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10章 再试镐锋邀寒月

作者:柳残阳

就在俞广安暗怀鬼胎、且捏着一把汗的监视下,雍狷居然靠在椅子上消消停停的闭目打吨,模样里不带一丝半点的忧惶。

他的形态和俞广安互为对比,姓俞的那股小家子气便暴露无遗了。

大厅内的气氛显得十分沉闷,沉闷中隐隐漾布着不安的幽潮。

时间逐渐过去,屋外的阳光,业已稍微偏西了……

于是,郎五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厅门外,表情诡异,如同妖魅。

俞广安一见头儿来到,好象救星甫临,得了大解脱也似。

他正要向郎五说话,郎五已轻轻摆手,眉梢chún角间,不经意的显现出一抹幸灾乐祸之色。

闭着两眼的雍狷,仿佛生有第三只隐匿着的眼睛。

郎五始才跨过门槛,他已一晒启目,笑容可掬的道:

“五爷,你回来啦?事情约莫办完了?”郎五板着面孔,故作平淡的道:

“喂,办完了。”雍狷观颜察色,陪笑问道:

“想已有了结论?”郎五额首道:

“不错,已经有了结论。”雍狷忙道:

“请问结论如何?”脑袋一扬。

郎五大声道:

“对你而言,可是个坏消息,雍朋友,孩子不能给你!”似乎并不十分意外。

雍狷仍然露齿而笑:

“五爷,根据什么理由,我不能领回我自己亲生的儿子?”两眼猛翻。

郎五火辣的道:

“不须要什么理由,老爷和湄夫人决定不把孩子给你,就可以不给你,怎么着,你对这个回答不服气,不满意?!”雍猖摇头道:

“何止是不服气、不满意,五爷,我根本就拒绝接受!”郎五狞笑一声;“你想怎么样?”雍狷缓缓起立。

毫不激动的道:

“我有我的打算,五爷,寻儿我一定要带走,任何人都阻挠不了,你们的决定是你们的事,对我而言,并无牵制作用,我自有我的原则。”郎五凶狠的道:

“姓雍的,我们早预料到你会有什么反应,是以治你的法子已经搁在那里了,对付你这种人,除开暴力,没有其它选择!”雍狷道:“这正合你的心意,是不是?”郎五盛气凌人的道:

“原先要教训你,只是我个人的念头,今番又不同了,老爷授权给我,让我放手去做,任何能够阻止你带走孩子的方法,皆可尝试!”雍狷道:

“朱乃贤并不是你的护身符,郎五爷,他的话狗屁不如!”一指门外。

郎五厉声道:

“出去,姓雍的,我等不及要收拾你!”伸手拎起支在椅旁的兵刃,雍捐大步跨厅门之外。

郎五领着俞广安随后紧趋,在经过花棚来到天井的当口,郎五振吭大喝:

“站住,就是这个地方!”雍狷转过身来。

闲闲的道:

“不另姚个僻静所在啦?”郎五粗着声道:

“姓雍的,这里风水也不差,你就凑合着吧。”天井四周,已有二十来条汉子现身出来,二十多个个手执凶器,杀气腾腾,将雍捐团团包围,大有一拥而上、群殴群打之势:

郎五往前─站,脚下不丁不八,松肩塌腰,颇带几分功架,他右手微张,大马金刀的道:

“枪来!”一名汉子急步上前,双手棒上一对灿亮炫目的红缨短枪,郎五接过,分向左右下指。

气派十足的道:

“亮家伙吧,姓雍的。”雍狷左手握紧刀鞘,露齿微笑:

“各人有各人的打法,五爷,你请便。”郎五倏然一跃丈高,身形骤翻,两只红缨短枪缨展丝蓬,宛如两朵盛开的大红花,而寒芒晃掠,随着他滚跃的动作飞刺雍猖。

平心而论,郎五的功力相当精湛老辣,出手也利落快速,决不是等闲之辈。

好在雍狷自始便未存轻敌之念,看他表面闲散,实则早就戒备,全神贯注。

郎五的攻势甫起,他已暴退五步,左手猛抖刀鞘,双环大砍刀脱鞘拋起。

他却并不用手去接,右掌反挥撞击刀柄,双环震响的一剎,镝锋翻回,映现出一道硕大品莹的刀轮,“霍”声斜斩,去势如电。

这一招,实在大出郎五的意外。

他双枪连连戳空之下,刀轮猝而罩顶,急切中,只好挫腰运动,双枪交叉,奋力上迎……

“呛啷”震荡声里,火星四溅,郎五身子一晃,倒退两尺,大砍刀弹起回转,正好被雍捐一手接住,时间位置,拿捏得分毫不差。

头一个回合下来,明着看是谁也不会占到便宜,实际上,郎五已经吃了暗亏。

由于他的双枪类属轻兵器,力架雍狷沉重的大砍刀,先天就已不利,且砍刀从上往下斩劈,劲道更猛,郎五不但十指骨节震的发麻,虎口部分尤其疼痛慾裂,他却只能哑子吃黄莲,还必须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来。

