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胜衣传奇银狼》

一、爪痕斑驳血腥四溢(上)

作者:黄鹰

风雨扬州。

黄昏。

一辆马车穿过城北的石板长街,来到一幢庄院的门前。

黑色的马车,连车帘子都髹成黑色。

拖车的也是两匹黑马,驾驶马车的劫是一个头戴竹笠的锦衣人。

马车停下,锦衣人马鞭往车旁一插,连随从车上跃下来。

他几步奔上门前石阶。

大门紧闭。

锦衣人手握门环,力撞在门上。

街上的行人看见,不由都停下咽步,神情大都很诧异,其中一人脱口道:“这个人难道不知道双英镖局早在三个月之前已经结束了。”

旁边的朋友突然一声轻咳,道:“你说话小心,这个人看样子好像就是双英镖局的总镖头柳西塘。”

“给你这一说,我也发觉了,嗯——的确是很像。”

“如果真的是他,我们最好赶快走开点。”

“不错,这个人的脾气实在厉害。”

“否则怎会连他的结拜兄弟凤栖梧也怕了他,跟他拆伙,搬出镖局?”

“凤栖梧的搬出双英镖局据我所知并不是这个原因。”

“哦?”

“听说完全是因为凤栖梧送了一顶绿帽子给他。”

“是么?”

“你有没有见过他的妻子?”

“见过几面,我还知道,她叫做玉蕴芳。”

“这个女人你认为怎样?”

“人很美,娶来做老婆,却认真要考虑。”

“因为她的武功也很高?”

“武功高的女人,大都是一条可怕的母老虎。”

“她却是例外。”

“哦?”

“她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她与凤栖梧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就难怪柳西塘戴上绿帽子了。”

他们相顾一笑。

笑意刹那凝结在面上,因为他们突然发觉锦衣人已停下拍门的手,转头向他们望来。

锦衣人站在石阶之上,是以虽然头戴竹笠,他们仍然看见锦衣人的脸庞!

“真的是柳西塘!”

“莫非他听到了我们的说话了。”说话的两个人心头一凛,不约而同的举起脚步,急奔了出去。

柳西塘也许未必听到他们的说话,旁边的其他几个路人却是听到的,一看见他们离开,慌忙亦一散。

他们都是这附近的居民,当然亦知道柳西塘是怎样的一个人。

柳西塘武功的厉害他们当然也是清楚得很。

     ※   ※   ※   ※   

柳西塘盯着四散的路人,眼瞳中彷佛有火焰燃烧起来。

他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却不难想像得到不会是好说话。

也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大门“呀”的在内打开。

柳西塘应声回头。

开门的是一个老苍头,一见到柳西塘,脸上立时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柳西塘即时一巴掌痛掴在老苍头的脸上。

“叭”一声,那个老苍头被掴的打了一个转,几乎倒下去。

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他却哼也不敢哼一声。

他叫做柳忠,自小就被父母卖入柳家当仆人。

穷人的儿子,有他这种遭遇的,多得很。

今年他已经六十一岁,柳西塘却不过四十三,他看着柳西塘长大,对于柳西塘的脾气当然最清楚没有。

柳西塘发脾气打人的时候,应该怎样才是可以避免再挨打?他早就已经有分寸的了。

因为他挨打的经验已非常丰富。

所以他现在既不哼声,也不伸手去抹嘴角的鲜血。

柳西塘果然没有再出手,只是斥责道:“我叫你看着门户,你躲到那里偷懒去了?”柳忠俯首低声道:“我……我方在烧饭。”

柳西塘闷哼一声,道:“先给我将马车赶进去!”

柳忠一声:“是。”赶快走出门外。

他走下石阶,才走近那辆马车,一声长而尖,恐怖已极的确叫突然从车厢内传出来!

柳忠不由的一怔,失声道:“这……这不是狼叫?”柳西塘走了过来,道:“是狼叫!”

柳忠又一怔。

柳西塘脚步不停,走到车厢后,拉开了车门。

飕一声,一团银白色的东西即时从车厢内标出来!

一条狼!

银白色的狼,浑身长毛银针一样闪闪生光!

这显然并不是一条普通的狼!

狼脖子之上锁着一个铁环,环上相连着一条锁链。

叮当的铁链声落地,狼脚亦落地,那条狼突然“呜”一声嗥叫,扑向柳西塘!

