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三章

作者:黄鹰

杨小剑现在就正在九曲飞桥之上。

她昨夜已入洛阳,一入洛阳就直趋碧玉斋,向来做事她都非常爽快。

这一次接见她的仍然是张虎侯,不同的只是张虎侯一反以往在大堂接见她的惯例,将她请入内堂见面。

她也发觉这一次的张虎侯跟以往有很大的分别,说话有气无力之外,整个人简直就像大病初愈,散了一样的拥被瘫趴在榻上,一张脸青白的怕人。

清点过货物,张虎侯却一如以往的惯例,着人将她请往客房,另再替她安置好车马与及随来约两个集珍坊的伙计。

事情这总算告一段落,她还要做的,就只是去一趟飞梦轩,找她那两个师叔,江鱼、徐可。

是以一到了这第二天的早上,她就借个机会溜出了碧玉斋,直往飞梦轩走来。

她当然不知道因为昼眉鸟的那件事,江鱼、除可、雪衣娘、顾横波阴谋败露,飞梦轩一战,尽死在张虎候的刀土、脚上、手上!

现在她也只是知道飞梦轩的主轩只剩下几条烧焦了的柱子,几堆烧焦了的瓦砾。

见到当然亦知道。

柱子、瓦砾之上都堆满了积雪,她还能够看出这里经过一伤大火,眼光的判断已算得蛮不错的了。

她实在想找一个人,问清楚到底是甚么回事。

这种天气,这个时候,要找一条狗都难,要找一个人更就不易了。

但出乎意料,她才一回头,就看到一个人踏看冰封的池塘缓步走来。

这个人还是一个书生。

杨小剑一笑,九曲飞桥上一个纵身,跃落冰封的池塘,再一个起落,落在那书生面前。

书生大约三十一二,又好象才不过二十八九。

男人这上下的年纪本来就很难分辨。

不过老年书生也好,中年书生也好,少年书生也好,只要是书生,十九身裁都风吹得起,十九都少不了一股憨居气。

这个书生并不在例外。

杨小剑一落下,这个书生几乎就没有给你带起的那一股劲风吹了起来。

书生总算没有给吹走,征征的,望着杨小剑。

杨小剑连随问:“昼凯子,大清早你走来这里干甚么?踏雪寻梅,吟诗作对?”

“嗯。”这一声就像是牙缝之中漏出来。

“这里好象只有雪可踏,没有梅可寻。”

“前面有。”书生的语声还在嚷。

“你每天都经过这里?”

“嗯。”

“那里的情形相信也就很熟悉的了。”

“嗯。”

“可否告诉我这飞梦轩最近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情,以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件事你也不知道?”

“我正在问你。”

“这个嘛……”书生摇头幌脑起来。

“不要这个那个了,身为男子汉,说话怎么不学得爽快一点,最多说完了,我请你去喝几杯。”

一听到有酒喝,书生的精神就来了,一面举步趋前,一面用手比划:“这件事其实是这样的!”

“到底是怎样的?”杨小剑不耐烦的截口催促。

“姑娘你听仔细。”

“我早已在听看。”

书生又一步跨前。“前几天……”

“前几天怎样?”

“这样!”书生这样两个字出口。突然出手,一出手最低限度点了杨小剑身上二十四处穴道。

这个书生原来不单只懂得吟诗作对,还懂得点穴!

杨小剑百几斤重的一个身子立时重重的倒在冰雪上!

她的确想不到这个身裁几乎只得地的一半,看似风吹得起,手无搏鸡之力的书凯子居然身怀绝技,出手居然还相当重。

像她这样约一个人,出手如果不重,真还点你不倒。

书生跟着弯下身,再又点了杨小剑八处穴道。

这样小心的人真还少见。

杨小剑这就只有一双眼还可以眨动,只有一张脸还能有变化。

脸已在发育,眼幢中一片惊异。

书生的一个身子又再下弯,一个鼻子几乎可以碰上杨小剑的身子。

我想你这一定不曾提防我这个书凯子,一定不会想到我这个书凯子敢向你出手。”

