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四章

作者:黄鹰

早在有情山庄的时候,沈胜衣经已从多情剑客常护花的口中知道这个名字。

“嗯?”张虎侯也感错愕。“你也知道这个人?”

“知道是知道,但并不认识。”沈胜衣现在总算完全明白,他领首。“这件事原来是珠光宝气阁一手包办!”

“有这种胆量,有这种资格,跟当今天子争夺那一对碧血凤凰的,也就只有这一间珠光宝气阁了。”

据我所知,孙寿这位总管一直都是负责珠力宝气阁的安全,如果要到他对外亲自出手,珠光宝气阁对这封碧血凤凰,显然志在必得了。”

“他们已经得手!”

“那么凤凰现在应该放在珠光宝气阁之中才是,怎的会走进这一对金童玉女的肚子里头,这一对金童玉女怎么又来到了你这间碧玉斋,你这个内堂,你这张八仙桌上?”

“这说来话长。”张虎侯又在叹气。

“反正我现在闲着,话长地无妨。”

“珠光宝气阁一向留名不能命,是以就只知有所谓珠光宝气阁,至于珠光宝气阁是怎样的一处所在,由来就是一个谜,珠光宝气阁的人同样也是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从何而去,珠光宝气阁保守秘密的方法向来就是斩尽杀绝!”

“这一次也不例外?”

“嗯,只可惜凤凰虽然到手,十二大内高手虽然无一活命,却走脱了宫天宝!”

“问题于是就发生了!”

“这件事非同小可,消息传开,各地军兵官吏,日夜出动,周围百里,尽入官府的搜查网之内。珠光宝气阁却并非在陈留县城!”

“在甚么地方?”沈胜衣也有好奇心。

“不知道,说不定就在洛阳!”

“哦?”

“因为这一对凤凰,他们必须在事发后二十日之内送抵洛阳!”

“哦?”

“只可惜各地关卡林立,侦骑到处,他们要将那一对凤凰运出陈留县城已经不易,要将那一对凤凰送抵洛阳更难,单就洛阳城内外,小说也有三十六处关卡。全力搜查,不分日夜,不问贫富。”

“怪不得我刚才乘着你张大爷的马车,一样给邱志六曹小七那两位大捕头截下来搜查,幸好他们总算还记得我这个沈大侠。”

“这就可想得知了。”

“嗯,那对凤凰到底有多大?”

“据讲最少也有三尺高下,你看这一对金童玉女足有四尺高下就知。”

“三尺高下,这要带在身上而又不给别人知道,的确困难。”

张虎侯道:“所以他们想到了杨大手!想到了我!”

“哦?”

“杨大手的集珍坊一直替我的碧玉斋搜集珠宝玉石,每隔三个月,每第三个月的十五,他就将搜集到手的珠宝玉石给我送来,十多二十年来一直如此。”

“你们原来真的是一对老搭档。”

“我这位老搭档,也实在够朋友,竟然想到要接管我的产业,这却也难怪,钱银上头,就连老朋友有时也会反脸无情,更何况是老搭档?”

沈胜衣心中大生感慨。

这种钱银上头反脸无情的朋友,他也见识过不少。

“不过他深藏不露,表面上仍然做足工夫,多年来,他照旧替我搜集珠宝玉石,每隔三个月的十五亦依旧由陈启送来洛阳,洛阳这方面的事情,则交由江鱼除可两个师弟负责!

“江鱼徐可与这位大手师兄之间当然还有人负责传递消息,但昼眉鸟一事,事发仓猝,传递消息的人未必知道,知道亦末必能够及时将消息送到陈留,当时又已近十五,陈留杨大手方面大概就因为还没有接到消息,替我碧玉斋搜集的珠宝玉石仍旧依时装载上路!

“珠光宝气阁方面却也就看准了这一点,连夜铸好了这一对金童玉女,将那一对碧血凤凰藏在其中,借个借口,托请杨大手顺道送来洛阳!”

“时间如此迫促,这一对金童玉女还能够铸成现在这个样子,还可以见人,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原来如此!”沈胜衣这才清楚。

“办法的确是好办法,以这一对金童玉女惊人的重量,接合的紧密精巧,要发现其中的秘密经已不易,杨大手的马车载货往来洛阳陈留之间又已是十多二十年的习惯,从来也没有出过甚么乱子,自然更不会惹人思疑,沿途的关卡即使检查,大概也不会特别加以注意。这办法甚至已称得上万无一失!”

