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十章

作者:黄鹰

这几天以来,他并没有对杨小剑怎样,只不过将她用好几十条牛筋绳子拦腰捆绑在密室当中的一条石柱之上,甚至没有束缚她双手的自由。

密室在一幢屋子的下面,本来是叶飞花用来练习暗器的地方,屋子却是闹市之中的一幢民房,这虽然毫无秘密,但胜在不会敢人疑窦,令人在意。

叶飞花这个人的确有点小聪明。

他也没有亏待杨小剑,一日少不了两餐,还都是佳肴美酒。

杨小剑居然忍受下来。

这倒不是她转了性子,只不过叶飞花有过这番说话。

如果你死掉,不管是绝食而死还是断舌而死,我都将你脱光,挂在洛阳城的城门上去!

这在死在生都是一种难堪的耻辱。

死了的倒还罢了,活着的杨大手这个父亲只怕也得活活气死。

杨小剑还不敢冒这个险,所以,她只有忍气吞声,就连眼泪也压抑住它,要流也让它倒。

不过没有人的时候这眼泪还是会往外流下来的。

幸好叶飞花很少留在这里,她流泪也都在叶飞花去后。

叶飞花一去最少有几个时辰不会出现,所以.她也很放心。

这一次却偏偏例外!

叶飞花才磋开,她的眼泪才流下,门突然又打开,叶恭花突然又出现。

杨小剑又急又怒,一张脸不由涨的通红。

只可惜派出来的眼泪就“如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的,幸好叶飞花没有缚上她的两只手,一下子省起,她慌忙举手挥袖。

叶飞花倒也没有理会这些,只是问:“你当真不接我的暗器?”

杨小剑应声霍地放下双手,瞪着叶飞花,厉声道:“少给我噜咽!”

叶飞花也实在噜咽,这句话就今日来说,他最少已问了三次。

“不接我的暗器就会打在你的身上!”

“不再是棉花糖果核就好了!”杨小剑冷笑。

“这么说铁弹子之类你接不接?”

“不接,大不了挨痛!”杨小剑怨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甚么主意!由得我双手不加束缚,就是要我接你的暗器,好让你清楚我杨家的接暗器手法,好让你日后从容对付我的爹爹!”

叶飞花大感诧异的瞪着杨小剑。“你这个女娃子可也不简单。”

杨小剑冷笑。“我已经上了你两次的当,接了你两次的棉花糖果核,还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甚么葯,那就真的是笑蛋了,再要我接你的暗器,休想!”

叶飞花冷笑。“决定了?”

“决定了!”杨小剑怨声咆哮:“有种的杀我!有种的找我爹去!”

“你以为我不敢7”“我看你就不敢了,一下手,看我爹不将你的暗器,全部都接去,回手打你一个一塌糊涂!”

“你爹有这种本领?”

“当年那将你打的落荒而逃的是谁?”杨小剑大笑。

叶飞花好象给激怒了,一面的怒容,猛可喝一声:“看暗器!”

破空声应声暴晌,十几颗铁弹子嗤嗤的飞打杨小剑!

杨小剑大笑不绝,当真不去接。

朴朴的暗器打实,笑声亦给打断了。

杨小剑铁青着脸,瞪着叶飞花。

大笑声条的又起。

这一次是叶飞花在大笑。

“我用铁弹子打你的穴道你也不接,活该!”叶飞花大笑走前。

杨小剑只有干瞪眼,叶飞花走得那么近,如果她的手还可以提起,最低限度可以给叶飞花一个耳括子,只可惜她就连头现在也不能再摇动。

叶飞花跟随又说:“张虎候的一个家人方才给我传来消息,碧玉斋的大堂外烧起三个火盘,这即是说珠光宝气阁已经急不及待,已经同意接受我的条件,现在我就带你去,说不定,那里还可以见着你的爹爹!”

“嘎!”杨小剑正想开口,叶飞花突然一抬手,连她的哑穴也封住了。

叶飞花随即又点了杨小剑身上的好几处穴道,这才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割断捆着杨小剑的牛筋绳子。

这个人实在小心得可以。

他随即接住杨小剑的身子,禁不住又叹了一口气。“绑你几天,反倒让你重多几斤,好在门外我已给你准备了一辆骤车!”

