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胜衣传奇银狼》

四、设饵布陷擒凶雪冤(上)

作者:黄鹰

附近的居民很多已忘记了这间葯王庙,玉凝香一连问了七个人,才问到葯王庙的所在。

那个人却告诉她,那间葯王庙不时闹鬼。

女孩子听到有鬼,大都会打从心里寒出来,玉凝香没有例外。

可是她仍然非去不可。

庙门早就已崩塌,在外面多少亦可以看见这间葯王庙里头的情形了。

阳光从崩缺的地方射进了庙内,大部份地方都可以清楚看见,却是不知怎的给人的仍然是一种阴森的感觉。

玉凝香站在门外,仔细的打量了好一会,又倾耳静听了片刻,始终看不见人影,也听不到丝毫人声!

她忍不住振吭呼道:“甘豹。”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任何反应。

一再呼唤也都是这样。

玉凝香手一沉,从腰间抽出了一支软剑,一咬牙,大着胆子跨进庙内!

庙内事实没有人。

玉凝香手握软剑,走到庙堂的正中,张目四顾。

也就在这下,一声恐怖已极的怪叫声突然在庙堂内响了起来。

玉凝香冷不防了吓一跳,握剑的手不由自主的一紧,叱喝道:“谁?”

怪叫声又起。

玉凝香这次听清楚了。

──是狼嗥!

她由心打了一个冷颤,循声望过去!

那边靠着柱子放着一张神桌,一边已没有了两条桌腿,半倒在地上。

狼嗥声就是从桌底下传出来。

玉凝香横移一步,用脚尖挑起地上的一块瓦片,踢向桌底下。

噗一声,狼嗥声再起,一团银白色的东西旋即即飕的从桌底下窜出来。

是一条狼。

那条狼一身银毛,上面沾满了发黑的血渍。

它嗥叫着窜出来,扑向玉凝香。

玉凝香手中软剑几乎同时举起来,准备那条银狼一扑近,就一剑砍下!

那银狼却只是扑前几尺就突然停顿!

玉凝香这才发现那条银狼的脖子上锁着一条铁链,铁链的一头无疑就绑在那条柱子之上!

那条银狼活动的范围于是也就只能在那几尺地方。

它也不知是否因为被玉凝香踢出的那块瓦片击中,显得很愤怒,虽然不能扑前,却人立而起,向着玉凝香张牙舞爪。

牙锋利发亮,爪也隐约闪着光,那双眼却既不亮,也不光。

它根本就没有眼珠,可是那没有眼珠的一双眼窝更显得诡异恐怖。

玉凝香看见那双没有眼珠的眼睛,不由得一呆,脱口说道:“这莫非就是咬死柳西塘的那条银狼?”一个声音回答道:“不错就是它!”

声音从庙门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站在那里的却是一个老婆婆。

玉凝香应声望丢,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老婆婆大步跨进庙门,咧开那张大嘴,笑道:“立即你就会知道了。”

她反手扯下头上的发髻,再举袖往脸上抹了几下,老婆婆于是就变了一个大男人。

一个大男人穿着女人的衫裙,看起来当然很滑稽,何况甘豹本来就是一副怪模怪样?

老婆婆正是甘豹。

这个人在易容方面果然有几下子。

他现在若是一面怒容或者露出一副阴险的模样,看见他的人,不难就以为他是狼精化身。

可是他现在的模样,无论那一个看见只怕都忍不住发笑。

他歪着脑袋,歪着嘴巴,口涎一滴滴从嘴角滴下来,一双眼色迷迷的痴望着玉凝香,眨也不眨一下。

玉凝香却没有笑。

看见那张大得惊人的嘴巴,不等甘豹将发髻抓下,她已经知道来的这个老婆婆也就是甘豹。

她瞪着甘豹冷笑道:“是你甘豹!”

甘豹喜形于色,道:“二姑娘,原来还认得我甘豹的。”

玉凝香道:“你到底在捣什么鬼?”

甘豹摇手道:“二姑娘,搞鬼的可不是我。”

玉凝香道:“那么你为什么不带那条银狼去衙门说清楚明白?”

这时候,那条银狼已停止张牙舞爪,也不再嗥叫,静静的伏在地上,知道它的好朋友甘豹已回来。

甘豹望一眼那条银狼,道:“我会去的,也许就在片刻之后。”

玉凝香道:“你还等什么?”

