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劫》

第九章

作者:黄鹰

看来他记性并不坏,还省起有叶飞花这个人。

这当然他就更不会忘记当年勇破满天飞花,一手七暗器,将叶恭花打的落荒而逃这件事了?

他的面色,由青转白,忽的问道:“谁说的?”

“孙寿!”沈胜衣转过半身,眼望看窗外。“叶恭花现在正与孙寿谈条件!”

“什么条件?”杨大手紧张的望着沈胜衣问。

“叶飞花要以杨小剑交换韩康在珠光宝气阁的地位!”沈胜衣缓缓的道:“找到了杨小剑,说不定就可以寻回那一对碧血凤凰,韩康是珠光宝气阁属下玲珑阁的老板,这其实,可以说是以那一对碧血凤凰,来交换韩康的玲珑阁!”

“孙寿答应了?”杨大手一张脸更白。

“正在考虑当中,珠光宝气阁的少主人曾经答应给予你们十五日的时间,韩康也不例外,现在才过了三日,他就算接受叶飞花的条件,也得在十二日之后!”

“十二日之后?”杨大手沉吟看忽又问:“叶飞花现在在那里?”

“这相信就连孙寿也不清楚。”

“你呢?”

“我更就不清楚了。”

“但你一定有办法弄清楚的。”

沈胜衣淡笑。

“白蜘蛛在应天府,一连犯了十八件案子,也没有人知道他本来的身份,隐藏在什么地方,可是,你一到,才不过一昼夜就将他找了出来!”

沈胜衣只是淡笑。

这件事先后已有不少人在他面前提起,倘实在已经听腻。

杨大手接道:“洛阳这个地方找人或者比较困难,但三五七日之间,你沈大侠大概总可以找到叶飞花,找出我的女儿的了。”

“这又怎样?”

“这就最好在七日之内,将我的女儿找出来!”

“之后呢?”

“交给我!”

“哦?”

“是我的女儿,你当然得交回我!”

“她关系那一对碧血凤凰的下落!”

“这是其次,无论如何,首先你得将她找回来,交给我!”

沈胜衣奇怪的望着杨大手。

张虎侯一旁忍不住又冷笑道:“我看你这个人实在善忘得很!”

杨大手霍地回头,瞪了张虎侯一眼。“我并没有忘记他是沈胜衣!”

“这你就……”

“他现在是在替你工作!”杨大手截下张虎候的说话。“你答应过我在限期之内替我找出我的女儿!”

杨大手再转向沈胜衣,一字字的说道:“所以,我现在对你怎样说,你就得怎样替我去做!”

沈胜衣一声冷笑。“我只答应张虎侯替他找出你女儿的下落。”

“我要你将她交出来!”杨大手本来就已经够大的一双眼张的更加大。

沈胜衣好象完全不怕杨大手那双大眼,又是一声冷笑。“可不是我藏起你的女儿。”

“但你既然知道她的下落,既然可以将她找出来,为什么不对我说清楚,不将她找回来?交给我?”

沈胜衣还末来得及说话,杨大手又大声道:“这岂非就等于你藏起了她!”

“你硬要这样说我也没有办法。”

“这你是承认了?”杨大手不容沈胜衣分辨,语声由高转厉,厉声喝问:“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肯不肯在期限之内将我的女儿找出来?交给我?”

“这如果我说肯,就变了是我在替你卖命的了。”沈胜衣望着杨大手,目光很平淡,语声亦平淡起来。“我并不喜欢替人卖命,尤其是替一个只凭两只手轻易就可以将入打得落荒而逃的强人卖命!”

杨大手的一张面更难看。

沈胜衣接着又道:“叶飞花既然是你的手下败将,就算两下碰上,也根本不成问题,洛阳这个地方你又不是陌生,何不自己化些脑筋?何必麻烦别人?”

杨大手彷佛完全没有听在耳,只是问:“你不肯替我将我的女儿找出来就算了,叶飞花现在在什么地方,这大概你总可以让我知道的吧?”

“怒难奉告!”

这句话出口,沈胜衣就知道可能会发生问题,他只希望杨大手的疑心不会这样大,想的不会那么多。

只可惜杨大手这个人的疑心天生就大得很,想的比普通人往往多一倍。

眼看看他由青转白的一张面一剎那又发育,铁青!