书生忽然露出了一面笑意、。

杨小剑的面上却抹上了一层恐意。

如果她想到,她现在就不会倒在冰雪上。

“否则现在倒在冰雪上的未必是你,可能是我!”书生终于笑了出来。“读书人一向都很易惹人好感,刚才我想你心中一定是这个意思:这书凯子手无缚鸡之力,谅他也不能拿我怎样。”

杨小剑刚才的确是有这个意思。

她没有哼声,就算想哼声也没有可能。

“书凯子不一定手无缚鸡之力,即使真的是,还有一个脑袋,要算计别人,并不是只有武力这个办法,一个读书人十年窗下,就算读书不成,最低限度都已装满了满肚子坏水。”

杨小剑只有干瞪眼。

“我并没有满肚子坏水,本来我就不懂得吟诗作对,也根本就不是一个书生,不过我家那个老头子在生的时候,总是这样教导我”书生的一张脸,立时板了起来,连声音也变得出奇的严肃,就好象在学看他家那个老头子的语气声调。“如果你要做坏事,最好装做书生的模样,那么别人就算瞧不起,也不会防备你!”

杨小剑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个人虽然不是个书生,书生的毛病却已不少。

喜欢说话的除了女人之外,其次似乎就得数书生。

这个毛病由孔老二开始,一直遗传下来,到现在,已成了死症。

“这所以我第一次做贼就装成书生模样。”书生回复原来的语气声调。“这十几年下来,要不是连孔老二的说话也记不了十句,我几乎就以为自己已是个书生。”

“现在我若是让你开口,你一定就会骂我噜喻,不管尽管你心中完全不是味道,有一句说话一定会引起你的兴趣。”

你要说就说好了杨小剑心中暗驾。

“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我到底是甚么人。”

杨小剑目光一亮。

这问题她的确很想有一个解答。

“我并不姓书,也不叫觊子,我叫做叶飞花,江湖人称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的那个叶飞花!”

杨小剑眼幢暴缩。

“我想你那个大手老子一定已跟你说过,倘当年如何本领,只凭双手接下了我的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吓得我落荒而逃!”叶飞花的眼中突然流露出一股强烈的怨毒!

杨小剑看在眼内,心头也为之一凛。

叶飞花好象就只有这些说话,候的站起身子,抓住杨小剑的腰带,一把将这支小剑自雪地提起来。

好大的气力。

“想不到你居然有百几斤重i”叶飞花连随长长的软了一口气。“好在我在那边已准备好了一辆马车!”

闭门在家中祸从天上来马车风雪中一直驶入碧玉斋的房子。

这本就是碧玉斋的马车,张虎候的马车。

马车一停下,两行翠袖红粉就迎了上去。

一个中年人连随车座上跳落。

这正是张虎候的那个管家。

管家急步绕到车后,轻手拉开车门。

“请!”

沈胜衣就这样给请出了车厢。

才出车门,周围尽见翠袖红粉。

沈胜衣四干环顾,一头散发绕面飞扬,突然大笑。“原来是怡红院的小姑娘!”

“沈大侠还记得我们?”一个红衣小姑娘小鸟一样依人沈胜衣的胸膛。

沈胜衣右手一带,这只小鸟还末依人胸膛又飞起,飞入那个管家怀中。

管家一笑。“你们还是给沈大侠清歌一曲好了。”

就不知沈大侠要听甚么?”红衣小姑娘自管家怀中缩了回去。“又是曾瑞卿骂玉郎遇感皇恩采茶歌的那一折冬?”

“你是说“心情怀恨入愁乡“那一曲?”

“嗯。”

“我现在心情很好,也不想再入愁乡。”沈胜衣数了一口气。.“这种天气再还来一折冬,就连我这个人也怕要冻僵了。”

“那么沈大侠怎样意思?”