“珠光宝气阁的人果然小心谨慎!”沈胜衣醒起了甚么似的忽然问:“杨大手开的并不是镖局,做的也不是货运生意!”

“这是事实,所以请托他的如果是第二个人,他多数不会答应,但这个人不同!”

“如何不同?”

“这个人是陈留玲珑阁的老板韩康!”

“韩康又是甚么东西?”

“不是甚么东西,是人,陈留县城最有钱的人!”

“哦?”

“韩康的玲珑阁,做的也是珠宝玉石的生意,跟杨大手的集珍坊多少都有来往,只不过因利乘便,这个薄面如果也不给,实在说不过去?”

“这个韩康就是珠光宝气阁的人?”

“正是!”

“那这一对金童玉女,本来要送到洛阳那里?”

“这里!”

“甚么?”

“这大概为了避免官府中人注意,东西送到碧玉斋这里之后,才由我人去怡红院通知一声,韩康这一对金童玉女是要送给怡红院的“如意“姑娘!”

“那位如意姑娘大概又是珠光宝气阁的人了?”

难说。”张虎侯微渭:“东西到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杨大手还未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本来,我已经打定主意跟这位老搭档,断绝来往,打算退回那一批珠宝玉石,连带那一对金童玉女,如果我真的是这样做,事情就好办多了。”

“你没有这样做?”

“生意人最重要的就是信用,在双方末讲清楚断绝生意往来之前,照道理这一批货物我还是要收下,买下。”张虎侯又再一声微渭。“本来这件事情我应该就及早解决才是,但唐门蜂尾针实在令人头痛,何况顾横波一次给了我七支,不死已经是我命大,到我恢复精神,吩咐账房清点账目,正准备着人送往陈留,与杨大手一个清楚交代,从此一刀两断,他的女儿杨小剑就带着这一批货物到了!

“这实在无可奈何,我惟有收下,买下,只道他那个女儿离开洛阳的时候一并解决,谁知道事情就发生了!”

“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情?”

“第二天早上,我还末着人通知怡红院的如意,那位如意姑娘就已经带人来收取这一对金童玉女!”

沈胜衣道:“珠光宝气阁的行事作风果然迅速俐落。”

“那位如意姑娘,我也曾有过一面之缘,她手上亦有韩康的书信印鉴,事情这当然简单不过,我将那一对金童玉女,交给她带走就是了。”

“那位如意姑娘莫非是他人假冒?”

“人倒没有假。”

“不成一对金童玉女是假的?”

“一对金童玉女也没有假,正是现在桌上的这一对,只不过里头的那一对碧血凤凰不翼而飞!”

“哦?”沈胜衣上上下下又打量了放在桌上的这一对金童玉女一眼。“这所以他们将这一对金童玉女,将这万一两银子抬回来你这里的?”

“嗯,抬出去时候就只是一辆马车,八个大汉,再加上一个如意姑娘,怡红院的马车,恰红院的姑娘已不是第一次来碧玉斋,所以这在别人眼中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并不会想到其它。”

“珠光宝气阁亦可谓设想周到了。”沈胜衣追问下去。“那么抬回来的时候?”

张虎侯道:“多了一个韩康,一个孙寿,无情刀孙寿!”

“这两位仁兄大概一直都保护在集珍坊的马车左右。”

“因此路上就算有人要打那辆马车的主意,亦根本没有可能得手,杨小剑的一百零八支小剑已经厉害,何况还有韩康的一对日月轮,孙寿的一张无情刀?”

“那辆马车路上并没有遇时?”

“没有,一路福星高照,平安抵达!”

“之后又怎样?”

“孙寿韩康开门见山,直陈原委!”

“哦?”

“杨大手也来了?”

张虎侯点头。“江鱼徐可与他们这位大手师兄之间果然还有人负责传递消息,杨小剑一行离城三日不到,传递消息的人使到了陈留,杨大手于是知道飞梦阁阴谋败露,两个师弟已葬身火海,只怕我余怒末消,迁怒到他的女儿头上……”

沈胜衣道:“这不无可能,就换转是我,我也会袒心。”

“所以他马上上路,餐风宿露,日夜马不停蹄,赶来洛阳!”