狼眼血红,狼牙却是利剑也似,闪烁着白森森的冷芒,咬向柳西塘的咽喉!

柳西塘冷笑。

冷笑声方起,已将头戴竹笠取下一送,正好送入狼口中!

刷的,狼牙咬住了竹笠。

柳西塘旋即半身一侧,左手抄住了锁链,右手一拳痛击于狼口之上。

狼立时被打的头一侧,咬着的竹笠亦从狼口中飞出去。

它狂嗥反噬,可是柳西塘的左手已握住了锁链,只一挥,它的口还未咬到,整个身子已被柳西塘横挥了出去,重摔于地上!

它立即翻身跳起,柳西塘的脚,的拳却到了。

三拳十一脚!

拳脚都很重,那条狼三拳十一脚挨下来,嘴角已溢出鲜血。

它彷佛知道再反扑也只有挨打,终于静下来,一双眼却瞪着柳西塘。

即双眼睛红得更厉害,一股强烈的怨毒从眼中射出来。

柳西塘突然发觉,呛啷的一抖左手锁链,冷笑道:“你恨我?”那条狼也不知是否听得懂他的话,眼瞳中的怨毒又浓了几分。

它却没有回答柳西塘。

狼根本不能够说人话,不过却连狼声也没有发出来。

只是它眼中的怨毒,更浓了。

柳西塘横移几步。

狼眼跟着柳西塘移动。

柳西塘走到掉在地上的那顶竹笠旁边,脚一挑,倏的将那顶竹笠挑起来。

他接在右手,忽然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那条狼即时“呜”一声。

这一声之中,充满了恐惧。

莫非它已经感觉到了危险?

柳西塘手握竹笠,连随向那条狼走过去。

那条狼这一次竟然向后退。

它退后半丈,撞在一个车轮之上,偏身一缩,就想缩入车底,柳西塘握着锁链的左手却就在这时往后猛一扯。

那条狼飒的当场被他扯的离地飞了过来。

他右手竹笠同时迎着狼头击下!

霍霍的两声,狼血激飞!

凄厉已极的狼嗥声刹那暴晌,惊裂长街的静寂!

柳忠的胆也几乎惊裂了。

血激入了半空。

血中赫然有两只眼。

狼眼。

柳西塘右手竹笠一翻,划入狼血中,将狼眼接下,再一沉一送,送入了狼口!

凄厉的狼嗥,立时被竹笠截断!

狼口已给竹笠撞裂,整条狼都被那顶竹笠撞倒在地上。

那条狼随地乱滚,滚过的地方,都留下斑斓的血渍。

     ※   ※   ※   ※   

雨仍然在下,一街泥泞。

血渍与泥泞相混,被雨水打淡,颜色变得很怪异。

狼身的颜色更变得怪异。

银白色的狼毛已遍沾泥、血。

骤看起来这就像是一头怪兽。

血继续从狼眼中流出来。

狼眼已变成两个血洞。

柳忠那边偏过半脸,不忍再看。

柳西塘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条狼负痛在地上打滚。

那条狼在地上滚动了一会,再次静下来,鼻翅一阵抽动,突然箭一样从地上标起,扑向了柳西塘!

它虽然已没有了眼睛,鼻子并没有损坏。

狼鼻嗅觉的敏锐,据说并不在犬鼻之下。

只可惜柳西塘已经在防备着它。

这一扑当然扑空。

柳西塘偏身一闪,左手的锁链一紧,那条狼就横摔在他身边!

一摔不起,终于昏倒。

它毕竟也是血肉之躯。

这种折磨并不是血肉之躯能够抵受。

柳西塘半转身子,盯看倒在地上的那条狼,冷笑道:“这就是你对我无礼的惩罚,”他再转身子,继续道:“无论是人还是兽,对我无礼,必会后悔!”

他的目光落在柳忠脸上。

柳忠打了一个寒噤。

柳西塘连随吩咐道:“将马车拉入庄内之后,立即给我准备热水食物,送到练武厅。”

柳忠诧异道:“练武厅?”

柳西塘目光再落那条狼的身上,道:“我要将这条狼全身洗刷乾净,医好他的伤,再给它足够的食物。”

接看,柳西塘又道;“这是罕有的异种银狼,我见它可爱,才不惜重金从那几个参客的手中,将它买下来,否则它已被剥皮拆骨!”