雍狷的大砍刀斜扛在肩,表情似笑非笑的瞧着他的对手,无形中,便透现几分汕嘲的意味。

郎五看在眼里,不由恨得牙根紧挫,巴不能啃下雍捐一块肉!那“拐子手”俞广安悄悄朝前凑近,选的是雍捐背后的角度,他─对镔铁拐倒贴手肘,光景是想抽冷子打突袭,举止相当鬼祟。

雍狷面对郎五,似乎没有察觉俞广安的行动。

他仍然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好象在明着告诉姓郎的……你也不过如此罢了。

白果眼候翻,郎五大喝一声,双枪居中齐出,斗大的婴络扬飞。

他整个人贴地蹿进,枪尖闪掣,瞬息间又指向敌人小腹。

雍狷左手的厚重刀鞘突兀向下挥起一个半圆,疾风起处,“嗖”声磕开了刺来的双枪,他的大砍刀同时流电般挥斩,冷焰一抹,激罩郎五。

以单足拄地,郎五身形急旋外转,双枪猛撑,跃掠六步,而俞广安便在此刻自侧面掩入,长身扬臂,两拐狠力砸向雍狷的后脑!

环声彷若丧钟敲响,砍刀的走势碎而在往下斩杀中倒弹回来,比双拐的速度更快,锋刃的光波涌激于空间,俞广安双拐硬生生拉回截拦,却已慢了半步,但闻“呱”的一声闷响,漫空血雾凄迷,两条手臂旋拋而起,又带着滴沥的串串赤红跌落在天并坚硬的磨石地上:

俞广安那一‘声惨号,简直就能撕破人们的耳膜,他整个躯体猛然朝后翻仰,偏偏头颅先行落地,更发生清脆的骨路碎裂声,这个声音显示出不祥的讯号,光景八成是出人命了:

郎五的一双白果眼立即泛成血色,他形似疯狂,悬虚三次斤斗飞滚向前,两只红缨枪急似密雨晶芒,点点穿织交掠,锐啸骤传,冷电盈目,他这全力施为之下,声势果见凌厉惊人:

雍捐峙立不动,只待郎五的攻势一到,他的双环大刀“霍”声绕体流灿,一个浑厚明亮的大圆,便将他紧紧里住,‘叮当’的金铁撞击声急切串响,郎五的身形也跟着蹦弹不停,情景有些像猴子随着锣鼓点跳动,很可笑,亦未免可悲。

猝然间,雍捐的大砍刀于大圆中破光倏出,刀走之快,无可言喻,郎五努力扭身躲避,仓促里顾得了上面,却顾不到下面,寒辉过处,他大腿部位连着屁股上的一块皮肉,已血淋淋的随着刀锋扬空。

闷啤声虽被郎五硬卡在喉管之内,他一张苍黄的面孔已顿时透青泛绿,人落地下,踉跄抢出几步,才算勉强站稳,两条腿竟似弹琵琶般抖个不歇。

四周的二十余名汉子,这时纷纷鼓嗓叫嚣,并作势挥动兵器,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往上迎战;郎五人瘦肉少,经过这么操刀一片,业已元气大丧,后继无力,他咬牙切齿的站在那里,只剩摆架势的份了。

对于周遭哗叫的人群,雍狷根本视同不见,他知道这种小角色的心态,无非是装腔起哄,衬托场面罢了,真要拼命,还差得远!

