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五章

作者:黄鹰

对于张虎侯,他本来就是有些佩服,倘也并没有忘记,昼眉鸟一事之中,他只是一只捕蝉的钟螂,张虎侯封是一只等候在蟑螂之后的黄雀。

“这所以……”张虎侯一声轻咳。“很有可能杨小剑当日早上只是有事外出,在半路给人掳劫去!”

“哦?”

“掳劫她的人可能就是韩康!”

“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

“我看韩康对于孙寿似乎并没有好感,言语间针锋相对,倘只要掳去杨小剑,这件事就成为疑案,珠光宝气阁动用孙寿,无疑就志在必得,那一对凤凰得而复失,对孙寿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e就算他杀尽所有的人,亦难以挽回颜面,何况珠光宝气阁未必由得他杀韩康!如果韩康有所恃,无性命之忧,而的确又看上那一对凤凰,又有意打击县寿,的确可能这样做!”

“嗯,”沈胜衣连随追问:“韩康现在在那里?”

“怡红院,不过这个人老姦巨猾,并不容易应付,你尽可以先从他的老相好如意那方面着手!”

“你意思是要我先去一趟怡红院,在那位如意姑娘方面动些脑筋?”

“你真是天才儿童。”

“怡红院好象不是我适合去的地方。”

“出二阁你都敢人去,难不成怡红院你反而害怕7”张虎侯轻叹。“怡红院的姑娘不但是人美歌美,人好歌好,我不便行走,宝马香车也要请她们几个到来消愁解闷,你有这么好的机会更就不应该错过了。”

沈胜衣只有苦笑。

晚天长,秋水苍,山腰落日,雁背斜阳,璧月词,朱chún唱,犹记当年兰舟上,酒西风,泪湿罗棠,钗分凤凰,杯斟鹊鹃,人拆鸳鸯……

一曲普天乐秋江忆别方了,大堂中坐的一百个怡红院的客人已大拍手掌。

怡红院的姑娘,果然是人美歌美,人好歌好。

花大姑本来就是个很懂得做生意的女人,进来怡红院的客人,有钱的可以化上大笔银子在院中住布置最华丽的楼台,找歌喉最婉转的姑娘,独自给自唱曲,没有那么多钱的亦可以在大堂中跟大伙儿一起听歌,那只需三两银子。

大堂上陈设同样华丽,同样有酒菜供应,怡红院的红人闲着有时也会大堂客串一曲只可惜这种机会并不常有。

不过这未必只是红人歌喉才好。

就好象现在这位姑娘,样子虽然是普通,歌喉已不在珍珠之下。

真正听歌的人所求的只是听到一首好曲。

这种人真还不少,所以怡红院的大堂几乎每一日都是座无虚设。

住在洛阳城中的人,大多数都可以拿得出三两银子。

沈胜衣人来的时候,大堂中已坐了九十九个客人。

大堂的座位只有一百个,只可以招呼一百个客人。

这一百个客人之中,九十九个现在都几乎已拍烂手掌。

只有一个例外。

沈胜衣!

沈胜衣没有拍手,那副表情就像是嘴里刚给人塞了一条臭鱼。

由进来到现在,他已听了三折小曲,一折春,一折夏,刚才的一折春天乐正是秋。

春逝夏至,秋去冬来。

再来的一曲怕就是冬了。

现在也根本就是冬。

沈胜衣现在所感到的冬意,所感到的寒意,比其它约九十九个客人更深,更浓。

他几乎当门而坐,北风正从他背后吹来,几乎已将他吹僵,一对手更就似乎早已没有了感觉。

他叹了一口气,忍不住站起了身子,向侍候在那边的一个小伙计走去。

小伙计不等他走近就已迎来。“这位公子,我不错是说过一有客人离开就替你另外换过座头,但到现在为止,根本就没有客人离开,你公子这大概也看到的了……”

沈胜衣连连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位小兄弟……”

“我今年已经十八,不算小的了。”

“比起我你最少还小七年。”

“哦?你这位老兄未知有何吩咐?”

沈胜衣道:“我这位老兄最喜欢的一件事情就是赌!”

