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01章 千里长骑为狐雏

作者:柳残阳

四白落地的客堂里飘着淡淡的檀香,烟氲是从雕花高脚长几上那只黄铜兽炉中散发出来的,室内很静,一灯荧然之下,便静得有些孤寂了。

雍狷默默的注视着坐在他对面的这个青衣小帽的老人,他望着老人露于帽沿外的皤皤银发,望着老人满脸深刻交布的皱纹,也望着老人那双虽然略显混浊、却充溢世故与慈悲的眼睛。

他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全然陌生的老人,竟自心甘情愿跋涉千里、翻山越水找上门来,目的只为带来一桩口信……亲子的消息。

初秋的夜晚,人的情绪原方该安详宁和,但是,此刻的他,却思潮如涌以之解说气之往来屈伸变化。东汉王充认为:“阴气逆物而归, ,感概万千。

已经有了六年多了吧?儿子的音容笑貌业已模糊,然而对儿子的思念、对儿子的渴盼与日俱增,不能稍止,算一算,小家伙今年该有十岁了,十岁的半大小子,多招人爱,又多惹人疼。

消息是天大的好消息,不过由于喜讯来得太突兀,他倒有几分混噩噩的做梦似的感觉,兴奋过了头,反近乎麻木了。

老人伸出手去端茶,皱皮松弛且筋络浮凸的那只手微微带着哆嗦,端起来的盖碗杯便响动着轻细的碰颤声,他启盖啜饮后,又规规矩矩的把茶杯摆在桌上。

雍猖摸着颚上刚刮过不久,但仍然一片青森的须根。

笑吟吟的道:

“老丈的大名,说是叫荣福?”老人正襟危坐,双手搁置膝顶,向前哈哈腰身:

“雍爷用不着客气,就直接唤我荣福就行,可别老丈老丈的称呼,我实在承当不起,听着也别扭……”雍狷豁然而笑:

“好,我们是怎么顺当怎么叫;荣福,我那儿子,今年该有十岁了,他如今长得是个什么模样?还记不记得我的长像?”干咳一声,荣福陪笑道:

“寻少爷从小就乖巧可爱、善体人意,如果愣要说他有什么毛病,单只缺了点小孩子那份活泼,寻少爷平时不大说话,极少嬉闹,老是独个坐在角落里发问,有时一个人靠在门边,能朝天上云彩巴望半天……小小年龄,偏犯得多愁,叫人看了都心疼,至于他的模样,简直和雍爷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打我一见雍爷,就知道这必是寻少爷的亲爹了……”雍狷急切的道:

“孩子还记得我的容貌么?”荣福肯定的道:

“父子亲情,忘不了,寻少爷离开雍爷的时候,虽不过四岁,但雍爷的样子他一直牢记在心,他常对人说,爹是个中等身材的个子,结实健壮,国字脸孔,浓眉凤目外加一把大胡子,尤其爹的眉心中间生了颗红痣……他还记得雍爷亲他的光景,胡子扎得小脸好痛……”摸着自己腮颊,雍猖笑道:

“小寻好记性,我以前可不一直留着胡子!最近几年才刮了去;哈哈,每次香他的腮帮子,小家伙就嚷嚷说好痒好痛……”笑声像一段忽然切断的音节,那么不调和的骤而中止,雍捐的神色僵硬了。

他又沉沉的道:

“那个女人凭什么不让小寻投奔他的亲爹?孩子可是我的骨肉!”雍狷口中的“那个女人”,乃是指他的逃妻杜湄。

六年来,每次提起杜湄,他都习惯于如此称呼,这不止表露了他的怨恨,尤且显示出他的鄙夷与憎厌。

六年多前,雍捐为了替一个武林挚交摆平一桩争纷,曾远赴关外展开斡旋,由于事情连生变化,发展趋向复杂,整整折腾了年把,才算料理妥当,等他兴冲冲的转回家来,却竞人去楼空。

据他看家的老仆长根诉告,主母是在他离开之后半年出走的,跟着前大街设武馆的教头雷坚跑了,当然,杜湄不曾忘记席卷了所有能够携带的细软,另外还包括了他的独于雍寻。

在杜湄卷逃的初期,雍狷不是没有找过,不是没有查过,相反的,他份发疯发狂一样四处去迫寻探访,而人海茫茫、天地悠悠,任他耗尽心力,却毫无结果。

失望一次又一次的累积下来,他也逐渐的泄了气,不得不使自己勉强淡忘……这么些日子里,他已能做到对杜湄的无动于衷,不能忘的,只是他的儿子。

如今,天可怜见,儿子已有消息,但是,由荣福口中得悉,显然父子团聚尚有一段坎坷的路途要走。

不敢仰视雍狷的眼睛,荣福低声道:

