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

35、结局

作者:黄鹰

尘土飞扬中,那面照壁塌下了一个大洞。那个大洞中却出现了三双手!不同的三双手,不同的三个人!

——沈胜衣!白玉楼!风入松!

照壁。并不怎么厚,这三人虽然都是以剑称雄,但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内功修为自亦是非同小可,合三人之力,已足以将这道墙壁摧毁!步烟飞一呆之下,立即发出了一声欢呼:“沈大哥!”

沈胜衣应声跨出墙洞,身形一展,如箭般飞射向步烟飞!方重生目光一闪,手中蓄势待发的链子刀立却脱手斩向沈胜衣。这一刀声势更凌厉!沈胜衣左手剑已出鞘,人动剑动,“挣”一声,封开了方重生斩来的一剑,身形落处,正好站在步烟飞身旁。大法师目光如闪电,落在沈胜衣面上,道:“这位沈施主,应该是假包换的了。”

沈胜衣笑应道:“大法师已发现无双谱的秘密?”

变化大法师道:“已经发现。”

沈胜衣道:“幸好我们及时赶到。”步烟飞一旁嚷道:“他们要斩下我的右脚!”沈胜衣笑道:“现在不用害怕了。”步烟飞娇笑,道:“沈大哥,我早就知道你一定能够及时赶来救我。”沈胜衣道:“来的总算还是时候!”

变化大法师道:“你们是由水路来的?”沈胜衣道:“不错!”

变化大法师道:“好聪明的人,我们倒是太自信了。”他一面说一面移步走到慕容孤芳的右侧,方重生亦同时移动脚步,却是走向慕容孤芳的左例。

白玉楼笑接道:“要找到那条秘道着实不容易!”慕容孤芳仍坐在原处,这时候面色已恢复正常,笑笑道:“人说白大人对于九宫八卦、五行六合方面亦甚有研究,钟rǔ洞中的九宫八卦阵,当然难不倒白大人的了。”白玉楼笑道:“侥幸看得透,没有被困在阵中。”他说着跨出墙洞,后面紧跟着白冰,这时候,白冰已经将步烟飞那张“脸皮”剥下,恢复了本来面目。慕容孤芳目光转落在白冰脸上,道:“这个才是真正的白妹子,也是假包换的了。”

白冰笑应道:“慕容姊姊,骗了你这么久可真抱歉叼!”慕容孤芳摇头道:“不要紧,姊姊骗别人这么多次,上一次当也是应该的。”

艾飞雨紧随着白冰走出。慕容孤芳目光又转,道:“这位又是谁?”

艾飞雨道:“就是几位一直以为的沈胜衣。”慕容孤芳“哦”一声,道:“高姓?大名?”

“艾飞雨!”

“快剑艾飞雨?”

艾飞雨微微一怔,道:“想不到姑娘也知道艾某人。”慕容孤芳道:“阁下并不是无名之辈。”艾飞雨由衷地道:“姑娘有今天的成就实在不简单。”

慕容孤芳笑笑。艾飞雨之后,就是风入松。慕容孤芳笑顾道:“风老先生也来了。”风入松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方重生脸上,忽然问:“应该怎样称呼你?”

方重生一字字道:“独孤雁!”

风入松再问:“杀段天宝的是你?”独孤雁道:“是我!”风入松盯着他,道:“很好!”独孤雁反问:“如何好?”风入松道:“容你一个全尸!”

独孤雁冷笑。四个大理武士跟着走了出来,慕容孤芳看在眼内,道:“风老先生,你带来多少人?”风入松沉声道:“足以夷平此地!”

慕容孤芳脸色微变,道:“罪魁祸首,应是慕容孤芳一人,风老先生,手下留情!”白玉楼即时竖起大拇指,道:“好,不愧女中丈夫!”慕容孤芳道:“白大人,用我的性命,能否换全慕容世家子弟的性命?”步烟飞插口道:“这里的人也都不是很坏的。”

白玉楼点点头,道:“这个老夫也知道。”转顾风入松,道:“风兄的意思如何?”

风入松道:“小弟只想杀一个人!”

独孤雁冷笑,道:“只怕你杀不了!”

风入松按剑道:“杀得了固要杀,杀不了也要杀!”独孤雁道:“我明白你的话,杀我并不是你的主意,你只是一个奴才!”风入松寒着脸,道:“现在就是有命令下来不可杀,我也非杀你不可了。”独孤雁纵声大笑,横挡在慕容孤芳面前,道:“你们既然只是要杀我一人,那还不容易?”

