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二章

作者:黄鹰

宫天宝这一枪实在大有作用!

他负创忍痛策马,右手链子枪曳的笔直!

这条链子枪简直就变了一条马疆!

宫天宝并不在乎,但求抢走那匹马,就算连自己也变了匹马,倘也不在乎。

链子枪紧紧的曳着,突然一轻!

宫天宝心头一凛!

他吃惊方罢,一匹马已从他身旁飞过!

这匹马马口扣疆的钢环上缠看他那支链子枪,这匹马原来就是他要带走的那匹马!

链子枪的另一端还在他手上,链子枪也并未断,那匹本来由他拖看走的马居然一下子就跑到了他面前,就连宫天宝也大吃一惊!

他实在想不到那匹马居然是千里快马!

那匹马真的是千里快马就好了,只可惜一飞向前的只是一个马头,一个刚给齐颈斩下的马头!

马头飞过宫天宝面前,鲜血才哗的一下喷出!

宫天宝立时一面的马血,一身的马血!

宫天宝这一下所感到的恐怖实非旁人所能想象,他哗的吐出了一口苦水,疯了一样的嘶声狂叫,疯了一样的策马狂奔!

孙寿这脱手掷出的一刀,的确令人惊心动魄!

刀在马颈上飞过,便生生将那匹马的马头齐颈斩下!

没有头的马继续奔前!

黑衣檬面人日月双轮实时飞到!

寒光血光.一闪再闪,四条马脚剎那只剩下两条!

马这才倒下!

斩马脚容易,斩马头困难。

孙寿的一刀若是也从马脚着手,马脚即使完全断下,宫天宝链子枪还在马口衔环之上,那他带回去的就不单止是一匹没有脚的死马,还有马背上的一个包袱!

好在孙寿不怕困难!

宫天宝这就只带有一个马头回去!

飞刀斩马头,去势仍末绝,夺的钉在一株梅树的树干上!

孙寿人跟鹰一样,飞落树旁,拔刀在手!

黑衣檬面人同时掠到马旁,右手先后收起日月双轮,左手抓下马背上的包袱。

两人对望一眼,分别急将包袱撕开!

包袱里头是一个精致已极的紫檀木盒。

盒子之中,红垫之上,就是那一对碧血凤凰!

一凤一凰,高足三尺,透水绿玉雕就,雕纹之精细,已是巧夺天工,栩栩如生,非只活灵活现这些字眼所能形容!

真正见过凤凰的人本来就没有几个。

有没有凤凰这种东西而本来就已经是一个问题。

但要找两块那么同样大的透水绿玉已经不容易,更难得的是玉中还透看一丝丝,一股股鲜血一样的血纹。

血纹竟又恰好与雕纹相配,整对凤凰简直就像在火中飞舞,火中翔翔!

孙寿,黑衣檬面人,一时也为之目眩!

珠光宝气阁的人又岂有不识货的道理。

就最不识货的人也应该看得出这凤凰是一对异宝奇珍,是一对无价之宝!

这一对凤凰成双成对,若是少去其中的一只,无论是凤抑或是凰,都是一种难以估计,难以补偿的损失!

两人这才真的捏了一把冷汗!

“就是这一对凤凰!”孙寿将盒盖阖上,目光落在雪地上,马血上!

雪地上留下了一路蹄印!

马血赤在雪地上酒出了一条血路!

“追!”孙寿轻叱一声,腾身掠向那一族梅树的后面。

黑衣檬面人应声亦自阖上盒盖,纵身向另一边的另一丛梅树后面掠去!

嗤嗤的一阵雪飞,两人梅树后牵出了两骑健马,连随翻身上鞍,踏着蹄印,踏着血路,追了出去!

马蹄飞驰,积雪怒翻!

怒雪!飞马!碧血!

血路突然中断!

一条河流截断了去路。

河面已然冰封。

只有冰,没有雪。

冰上不留蹄痕,一个带血的马头放在河边,放在冰上!

马从何往,人从何去?

“好小子!”黑衣蒙面人咬牙切齿!

孙寿的一张面亦已冰封!

我们追下去?”孙寿冷笑。

“这小子一走,无论去那一府,见那一官,势必动府惊官,只怕不出半个时辰,驿马已飞传信息,不出半日,周围百里已在官府搜查网重重封锁之内!”