“春固然好,夏也无妨,不要再是冬就成了。”

这句话刚说完,沈胜衣就彷佛已在残春初夏。

翠袖红粉一时就彷佛化做莺莺燕燕,院子中的梅树也彷佛变了海棠花。

好迷人的歌声。

歌声在唱“问花,问花,为甚把人牵挂,当时曾醉美人家,春似海棠颜似昼,到而今,刚值残春,又逢初夏,空香车,闲宝马,这几时,怨他,恨他,梦不到荼靡架”这里没有海棠花,这里同样没有荼靡架。

这里是碧玉斋的内堂。

现在也毕竟还是冬。

只是这里的冬意更深,更浓。

沈胜衣甚至怀疑那个管家到底有没有认错地方。大堂中就算没有怡红院的翠袖红粉,莺莺燕燕,最低限度有四个大火盆。

这里连一个小火盆都没有。

管家只送到这里。

临走的时候,管家还将门关上。

内堂于是更阴暗。

现在虽然已是黄昏时份,张虎侯仍然没有着人上灯,就好象不希望给人看清楚他那张苍白得怕人的面庞。

管家并没有认错地方,张虎侯的确就在这里。

要见他的并不是怡红院的红粉翠袖,莺莺燕燕|是张虎侯!

张虎侯拥看一张特大的棉被,盘膝躬坐在榻上,露出一个头,就连一双手也深藏在被内。

他征征的望看沈胜衣,好容易才从口中吐出一个字。

“坐!”

沈胜衣应声在旁边一张椅子坐下。

“好,你到底来了。”张虎侯这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嗯。”沈胜衣漫应。

他实在奇怪这位张大爷对于唐门的蜂尾针居然有这么大的抵抗力,只不过床上瘫痪了几天,竟已有这么好的精神,说话虽然还不够晌亮,那一声叹息,长得就像百八岁的老头子只怕也自愧不如。

“想不到我还可以请得动你。”张虎侯又呼了一口气。

“我实在不想来的,但你那位管家实在够卖力,他将脑袋朝着我往地上碰倒还罢了,背转我往墙上撞真要命。”

“我总算没有看错人,找错人,”张虎侯安慰的一例嘴“你若是不来,我就亲往请你,不管下多大的雪*走多远的路。”

“你这样急切找我,到底是为了甚么?”

张虎侯微一掉头。“你有没有看见那边八仙桌上放看的一对金童玉女?”

沈胜衣这才留意到那张八仙桌。

八仙桌上果然放看高足四尺的一对金童玉女。

这其实并非真的金童玉女。

不过即使木影泥塑,只要影出来的,塑出来的是所谓金童玉女,就叫做金童玉女。

“这一对金童玉女你觉得有甚么特别的地方7”张虎侯随即问。

沈胜衣上下打量了一遍。“好象是银打的。”

“好眼光,的确是银打的。”

“看来大概有好几百斤重。”

“正好万一两。”

“万一两?”

“嗯,你认为怎样?”

沈胜次微渭。“如果你打算送我这一对金童玉女,倒不如送我万一两银锭。”

“哦?”

“这最低限度省得我日后一番烦恼,要再去找人将一对所谓金童玉女重新熔成银汁,铸成银锭。”

张虎侯失笑。“这封金童玉女的手工的确马虎。”

“八百里快马将我追回洛阳,你目的就是为了要给我一看这封所谓金童玉女?”

张虎侯摇头。

“连我也宁可选择银锭,你这个专家难不成还会上当?”

“这一对金童玉女即使减收一千两就只一万两银子卖给我,我也要认真考虑,你说我这个当会不会上?”

“我看就不会了,可不知你找我到来,除了鉴别一下这一对所谓金童玉女之外,还为了甚么?”

张虎侯忽然一声叹息:“这一对金童玉女表面的手工虽然不知所谓?里头的雕刻是巧夺天工。”

“哦?”沈胜衣忍不住起身过去将那一对金童玉女自八仙桌上倒转过来。

这一个倒转,最少也用了他好几百斤气力了。

金童玉女果然中空。

沈胜衣低头望了一眼,又再望了一眼,突然伸出手,在金童玉女的肚子里头,各自摸了一把。

“你在干甚么?”张虎侯奇怪的望看沈胜衣。

“我只不过想见识一下这所谓巧夺天工的雕刻。”

“哦?”

沈胜衣摇头。“我已经够仔细的了,就是看不出这所谓巧夺天工的雕刻在那里。”

张虎侯道:“不单止是你,现在就连我也看不出了。”

“哦?”这一次到沈胜衣奇怪了。

“东西已经不在那里头,又那里还有甚么巧夺天工的雕刻?”

沈胜衣叹了口气。“你说话,怎不清楚一点?”

“我不是不想清楚,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