“前后相差只是一夜,我相信,最少跑折了他好几匹马!”沈胜衣一笑。“他倒也真心急。”

“他只有杨小剑一个女儿!”

“哦?”

这件事有关人等一下子全都集中一起,照道理应该正好解决,可是问题又来了!”

“这一次,又是甚么问题?”

“杨小剑失踪!”

“甚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当日早上!”张虎侯苦笑。“我们之间找不出答案,正想找她也问一个清楚的时候,才发觉她已不知所踪“这一件应该轻易可以解决的事情就因为她的失踪变得不知如何解决!

“孙寿认为那一对碧血凤凰的失落,我们几个人都脱不了关系!”

“你们那几个人?”

“韩康,杨大手,杨小剑,怡红院的如意,还有我张虎侯!”

“哦?五个人?”

“先说韩康!”张虎侯语声一顿。“这个办法是他想出来的,那一对凤凰的失落,第一个他就得负责,此外,那一对凤凰在送往杨大手的集珍坊的时候,孙寿并不在场,很有可能他眼见心谋,中途将那一对凤凰由金童玉女之内取出,亦即是说,那一对凤凰一开始就根本已经不在这一对金童玉女之内!”

“这的确很有可能,对于杨大手,孙寿怎样说?”

“韩康将这一对金童玉女送往集珍坊,交到杨大手手上,至上路为止,整整有一夜,这如果杨大手无意发现了这一对金童玉女的秘密,要将那一对凤凰收好,藏好,时间方面实是充足得很,而借此嫁祸于我更是最妙不过!”

“这亦有可能,杨小剑?”

“杨小剑与这一对金童玉女在一起的时间更多,杨大手已可能发现其中秘密,她当然亦有可能,洛阳陈留之间那么长的一段路,要将一对凤凰弄走实最简单不过,而佯作不知,金童玉女仍旧送抵碧玉斋,亦正好嫁祸于我,父女一条心,谁说这没有可能?

“至于她的失,也许就是放心不下,赶回去收藏那一对凤凰的地方!”

“那她就算不返洛阳,总会回去陈留她父亲那里。”

“但她若是喜欢上了那一对碧血凤凰,不想交出来,又怕珠光宝气阁的人追究,就难说了。”

“这又是孙寿说的?”

“嗯!”

“怡红院的如意姑娘又如何?”

“这一对金童玉女也有过一段时间在她手上,再说她既是韩康的人,不无可能与韩康串通,弄走那一对凤凰!”

“对于你,孙寿又如何说话?”

“不外乎我可能眼见心谋,我意慾嫁祸杨大手,这还需我说?”

沈胜衣一笑转问:“事情解决了没有?

“没有!”张虎侯摇头。杨小剑的失踪,就算与那一对凤凰失落完全没有关系,既然失踪了,那一对凤凰就算是我们四人之中的一个取去,这个人也不会承认!”

“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找到杨小剑方可以有一个完满的解决?”

“嗯。”

“你们还没有找到杨小剑?”

“这位杨大小姐简直就像是忽然多了一对翅膀,一下子飞到九霄云外?”张虎侯轻叹。

“倘找到了,我现在就不用这样子头痛了。

“其它的三个人相信也不例外。”

“我比他们最少头痛一倍。”

“嗯?”

“杨大手一口咬定了是我含恨在心,阴谋算计了他的女儿,一定要我将他的女儿尽快交出来,否则说扭断我的脖子!”

“你的确没有对他的女儿打过主意?”

张虎侯大大的数了一口气。“那位杨大小姐少说也有百斤重,除了家传绝技空手入白刃之外,还懂得收发暗器,到目前为止,她那一百零八文小剑最少已杀了三十六条好汉,七十二条大汉,像这样的一个人以我目前的衰弱,她不来算计我,我已经很高兴。”

“杨大手也应该想到这一点。”

“一个人四肢发达,就难免头脑简单,尤其是他这个人,一扭起来,耳朵里就好象塞了几百袒棉花,你就算怎样有道理,也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