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狐》

第一章

作者:金庸

飕的一声,一枝羽箭从东边山坳后射了出来,呜呜声响,划过长空,穿入一头飞雁颈中。

大雁带著羽箭在空中打了几个斤斗,落在雪地。

西首数十丈外,四骑马踏著皑皑白雪,奔驰正急。

马上乘客听得箭声,不约而同的一齐勒马。

四匹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驹,一受羁勒,立时止步。

乘者骑术既精,牲口也都久经训练,这一勒马,显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

四人眼见大雁中箭跌下,心中都喝一生采,要瞧那发箭的是何等样人物。

等了半晌,山坳中始终无人出来,却听得一阵马蹄声响,射箭之人竟自走了。

四个乘客中一个身材瘦长、神色剽悍的老者微微皱眉,纵马奔向山坳,其馀三人跟著过去。

转过山边,只见前面里许外五骑马奔驰正急,铁骑溅雪,银鬣乘风,眼见已追赶不上。

那老者一摆手,说道:“殷师兄,这可有点儿邪门”。

那“殷师兄”也是个老者,身形微胖,留著两撇髭须,身披貂皮外套,气派是个富商模样,听那瘦长老者如此说,点了点头,勒马回到大雁之旁,马鞭挥出,拍的一声,抽向雪地,待得马鞭提起,鞭梢已将大雁卷了上来。

他左手拿著箭杆一看,失声叫道:“啊!”三人听到叫声,一齐纵马驰近。

那“殷师兄”连雁带箭向那老者掷去,叫道:“阮师兄,请看!”瘦长老者伸左手一抄,接了过来,一看羽箭,大叫:“在这里了,快追!”勒转马头,当先追了下去。

这茫茫山坡上一片白雪,四下并无行人,追踪最是容易不过。

其馀二人都是壮年,一个身高膀阔,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更是显得威武;另一个中等身材,脸色青白,一个鼻子却冻得通红。

四人齐声呼哨,四匹马喷气成雾,忽喇喇放蹄赶去。

这是清朝乾隆四十五年三月十五。

这日子在江南早已繁花如锦,在这关外长白山下的苦寒之地,却是积雪初融,浑没春日气象。

东方红日甫从山后升起,淡黄的阳光照在身上,殊无暖意。

山中虽冷,但四名乘者纵马急驰之下,不久人人头上冒汗。

那高身材的男子将外氅脱了下来,放在鞍头。

他身穿青绸面皮袍,腰悬长剑,眉头深锁,满脸怒容,眼中竟似要喷出火来,不住价的催马狂奔。

这人是辽东天龙门北宗新接任的掌门人“腾龙剑”曹云奇。

天龙门掌剑双绝,他所学都已颇有所成。

白脸汉子是他师弟“回龙剑”周云阳。

高瘦老者是他们师叔“七星手”阮士中,在天龙北宗算得是第一高手。

那富商模样的老者则是天龙门南宗的掌门人“威震天南”殷吉,此次之事与天龙门南北两宗俱有重大干系,是以他千里迢迢,远来关外。

四人胯下所乘都是关外良马,脚程极快,一口气奔出七八里后,前面五乘马已相距不远。

曹云奇高声叫道:“喂,相好的,停步!”那五人全不理会,反而纵马奔得更快。

曹云奇厉声喝道:“再不停步,莫怪我们无礼了!”只听得前面一人舌头打滚,都的一声,勒马转身,其馀四人却仍是继续奔驰。

曹云奇一马当先,但见那人弯弓搭箭,箭尖指向他的胸口。

曹云奇艺高人胆大,竟不将他利箭放在心上,扬鞭大呼:“喂,是陶世兄么?”那人面目英俊,双眉斜飞,二十三四岁年纪,一身劲装结束,听得曹云奇叫声,纵声大笑,叫道:“看箭!”飕飕飕连响,三枝羽箭分上中下三路连珠射到。

曹云奇没料到他三箭来得如此迅捷,心中微微一惊,马鞭急甩出去,打掉了上路与中路射来的两箭,接著一提马绳,那马向上一跃,第三枝箭贴著马肚子从四腿间穿了过去,相差只是数寸。