“事关重大,地方官吏那里敢明怠慢?”

“我们如何?”

“即使拣的是千里马,马不停蹄,走的是青草路,路通百里,半日之内亦无法走得出官府百里搜查网!”

“这就算硬闯,倾尽全力,调动我们所能调动的人手,亦难敌官府千万铁骑!”

“只有疯子才会采取硬闯这个办法!”

“将这封凤凰拆散,斩件送出,亦末尝不是一个办法,只可惜这一来,这封凤凰最多只值十万两银子!”

“公子要的,是整对凤凰,不是凤凰炒杂碎!”

“这封凤凰的确大一些,人出入容易,带看这封凤凰在身上,就连我也不知道可以走得了多远?”

“公子二十日之后就要在洛阳见到这一对凤凰,公子的脾气相信你也清楚!”

黑衣檬面人叹了一口气。他说一,就连老当家也似乎没有办法要他改口说二!”

孙寿冷笑。

“幸好这还不致于完全没有办法。”黑衣檬面人忽然笑了起来。

“哦?”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因为这个人,我忽然想出了一个办法。”

“哦?”

“孙总管,我们现在先回去陈留县城!”

“哦?”

“陈留县城离这里最多三里,宫天宝就算再快,总没有可能在我们入城之前,就已将消息传到!”

孙寿无言领首。

一声轻叱,两人勒转马头!

马又再奔出,雪又冉在马蹄下激溅!

飞马!怒雪!

杨大手在怒雪下双手交搓,一面得色。

只有真正见过杨大手的才知道杨大手是怎样魁梧的一个人。

他的一双手也的确够巨大。

这样魁梧的一个人,这样巨大的一双手,任何人,都绝不会联想到轻巧灵活这四个字。

但你若是真的这样以为,你就一定后悔!

武当名宿张道人也就是因为这样以为,足足后悔了一辈子,临死之前,仍念念不忘那一个身子如何轻巧灵活,那一对大手如何灵活轻巧,如何一下子就将他的一支剑空手夺去,仍然隐隐记得当时脱口惊呼两句说话。

——好快的一双手!

——好巧的一双手!

杨大手的一双手的确够快!够巧!

这双手练的正是空手入白刃的功夫。

早在十年之前,江湖上已在传说,杨大手的空手入白刃功夫天下无双!

江湖上想成名的朋友很多希望找机会证明这件事!

这所以七年前群雄大会中州,竟就有三十六个人同时找上杨大手。

所以这才给杨大手创下一口气连夺双枪一战,八剑九环,五钓十一刀的惊人纪录!

这一次之后,几乎就没有人愿意再去证明这件事了。

除了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杨大手这一双大手还有接暗器的本领。

杨大手一直都没有显露这种本领,倘似乎还想给自己保留一些秘密。

只可惜五年前他亲自护送一大批珠宝玉石东走洛阳,不幸遇上了独行大盗“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叶飞花,他不想将那一大批珠宝玉石送给叶飞花e就只有接下叶飞花的暗器。

那一大批珠宝玉器他真还放不开手,所以他只好硬看头皮去接叶飞花约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

叶飞花名满江湖,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能够挡得住的人已经没有几多个,能够空手接下的人简直就完全没有。

所以一见杨大手居然就用一双手来接自己的暗器,叶恭花忍不住就放声大笑!

他笑得未免太早。

到他想收住笑声的时候,倘最少已打了好几十个哈哈。

所以他的一张脸红起来也特别来得快,走起来也特别来得快,一下子就红到耳根,红到脖子,一溜姻就跑出了好几十里。

这之后,江湖上就没有了这一朵飞花。

杨大手实在想不到会令叶恭花这样难堪,目送叶飞花离去,他最少也数了好几十口气。

他并不想将自己压箱底的本领,完全拿出来。

自从陈留县城开了一间集珍坊,一方面经营珠宝玉石,一方面替洛阳张虎候的碧玉斋搜购玉石珠宝之后,他实在不想多事,不想得罪任何朋友。

生意人和气生财,这个道理他还懂得。

幸好这次之后,他简直已再没有了这种麻烦。

杨大手这又反而觉得有些遗憾,他压箱底的实在还有一种本领。

他的一双手入过自刃,接过暗器,却还没有机会发过暗器。

暗器功夫不外乎手眼步法。

一个人有这么轻巧灵活的一双手,目力一定也不比寻常,这加起来已经足以成为一个暗器高手!

