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六章

作者:黄鹰

孙寿也正在打量看沈胜衣,一双眼睛却豹一样闪光,虎眼一样张大!

目光如刀!

孙寿的一双眼幢中,充满了惊讶,充满了疑惑!

四道目光剎那牛空中相接,两对眼幢几乎同时收缩起来!

孙寿的一身锦衣突然起了一阵波动,就好象有一股气流在衫内翻滚,要裂衣涌出!

沈胜表的一身白衣,一头散发,亦无风自动!

两人的身子封一动也不一动!

虽然不动,两人之间,小楼之内,这剎那彷佛已多了两股强烈得令人窒息的杀气!

杀气严霜!

韩康的一双眼幢亦严霜中冻结!

他一动也没有再动。

不是不想动,只是才一动,就感到两股杀气浪涛一样泛涌奔来!

没有人敢在这种气氛之下,这种环境之中妄动!

如意也不敢!

她瑟缩在床上,面色都已苍白!

杀气更浓!

火盘中燃烧看的火焰,银灯中散发看的灯光,也似在杀气中冰封!杀气中凝结!

好霸道的杀气!好惊人的杀气!

一剎那,只是一剎那,灯光又再明亮,火焰又再飞扬!

孙寿的眼幢亦起了变化,上上下下的又再打量了沈胜衣一眼,从口中吐出了一个字!

“好!”只是一个字!

“你也好!”沈胜衣亦只不过比孙寿多说了两个字。

一有了笑意,这小楼之中最少温暖一倍。

火焰彷佛更旺盛,灯光彷佛更辉煌!

快乐的笑容本就是室内的阳光!

这笑容虽然并非出自快乐,但最低限度,一有了笑容,就有生气了。

“好肃杀的剑气!”孙寿笑说。

“好凌厉的刀杀!”沈胜衣同样笑应。

“我几乎已忍不住拔刀,忍不住出手!”

“彼此彼此!”

“我刀若是出手,你剑是必同时出销,我你刀剑若是出击,你我两人之中必有一人倒下,是你也未可知!是我也末可知!”

“你我并没有出击!”

“所以我你现在都还活着”沈胜衣一笑。“这末尝不是一件好事。”

“亦末尝不是一件值得遗憾的事情!”孙寿却一声轻叹。“千金易得,敌手难求,我这一刀其实应该出手!”

“哦?”

“现在就算出手也不成了!”

“哦?”

“你已笑,我已笑,你我之间已多了一份相惜之情,一份怜才之念,心中一无必杀之意,手上必无必杀之威!”

沈胜衣点头。

这的确也是事实。

“但也好!

“哦?”

我问心并不识你,这一战若成事实,若分生死,死的是我,固然胡涂“我识你!”

“哦?”孙寿一征反问:“我是谁?”

“无情刀孙寿“珠光宝气阁的大总管!”

“你果然识我!”孙寿又是一征。“敢问贵姓?”

“姓沈!”

“沈胜衣?”

“你原来也识我?”

“不识!只是知道有你这样的一个人,只是出于揣度!”孙寿说。

你的身手,剑配右腰,通常剑使左手,左手剑,白衣披发,姓沈,除了沈胜衣之外,还有是谁?

“哦?”

“也不应该再有第二个人!”

“过奖!”

“并非过奖二”孙寿摇头。“金丝燕,柳眉儿,雪衣娘,满天星,拥剑公子虽然不值一顾,一怒杀龙手祖惊虹的雷霆三十六击却绝非寻常可比,无肠君的蟹爪十剑亦未尝没有可取之处,十三杀手亦各见功夫!据我所知这些人除了祖惊虹与你战了一个平手之外,其它都是你手下败将!”

“对于我你到底知道了几多?”

“只是那许多!”孙寿反问:“你又知道我多少?”

“没有多少!”

“这多少大概都是来自道听途说。”

“那许多相信亦是一样!”

“不意相会于今朝,相遇于此地!”

