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胜衣传奇银狼》

三、荒凉颓庙诡秘恐怖(下)

作者:黄鹰

玉蕴芳也许真的是清白无辜,并没有隐瞒玉凝香的下落。

对于沈胜衣查四的计划她全无异议,只是表示不放心玉凝香的安全。

沈胜衣查四不待言当场大拍心口,强调有他们两人,玉凝香的安全绝对不成问题。

玉蕴芳于是说了出来。

沈胜衣查四虽然知道了玉凝香的下落,最快仍要等待两天,才可以见到玉凝香的面。

由扬州城到玉凝香居住的地方,来回怎也得用上两天。

     ※   ※   ※   ※   

一天又一天!

两天很快又过去。

在这两天内,事情一些进展也没有,甘豹仍然是下落不明。

沈胜衣查四只好寄望玉凝香的到来。

在那天黄昏,玉凝香终于赶到来了。

     ※   ※   ※   ※   

玉凝香比玉蕴芳年轻很多。

玉蕴芳已经漂亮,可是比起玉凝香,显然又有了一段距离。

通常,一个女孩子具备了这种条件,大都会摆出一副高不可攀,凛若冰霜的样子。

玉凝香却是例外,她的面上很多时都带着一种亲切的笑容。

好像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当然是人见人爱的!

沈胜衣查四见到了玉凝香,才明白甘豹为什么对她那样喜爱。

玉凝香到来的时候显得很担忧,可是入牢房见过玉蕴芳之后,又有了笑容!

沈胜衣查四一直在旁边,两人的说话他们都听闻在耳里。

一共只有几句说话──玉凝香道:“姊姊,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

“为什么他们要抓你坐牢?”

“关于这一点你问沈大侠和查捕头好了,他们有一件事,也正要你帮忙。”

“什么事?”

“这件事在办妥后,也许能够证明我的清白,你尽力帮助他们好了。”

玉凝香不假思索,立即应允,然后就退出监牢。

     ※   ※   ※   ※   

出了监牢,查四招呼沈胜衣玉凝香在外院捕房坐下。

玉凝香坐下就笑道:“那件事一定不是我姊姊做的。”

查四一怔:“你凭什么如此肯定?”

玉凝香道:“我姊姊根本就不是那种人,她也从来不会欺骗我。”

查四微喟道:“我们却不能够只凭一句相信就断案,必须有充份的证据。”

玉凝香点头。

查四道:“目前我们得到的证据,对于他们两人却是极之不利,”玉凝香忍不住问道:“事情到底是怎样的?”

查四耐着性子将事情说了一遍。

玉凝香听到最后,面上已全无笑容。

她思索着道:“总捕头难道不觉得他们的杀人证据太充份?”

查四道:“所以我才只是将他们收押起来。”

玉凝香道:“人如果是他们杀的,他们一定会尽快将证据消灭,凤叔叔是一个聪明人,我姊姊也是的!”

查四道:“也许他们想不到我们会在双英镖局出现,来不及消灭证据!”

玉凝香道:“你方才还没有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会突然走到去双英镖局。”

查四道:“我们可以说是给人引去的,那个人也许就是惟一的目击证人。”

玉凝香道:“那个人也死了?”

查四道:“我们肯定他仍然生存。”

玉凝香道:“这是说事发之后,你们并没有见过他?”

查四道:“事实一直都找不到他。”

玉凝香道:“当时你们应该将他留下来的。”

查四道:“我们当时很怀疑他的说话,到我们着见他给那条银狼追出了镖局之后,一心牵挂着镖局之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也就将他疏忽了!”

玉凝香道:“你们又凭什么,认为他是惟一的目击证人?”

查四道:“也就在当夜,他将一封信缚在一块石头上,掷进了衙门……”

玉凝香急问道:“那封信内,写着什么?”

查四道:“他亲眼看见令姊凿断那条锁链。”

玉凝香一怔道:“真的?”