所以说杨大手如果不懂得暗器,无疑就等如一个一流的大厨师只是懂得炒菜,不懂得配料。

也有人想到这一点,却没有人愿意证明这一点是否事实。

空手入白刀,接暗器,这白刃及暗器都是往杨大手身上招呼,但这暗器由杨大手出手,就是他招呼别人了。

这种招呼好象还没有人欢迎。

给这种招呼下来,往往就可能变成一只刺蟑!

有杨大手那样的一双巧手,快手的人到底不多。

想变做刺蟑的人更就连一个也没有!

杨大手实在遗憾。

这所以为什么杨小剑一到了练武的年纪,杨大手就替她打了一百零八支宽仅一指,长只三寸的小剑,除了空手入白刃之外,还教她如何收发暗器。

知道这前因后果的人,大概一定也不会再奇怪杨大手并非以暗器扬名,何故会有一个暗器功夫如此厉害的女儿。

杨大手也就只有杨小剑这一个女儿。

杨小剑本来并不叫小剑,而是叫小花!

对于这朵小花,杨大手可谓爱护备至,连一只蚂蚁走近,他几乎也要一脚踩死,生怕咬坏了他这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小花。

一直到这朵小花连老虎也几乎可以踩死一只他才放下心。

那时侯,杨小花几乎已有一条老虎那么大,那么重。

那时候杨小花还未叫做杨小剑。

小剑的名字其实还是江湖朋友费了好大的功夫,好大的心机,替她想出来的。

江湖朋友当然看不惯这么大,这么重的一个人也叫做小花。

小剑虽然同样小,比花最低限度重好几十倍。

杨小花居然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她用的暗器正好是一百零八支小剑,她也实在觉得自己的确不像一朵小花。

就算最大的牡丹花最少也要好几百朵才可以堆成她这么的一个人。

一看到这支小剑,这朵小花,杨大手就不由得叹气。

就连他自己也想不到居然会有一个比他自己还要大,还要重的女儿。

唯一令他满意的就是这个女儿天生也是一对巧手,快手,才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已将他的本领学得七七八八,暗器方面也没有辜负他的一番苦心。

到目前为止,杨小剑的那一百零八支小剑最少已打死了三十六条好汉,打伤了七十二条大汉。

那三十六条好汉,据讲都是颇有来头。

这所以近这两年以来,很多事杨大手都已用不着再操心。

就连每三个月一次送往洛阳碧玉斋的玉石珠宝,这两年以来他也交由他这个女儿押运。

到目前为止,杨小剑还没有出过岔子。

杨大手最感安慰的就是这件事。

今日是十五。

这个月的十五又是给洛阳碧玉斋张虎侯送珠宝玉石的日子。

这一次搜购的珠宝玉石并不多,对于这杨大手实在已没有多大兴趣。

这十多二十年辛苦经营,他在陈留县城混来混去也只是混了一个第二,张虎侯早已成了洛阳的第一财主。

张虎候的一张刀虽然他也很佩服,但最令他佩服的还是张虎侯赚钱的本领。

他所有的兴趣不知何时已完全集中到这件事之上。

于是他派出了江鱼徐可两个师弟。

这两个师弟总算不负所托,替他找出了张虎侯赚钱的秘诀。

他总算知道张虎侯表面上只是碧玉斋的老板,实际上还是飞梦轩,落月堂,出二阁的老板,除了珍宝玉石的生意之外,兼开酒楼,赌场,妓院!

酒楼,妓院他都不惑兴趣,他这个人除了珠宝玉石之外,就是喜欢一件事——赌钱!

所以他实在很高兴接管张虎候的落月堂,碧玉斋。难得出二阁的雪衣娘,飞梦轩的顾横波,也有取代张虎候的位置,自己来做老板的意思。

三个人一拍即合,只等机会一到,合力同心,瓜分张虎侯手上的成果。

张虎侯并不知道。

他们只怕张虎侯知道,表面上功夫都做到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