“哦?怒难奉告?”他的语声亦变得铁一样冷,铁一样硬!“不是无可奉告!”

沈胜衣现在就算想解释也来不及了。

杨大手还在说话,一双大手已伸了出来,语声一落,双手就抓了出去!

手动风生,看来他在这一双大手之上的确下了不少功夫。

张虎侯一旁看在眼中,竟笑了起来。“我敢赌你一万两银子,赌你这一双大手一定奈何不了沈胜衣!”

杨大手闷哼。

张虎侯这说话之间,他的一双大手已一连换了两个招式,抓了沈胜衣三次。

三次都几乎抓住了沈胜衣,就差那一寸几分偏偏落空!

他闷哼着双手又再伸出,身形同时加快。

沈胜衣的身形更快。

杨大手双手一再落空,面上实在挂不住,大喝一声,化爪为掌,左十七右十八,连环三十五拳,底下同时踢出了二十四脚。

他以空手入白刃的功夫扬名江湖,拳脚方面当然亦见功力,这一轮攻势,居然将沈胜衣追出了好几步。

像他这种老江湖当然看得出迫退沈胜衣这几步并不是表示自己技高一筹,只不过沈胜衣在退让。

沈胜衣也根本就没有还手。

杨大手倒希望沈胜衣还手,这一来,最低限度就可以双手相接,这他就可以有机会再化拳为爪,一爪抓住沈胜衣。

沈胜衣却也不知是不愿意与杨大手动手还是看穿了杨大手的企图,就只是闪避。

他的轻功看来还在杨大手之上。

杨大手不由得顿生英雄无用武之地之感,三十五拳,二十四脚一周,突然收住了势子,仰天大笑道:“沈胜衣也不外如是!”

沈胜衣只当没有听见,完全没有理会,反而张虎侯一旁应了一声。“就如是我们杨大爷已经不知如何了。”

杨大手应声霍地回头瞪着张虎侯。

看来这位杨大爷意思本来是要用说话挑动沈胜衣,但这下反而给张虎侯用说话激怒了。

只见他瞪着张虎侯,咽喉间突然发出一声闷吼,一错步,双拳抢出,化掌为爪,双双抓向张虎侯双肩。

以张虎侯目前的状况,当然没有办法应付杨大手这一双曾经扬名天下的大手,而看杨大手现在的表情,似乎真的有意思将毙着的一肚子闷气出在张虎候的身上。

好在旁边还有一个沈胜衣。

沈胜衣当然不会由得杨大手在张虎侯身上出气,那边杨大手才错步出手,他这边已抢步欺前,双手“分花拂柳”,拂向杨大手的一双手腕。

杨大手双手实时一翻,原是抓向张虎候的双爪反变了抓向沈胜衣。

这看来他方才的一番举动只不过在诱沈胜衣出手。

沈胜衣果然上当。

四只手剎那相接、杨大手大喝一声,双手化爪为掌,将沈胜衣双手握在掌中。

杨大手这一双手名符其实,的确大得很,沈胜衣双手一入掌中几乎消失不见。

杨大手跟着喝问:“叶飞花现在在什么地方?”

沈胜衣面上木无表情,也没有说话。

杨大手双手背上的青筋一样一阵牵动,厉声道:“再不说我碎了你这双手!”

沈胜衣这才一声冷笑。“你只管试试!”

杨大手柠笑,柠笑中双掌同时收缩,一个脑袋随亦偏过一边,好象倾耳在听甚么。

他其实是在听碎骨的声音。

这种经验他最少已有十次,每一次一当他的双手收缩,他几乎立即就听到碎骨的声音。

碎在他这一双手之内的手,虽然没有整整十对,却已有十九只了。

他老早就想找个机会凑够十对这个数目,只可惜他虽然有这个心意,近年来已没有人敢胆犯到他手上。

现在却正是机会。

他当然不肯错过这个机会。

他也低不过想捏碎沈胜表的一只手,所以他也只是一只手特别用力,右手。

他右手握着的是沈胜表的左手。

一般人的左手总比右手软弱,所以他着意沈胜衣的左手亦不是全无道理。

经验告诉他,最多使上五六分气力,握在他手中的手就得碎裂,这一次他却用上八分气力!

他到底没有将沈胜衣当做一般人看待。

这一次却偏偏还是例外!