查四道:“这要在见过他之后才能够肯定,只可惜我们虽知道他并未死亡,甚至也许就在附近徘徊,一连几天尽管我们遍布眼线,始终无法将他找出来。”

玉凝香道:“或者他一直躲着,根本就没有出来走动。”

查四道:“未必。”

玉凝香道:“那么就是你派出来的人一直都没有遇上他的了。”

查四道:“即使遇上了,他们也不会认得出来。”

玉凝香诧声道:“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

查四道:.“如果他以真面目出现,就算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人,也不难认出是他的。”

玉凝香道:“哦?”

查四说道:“因为他的相貌,非常特别。”

玉凝香诧异的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查四道:“他善于改变容貌。”

玉凝香恍然道:“这是说,他懂得易容术?”

查四道:“不错。”

他缓缓接道:“所以我们不得不请你来帮忙。”

玉凝香一呆,道:“我并不懂得易容术。”

查四道:“可是只要见到你,他就会来找你的。”

玉凝香又是一呆,问道:“他到底是谁?”

查四道:“他就是甘豹。”

玉凝香更加诧异脱口道:“甘豹?”

查四道:“相信你还记得这个人。”

玉凝香苦笑点头。

要她忘记这个人,实在不容易,当年她就是为了摆脱这个人的纠缠,才离开双英镖局。

查四沈胜衣的目光一齐落在玉凝香的面上。

玉凝香苦笑道:“这个人的相貌的确特别得很。”

她再问查四,道:“就是他将你们引到双英镖局去?”

查四道:“正是他。”

他详细的将遇见甘豹的情形告诉玉凝香。

玉凝香听的很用心,到查四住口,就疑惑的道:“甘豹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为什么他不肯将之完全说出来,行动这样鬼祟呢?”

查四道:“他当然有他这样的原因,我们必须把他找出来,问清楚。”

沈胜衣插口道:“我们这一次要姑娘这样帮忙,无疑是委屈姑娘,但是在目前来说,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

玉凝香道:“为了我姊姊的清白,我一定会帮忙你们找到甘豹。”

查四道:“本来我们是不必麻烦姑娘的,问题是时间不容许我们再耽搁,我们必须尽快将甘豹找出来。”

他沉声接道:“商孤竹已送出了三对书信,邀约他的三个同门或朋友到来,纵然他们未必敢闯入监牢杀人,但是事情闹大了,一开堂审讯,他们就难免皮肉之苦,我们这样做,其实也为了他们设想。”

玉凝香道:“我明白。”

查四道:“姑娘明白最好。”

玉凝香望一眼沈胜衣查四,道:“看来你们也不大相信我的姊姊是那种人。”

沈胜衣道:“这是事实。”

玉凝香忽然道:“我听过不少关于你的事。”

沈胜衣道:“是么?”

玉凝香道:“所以你插手这件事我很放心,因为我相信,你是绝对不会让我的姊姊含冤受屈的。”

沈胜衣道:“就算没有我插手,查四捕头也一定会找出真正的凶手。”

玉凝香道:“我也知道他是一个好捕头。”

她连随问道:“你们要我怎样做?”

沈胜衣道:“很简单,只要你在双英镖局进出多几次,或者在附近徘徊一下就可以了。”

玉凝香一面疑惑之色。

沈胜衣解释道:“以我推测,甘豹是必会想到你们姊妹情深,除非不知道,否则一定会赶来,而这件事你却是迟早一定会知道的。”

玉凝香点头道:“我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其实并不怎样远,况且我们姊妹在这里还有好几个亲戚的。”

查四道:“同时你们既然是只得姊妹两人,在官府开审之前,官府也必会通知你一声。”

沈胜衣接道:“甘豹当然不肯放过这个能够看见你的机会,现在也许开始在衙门或者双英镖局附近窥伺。”

玉凝香领首道:“如果我回来这两地方的确必到的,但,你们也必须考虑一点。”

查四道:“那一点。”

玉凝香道:“甘豹对我说不定已经死了心。”

查四四:“我相信不会。”

沈胜衣点头道:“好像姑娘这样美丽的女孩子并不多。”