风入松冷冷地道:“是我!并不是我们!”独孤雁目光转向沈胜衣,道:“姓沈的是名侠!”

“白玉楼有君子之称!”独孤雁目光最后落在艾飞雨的面上,“姓艾的也是一个侠客,他们难道联手杀害一个女孩子?”

沈胜衣、白玉楼他们尚未有说话,慕容孤芳已应道:“你错了!”独孤雁一怔。慕容孤芳道:“他们不会杀害我,只会将我抓起来。”

独孤雁脱口问道:“为什么?”慕容孤芳道:“两个原因——我是红梅盗,白玉楼也是一个奴才!”

白玉楼淡然应道:“随你怎样说,白玉楼无愧于心!”

慕容孤芳忽然道:“好一个君子,却懂得改头换面那种技俩!”

白玉楼道:“白某人但求无愧于心就是了。”慕容孤芳道:“君子可以欺其方,看来你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君子。”白玉楼道:“做君子本来就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君子。”

慕容孤芳冷笑不语。变化大法师一直默不作声,这时忽然道:“小姐你……”慕容孤芳道:“大法师,你不说我也明白,你是要我逃?”变化大法师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慕容孤芳道:“大法师难道看不出大势已去,要逃出万花谷比登天还难?”变化大法师摇头,道:“贫僧一直在倾耳细听,秘道中并无他人,风老头的话不足信,而且,事实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们哪来那么多的船只?”

慕容孤芳道:“就是这些人,已经够我们应付。”

说话间,白玉楼等已走至沈胜衣那边,一字儿排开。他们一共十个人,武功却分成三级,那四个大理武士是一级,步烟飞、白冰艾飞雨又是一级,沈胜衣、白玉楼风入松是最高的一级!就是这一级三个人的确已经够慕容孤芳三人应付的了。

变化大法师道:“贫僧虽然打不过他们,将他们截下,却绝对不成问题。”这些话,只有慕容孤芳一个人听到。慕容孤芳叹息道:“大法师……”变化大法师道:“士为知己者死!”

白玉楼看得真切,道:“大法师连传音入密的本领也练成了。”

变化大法师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沈胜衣插口道:“大法师纵然不说出声,我们也想得到。”

变化大法师合什道:“施主本来就是一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

沈胜衣叹息道:“大法师这个时候也该醒悟了。”变化大法师道:“可惜大法师也是一个人。”

风入松道:“人又如何?”变化大法师道:“不能忘恩负义。”

风入松道:“很好!”转对独孤雁,道:“他们都有种,你这个小子虽然与他们走在一起,却是没种得很。”独孤雁轩眉,道:“姓风的,你可敢与我单独决一死战?”风入松傲然道:“有何不敢?”方重生一挥刀,道:“我们到外面去!”

风入松道:“这里不是很好!”他剑击钢棚,道:“这些钢棚将慕容世家的子弟挡在小楼外,我们大可以不为他们来分心。”

独孤雁冷笑道:“你那些朋友却都在棚内。”风入松道:“你放心,他们是绝不会出手助我。”

独孤雁道:“是么?”风入松回顾沈胜衣白玉楼,道:“几位若当我风某人是朋友,在风某人倒下之前,请勿出手!”

白玉楼道:“风兄……”风入松道:“生死有命,白兄不必为我担心!”白玉楼无言叹息。

风入松剑一引:“那边请!”横移一步,这一步竟远及一丈!独孤雁一抖链子刀,跃了过去。

变化大法师即时猛一声暴喝,道:“小姐,快走!”他右手同时往慕容孤芳的肩膀一推,慕容孤芳一声:“大法师珍重!”借力使力,如箭般向那边墙洞射去!风入松即时转首,一声冷笑,手一挥,袖中小剑“嗤”的从袖中射出,飞射向慕容孤芳!变化大法师目睹剑势,面色一变“霍”—声衣袖急拂,向那支小剑卷去!裂帛声响,那支小剑非独没有被卷飞,而且穿过变化大法师的衣袖,继续射向慕容孤芳,只不过,本来是射向慕容孤芳的后心,给变化大法师的衣袖这一卷,已变了射向慕容孤芳的腿。

慕容孤芳一心逃命,也一心以为变化大法师一定可以替她将敌人的任何攻击截下,所以完全没有防备,到她听得破空声响接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避的了。那支小剑“夺”地射进了她的右脚小腿,一阵剧痛直刺入她的心房!她惊呼着倒在墙洞内,也幸亏那支小剑劲力已弱,否则就是这一剑,已足将她的脚斩断!她一倒即起,挣扎着继续向洞内走进去,鲜血已染红了她的裙脚,在地下留下了一条血路。

靠近那边的四个大理武士看见,立即举刀奔过去。他们才奔到墙洞之前,眼前一花,变化大法师已挡在他们的面前。他一声佛号,接道:“我佛慈悲,请恕弟子今天大开杀戒了!”