甘豹道:“二姑娘你着急什么?坐下来,我有很多说话要向你倾诉呢。”

他说着一屁股在地上坐下来。

玉凝香没有坐,道:“有话快说。”

甘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玉凝香的俏脸,现在更好像已望呆了,并没有回答玉凝香。

玉凝香不耐烦的催促道:“快说!”

甘豹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不见了这么久,二小姐更漂亮了。”

玉凝香截口道:“少废话。”

甘豹道:“事实是这样。”

玉凝香转问道:“那条银狼怎会往这里?”

甘豹道:“是我将它带来这里的,那天夜里我几乎没有给它咬死,后来大概是因为嗅到我并非它的仇人,所以虽然追上来,非独没有咬我,而且与我很快就变成朋友了。”

玉凝香左看看,右看看,道:“你们即使结成朋友,也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

甘豹不以为意,接道:“也就由那天晚上开始,我们两个一直住在这地方。”

难怪查四的手下搜遍全城,也找不到他们了。

玉凝香委实难以相信,甘豹竟能够与一条银狼住在一起。

这却分明是事实。

甘豹笑笑又道:“它的食量真厉害,幸好我不过准备养它十来二十天,否则不出两个月,我就得变成一个穷光蛋,到时候,不是它吃我,就是我吃它的了。”

他说着伸出舌头一抵嘴chún。

玉凝香一阵恶心,道:“那封信写着要救我的姊姊,立即一个人到来这里。”

甘豹道:“我是这样写。”

玉凝香道:“现在我来了,你还不给我说清楚明白?”

甘豹得意的一搓双手,道:“二小姐,可知道你的姐姐与凤栖梧为什.么被关入监牢?”

玉凝香道:“为什么?”

甘豹道:“那是因为我写了一封信向查四告密啊。”

他说得很认真,看来并不清楚查四在收到他那封信之前已经将玉蕴芳凤栖梧两人拘捕。

玉凝香追问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件事?”

甘豹断然道:“不是!”

玉凝香道:“我早就怀疑柳西塘不是他们杀的了。”

甘豹道:“可是你却也不能够不认为他们的嫌疑最重,在那种情形下,我那封信自然轻而易举的将他们送入监牢去。”

玉凝香瞪着甘豹。

甘豹笑接道:“二小姐,你可知道任由事情这样下去,将有什么结果?”

玉凝香还未开口,甘豹已又接上说话,自己回答道:“他们将会被拉到法场斩首。”

玉凝香混身一震。

甘豹看在眼内,忙道:“但你也不必太担心,目前他们仍然未定罪,还可以将他们救出来,有这种能力的却是只得一个人──就是我。”

他一挺胸膛,倏地站起身子,道:“不是我甘豹夸口,普天下能够证明他们清白无罪的,只得我一个人。”

玉凝香脱口道:“你……”

甘豹道:“你是否想我到官府去替他们证明?”

玉凝香不由自主点头。

甘豹舐chún道:“要我去可以,却是有条件──”玉凝香道:“甚么条件?”

甘豹道:“你得嫁给我。”

玉凝香一呆。

甘豹阴声怪气的接道:“只要你嫁给我,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

他连随噗的跪下,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求你答应我,嫁给我。”

一面说一面膝行向玉凝香,那条长长的舌头不时左舐一下,右舐一下,那样子,就像是要过去舐玉凝香的脚背。

玉凝香不禁毛骨悚然,一连退了好几步,一声娇喝道:“你这个人,实在太岂有此理。”

甘豹一愕,道:“岂有此理?”

玉凝香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答应你的,从来我就没有喜欢过你。”

甘豹道:“那么你不想救姊姊了?”

玉凝香反问道:“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是谁在调查这件案?”

甘豹道:“我知道是查四,也知道他是天下三大名捕之一。”

玉凝香道:“还有沈胜衣沈大侠。”

甘豹道:“我也知道,可是这一次,他们两人我相信也一样束手无策。”

玉凝香道:“你少夸口。”

甘豹道:“非夸口不可,我再三警告你,如果你不答应嫁给我,你姊姊就死定了。”

玉凝香道:“我才不担心,她既是真的清白无辜,沈大侠查捕头他们迟早一定会弄清楚明白,替她洗脱杀人嫌疑。”

甘豹眼旁的肌肉一阵颤抖,道:“真的么?”

