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七章

作者:黄鹰

清淡的花香之中,忽然次来了一曲短笛。

笛声中还有一曲低唱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瘦损梅江韵,那里是清清江上村,香闺里冷落谁揪问,好一个樵悻的莞栏人……

人并没有莞栏,人也并不樵悻。

沈胜衣孙寿梅花径上才转了一个弯,就看到一个红衣小姑娘莞窗低唱在一角红楼之上。

小姑娘身旁一个年纪看来还不怎样大的书生。

书生手中一根短笛。

短笛现在已放下。

沈胜衣往楼上望了一眼,忽然叹了口气。

孙寿应声奇怪的望看沈胜衣。“你叹气什么?”

“你可懂音律?”沈胜衣反问。

“不懂。”

“好在你不懂。”

“哦?”

“方才那一由是关汉卿的大德歌。”

“哦?”

“这位关汉卿现在若是生还,现在若在这里,一定气破肚皮!”

孙寿总算听出沈胜衣在说什么,点头道:我虽然不懂音律,但方才那一阵笛声,歌声听来的确有些砖耳,不过他们总算让你听出那是关汉卿的大德歌。”

沈胜衣只有点头。

书生当然听不到这番说话,歇了一口气,又举起了笛子。

笛声再起。

沈胜衣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里是怡红院。”

“嗯。”

“你可知这怡红院以什么见称洛阳?”

“知。”

“我实在佩服他们这份勇气。”

“这最低限度还有一样好处。”

“哦?”

“我们这就不得不加快脚步。”

沈胜衣道:“只可惜再快也快不过这笛声,这歌声。”

歌声已随笛声晌了起来。

“这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孙寿忽然向小楼那边仰首大声道:“吹笛的,唱歌的两位,可否暂时停下?”

笛声歌声一下子停下,小姑娘诧异的凭窗外望,书生亦吃惊的望了过来。

“你是说我们?”书生的嗓子居然也很晌亮。

“就是说你们。”

书生好象又吃了一惊,连忙问一声:“有什么指教?”

“指教倒没有,不过我身边这位品曲大师认为你们最好等他离开才继续下去。”

书生一个头立时缩了回去。

红衣姑娘亦好象听出了说话中的意思,一张脸忽的亦好象穿上了一袭红色的衣棠。

小楼敞开的窗户旋即关上。

孙寿回望沈胜衣。“这不是解决了……”

话口未完,笛声歌声又一齐在小楼内晌了起来。

孙寿接下来的说话不由的吞了回去,那种表情,简直就像是刚吞下了整只的大鸡蛋。

“好在我们还有这个办法。”沈胜衣的脚步一下子最少快了两倍。

孙寿只好跟着加快脚步。

笛声歌声同时惊天动地的传来。

现在这笛声,歌声何止晌了两倍。

是一曲新水令。

姚牧庵的新水令。

冬怨——梅花一夜漏春工隔纱窗暗香时送,篆消金睡鸭,帘卷锈蟋龙,。

去凤声中,又题觉半裘梦……

心声匆匆,斜倚云屏愁万种,襟怀冗冗,半亩鸳枕恨千重,金钗翡烛烧犹红,肥瓶盛水寒偏冻,冷清清,掩流苏帐暖和谁共……

歌声笛声新水令齐转驻马听。

韩康歌声笛声中抬头望着如意,忽然道:这好象是姚牧庵的新水令。”

“嗯。”如意点头,神情有些异样。

“曲是好曲,只可惜给这支笛子吹坏了,给这副歌喉唱糟了。”韩康居然也懂得音律。

“嗯。”如意只有点头。

“你接下去如何?”