骤车上面除了杨小剑还有好几酿酒,再加上车子,几乎有两百斤重,将这辆车子拖到碧玉斋的院子,那条骤子,几乎就只剩半条骤命了。

叶飞花拍了下骤背,软了口气。“我也不想你这么辛苦,但官府查得那么紧,少这几酿酒,车子真还没有如此容易到得这里,晤,我出的气力可也不比你少,首先我就得卸下这几酿酒。”

骤子当然听不懂人话,张虎侯那个管家封是听得懂的,连随着人上前,将那几酿酒卸下来。

叶飞花这才走过去探手将杨小剑从车子里头提土来。

管家实时上前说道:“爷们都在大堂内等候!”

“嗯。”叶飞花提着杨小剑走了过去。

管家连随一挥手。

侍候一旁的一众家人不待开口吩咐,各自收拾好骤车散去。

院子内立时一片静寂。

大堂内同样一片静寂。

叶飞花一踏入大堂,却最少有两个人惊讶的低姨一声。

这两个当然就是沈胜衣,孙寿,两人实在想不到昨日在怡红院那座小楼之内拿着笛子胡吹的书生竟然就是叶飞花。

叶飞花居然也记得这件事,实时道.:“孙总管,沈大侠,幸会幸会!”

沈胜衣淡笑。“既然是幸会,今日可就不要吹笛子给我们听了。”

“岂敢岂敢,小弟本来不是吹得那么难听的,但无论如何,在沈胜衣面前简直就等如班门弄斧,风闻沈胜衣精通音律,有机会再请教请教。”叶恭花月光旁移,立时就发觉杨大手的那双大眼正在凶狠狠的瞪着自己。

杨大手也立时就一声暴喝。.“叶飞花!”

“哦,原来是杨兄,久违久违!”

杨大手喝道:“少给我废话,你到底将我的女儿怎样!”

没有怎样,不过点了她几处穴道!”

“好小子!”杨大手满脸胡子一下飞起,霍地站起身来。

“稍安毋躁!”孙寿一挥手,转向叶飞花。“叶恭花,先见我们公子!”

“公子?”叶恭花一征,这才留意到那坐在一旁的易怜香,他也是一个聪明人,连随松手将杨小剑地上放下,抱手冲着易怜香长揖到地。“叶飞花见过公子!”

“好!”易怜香好象不大喜欢说话,孙寿那边一眼。

孙寿马上问:“你就住怡红院。”

“只是偶去。”

孙寿道:“怡红院昨日所发生的事情你可知道?”

“未知那一件事情?”

如意被杀一事!”

“最清楚不过!”

“哦?谁下的手?”

“不瞒孙总管,就是我!”

孙寿一征。“为甚么?”

“当时韩康正在追问如意我的下落!”

“你是杀人灭口!”

“正是!”

“你与如意认识?”

“相好多年。”

“怪不得你知道这么多事情,怪不得你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将信在我房中留下。”

孙寿恍然大悟。“韩康那厮对如意百般迁就,说话自难免多了一些。”

我也是多了一些,所以,我非杀如意不可!”

“用暗器?”

我以暗器见长。”

“好,够狠!”孙寿冷笑。“那你又将韩康怎样了?”

叶飞花道:“如意不是珠光宝气阁的人,韩康就是!”

“你没有将他怎样?”

“不敢。”

“那么,人什么地方去了?”孙寿厉声地喝问。

“我一杀了如意马上离开,他本待追出,但结果没有追出,之后我藏身那座小楼,未几即见三个人三面扑向如意香闺,而不久就见韩康随那三人离开!”

“那三人你可认识?”

“素末谋面!”

“有何特征?”

“两人带剑,一人腰缠链子枪!”

“腰缠链子枪那人年纪多大?”

“三四十之间。”

“蓄须?”

“蓄发!”

“锦衣?”

“锦衣!”

“宫天宝!”孙寿面色一寒““韩康当时如何?”

“谈笑风主!”

“可似被制?”

“不似。”

“事前可曾动武?”

“未觉。”

“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

“好一个韩康!”孙寿勃然变色!

整个大堂剎那一静。

这一静剎那又被一声轻叮撕裂,易怜香不徐不疾的柔声道:“叶飞花,今日起你就是玲珑阁的老板!”