少兄弟叹了一口气。“这里是怡红院,并不是落月堂。”

“我随时随地,甚么都可以赌,甚么都想赌,甚么都敢赌的。”

“哦?”小兄弟征征的望着沈胜衣。

“我现在就敢与你打赌一两银子,赌我如果说你不知道怡红院有一位如意姑娘,你一定不会问一句我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小兄弟却立即就问:“你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我赌你不会,你偏偏就会。”沈胜衣摇头一笑。“你赢了!”

连随他就从怀中取出一把银子,挑了一两塞入那位小兄弟的手内。

“怎么你这位老兄原来当真!”小兄弟的眼睛立时亮了起来。

“还想不想跟我赌下去?”

“想!”小兄弟的眼睛更亮。

“我再赌四两银子e赌你一定不知道那位如意姑娘住在甚么地方。”

“你输了!”小兄弟马上伸手从沈胜衣手中取去四两银子。“怡红院的每一个姑娘住在甚么地方,我闭上眼睛也可以漠到门去,做伙计的一定要清楚怡红院的每一个角落,认识怡红院的每一个姑娘,记得每一个姑娘的喜恶,行止,这是我们老板花大姑的吩咐,老兄还想不想跟我赌下去?”

这次却是那位少兄弟在问了。

“想不到你的兴趣比我还大。”沈胜衣一笑。“这正合我意。”

“赌多少?”

“我手上还有十五两银子,现在我就将这十五两银子孤注一掷,再跟你赌一次!”

“又是那种赌法?”

“嗯。”沈胜衣点头。

“好,我与你拚了!”小兄弟张开了胸膛。“这次你又要赌甚么?”

“我赌你一定不敢带我到那位如意姑娘所住的地方,让我见上她一面。”

小兄弟一征,忽然问道:“你要见她干甚么?”

“只不过想一见她的月貌花容,想跟她说上几句话。”

“哦?”

沈胜衣道:“那位如意姑娘我已不只听人说过一次。”

“你是慕名而来?”

“嗯,”沈胜衣的表情,就好象是真的一样。

“我看你老兄也不是出不起钱的人,你要见她可跟我们花大姑说一声,我们花老板对于这种事情一向欢迎得很,这办法岂非更好?”

沈胜衣一笑。“我刚才也有这个意思。”

“哦?”

“只可惜立即就有人告诉我,如意姑娘已经给一位韩大爷包下。”大叹一口气“我几乎忘记了这件事。”小兄弟望着沈胜衣手中的十五两银子,“你这不妨等一等,反正那位韩大爷迟早都会走的。”

“问题是我在洛阳最多只有十二日的时间逗留。”。

“你老兄原来不是我们城中的人,怪不得总是觉得面生。”

沈胜衣一笑。“我只不过想跟那位如意姑娘见见面,说说话,那位韩大爷大概还不至于连这一点也介意。”

小兄弟摸摸下巴。

“再说那位韩大爷总不至整天都留在那位如意姑娘左右。”

“这几天一早他就出门,最少也要中午才回来。”

“现在好象还很早。”

“唉,你这又输了!”小兄弟咬咬牙,忽然伸出手抓去沈胜衣手上的银子,快得简直就像抢一样,几乎没有连沈胜衣的手指也拉脱。

沈胜衣又一笑。“我这个人向来就愿赌服输,你何必这般紧张?”

“我已赢了两次,实在不想再让你面上难看,不过你一定要我赢下去,我可也没有办法。”

少兄弟赢了沈胜衣二十两银子,简直就变成了沈胜衣的老朋友,大力的拍沈胜衣的肩膀。

“你老兄放心,这件事包在小弟身上。”

“我甚么时候可以见她?”

“就现在怎样?”小兄弟眼珠子左右一转,连随将沈胜衣领出大堂,转入一条花径。

杀人难灭口狡汉露行藏梅花径。

梅花径尽头一座小红楼。

小红楼的瓦面、栏干现在已变成了白色,堆满了积雪。

雪漫天。

雪花如飞絮,飞絮舞重帘,帘半卷,玉钓钓。

火半温,串香香。

门半掩,灯上上。

重帘已牛掩,小楼中除了香姻媛娜的金粉之外,还烧着一个火盘,火盘之外还有一盏银灯。就算没有灯,珠帘已低垂,现在又就算已是深夜,单就烧着的火盘,已足以将这地方照的光如白昼。

