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12章 剑利爪毒齐胁命

作者:柳残阳

阴七娘手中那条黑色皮索软软垂搭晃动,她脚步缓慢游移,双日定定的投注在雍狷身上,决不急躁、决不轻浮,举止之细致谨慎,和她粗线条的外貌完全不同,更明显的意味是,她可不愿重蹈朱乃魁的复辙。

雍涓卓立原地,仍旧保持着他一贯的姿势,眼睛并未随着敌人的身形瞬转。

这时,贾如谋已不自觉的从桌后站起,他两手紧按桌沿,上身微微弓曲,竟是一副立可飞扑发难的架子,毫无前面那种从容自如之态了。

尤其显得紧张不安的朱乃魁,他已经拾回了散落地下的兵器、满脸焦虑的守在一边,他甚至有些怀疑,现下的场面是真是幻?因为他不能接受阴七娘居然也遭到挑战的事实,在他的信念里论及笛卡尔的二元论哲学,也反对天主教及加尔文教的非理 ,“七姨”和帅叔一样高高在上,法力无边,如今竞有人不信邪,偏敢挺身而试,这岂不是匪夷所思么?库房中的气氛十分僵凝,还透着一股隐隐的寒瑟冷峭,大砍刀光华滞映不动,雍捐的模样,几如一尊雕像……

阴七娘手里的黑色皮索骤然激射而出,力猛劲锐。彷若怒矢脱弦!大砍刀的锋刃微偏,斩向射来的皮索,就在两件兵器沾触的剎那,皮索突几抖颤,并飞快扭曲缠绞,瞬息里,已将刀身缠绕四五圈。

雍狷往后挫腰,同时贯力于刀,迅速拖削,运动的须灾,他才感觉到情况有异一─对方缠绕在刀身上的皮索,不知是什么皮类泡制,其蹈韧性之强、弹性之佳,委实大出常态,他这拖刀回锋的一削,平素里足可生生斩落一只牛头,但此刻却未能割裂皮索分毫,更甚者,索端借势反扬,条指咽喉部位,那种精刁奇诡法,简直就似一条活蛇!

没有仰首躲避,也没有再度抽刀拦截,雍狷双手直挺,抢在皮索的攻击之前,连刀推向阴七娘被革除教籍,晚年以磨制光学镜片为生。认为实体就是自然 ,镝锋闪炫,疾似电掣:

冷哼─声,阴七娘大旋身,皮索松脱又倏忽形成─道乌虹,以半弧的角度长笛而落,索体破空,就橡带起一阵啸泣。

于是,大砍刀便“霍”声扩展为一圈硕大无朋的光环,光环在急速转动,精芒冷焰四散进溅,顷刻间,皮索有如一条黑鳗闯进了逆流,频频跳跃蹿弹,很显然已经失去也了准头。

光环仍在旋回如故,─抹刀影却自光环之中碎映斜闪,阴七娘跃身九尺,索尾在她跃升的─剎变为溜溜乌矢,“哧”“哧”有声的密集射到。

刀刃化做扇形,在虚空中锋锋相连,璀璨的寒光明确的凝布成那样浑厚的莹彩,有如将漫天的月华聚拢来又浓缩于一隅,因此漫飞的乌矢就纷纷反弹,点点激扬、难以穿越雷池分毫了。

阴七娘身形沾地,收索,滑步,鬼魅般晃走飘动,当她的皮索方自旋舞上升,雍捐的大砍刀已在一挥之下分做十七个不同的角度劈来!

盘升的皮索像极了一条张牙舞爪的怪蛇,它愤怒的纵腾卷扫,竭力冲突风起劲涌之余,真有翻云覆雨的威势,而光芒炽闪,流电交映,阴七娘暴跳五步,一张银盆大脸已泛透青紫!

雍狷双手执刀,刃口往上,刀尖微指向下,双目平视,胸腹间的起伏度业已较先前为大。

一声惊呼,朱乃魁枪上几步,骇然大叫:

“七姨,七姨,姓雍的可伤着你了?阴七娘怒瞪朱乃魁,厉声道:

“你少烦!伤我?还没有那么容易2”朱乃魁连忙一缩脑袋,汕汕退下,桌后的贾如谋沉声开口:

“不必紧张,乃魁,你七姨不会有什么风险,此间万事有我!”阴七娘左腕翻转,将两丈多长的一根皮索卷缠起一丈五六,只剩数尺在外,看上去又像一条皮鞭了,她的右手伸向腰后,侧肘之间已多出一样怪异玩意来……那是一只精铁打造的兽爪,有四趾,爪端微微弯曲,俱是尖利无比,他握在手上,仿佛连她的指掌也顿时融幻变形了。