玉凝香道:“何况我现在就准备将你缚起来,送到衙门。”

甘豹大怒道:“你好大的胆子,我一忍再忍,对你已实在忍无可忍了。”

他第二次跳起身,一双眼暴睁,嘴咧大,狼嗥一样怪叫了一声。

骤看来,他简直就像已变了一条凶恶的饿狼。

玉凝香没有给他吓倒,一振腕,手中软剑“飕飕”的响了几下。

甘豹瞪着玉凝香那支软剑,怪叫道:“好,动到兵器了,你对我这样无情,就不要怪我对你狠心。”

语声甫落,他一个箭步突然标到那条柱子的旁边,解开了拴在柱子上的那条锁链,牵着那条银狼,狠狠的又对玉凝香道:“我叫这条银狼咬你的咽喉,吃你的肉,饮你的血!”

他说得倒也恐怖,玉凝香只听的一连打了好几个寒噤。

不过她到底一身武功,心情很快又稳定下来,冷笑道:“这样的一条盲狼,我才不怕它。”

甘豹立时大喝道:“狼兄,过去咬死她。”

那际银狼竟然好像听得懂他的说话,又对玉凝香张牙舞爪起来。

甘豹即时一挥手。

玉凝香以为他是松开那条银狼的锁链,目光不由落在那条银狼的身上,准备它向自己扑过来。

谁知道甘豹那一挥手,并不是松开锁链,而是向玉凝香身前的地上掷出了一颗鸡蛋般大小的蜡丸。

蜡丸“蓬”的在地上碎裂,爆开了一蓬白烟。

白烟飘香。

异香扑鼻,玉凝香忽然觉得神智一阵迷惘。

她失声惊呼:“*葯!”一个身子忙向后暴退。

退得相当快,只可惜已经太迟。

她虽然一身武功,临敌经验却实在太少,好像甘豹那么狡猾的人的手段,又岂是她能够应付得来的呢?

甘豹怪笑道:“正就是*葯。”

玉凝香怒道:“你……”

才说了一个“你”字已感到头重脚轻,她知道不能再逗留下去的了,一个字也不再说,转身向后壁的缺口奔过去!

甘豹又一声怪笑,道:“我看你还能够走得多远,来,狼兄,我们追!”

他牵着那条银狼紧追在玉凝香身后。

玉凝香听在耳里,脚步不由快起来,两三步跨过缺口,跨进庙后的空地。

她继续前奔。

奔不到半丈,脚步就慢了,身子亦开始摇摇慾坠。

她勉力再走前几步,脚一软,终于跌倒地上,人旋即倒地昏迷过去。

甘豹后面看得清楚,连声怪笑道:“这种*葯果然有用。”

他口里说话,脚下并没有停顿,那条银狼更抢在他前面,看样子竟好像要去吃玉凝香的肉,饮玉凝香的血。

一人一狼很快走到玉凝香身旁,狼口距离玉凝香的身子已不过三两寸。

那条银狼虽然看不见,鼻子却嗅得到的。一声嗥叫,它咧开了嘴巴,露出两排尖锐已极的森森白齿。

甘豹这时才省起曾经叫那条银狼咬玉凝香。

他慌忙将那条银狼拉住,道:“狼兄,我方才可是跟你说笑的。”

那条银狼对他也算听话的了,居然就这样给他拉开。

他将那条银狼拉到旁边的一株小树下,顺手把铁链在树干上绕了几圈,那条银狼低嗥一声,索性就在树旁卧下。

甘豹随即一搓双手,道:“狼兄,你就留在这里好了。”

那条银狼低嗥作应。

甘豹笑接道:“莫怪我不让你回庙,一会有些事,是不便让你看见的。”

这番话出口,他面上露出了一种婬邪的笑容。

笑着他两三步回到玉凝香身旁,俯下了半身,伸手一摸玉凝香的脸,道:“这样可爱的姑娘,我如何舍得让狼咬你?”

玉凝香毫无反应。

甘豹笑接道:“我这就抱你入庙内,到米已成炊,不由你不嫁给我。”

他的身子俯得更低,想将玉凝香抱起来。也就在这下,那条银狼突然凄厉已极的一声嗥叫。

甘豹冷不防吓了一跳,却笑道:“狼兄莫非已吃醋了。”

话口未完,铁链叮当之声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设饵布陷擒凶雪冤(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沈胜衣传奇银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