“嗯。”如意应声唱开了嗓子。

笛声适时驻马听转乔牌儿。

呀——闷怀双泪涌,根锁两眉纵,自从执手河梁送,离愁天地同,琴闲吴越桐,萧歇秦台凤,歌停天上谣,曲罢江南弄……

乔牌儿调转雁儿落。

韩康如痢如醉。

如意的歌喉此那位红衣小姑娘也不知婉转多少倍,动听多少倍。

歌声飘出了楼外,飘入了雪中,也似乎飘入了梅花径中的小红楼,飘入了那位红衣姑娘的耳里。

红衣姑娘也似还有自知之明,早已收住了嗓子。

小楼中就只剩下了笛声。

笛声不知何时已一变,变得意外的婉转,意外的动听。

书生的一支短笛就彷佛因人而异。

笛声中还有歌声。

如意的歌声。

“现在你总算已知道我是珠光宝气阁的人,现在你大概也应该明白虽然我喜欢你,为什么不接你往陈留玲珑阁,为什么每隔上三个月才来见你一面。”韩康叹息在歌笛声中。“没有相见,没有相离,相见堪欢,相离堪叹,轨手相分,挥巾相送,我也曾见你双泪涌,我也曾见你双肩纵。”

如意跟着笛声,雁儿落转得胜令,漫声又唱——书信寄封封,姻水隔重重,夜月巴陵下,秋风渭水东,相逢,枕上欢娱梦,飘蓬,天涯怅望中……

“书信封封,不外需索金银。”韩康又叹息在笛歌声中。“我也如数与你,未尝一次拒绝,只怕你遭人欺负,再教你金弓银丸鸳鸯剑,这你说,我对你的爱深不深,对你的情重不重?”

如意没有应声,只是跟着笛子接唱下去。

敌郁闷听绝暮钟,数归期曲损春葱……

途路西东,姻雾迷蒙,魂也难通,梦也难通……

调水仙子直落折桂令.。

笛声如故,歌声封已断续。

如意的咽喉似在发硬。

“在你的心目中,是必认为还不深,还不重!”韩康自问自答。“否则你又怎会一心置我于死地?”

歌声突然中断,如意吃惊的望看韩康。“我……”

“玲珑阁是我心血结晶,这店子几乎尽我半生心血,取去我这店子的老板位置,又何异取去我的半条人命?这岂非就等如置我于死地?”

“我……”

韩康挥手又止住,忽然问:“那位叶飞化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意慌忙摇头。“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韩康亦摇头,摇头叹息道:“我的为人到现在还不知道?没有充分把握,没有证据,你以为我会随便开口?”

如意立时手脚都乱了。

她给沈胜衣掷到床上,一直就坐在床上,这下子一乱,真的就手足无措。

“你怎么会知道的?”她摄儒着忍不住问一声。

韩康反问一声。“你看我可像一个胡涂生?”

“不像。”

“这就是了|”韩康一瞪眼。“你还末答复我的问题。”

如意苦笑。“你莫非忘了,这恰红院本来是一处甚么地方?我如意本来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你难道还不清楚,还要问我与他是甚么关系?”

“我并没有忘记|”韩康的一张脸立时红了起来。“你曾经应承过我甚么,我怕你就真的已经忘记了。”

“还没有,我记得你答应过我负责我这里的一切开销,而因此我应承了你不再侍候第二个客人。”

“这个叶飞花难道不是你的客人?”

“不是。”

“那是甚么东西?”

“是我的朋友。”

“是你的朋友?”韩康冷笑。“你们甚么时候认识的?”

“在你认识我之前三个月。”

“比我还早。”

“就早了那么约三个月。”

“你喜欢他?”

“嗯。”如意居然点头。

“他也喜欢你。”

“嗯。”

“那你为甚么不追随他。”

“我也想,只可惜他连自己的生活几乎都没有办法解决。”

“叶飞花好象还不是一个这样没有办法的男人。”

“他当然不是,只不过这几年他连练暗器的时间都已嫌不够,暗器末练好之前更不想再出乱子。”

“这他到底有甚么好处。”

“最低限度身裁比你潇酒多,相貌比你好看得多。”

“还有。”韩康的语声已起了颠抖。

“他比你年轻了几乎二十年。”如意叹了一口气。“某方面在男人来说,总是越年轻越好。”

韩康气得脸白了。

他的一张脸本来只是发红,想不到一下子就由红转白。

白得就像是死人脸一样。

韩康总算还没有气死,他手指如意,指根都动起了动,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你也犯不着生气的﹃”如意嫖着韩康,“你在陈留有你的女人,我在洛阳有我的男人,并没有甚么不对。”

“谁告诉你我在陈留另有女人。”韩康好容易才从口中吐出这句话。

“要不是,怎么你宁可让我留在这里,也不带我去陈留玲珑阁。”

“我要是这样,你朝夕在我左右,不难就知道我的秘密,珠光宝气阁的秘密“”“这难道不可以。”

“我倒不要紧,只可惜珠光宝气阁的规矩由不得我这样做。”

“那为甚么现在又让我知道。”

现在不让你知道,你又怎晓得这到底是甚么一回事,这一回事又如何重要。”

“那个孙总管的说话莫非当真。”

韩康冷笑。“以我的记忆,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过出口作罢的说话?”