“嗯。”

“你来此地所为何事?”孙寿忽然问,“要一见这位如意姑娘。”沈胜衣目注如意。

听说这姓沈姓甚的小子竟就是名动江湖的沈胜衣,如意已经震惊,再听沈胜衣也就是来找自己,这震惊之外,不其又多了一份诧异。

一旁的韩康不其亦紧张起来。

孙寿实时一嫖韩康。“这就难怪我们这位大爷生气的了。”

沈胜衣苦笑。

“看方才的情形,武功差一点的人,只怕早已给我们这位韩大爷撕成两边。捧成肉酱,但遇上的是你这位武功高强的沈大侠,而我们这位韩大爷近年来在玲珑阁中养尊处优,很少有机会锻炼筋骨,身子比当年最少已胖了一倍,武功最少已弱了三成!”

孙寿只顾说,没有再多瞥韩康一眼,否则,一定会惊奇韩康的面色一下子竟有这么大的变化。

韩康的一张脸本来铁青,现在却已涨成了朱红!

他的嘴chún却紧紧闭着,一声也不发。

孙寿这个总管的权力,在珠光宝气阁之中显然相当大。

韩康的那一份忍耐也大得可以,一直等到孙寿住口,他才旁边接上一句。“我的身子虽然比以前胖上了一倍,武功最少已减了三成,但我的出手,还未失准!”

“哦?”

“这位沈大侠的武功比我高强,是事实,我打不过这位沈大侠。亦理所当然,否则我现在已名满江湖,在珠光宝气阁之中也不单只是一个玲珑阁的老板!”韩康的面色缓缓回复正常,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现在只是玲珑阁的老板!”

“玲珑阁的老板又怎样?”孙寿冷笑。

“目的只是赚钱,并非与人争气,这几年以来,我已很少有机会出手,有需要出手,一向就只是动脑袋,动口!”

“只可惜你的口才虽然不错,脑筋已经退化!”孙寿又一声冷笑“要非你所谓万全之策,事情也不至于落到目前这个地步!”

“就算我脑袋已经退化,就算我所谓万全之策并非万全,要非走脱了宫天宝,事情根本就不会落到目前这个地步!”

孙寿闷哼!

“我只是负责解决大内十二高手!”

“大内十二高手的武功机智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宫天宝,这又有什么了不起?”

“我并未说过有什么了不起,我这个人向来就有自知之明,向来就很自量!”

孙寿一张脸这时铁青。

韩康那几乎就是等于说是他没有自知之明,是他不知自量的了。

韩康所说的也的确是事实。

十二大内高手无一幸免,孙寿虽然杀了孔标,却走脱了宫天宝。

就因为走脱了宫天宝,官府周围百里全力搜索,韩康才会想到借助陈留集珍坊与洛阳碧玉斋之间的珠宝往来,将那一对碧血凤凰藏于一对金童玉女之中,假手杨大手,将之运往洛阳。

碧玉斋集珍坊之间的珠宝往来已是十多二十年,已成了习惯,已人尽皆知,官府方面定必亦不会如何着意,容易疏忽了去。

韩康的那一对金童玉女亦末尝不是杰作。

以杨大手的情面,以杨小剑的武功,一路上还有韩康的一对日月轮,孙寿的一张无情刀沿途保护,这一对金童玉女应该万无一失,那一对碧血凤凰也自应该万无一失!

这办法岂非万全?

可是这万全的办法显然还是有缺点,还是有漏洞!

这应该万无一失的碧血凤凰一副了洛阳还是失去!

韩康,如意,杨大手,杨小剑,张虎侯都有嫌疑!

这五个人之中已有四个否认,只差一个!

杨小剑!

杨小剑并没有表示意见,她也根本没有意见。

杨小剑既然失踪?

那一对碧血凤凰可能就落在杨小剑手上,所以他们现在都在为杨小剑的失踪伤神本来可以不必伤神,根究起来,所有的问题只是出在走脱了宫天宝这件事之上。

宫天宝如果死在孙寿刀下,一切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就因为孙寿没有杀死宫天宝,事情才落到目前这个地步!

“事情落到了目前这个地步,未必就只是我韩康一个人的责任!

他站在孙寿背后,根本就不知道孙寿的一张脸现在简直就已变成了一张刀,眼撞亦开始冰结!

刀,锋利,残忍!

冰,冷酷,无情!

无论谁看到了这刀一样锋利残忍的面庞,这冰一样冷酷无倩的眼幢,相信都愿意暂时闭上嘴巴!