双枪交叉胸前,郎五死瞪着雍捐,一面吁吁喘气,一面满头的冷汗。

缓缓收刀入鞘。

雍捐微笑道:“不必再打了吧,五爷?”艰涩的咽了口唾沫。

郎五憋着嗓音道:“姓雍的,这只算是开始,隔着结束还早得很,你的批漏可捅大了,大到用你的性命相抵都抵不足……”雍狷不以为然的道:

“郎五爷,你知道你的毛病在哪里么?你的毛病在于爱说大话,且净说些不着边际、于事无益的大话,如今你已然自身难保,只要我高兴,随时可以取你脑袋,你则何以相胁?”郎五嘶哑道:

“要杀我,没这么简单,姓雍的,不信你就试试!”雍捐兴味索落的道:

“我不想杀你,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我来此的目的,仅是想领回我的孩子,郎五爷,现在你该把寻儿交出来了吧?”惨怖的一笑。

郎五大声道:

“雍狷,你在做梦,孩子早已不在这里,我们已经把他迁移到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去了,不但孩子迁走,连我们老爷、湄夫人亦不一遭走啦!”雍猖的眼神忽然转为僵硬,语调也变得冷森了:

“五爷,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领回我的孩子?你错了,天下没有任何人能以任何方式分离我们父子,如果你要试着做,你便会尝到我的手段!”郎五恶狠狠的道:

“你吓不住我,姓雍的,你有什么门道,尽管使出来,看看你是否得逐所愿?!”刀鞘拄地。

雍捐颔首道:

“很好,我们就标一标,五爷,我要带你走,拿你交换我的孩子!”往后退了一步。

郎五咆哮起来:

“老子是个活人,你当能够随意摆弄?想带我走?你门都没有2”雍捐道:

“你又犯毛病了,五爷。”双枪在郎五手上挥舞。

他亢昂激动的吼叫:“好个张狂东西,大胆泼皮,你要明白我郎五爷乃是条铁打的汉子,一点小挫折、一点小伤还拖不倒我,老子今天与你豁上了!”雍捐开始慢步往前逼近,边沉沉的道:

“你就认命吧,五爷……”任是鲜血顺着大腿流淌,把裤管带外衫下摆都浸透了,郎五也只有拼命一途,他狂嗥半声,双枪暴刺雍狷脸盘,没有受伤的左脚同时赋飞,踢向对方腹裆,一招两式,倒亦配合得颇为紧凑:

雍狷双臂齐翻,人已一个斤斗倒掠过郎五头顶,刀鞘反砸,打的是姓郎的脊梁,郎五攻击落空,就势前扑,厚重的刀鞘擦着他的后领挥出,他猛然咬牙,短枪逆转,穿自两腋之下回戮,应变之快,果称不凡。

晶亮的枪尖,有若毒蛇的双瞳,划空而来的剎那,雍狷也滴溜溜滑出半个弧度,大砍刀便在此际突兀出鞘三分之一,坚硬的刀柄,堪堪撞上郎五的额头,力道便运用得恰到好处,这一撞,刚巧是撞晕郎五的份量!郎五双枪坠地,整个躯体彷若一滩烂泥般萎顿下来,雍狷伸手一拦。,顺理成章的扛上肩膀,周围的二十来条汉子又是一声哄叫,却潮水似的向后涌退。

雍狷洒开大步、头也不回的撂下几句话来:

“你们五爷我带走了,想他活命,就拿我儿子来换!”二十余员牛高马大的汉子,便好象二十来个呆乌,全都僵立当地不敢做任何阻挡,眼睁睁的看着雍捐扬长而去,还多捞了他们一位“五爷”。

一片枯木,满地黄草,几块山岩竖立的夹缝里,即为郎五不可突破的囚室。

天上有月光,冷清惨白,幽森的光华映在郎五身上,景况越见凄惶……他两手两脚,都被那种细韧的油麻麻绳捆绑,麻绳韧缠的部位,皆在骨路关节,且绳端打的是“伸缩结”,你动得凶,它便韧的更紧,这还不说,他的双手乃往后绑,脚踩并齐向前捆,连站起来都不容易,想要自行解捂,则提都甭提了。

当然,这种捆的的方法,纯系行家的杰作,雍捐已经很久不曾表演过了,但今番重温旧技,却仍十分熟练利落。

郎五的伤口,雍狷已代他敷上金创葯,敷的过程自是不算仔细,主要为了先行止血,雍捐可不希望姓郎的因失血太多而翘了辫子。

气温很低,寒风阵阵,这秋夜,实在不是露宿荒郊的好时令。

现在,雍狷正盘坐于地,啃着干粮……不是什么好东西,硬面火烧夹卤牛肉而已,他配着小锡壶里的高梁酒送食,细嚼慢咽,倒也另具风味,酒香肉香漾溢着,于此冷夜寂林之间,亦算是一种享受了。

呻吟了一声,郎五干涩的吞了口唾沫,又不住伸舌头舔着嘴chún:

“我说……姓雍的,两国交兵,都不杀来使,何况我还是你的俘虏?你这么虐待我,不但罔顾江湖理义,尤其不合人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再试镐锋邀寒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