他右手才一使力,马上就发觉握的并不像一只手,简直像一团铁,不由得一征!

这一征手上的气力立时就失了分寸!

沈胜衣双手适时发力,拍拍的两声,就从杨大手的双手之中抽了出来!

杨大手又是一征,一忙急忙闪侧半身,退出牛步!

这就算沈胜衣乘机反击,倘亦可以从容应付。

沈胜衣果然反击、却不是用手,是用剑!

这却是杨大手意料之外,猛觉眼前寒光一闪,一支长剑已抵住咽喉!

好快的剑!

沈胜衣的剑本来就快得很。

剑正握在沈胜衣的左手之中。

看着这只握剑的左手,杨大手几乎没有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我方才应该全力对付你的右手!”杨大手虽然没有给自己一巴掌,却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

沈胜衣的左手如果没有下过相当苦功,也接不下祖惊虹的雷霆三十六击,横扫十三杀手,扬名江湖,他以八分气力就想捏碎这只驰名江湖的左手,如果不是成竹在胸,就是一个严重的疏忽。

这是一个严重的疏忽。

一个严重的疏忽往往就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这种代价往往就是自己的生命。

杨大手又叹了一口气,已准备用自己的生命弥补这一次的疏忽。

沈胜汞的剑却并没有刺下去,缓缓道:“你的武器是手,我的武器是剑,我以剑来对付你的手,也不算得不公平。”

“我没有说不公平。”杨大手微一抬头。“你只管下手!”

这个人居然还有一份视死如归的豪气。

沈胜衣应声反而缩手。

铮的剑入销,沈胜衣冷观杨大手,道:“我无意杀你,也没有杀你的理由,杀你的必要,但你最好也不要再找我麻烦!

杨大手瞪着沈胜衣,没有说话。

沈胜衣又道:“这件事与我本来完全无关,我之所以插手完全是因为张虎侯,但并不是说我这就会偏袒他,我目的只找出事情的真相,一待水落石出,就是你们的事情。”

杨大手闷哼一声。

“叶飞花的目的是在韩康珠光宝气阁中的地位,在末得珠光宝气阁方面的答复之前,他就与你有宿怨,谅他也不敢对你的女儿怎样,十二日之后,人交到珠光宝气阁手上,更就不成问题了,除非碧血凤凰的失踪的确与你的女儿有关,那自当别论!”沈胜衣一歇又道:“碧血凤凰是波斯进贡我朝的宝物,这件事其实应该交由官府处理,只可惜我既非官府中人,对于官府中人亦没有多大好感,至于珠光宝气阁与你们也并不见得是甚么好东西,所以对于这件事我虽然不能完全袖手旁观,但也只能设法给你们一个公道。”

杨大手又一声闷哼。

“珠光宝气阁劫夺贡物,是珠光宝气阁的不好,但自有官府中人找他们还一个公道,珠光宝气阁劫夺得来的碧血凤凰,失落在你们之中,是你们的不妥,你们当然也得还珠光宝气阁一个公道!”沈胜衣语声陡地一高。“十二日又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别人都在等,都肯等,偏就是你一个例外?”

“你知道杨小剑是我的女儿?”杨大手忽的问这一句。

“嗯?”

杨大手道:“你又可知道她是怎样的一种性格?”

“我连她本人都没有见过一面。”

“她性情刚烈,受不得丝毫屈辱。”

“叶飞花不成还会胡来?要知道你的女儿现在一死,就不单只是你,珠光宝气阁也不会放过他,我看他倒是一个聪明人,像这种有害无益的事情,即使他本来有意做现在也不肯做的了。”

“无论如何,我总放心不下!”杨大手不觉双拳紧握,直撞的格格作晌。“像这种日子,就连一日也难过,何况十二日之多!”

果真连一日也难过。

才不过一夜,沈胜衣早上才起来,就从张虎候的家人口中知道珠光宝气阁的总管大堂等他。

在大堂等着的还有两个人,面对孙寿的是张虎侯张虎侯孙寿之间还有一个人——一踏入大堂,沈胜衣的目光不觉就落在那个人的面上身上。

那个人身上的衣饰,高贵而精致,面上的神态,冷寞而骄人,很年轻,最多也不过二十四五。

那个人的目光亦正落在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