量,他绝不以为那之内还能够藏着什么,也绝不以为那之上有文字刻下,所以才大着胆子切下了一块来。用火烧煮已经是他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在目前来说,也是他能够想得出的最后的一个办法,若是也不管用,就连他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才好了。

火炉就放在云床之前,变化大法师盘膝在云床之上,瞪大一双眼睛,望着石盘中那一块无双谱,一眨也不眨。

那块无双谱这时候已开始溶化,就像是冰块溶化一样。那种奇怪的气味也就更浓香了。

变化大法师的鼻翅不停地抽动,思想却一片混乱,他虽然省起这种气味在劫夺白冰的时候,在白冰的房间之内隐约嗅到,却省不起那是什么东西之上发出来的。眼看着那块无双谱由大变小,镕成了薄薄的一层平铺在石盘上,与冰溶比为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显然又并不是冰,却也再没有任何变化。变化大法师又等了一会,仍然是不见再有变化,也瞧不出有何奥妙。他叹了一口气,伸出蒲扇大的右掌一拂,“霍”然声响中,炉火被掌声熄灭。

变化大法师浓眉深皱一抬双脚跳下了云床。他呆然站在那个石盘之前,凝望了好一会,终于伸出了右手中指,插入那无双谱溶化的液体之内。指尖一沾上那种液体,一阵灼热的感觉,立即由指尖透上来。这种灼热的感觉还未致变化大法师不能够忍受的程度,可是他仍然将手指挑起来。那种液体却竟紧粘在他的手指之上,随着他那只手指的移高,由粗而变细,仍然将那只手指与石盘联络在一起,就像是一条纤细的冰柱。

变化大法师不知何故,竟然有一种心寒的感觉不由自主地举起左手,将粘在右手中指的那种液体剥下,这片刻之间那种液体仿佛已凝结。这原并没有粘紧变化大法师的左手,而粘得他右手中指虽紧,但仍可剥下。那刹那,他却生出了一种感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正在剥着自己的皮肤。他的眼睛自然紧盯在指头上,看得很清楚,皮肤并没有剥下,只是将那种液体剥了下来。

那种液体果然已处于半凝结的状态,就像是一层皮肤。在这一层“皮肤”之上赫然留有清晰的指纹。变化大法师目光凝结,思潮却波动不已,在那一刹那之间,最少闪过二三十个念头。

然后他倏地举步,急奔至房内,一手将房门拉开,一面大呼道:“慕容苍!”一个老苍头应声从那边院子奔了过来,奔到变化大法师的面前,恭恭敬敬地问道:“大法师可是有什么要我去做?”

变化大法师招手,道:“你进来。”那个老苍头虽然奇怪,还是举步走进去。他叫慕容苍,是慕容孤芳派给变化大法师使用的,侍候变化大法师已经有多年。这么多年来,却是第一次看见变化大法师的眼神变得很奇怪,目光炯炯,就像要择人而噬。他不禁由心恐惧起来。

变化大法师看见他眼中的恐惧,道:“你不要害怕,我只是要借你的脸试一试一种东西!”慕容苍听说反而更加害伯,变化大法师精研易容术这件事,他当然是知道的。

——借自己的脸一用,莫非要将自己的脸皮剥下来?

慕容苍想到这里,几乎要昏了过去。变化大法师又看在眼内,笑笑安慰道:“不用害怕.我是一点也没有恶意的。”

在慕容苍的眼中,变化大法师的笑容亦变得诡异起来。变化大法师往日的笑容本来很慈祥,现在却好像充满了邪恶。慕容苍由心颤抖起来。变化大法师已深深感觉到慕容苍的那份恐惧,叹了一口气,道:“老人家,你实在太紧张了。”语声一落,他突然又出手,封住了慕容苍两处穴道。慕容苍当场昏迷过去。

变化大法师轻叹一声。喧了声佛号,一拂袖,“呼”一声,劲风将门关上。然后他移步炉前,捧起那个石盘,将盘中盛着的那种液体缓缓倾在慕容苍的面上。他的动作非常小心,一双眼注视着慕容苍面部的变化。一切看来都非常正常。

石盘这时候已不烫手,那种液体亦没有起烟,触之微温,倾在慕容苍的脸庞上,亦只是微红。盘中所盛的那种液体并不多,很快倾尽。那种液体在慕容苍的脸上缓缓散开,变化大法师忙将石盘放下,取过一把鹅毛扇子,用力住慕容苍面上扇起来。

扇动风生,那种液体在冷风中缓缓凝结,铺满了慕容苍的面庞,也有小部分泄落在地上,变化大法师扇动鹅毛扇子,好一会才停下。然后他伸手去揭那层液体。由沾在地面的那部分开始。那种液体差不多已变成团体,触手不沾,轻易就给揭起来,而形状竟然不变。