韩康没有。

孙寿并未回头。

“大公子如果一口咬定这只是我韩康一个人的责任,我韩康亦无话可说,只不过,老主人面前,二小姐面前,相信还有我韩康说话的余地!”

孙寿立时又一声冷笑!

这一声冷笑比冰还要冷酷,还要无情!

孙寿冷笑道:“我知道二小姐几次南下,都是你在一旁打点,你很得二小姐的欢心。我也知道老主人一直都很满意你的工作态度。”

韩康面有得色。

“但有一件事最好你也清楚!”

“那一件?”

“珠光宝气阁将来的主人是那一个,只怕你还不明白!”

韩康面上的得色剎那荡然无存!

“大公子今早已到洛阳,你与叶飞花之间,我相信他一定愿意选择叶飞花做他的助手,以叶飞花取代你的位置!”

韩康的面上不单止再无得色,而且已开始发白!

“这样做对我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杨小剑现在落在叶飞花的手上,只要我们接纳他的要求,我们珠光宝气阁就不止多了一个暗器高手,而且还可以得到杨小剑,寻回那一对凤凰!”孙寿的语声更冷酷,更无情!“叶飞花所提出的要求也很简单,只不过要做玲珑阁的老板,取代你在珠光宝气阁之中的位置!”

韩康的面色由白转青,铁青!

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听着!

“据我所知,叶飞花五年前就已经与你齐名江湖,那一手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破在杨大手双手之下后,一值就埋头苦练暗器,以期早日一雪当年耻辱,五年后的今日,你的身子胖了一倍,武功减了三成,一方日进,一方日退,就即使五年以来叶飞花并无寸进,身手现在都已强你三成,以他来取代你的位置,亦不失为明智之举!”

“玲珑阁由我一手创办,一手经营!”韩康忍不住插口一句,面部激动。

“大公子自不会辜负你的一番心血,创业维艰,守业亦不易,守业之外再有所进展就更难,玲珑阁这几年几乎毫无进展,的确也需要换上一个老板的了。”

韩康索性闭上嘴巴。

这件事他不是没有理由分辩,而是不能出口分辩。

以他的头脑,凭他的手段,玲珑阁这几年又岂会毫无进展,只不过所赚得来的几乎已有一半给他放在如意的身上!

这个理由虽然很充足,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拿来对孙寿解释的。

孙寿也没有理会韩康,随又道:“珠光宝气阁之所以能够不断扩展,就是因为能够知人!用人!

“一个大机构如果不尽量招摸人才,补充新血,就保存现状也成问题!

“对于你,大公子自有妥善的安排,珠光宝气阁从来就不曾亏待任何一个下属,老主人不会,大公子同样不会!”

韩康惨笑不语。

孙寿冰结的眼睛逐渐溶解,又有了生气,又可以转动,转落在沈胜衣的面上。

沈胜衣正在凝神静听。

他总算不枉此行。

杨小剑的失踪与如意无关,韩康无关,与张虎侯亦同样无关,是落在一个叫做叶飞花的人手上。

这个叶飞花暗器见长,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五年前曾经与韩康齐名江湖,却败在杨大手手下,轨因此埋头苦练,以图雪耻!

也可能因此,叶飞花劫去杨大手的女儿!

他并且知珠光宝气阁的人正在找寻杨小剑的下落,所以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只要珠光宝气阁让他加入,取代韩康玲珑阁老板的位置,他就交出杨小剑。

珠光宝气阁的少主人现在已到洛阳,对于这个要求已在考虑,已有答允之意!

一下子知道了这许多,的确不枉此行!

杨小剑一找到,那一对碧血凤凰的失踪之谜亦应该可以有一个解答,事情也就应该可以完全解决的了。

沈胜衣一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不错。

他实在想开怀大笑。

还末笑出来,他就已发觉一双眼正在瞪看自己。

孙寿的一双眼!

“沈大侠对于这件事好象很感兴趣。”孙寿连随就这样说。

“嗯!”沈胜衣承认。

“沈大侠来找如意?”

“嗯。”

“江湖上传言你这位沈大侠向来都君子得很!”

沈胜衣叹了口气。“做君子并不是一件怎样写意的事情,我一生人最不感兴趣其实就是做君子这回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