语声未已,两把长刀斩下,变化大法师霹雳一声狮子吼,左衣袖一拂,卷飞了一把长刀,再抢在另外一刀之前,上掌拍在那个持刀武士的胸腔之上!“叭”一声巨响,那个大理武士被击得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那眨眼之间,又是两刀斩下,变化大法师大喝:“滚!”双掌又抢在刀前,一掌把一把刀的刀锋拍开,另一掌印在另一个武士的持刀右臂之上!那个武士的右臂“击”地齐肘两断,人亦被震得飞开!变化大法师双掌一错,方待追击,“不得伤人!”暴喝声入耳,一支剑已闪电股刺过来!

是白玉楼的剑!变化大法师双袖立起,刀一样迎前,“啪啪”声响中,以双袖接下了白玉楼的十三剑急刺!白玉楼大喝道:“好和尚!”长剑再急刺十三剑!变化大法师道:“叫法师!”三个字一出口,又已双袖再接白玉楼十三剑!白玉楼冷笑,剑一引,只一剑刺出!这一剑才动,他浑身衣衫已自无风飞舞,变化大法师看在眼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掌疾迎了上去。“叭”一声,白玉楼的剑竟被他拍在双掌之内,他双掌一拍即开,“格”一声,白玉楼那支剑断成节!

白玉楼脸色一变,断剑“星河倒挂”,横截变化大法师跟着拍前的双掌!变化大法师双掌一错,“叭”一声,竟然又将白玉楼那支断剑夹住!这判断何等准确,这胆量何等惊人!白玉楼一着失错,心神大乱,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那刹那之间,变化大法师双脚突然离地,鸳鸯连环疾踢了出去!好一个白玉楼,当机立断,弃剑、翻身,往后倒飞!变化大法师双脚一踢即收,双掌一开,断剑在双掌中飞出,追射白玉楼!

白玉楼没有闪避,因为他已经看见沈胜衣一剑从旁飞来。他相信沈胜衣的判断!沈胜衣果然没有今他失望,一剑将断剑挑飞!白玉楼身形落下,道:“兄弟,你小心这个和尚!”

沈胜衣道:“兄弟的武功与这位大法师相差其实并不远!白玉楼苦笑。沈胜衣接道:“只是白兄少与人交手,输得只是在经验方面。”

白玉楼道:“也许是的。”变化大法师接道:“确实是!”他大笑接道:“粉侯到底是粉侯,虽然有一身好武功,经验实在少得可怜。”

沈胜衣道:“大法师身为出家人,经验却是如此丰富。”变化大法师道:“非丰富不可。”沈胜衣道:“为什么?”变化大法师道:“贫僧精研易容术,不容师门,师兄弟要清理门户,不动手也不成。”

沈胜衣道:“你所以投靠幕容孤芳,大概是因为她支持你研究易容术了。”

变化大法道:“难怪。”变化大法师“霍霍”突然虚声两掌,道:“沈施主快剑名震江湖,今日有幸相逢,贫僧非要见识一下不可了。”

白玉楼冷笑道:“不见识也不成!”变化大法师“哈哈”一声,猛一长身,一拳迎面向沈胜衣击过去!拳动风生,拳未到,轻风已经扑面!沈胜衣左手剑一划,裂帛一声,将拳风划断!变化大法师立即收拳,道:“好厉害的剑气!”

沈胜衣道:“大法师的拳风一样惊人1”一顿忽问道:“若是沈某人没有走眼,这该是少林无影神拳!”变化大法师面色微变,道:“好眼力!”

沈胜衣道:“少林名门大派……”变化大法师接道:“少废话!”脚步一动,身形陡前,“双龙出海”,双拳疾声向沈胜衣胸膛!击出的时候,只是两拳,击到了一半,两拳已变成十六拳,左八右八,分击沈胜衣胸膛十八处要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5、结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