柳忠心里暗忖道:“我就不觉得这条狼有什么可爱了。”

柳西塘接道:“谁知道这畜牲非独不感激,反而对我这样子无礼,这种忘恩负义的畜牲,我若是让它死得这么痛快,岂非便宜了它!”

柳忠听着心中暗笑。

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柳西塘这样骂对不起他的人:“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忘恩负义──”现在这条狼虽然没有一个狗肺,刮是有一颗真正的狼心。

难道柳西塘根本忘记了这是一条狼?

听到最后柳忠却暗惊起来。

柳西塘的说话之中显然还有说话。

     ※   ※   ※   ※   

双英镖局的练武厅相当宽阔,不过已经很久没有人在那里练武。

柳西塘与凤栖梧也就是双英镖局的双英,他们既然已拆伙,双英镖局的招牌自然亦得拆掉。

镖局也就结束。

因为镖局中的人大都与柳西塘合不来,凤栖梧一走,他们很多亦跟看离开,留下来的就不给柳西塘赶走,不久亦没有意思再留下去。

柳西塘非独没有再接生意,脾气更日益暴躁,有时候简直就像是一个疯子。

没有人喜欢侍候一个疯子。

偌大的一间双英镖局于是只剩下柳西塘夫妇,柳忠一个老仆人。与及春花秋月两个小丫环。

春花秋月两个小丫环亦是柳忠一样,自小卖入了柳家,他们不能不留下来。

柳忠春花秋月三人都不是练家子。

玉蕴芳一向只是在后园练剑。

练武厅不废置才奇怪。

现在这个练武厅更成了养狼的地方。

柳西塘将那条银狼绑在一条柱子上锁好不久,热水食物都送来了。

柳忠知道柳西塘的耐性有限,也知道柳西塘等得太久,就会动怒。

他并不想再挨打。

柳西塘果然用热水将那条银狼身上的血渍泥泞洗刷乾净,而且还用最好的创葯敷上狼眼,再扎上白布。

那条银狼虽然醒转,可是柳西塘早已将它的双脚用绳子困缚起来。

所以洗刷敷葯的工作,进行得还算顺利。

扎好狼眼,柳西塘才用刀将狼脚的绳子削断。

那条银狼立即跃起身扑前。

柳西塘已经站在狼牙咬不到的地方。

他绕看那条柱子移动脚步。

那条银狼亦跟看移动,始终是面向着柳西塘。

它的鼻子亦可谓灵敏的了。

只要那条锁链一断,它就可以扑到柳西塘的身上。

锁链却是铁打的,并非一条狼能够挣断。

柳西塘缓步移到那盒食物之前的时候,那条银狼终于停下来。

它没有再跟下去,低头吃那些食物。

在饥饿之下,人也会忘记羞辱,向食物低头,何况狼。

可是那条银狼才吃了一口,柳西塘一脚就将盘子踢开。

那条银狼立时叫起来。

这次的叫声就像在哀求柳西塘将食物还给它。

柳西塘一笑,用脚将盒子移回,那条银狼的口一落,他却又将盒子踢开。

这无疑也是一种虐待。

一次又一次,那条银狼的叫声逐渐愤怒起来。

它盛怒之下,再开始狂嗥乱扑。

柳西塘一见大笑。

这个人的脑袋莫非有什么问题?

     ※   ※   ※   ※   

一个人的脑袋如果没有问题,相信绝不会无故在家中养一条狼。

柳西塘是真的将那条银狼养在家中。

他养那条银狼的目的似乎就只是为了有一个虐待的对象,三个月下来,所有虐待的手段他几乎全都用上了。

那条银狼的叫声,一日比一日凄厉。

现在如果解开了那条锁链,它一定会跟柳西塘拚命。

甚至柳忠也已有那种感觉,柳西塘却仍然继续他对那条银狼的虐待。

莫非他真的脑袋有问题?

     ※   ※   ※   ※   

三个月后的一日。

拂晓。

拂晓在百香院来说,仍然是睡觉的时候。

钱天赐却在这时候走出了百香院。

他并不是因为身上没有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爪痕斑驳血腥四溢(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沈胜衣传奇银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