变化大法师目光乱闪,一颗心忽然犹如一堆乱草,他叹了一口气,双手齐落,左右贴着慕容苍的下颔,将铺在慕容苍脸上的那层东西缓缓地、轻轻地揭起来,那一层液体就像是一层皮肤也似紧贴着慕容苍的脸庞,变化大师就像是在将慕容苍的一层面皮剥下。

在变化大法师来说,现在这种剥皮的感觉比方才他将种东西从手指上剥下的时候更加尖锐,更加强烈,就像是那并非是从慕容苍的险上剥下,而是从自己的面上,那一双本来非常稳定的手不觉已起了颤抖。

那一层东西终于给变化大法师完全剥下了,薄薄的一层,色泽虽然与人的皮肤不同,但贴在皮肤之上,便与人的皮肤差不多。慕容苍整张脸庞的轮廓以至眼睛鼻子嘴chún完全都印在那一层东西之上。变化大法师很自然地将它往自己的脸庞上一抹,移步到窗前一面铜镜之前。斜阳从窗外射进,正落在他脸庞上,铜镜上的影子也就更清楚了,出现在铜镜之上的却不是变化大法师的面貌,而竟是慕容苍的!

变化大法师那刹那非独一双手,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到现在,他虽然仍末明白那所谓的无双谱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所谓无双谱的用途已经完全明白!那一层东西铺在脸庞之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也就更加强烈。也就在那刹那,变化大法师终于省起在哪里嗅到的那种气味。

那就像一道闪电,突然划过变化大法师脑海!

——那种气味并不是从白冰的房间之内什么东西之上嗅到的,是从白冰的面庞之上!

——那么白冰的脸上就是戴着这样一层皮肤的了。

——这证明什么?

——那不是白冰本人,是别人假冒!

变化大法师额上冷汗纷落,气息也逐渐急速起来。快活林那一次他们败得那么惨,败得那么莫名其妙,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他总算有了头绪!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变化大法师近乎呻吟地由心底叫出来。

——那个假白冰现在就在慕容孤芳的身旁,到底是什么人?武功又怎样?

变化大法师汗落更多,是冷汗!他陡地怪叫了一声,一手拉下那层慕容苍的脸皮,一手反拍在铜镜上!“哗啦”的一声,铜镜碎裂,变化大法师借这一拍之力,身形如箭般射了出去!正射在房门之上!又是“哗啦”的一声,那道门户片片碎裂,变化大法师穿门而过,疾射了出去。他一向常叫别人不要紧张,这一次,他自己却未免太紧张了。从这里却可以看到,对慕容孤芳他实在是忠心一片。

没有慕容孤芳的支持,在易容术方面,他绝对没有今日的成就。士为知已者用,亦为知己者死。变化大法师虽是一个出家人,也一样讲这一套。因为他虽已出家,尘心仍未已,否则易容术也不会到这个出神入化的地步。

假白冰现在的确与慕容孤芳在一起。她们现在正对坐在万花楼之内。假白冰背阳光坐着,始终一声不发,她的体力已完全恢复,却不敢有任何的异动。站在慕容孤芳身旁的方重生,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慕容孤芳也没有例外。他们却都瞧不出这个白冰是假的。

虽然如此,假白冰步烟飞仍然将头垂下,她实在是有些心虚,实在太不习惯。以别人的面目出现在她这还是第一趟。

她并非害怕慕容孤芳,只是不想节外再生枝,破坏沈胜衣、白玉楼他们的整个计划。现在情况怎样她虽然并不清楚,却绝对相信沈胜衣一定能够及时赶到,将她救出去。

慕容孤芳现在的确仍然没有任何的怀疑,也绝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白冰可能是别人假冒。看见这个白冰这样老是垂着头,只道她平日娇生惯养,受不得这种惊吓,现在仍然在害怕。她突然请白冰到来,只是闲着无聊,想一见这个绝世佳人,并没有任何动机意图。她现在就像是在欣赏一件无双的玩物。

在她旁边的方重生却是看她的时候多过看白冰。在他的心目中,白冰对他也许是没有慕容孤芳那么可爱。

几子上有三盘小点,一杯香茶。步烟飞这个白冰,却始终没有动它。慕容孤芳的素手之中也有香茶一杯,且已快将喝尽了。她笑顾白冰,终于呷了最后一口香茶,扶杯道:“这个茶杯你不喜欢?那些小点你也不合意?”

步烟飞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慕容孤芳笑笑道:“你放心。那之上是没有毒葯的,我费尽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4、危机一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沈胜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