玉凝香娇脸一红。

沈胜衣转回话题,道:“姑娘进出衙门与及双英镖局,当然都必须有一个理由,譬如说探监,或者到街上给姊姊买一些她喜欢的食物,有关这些,查捕头稍后曾详细指点姑娘的了。”

查四道:“至于姑娘的安全问题,我亦已考虑清楚,由姑娘走出衙门的一刻开始,我的手下将会沿途照应,他们分别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出现,稍后我介绍姑娘认识他们,以便必要时联络。”

他沉吟一会,接道:“至于姑娘住宿的地方,则别无选择,非留在双英镖局不可的。”

玉凝香道:“这个计划什么时候开始进行?”

查四道:“姑娘的意思怎样?”

玉凝香道:“当然就是越快越好。”

她轻叹一声,接道:“姊姊在牢内虽然并没有吃苦,我还是希望她能够早日出来。”

查四道:“我明白你这种心情。”

沈胜衣道:“不过你自己的安全也必须加以注意,一路上尽管有人照应,如果事情来得太突然的话,照应你的人亦会措手不及。”

玉凝香道:“我是不怕甘豹的。”

沈胜衣道:“我看出你也懂武功。”

玉凝香道:“说到我的武功或者仍然比不上姊姊,但相信现在已足以应付甘豹,年来我一直苦练,并没有一日偷懒。”

沈胜衣道:“事关重大,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切不可单独采取行动。”

玉凝香无言领首。

     ※   ※   ※   ※   

双英镖局于是就多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出入。

住在那附近的人,不少仍记得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就是玉蕴芳的妹妹玉凝香。

可是不认识玉凝香的人却很多,尤其是过路的人。

他们着见一个这样美丽的女孩子在双英镖局出入,不由都多看几眼。发生了那件惨案之后,双英镖局在扬州已非常出名,总已被目为凶宅。

不过即使玉凝香,远离双英镖局,不知道她是在双英镖局进出的路人,看见她亦不由得多看几眼。

尤其是男人。

玉凝香到底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

看见那么美丽的一个女孩子,不多看几眼的男人并不多。

他们当然都希望知道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是谁,其中居然有人千方百计去打听,甚至有人远远的跟在玉凝香后面,看看她到底是那户人家的女儿。

这些人不待言给照应玉凝香的捕快增添了不少烦恼。

他们不得不分心留意这些人,因为甘豹很可能就在当中。

可是他们一些发现都没有。

难道甘豹的易容术真的是如此高明,抑或他根本就不在那里头?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玉凝香已经回来?

除了甘豹,相信还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些问题。

     ※   ※   ※   ※   

又两天过去。

甘豹仍然是下落不明。

到第三天正午,玉凝香就像过去的两天一样,挽了一个竹篮子离开双英镖局,走向衙门。

她真的是做了好几样点心,准备送去监牢给她的姊姊。

天色晴朗,万里无云。

玉凝香的心情却并不开朗,她走得很慢,低着头。

一连两天都没有收获,她不得不怀疑沈胜衣查四两人的推测。

虽然低着头,她并没有撞着人。

这时候街上的行人并不多。

其中却有三个人远远跟在玉凝香的后面。

一个是卖葯郎中,一个是算命先生,还有的一个竟然是光头和尚。

这三个人交替跟着玉凝香,不留意,实在不容易察觉。

玉凝香却是一出双英镖局大门就已觉察,她认识他们。

他们都是查四的手下。

转过街角,玉凝香又看见了查四的另外两个手下。

一个假装道士,坐在一户人家的屋檐下,一个却是扮成叫化,蹲在一条小巷之内。

看见他们,玉凝香不由得苦笑。

查四在这件事,无疑已花了不少心思,只可惜到现在仍然一些收获也没有。

苦笑未已,玉凝香忽然听到有人在身旁叫一声:“小姑娘!”

她转头望去,不由得一怔。

一个叫化不知何时已跟在她的身旁。

五六岁的小叫化,皮黄骨瘦,还拖着两条鼻涕。

这个小叫化当然不会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荒凉颓庙诡秘恐怖(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沈胜衣传奇银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