现在还是自昼。

楼中的景物清楚非常。

火光中灯光依然可辨。

灯已上。

银灯照玉人。

玉人娇佣无力,双肩紧皱,锁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忧愁。

“那位就是我们怡红院的如意姑娘”“小兄弟隔着门缝指点,嗓子压的就连沈胜衣几乎也要侧起耳朵。

“哦?”沈胜衣漫应。

不用小兄弟指点,他已经认出楼中的玉人就是如意。

他实在有些佩服张虎候的昼昼天才,楼中那位如意姑娘几乎就一如昼中人一样。

“我只能将你领到这里,以后的事情就要看你老兄的本领了。”

“嗯。”沈胜女点头。

“这位大姐如果叫起贼来,你老兄就算给人当做贼一样乱棒打死,可与我无关。”

“嗯。”沈胜衣只有点头。

“如果有人问起这件事,你老兄说是自己进来的就好了,可别扯到我头上。”

“你放心!”

少兄弟这才放心离开,那样子就好象给老虎赶着的兔子,似乎看死了这位老兄一定闯祸,那位大姐一定会大声叫贼,乱棒打将出去。

沈胜衣听着脚步声远去才一声轻咳,屈指门上叩一下。

“谁?”那位如意姑娘应声一征回头。

“我。”沈胜衣应声推门而入。

如意姑娘定睛一望,又是一征。

“你是甚么东西?”跟看就是一声喝问。

好在这位如意姑娘嗓子总算不错,这一声虽然重一点,还末至于难听。

“我不是东西,是人!”

“甚么人?”

“我姓沈……”

“管你姓沈还是姓甚,谁叫你进来这里?”如意姑娘今日的心情看来非常恶劣。

“我自己进来的。”

“给我滚出去!”这一声语气更重了。

沈胜衣数了一口气。

这样子暴躁的女孩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的一口气还未吐尽,如意姑娘已又不耐烦的一声轻叱:“你听到了我的说话没有?”

“我的耳朵还没有毛病,一点也没有。”

“那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我还不想这么快就走。”

“好!”如意姑娘一下子跳了起身。“你自己不走,我叫人抬你出去!”

出去两个字出口,挂在墙上的一张金弓已到了她的手上,也不知她那里找来的银弹子,左右开弓,叭叭叭叭的一口气朝着沈胜衣连发三十六弹!

好在沈胜衣天生一对快手。

只见他左来左接,右来右接,左一抓,右一抓,一双手快如闪电,几下子就将如意姑娘的三十六颗银弹子尽抓在手中!

“这原来是银做的!”他偷眼一望,就笑了出来。“有了这两把银弹,最少有好几天我不用袒心两餐。”

如意姑娘却连面色都变了,娇叱一声,又冉拉开了那张金弓。

沈胜衣实时大喝一声,双手暴翻,接在手中的两把银弹子暴雨一样飞了出去!

如意姑娘连吃惊都来不及。最少已有十颗银弹子打在她那张金弓的背上!

本来握得紧紧的那张金弓立时飞出了她的手心,飞到了墙上!

三十六颗银弹子也跟着叭叭叭叭的打在墙上,嵌在墙上!

三十六颗银弹子两列交错:竟就将那张金弓在墙上嵌了一个紧紧的!

沈胜衣的一双手简直就已是两张弓,银弹子在他手中发出,简直比如意姑娘手中那张金弓发出来的还要凌厉!

如意姑娘这才真的变了面色。

沈胜衣随即一拍双手。“只可惜我还没有这种需要……”

这句话还末说完,一对鸳鸯剑已剪子一样凌空剪来!

如意姑娘这香闺之中,似乎到处都是兵刃,双手向几底一抄,手中就多了一对鸳鸯剑!

她在这一对鸳鸯剑上的造谙似乎还在她那一张金弓,那三十六颗银弹子之上!

只可惜她碰着沈胜衣这个用剑高手。

只一瞥眼,沈胜衣最少就已找出了三处破绽!

在他的面前,有一处破绽已经糟糕,何况三处?

他就站在原来地方,一动也不动。

鸳鸯剑剎那剪下!

沈胜衣这才出手,双手抢入剑光,一翻一拍,铮的就将剑光拍散,将那一对鸳鸯剑拍在一起,挟在双掌中!

再一翻,那一对鸳鸯剑就从如意姑娘手中飞出,飞上了半空,夺夺的,钉在一条横梁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