如意这才笑不了出来。

韩康冷笑着又道:“那一对碧血凤凰最好就在杨小剑手上,否则找到了杨小剑,寻不回那一对碧血凤凰,也得准备吃他一刀!”

“那一对碧血凤凰一定就在杨小剑手上!”如意的语气之中又充满了希望。

“谁说的?叶飞花了”如意一征道:“他没有这样说过。”

韩康反而有些奇怪了。“你们不是因为那一对碧血凤凰才掳去杨小剑。”

“根本就是两回事。”

“哦。”韩康更奇怪了。

“飞花丢走杨小剑只不过因为听说杨小剑的武功已尽得杨大手真传,想拿她来一试自己的暗器手法,如果杨小剑接不住他的暗器,他就去找杨大手,一雪当年的耻辱|”“原来这样。”韩康领首。“后来的改变主意大概就是因为从你的口中得知关于那一对碧血凤凰的事情了。”

“嗯。”

“这他就连自己的耻辱也放下不理。”

“没有,不过投身珠光宝气阁,以珠光宝气阁的势力对付杨大手更好,再说,玲珑阁是一间赚钱的铺子。”

“如果不赚钱也养不起你这一个怡红院的红人|”“所以,对于你那间玲珑阁,他实在很感兴趣,没有这一件事,迟早他也会去一趟玲珑阁|”“干甚么?”

“你难道不知道,他本来就是一个甚么人的。

“独行大盗!”

“你这还不知道他去玲珑阁的目的在干甚么?”

“这个人就是走运!”韩康一耸肩膀。“如果他劫到玲珑阁。劫到珠光宝气阁头上,他就死走了!

“这所以就连他也替自己庆幸,也所以对你那间玲珑阁更感兴趣!”

“亦所以他想出这个办法。”

“嗯。”

“一石二鸟,这个人倒也聪明。”

如意笑了。“他若不聪明,我也不知道何年何日才做得成玲珑阁的老板娘。”

韩康也笑,大笑。“你若是跟着我,虽然做不成玲珑阁的老板娘,最少还有一段好日子可过,跟着他,那你就不单止做不成玲珑阁的老板娘,连命也得赔上!”

“你这是恐吓。如意似乎并不将韩康的说话放在心上。

韩康笑声一敛,冷声道:“你是不相信我的说话。”

“嗯。”

“以我在珠光宝气阁的资历,尚且不能留你在身旁,我就不相信叶飞花可以|”如意一愕。

“你今日出卖得我,他日难保就不出卖得叶飞花,我若是叶飞花,真的当上了玲珑阁的老板,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一定就是……”

“就是甚么?”

“杀你!”

如意面上还有笑容,笑得却已有些勉强,道:“我对他的可是真情。”

“那对我的就全是假意了。”韩康好大感触的一声长叹。

如意陪着轻叹一声。

看来她好象有些过意不去了。

韩康随即问道:“你敢肯定他对你也是一样。”

如意慾言又止。

她实在不敢肯定。

韩康看在眼内,冷笑。“你自己也不敢肯定是不。”

如意只好默认。

要看清楚一个人,还没有那么容易,就是我,你已经看不清楚的了。”韩康又长叹一声。”

你既不知道我的一片真心,同样不知道我对这件事只是存疑,方才我说得那么肯定,不过在夺取你的说话!”

如意不觉一面的傍徨。

她的确不知道这许多。

“叶飞花似乎没有可能认识孙寿,孙寿住在甚么地方,他更没有可能清楚,那根本就是出自我的安排,但我记得,似乎曾经跟你说过,我存疑的,只是这一点,想不到竟然就是事实!”

韩康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