“我在想,雍爷,姨三奶奶可能也认为寻少爷是她的骨肉吧……”提起杜湄,雍猖早觉得憎厌疏离的成份大于当初的愤恨与羞辱。

冷冷一哼,他道:

“当初,那个女人是跟着─个叫雷坚的江湖混子跑掉,不几年功夫,她却又换了户头,如今可好,竟垫给人家做三姨太去了,像这么─号水性杨花,不知贞节为何物的贱货,也配拥有儿子,更奢谈什么母爱?人只该有一个爹,我若不赶紧把儿子接回来,她还不知道要给儿子弄上几个呢!”荣福忙道:

“回雍爷的话,我原就是为这档子事来的,寻少爷再三央求,无论如何,都要请雍爷早早前去接他团聚,他不愿意吃姓朱的饭,不愿意住姓朱的屋,他晓得他是雍家的骨血!”雍狷道:

“那个女人可已给我儿子改了姓?”荣福摇头道:

“三姨奶奶倒是想改,寻少爷说什么也不依,他─直就没忘记他的本姓!”雍狷笑了:

“好,这孩子有骨气一─”顿了顿,他接着道:

“荣福,你先前说,那个女人现在的户头、也就是你家主子,名叫朱乃贤?”荣福道:

“是。叫朱乃贤。”雍狷道:

“这朱乃贤,是干什么吃的?又怎么会认识那个女人并且收他当小老婆?”荣福谨慎的道:

“我们家老爷在当地可是个大财主,除了城里开得有─家客栈、─家酱困、两片酒坊之外,乡下还置得有二十多顷良田,光是房产就有七八处,在我们那里,提起朱员外爷,真叫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大的有名……老爷讨回三姨奶奶做小,约莫是三年多以前的事,听说三姨奶奶当时很不得意,呃,好嫁是秦楼楚馆走唱的营生,老爷在一次应酬场合里认识了三姨奶奶,挺看得顺眼,没多久就娶回来了……”撇撇chún角,雍捐道:

“不过是个肉头。”荣祸搓着双手,颇为惮忌的道:

“雍爷、有句话,不能不向你明说,我们老爷固然无拳无勇,大把的银于外剩下的不过是酒色财气,吃喝嫖赌,可是他身边有两个人却招惹不起,一个是他的胞弟朱乃魁,另一个是护院把头朗五,这两个人对我们老爷可忠心得紧,老爷说什么、他们便是什么,而老爷对三姨奶奶又百依百顺,言听计从,雍爷,所以你这趟去接寻少爷,可别打着一厢情愿的主意,只要三姨奶奶不放人,只怕还有得磨!”雍狷忽然露齿笑道:

“荣福,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出身?”荣福上半身微向前欠:

“我只听说雍爷也是武林中人,有一身好本事,尤其一张弓、一把刀上的修为更属精湛高妙,寻少爷给我提过好多次,他还记得雍爷的强弓利刃好橡比一般的型式要大上一号……”雍狷“喂”了一声:

“我儿好记性,说得一点不错,可惜他当时年纪太小,尚不清楚他老子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也不明白我这一弓一刀是拿多少光阴血泪浸婬出来的……”荣福担忧的道:

“雍爷、那朱乃魁与朗五,你可识得?”雍狷摇头道:

“不曾识得,亦无听闻。”荣福苦笑道:

“这两个人的武功十分高强,而且性格怪异,举止乖张,不但朱府里外上下都畏之如虎,附近乡里街坊更不敢稍有触犯,雍爷去接寻少爷,务必小心他们从中作梗,最好能够避过─一”似乎并不认为这个问题会成为一个问题,雍狷淡谈一笑,随即又替荣福当前的处境做下决定:

“荣福,你为了我儿子归宗,千里迢迢从‘铜泽县’来到这里、不辞艰难,吃尽辛苦,用心只在一个慈悲,凭借仅一个道义,容我向你深致谢沉,往后,你也不必回去了,就把我的家当做你的家,等把小寻接回来,你们一老一小,又可作伴啦!”荣福也没有虚套,老者实实的道:

“不瞒雍爷,这趟代寻少爷远来寻亲,原就不打算回朱家了。事实上我也不敢再回去,幸亏这些年来,雍爷一直没有搬家,纵然费些力气,总算被我找到了,我也晓得,只要找着雍爷,便不愁安身,反过来,就怕得流落异乡唆……”雍捐笑道:

“这地方住惯了,我人又懒散,几次有机会换个较好的环境,我都拖延下来,现在想想,主意竟是打对了;荣福,住址是小寻告诉你的?”荣福赞喟的道:

“寻少爷别看年岁小,却是个有心人、他最早的记忆,原已很模糊了,只记得老家是住在一条横巷底,门口种着两棵白杨树,附近好象还有一座城隍庙,其它的情形就淡忘啦,是以他平常就趁着和三姨奶奶独处的辰光,有意无意腻着三姨奶奶谈些陈年往事,三姨奶奶只当他─个小毛头,又如何知晓孩子动的是什么脑筋?便这么点点滴滴,继继续续凑出了雍爷的现址……”雍卷狷觉得心窝里暖洋洋的非常熨贴受用,他笑吟吟的道:

“孩子可是从小看大,小寻这宝贝蛋将来决错不了,越是这样,我越得快马加鞭去接他,别比那个女人把我儿糟踏了!”荣福道:

“雍爷准备什么时候启程?”雍狷毫不考虑的道:

“明天,明天─大早我就上路,从我们‘南浦屯’,到‘铜泽县’,算算有上千里的路程,快马趱赶,伯也得耗个十天八日的功夫,迟不如早,我恨不能插翅飞过去哩。”从椅上起身,他又接着道:

“等一下我会交待长根,叫他好生照拂你,荣福,在这里不必拘束,怎么方便怎么过,夜深了.现在你跟我来,先带你去住处看看……”荣福提起椅脚下的包袱,脸上流露着安定后的满足神色,对他这种年纪的人来说,慾求都不高,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处所,心里就踏实了。

雍捐这匹马,名唤‘乘黄’,矫健骏昂,顾视深稳,油光水滑的棕黄色皮毛,每在肌肉颤动下有如波纹映闪,四蹄沾地,沉潜静悄,颇有腾跃之间,立可驭风而去的飘逸之态。

“乘黄”只以不徐不疾的小碎步悠游奔驰,看它扬首飞鬃、流水行云似的模样,足见精力充盈,后劲无穷,访若照这种势子跑下去,一辈子都不必歇息了。

此时,日正当中。

秋老虎的炎热,仍然挨着几分盛夏的余威,阳光当顶照晒,一样能烤得人头皮出油。

混身是汗,雍捐头上虽戴着竹笠,一袭玄绸夹袍却腋背尽湿,粘搭搭的贴在肌肤上,觉得相当的不舒服。前面出现了一片疏林,林边尚有座半塌的、不知是属于何族何性的宗词。

祠内祠外,只见蔓草烟荒,鬼冷冰清,好象已经有很多年不续香火了。

“娘的,且打个尖,歇歇晌吧。”雍狷自己对自己说,边圈转马头直往祠门前靠近,人马隔着有一段路,阵阵凉风已吹拂过来,轻柔幽沁,好不爽意。

下了马,雍狷左手提着羊皮制就的弓囊,右手拎着牛革为鞘的双环大砍刀,匆匆迈步踏入祠堂……

人从大太阳底下一走进阴凉地,那种舒坦就甭提了、他长声吁─口气,随地放下手中家伙,就待找寻水源,打算先洗把脸,去去暑热。

抬眼处,不曾发现水源,却猛的看到半截人影晃映在神案之前,雍狷不由微觉吃惊,定神细看,可不正是半截人影?怎么说是半截呢?原来那人是盘坐着的,有似老僧参禅,更令雍狷意外的是,居然还是个女人!舔舔嘴chún,雍捐调开视线,走到─边,开始专心寻找他的水源。

在这等情景下,他习惯不搭汕,生人陌面的,却是说什么好?再则,保持距离,往往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何况,对方还是个女人?在词堂四周转了一圈,雍猖没有看到哪里有水,或者林子里会有,他又懒得再跑出去,索性不洗脸了,只打算就地吨上一阵,尽早上路。

直到如今,他不曾再朝那娘们看上一眼,但是,本能的感应,却总觉得有些怪异与反常。

也只是刚刚合上眼皮不久,雍狷才将有点迷糊,轻轻的衣抉带出的风声已传入耳膜,有如两片落叶飘零……

但当然不是落叶,现在还不到落’叶的时序,更且,叶片哪有会拐弯从外飘入的?睁开服;雍狷看到词堂里已经多出两个人来,屋顶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千里长骑为狐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