那青年哈哈一笑,拨转马头,向前便跑。

曹云奇铁青著脸,纵马慾赶。

阮士中叫道:“云奇,沉住了气,不怕他飞上天去”。

纵身下马,拾起雪地里的三枝羽箭,果然与适才射雁的一般无异。

殷吉沉著脸哼了一声,说道:“果真是这小子!”曹云奇道:“等一下师妹,瞧她更有什么话说?”四人候了一顿饭功夫,不听得来路上有马蹄声响。

曹云奇焦躁起来,道:“我瞧瞧去!”拍马赶回。

阮士中望著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真难怪得他”。

殷吉道:“阮师兄,你说什么?”阮士中摇了摇头,却不答话。

曹云奇奔出数里,只见一匹灰马空身站在雪地里,一个白衣女郎一足跪在地下,似在雪中寻找什么。

曹云奇叫道:“师妹,什么事?”那女郎不答,忽然站直身子,手中拿著一根黄澄澄之物,在日光下闪闪发光。

曹云奇走近身去,接了过来,见是一枝黄金铸成的小笔,长约三寸,笔尖锋利,打造得甚是精致,笔杆上刻著一个小小的“安”字。

这枝金笔看来既是玩物,却也可作暗器之用,不禁微微皱眉,说道:“哪里来的?”那女郎道:“你们走后,我随后跟来,奔到这里,忽然有一乘马从后赶来,那马好快,只一会儿就从我身旁掠过。

马上乘客手一扬,抛来了这枝小笔,将我……将我……”说到这里,忽然脸上晕红,嗫嚅著说不下去了。

曹云奇凝望著她,只见她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不由得胸中一荡,随即疑云大起,问道:“你可知咱们追的是谁?”那女郎道:“谁啊?”曹云奇冷冷的道:“哼,你当真不知?”那女郎抬起头来,道:“我怎会知道?”曹云奇道:“是你的心上人”。

那女郎冲口而道:“陶子安?”这话一出口,登时满脸红晕。

曹云奇眉间有如罩上了一层黑云,叫道:“我一说是你的心上人,你就接口说陶子安!”那女郎听他这么说,脸上更加红了,泪水在一双明澄清澈的眼中滚来滚去,顿足叫道:“他…他……”曹云奇道:“他……他怎么?”那女郎道:“他是我没过门的丈夫,自然是我心上人”。

曹云奇大怒,刷的一声,拔出长剑。

那女郎反而走上一步,叫道:“你有种就将我杀了”。

曹云奇咬著牙齿,望著她微微抬起的脸,心中柔情顿起,叫道:“罢啦,罢啦!”回手一剑,猛往自己心口扎去。

那女郎出手好快,反手拔剑,回臂疾格,当的一声,双剑相交,迸出了数星火花。

曹云奇恨恨的道:“你既已不将我放在心上,何必又让我在这世上多受苦楚?”那女郎缓缓还剑入鞘,低声道:“你早知道,是爹爹将我许配给他,难道是我自己作的主么?”曹云奇双眉一扬,说道:“我愿跟你浪迹天涯,在荒岛深山之中隐居斯守,你怎又不肯?”那女郎叹了一口气道:“师哥,我知道你对我一片痴心,我又不是傻子,怎能不念著你的好处。

可是你职掌我天龙北宗门户,若是做出这等事来,天龙门声名扫地,在江湖上颜面何存?”曹云奇大声叫道:“我就是为你粉身碎骨,也是甘愿。

天塌下来我也不理,管他什么掌门不掌门”。

那女郎微微一笑,轻轻握住他手,说道:“师哥,我就是不爱你这个霹雳火爆、不顾一切的脾气呢”。

曹云奇给她这么一说,再也发作不得,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怎么又把他给的玩意儿当作宝贝似的?”谁说是他给的?我几时见过他来?”曹云奇道:“哼,这样值钱的玩意儿,还有人真的当作暗器打么?这笔上不明明刻著他的名字?若不是他,又是谁给你的?”那女郎嗔道:“你既爱这么瞎疑心,乘早别跟我说话”。