叶飞花大喜,再长揖到地,说道:“多谢公子。”

“好自为之!”易怜香又嫖一眼孙寿。

孙寿再问道:“你可曾见过那一对碧血凤凰?”

“不曾。”

“好,你解开杨小剑的穴道,让我先问问她!”

叶飞花应声手指急落……

杨小剑一声长呼,地上一下子跳起,双手一搓,左拳右掌,怒打叶飞花。

叶飞花闪身让开,杨小剑正持出手,那边孙寿已一声暴喝:“给我住手!”

“你是什么东西!”杨小剑一声怒叱,不顾孙寿,拳掌急取叶飞花!

孙寿冷笑一声,一直握在右手的那只杯子突然飞出!

破空声晌,那只杯子的去势竟不下离弦箭矢!

以杨小剑家传的接暗器手法,本来亦不难接下这只杯子,只可惜她怒在上头,全副精神都已放在叶飞花身上。

跟着再一个箭步就可以欺近叶飞花,杨小剑更不去理会那许多!

箭步末起,孙寿那只杯子已击在杨小剑左腰的穴道之上!

杨小剑这一个箭步,立时间再也射不出去了!

孙寿打穴的眼力手法,看来并不稍逊叶飞花。

杨小剑立时回头瞪着孙寿,她下半身虽然不能再动,并未影晌到上半身。

她的眼中竟似有火燃挠起来。

孙寿冷笑。

杨小剑目光再转,转向父亲杨大手,突然一声惨笑!

“小剑不可!”杨大手惊呼失声。

惊呼末绝,一股鲜血,半截断舌已自杨小剑口中喷出上喷向叶飞花!

叶飞花惊呼急闪,但还是慢了一步,士半身衣衫立时溅开一蓬血花!

杨小剑的面上封已无血色,一个身子一幌再幌,蓬的倒地!

杨大手面上所有的血色亦同时一下子消失,整张脸铁青!死白!

别人不知道杨小剑的性格,他这个父亲却是知道的,一再受辱,杨小剑一定有此一着,只可惜他虽然知道,还是来不及阻止!

他面色一变再变,缓缓推椅而起!徐徐踏步而出,一双眼,瞪着叶飞花,充满了怨毒,一双手收放连连,指节格格的爆出了阵阵的异晌。

这目光固然令人毛骨耸然,这晌声同样令人魄动心惊!

叶飞花面色亦变,一翻手,指缝中已见暗器闪光!

孙寿那边目光连闪,再声暴喝:“给我住手!”

杨大手霍地回头。“我动手又如何?”

“问我这张无情刀!”孙寿呛琅拔刀出销,夺的一刀钉在桌面之上!

杨大手面色再变,惨笑。“你可是要寻回那一对碧血凤凰!”

“明知故问!”

“你可知道,那一对碧血凤凰落在何人的手中?”

“不知!”

“问我!”

“问你?”孙寿一征,喝问道:“在谁的手中?”

“在我手中!”杨大年仰天大笑。“目前你对我所作的种种假设不中不远,别人提不起那一对金童玉女,我双手提得起,别人不知道万两银子该重多少,我双手可以约莫估计到,韩康托我运送那一对金童玉女的时候我已经起疑,估计重量不对自然更觉奇怪,要找出那一对金童玉女的秘密并不是一件易事!”

碧血凤凰的下落到这下终于水落石出。

众人不由的当场呆住。

杨大手的门外偷听,自动请命,时慾离开,急于寻回杨小剑的种种疑问,立时都有了解答!

只因为杨小剑的失综,碧血凤凰的下落才成疑案,杨小剑一现身,各方面一对证,杨大手就无所遁形,这一来,杨大手怎么能够不着急?

杨小剑若是让他寻回,两父女当然就是远走高飞!

现在当然是飞不了走不了的了。

而凤凰现在虽然还在手中,却已赔上她女儿的一条性命。

沈胜衣看着倒在地上的杨小剑,不禁叹息摇头。

孙寿却在点头。“好!干得好!那一对碧血凤凰现在在什么地方?”

“要我说出来,先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还敢跟我们提条件!”

“这有何不敢,不答应,那就杀了我,你们也休想得回那一对碧血凤凰!”

孙寿一皱眉,终于问:“什么条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