纵到灰马身旁,一跃上鞍,缰绳一提,那马放蹄便奔。

曹云奇忙上马追去,伸皮靴猛踢坐骑肚腹,片刻间便追上了,身子一探,右手拉住了灰马的辔头,叫道:“师妹,你听我说”。

那女郎举起马鞭,往他手上抽去,喝道:“放开!给人家瞧见了成什么样子?”曹云奇却不放手,拍的一声,手背上登时起了一条血痕。

那女郎心有不忍,道:“你何苦又来惹我?”曹云奇道:“是我不好,你再打吧!”那女郎嫣然一笑,道:“我手酸,打不动啦”。

曹云奇笑道:“我跟你捶捶”。

伸手去拉她手臂。

那女郎迎头一鞭,曹云奇头一偏,这一次把鞭子躲开了,笑道:“你手怎么又不酸啦?”那女郎板起了脸,说道:“我叫你别碰我”。

曹云奇陪笑道:“好,那么你说这金笔到底那里来的”。

那女郎笑道:“是我心上人给的。

不是他给,还有谁给?难道是你给我的?”曹云奇心头一酸,热血上涌,又要发作,但见她笑靥如花,红chún微微颤动,露出一口玉石般的牙齿,怒气登时沉了下去。

那女郎瞪了他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师哥,我从小得你尽心照顾。

你待我真比亲生哥哥还好。

我又不是全无心肝之人,怎不想报答?何况我们……只是,我实在好生为难。

你一向关心我、爱护我,现下爹爹不幸惨死,我天龙门面临成败兴亡的重大关头,你怎么反而不肯体谅我了?”曹云奇呆了半晌,再无话说,左手一挥,说道:”你总是对的,我总是错的,走吧!”那女郎嫣然一笑,道:“且慢!”摸出一块手帕,给他抹去满额汗水,道:”大雪地里,出了汗不抹去,莫著了凉”。

曹云奇心中甜甜的说不出的受用,满腔怒气登时化为乌有,挥鞭在那女郎的灰马臀上轻轻一鞭。

二人双骑,并肩驰去。

那女郎名叫田青文,年纪虽轻,在关外武林中却已颇有名声。

因她容貌美丽,性又机伶,辽东武林中公送她一个外号,叫做“锦毛貂”。

那貂鼠在雪地中行走如飞,聪明伶俐,“锦毛二字,自是形容她的美貌了。

她父亲田归农逝世未久,是以她一身缟素,带著重孝。

两人急奔一阵,追上了殷吉、阮士中、周云阳三人。

阮士中向曹云奇横了一眼,说道:“去了这么久,见到甚么了?”曹云奇脸一红,道:“没见甚么”。

双腿一夹,纵马快跑。

又奔出数里,山势渐陡,雪积得厚厚的,马蹄一溜一滑,四人不敢催,松马绳缓行。

转过两个山坳,山道更是险峻。

忽听左首一声马嘶,曹云奇右足在马蹬上一点,斜身飞出,落在一株大松树后面,先藏身形,再纵目向前望去。

只见山坡边几株树上系著五匹马,雪地里一行足印,笔直上山。

曹云奇叫道:“两位师叔,小贼逃上山啦,咱们快追”。

殷吉向来谨慎,说道:“对方若是故意引诱咱们来此,只怕山中设了埋伏”。

曹云奇道:“就是龙潭虎穴,今日也要闯他一闯!”殷吉听他说得鲁莽,颇为不快,向阮士中道:“阮师兄,你说怎地?”阮士中还未答话,田青文抢著道:“有威震天南殷师叔在此,就有再厉害的埋伏,也不用怕”。

殷吉微微一笑,道:“瞧他们神情,走得极是匆忙,似乎又不是设伏。

这样吧,”手指右首,说道:“咱们从这边绕道上山,转过来攻他们一个出其不意”。

曹云奇叫道:“好,此计大妙!”殷吉等都下了马,将马匹系在大松树下,翻起长衣下襟缚在腰里,展开轻功提纵术,从山坡右首上山。

这一带树木丛生,山石嶙峋,行走甚是不便,但多了一层掩蔽,却不易为敌人发觉。

五人初时鱼贯而行,一个紧接一个,时候一长,渐渐分出了功夫高下。

殷吉与阮士中并肩在前,曹云奇堕后丈馀,田青文与周云阳又在后数丈。

曹云奇心想:“殷师叔是南宗掌门,号称威震天南,不知他南宗的功夫与我北宗到底谁高谁低?今日倒要领教领教”。

一提气,足下加劲,倏忽抢在殷阮二人前头。

只听殷吉赞道:“曹世兄,好俊身手啊,当真是英雄出在年少”。

曹云奇怕他追上,不敢回头,只道:“请殷师叔多加指点”。

口中这么说,脚下丝毫不停,奔了一阵,似乎听得脚步声息,回头一望,不禁吓了一跳,原来殷吉、阮士中两人就在他身后不远,忙加快脚步,急冲数丈。

殷吉微微一笑,不急不徐的跟在后面。

山上积雪更厚,道路崎岖,行走自是费力。

只过了半枝香功夫,曹云奇渐渐慢了下来,忽觉后脑微微温热,似乎有人呼气,正要回头,右肩上有人轻轻一拍,听得殷吉笑道:“小多子,加把劲儿!”曹云奇一惊,提气向前猛冲。

这一冲虽把殷阮两人抛下了十多丈,但已然心浮气粗,头上冒汗。

他伸袖一擦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