雍狷沉默不语,他知道,另一场更要艰苦的搏杀即将展开,阴七娘不服输,显然是要施展她“压箱,底”的本领,豁力一拼了。

冷眼望着雍狷,阴七娘扬了扬她手中的家伙:

“姓雍的,你听没听说过,这是什么?”雍狷摇头道:

“尚请指教。”哼了哼,阴七娘寒着脸道:

“这件兵器,叫做‘邪狐爪’,我不妨明白告诉你,爪尖有奇毒,只要破肤沾血,除非服用我的独门解葯,便谨有二十个时辰的活命,毒发时全身*挛,喉头内陷,由于呼吸窒息而迫至七孔喷血,连死后的尸体都是乌紫的,雍狷,你要不想有这个下场,就得加意防范着了。”雍猖道:

“如此说来,万一遭到破肤见血之灾,你也毫无意思拿独门解葯相救了?”阴七娘用力点头:

“不错,如果有这种情形,我不会救你,雍狷,因为你活着,对我们就是─种潜在的威胁,人间世上,不须要这么多武功高强的竞争者并存!”雍捐笑了笑:

“倒也是实话,阴七娘。”阴七娘往前逼近,凛烈的道:

“你留意了,雍狷,说不定我挨得起你一下,你却挨不起我一下!”雍捐道:

“彼此,反正谁挨上了都不会好受。”“邪狐爪”递过来的角度非常怪异,它并不是对着雍狷的实体攻击,而是划过空间,指向雍捐右侧尺半的部位,爪尖微扬,果似邪狐探爪。

不论是这只狐爪上是否曾经淬毒、或者毒性如何?雍狷是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因而应付起来就特别小心,无形中亦压力倍增;他觑准狐爪的来势,候朝有闪,原先扣攫左方的狐爪,在微微一跳之下,猝然以快逾石火的速度反弹,爪尖洒出溜溜冷芒,飞袭雍狷前胸!大砍刀横起,“当”的一响磕封来爪,几乎在同一时间,阴七娘的皮索暴翻,搂头盖脸狠力抽搭下来,乌影一抹,有似惊鸿。

雍狷右手刀忽的沿着手臂往上滚动,在滚到肘节部位的一剎,刀身猛朝外撅,于半个光圈的过程中急斩阴七娘,而他的左手伸缩如电,竟是硬生生抓捞由上挥落的皮索!

这样的反应,大出阴七娘的判断,她全身后仰,“邪狐爪”急截刀锋,但挥落的皮索却已不及换式,照面间,被雍狷一手捞住!

双方的接触迅捷无比,变化亦仅在瞬息之际“呛哪”震击声中,阴七娘的“邪狐爪”固未坠脱,但虎口崩裂,血流满掌,她的皮索握入雍猖手里,在雍捐猛力带扯下,整个臃肿的身子便往前舱扑,眼看着雍狷一脚飞起,正迎着她突凸多肉的小腹踢来,光景是险到了极处一一贾如谋使用的兵刃是一把形式奇古的长剑,剑锋细窄,锐利无匹,尾芒随着长剑的挥展闪炫吞吐,寒气逼人,他只是一剑挺刺,森森光华已有如流波骤散,漫卷淹覆到每一寸的空间,“□”“□”剑气,更则纵横四溢,无隙不入,威力凌厉之至!雍捐飞起的一脚,只差寸许便可触及阴七娘的肚腹,但他明白,仅这寸许之差,即为自己生死之分,节骨眼上的时间毫厘皆关存亡,就这等俄顷的距离,事实上已遥如天涯,他要自保,便无以制敌了!

身形的倒退宛似豹跃,雍猖右手握住反激回来的刀柄,在退闪的剎那洒扬出大小飘掠的干百朵刀花,冷焰穿里,他算是避开了贾如谋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阴七娘咬牙切齿,不顾手上鲜血淋漓,就同一头发狂的雌虎也似,张牙舞爪的再度冲扑,两件兵器双起双落,豁命般招呼向雍猖身上。

大砍刀在溜体旋绕的须臾,贾如谋人已升空,他掠飞的姿态极其优美流畅,像煞鹰隼振翼、又若巨鹤驭风,微见侧转,候向下方翔回,长剑颤指,星芒点点映辉,似是银河崩散,瑞雪缤纷,出手里已将雍狷逼退数步!

阴七娘趁机夹攻,口中大叫:

“如谋,你可要替我出这口气,否则我就和你没完没了……”贾如谋身法轻灵,宛若行云流水,长剑挥洒,锋芒莹灿掣闪,流光蓬飞所及,锐势强不可挡,直有江河涌荡、生生不息之势,他一边淡淡笑道:

“这不正在为你出气么?七娘。”雍狷可谓吃足了苦头,他现在才发觉,贾如谋功力之深厚精纯,几已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尤其剑术之高妙,出招之老辣,更不在话下,加上他悠长的内劲,捷便的身手,相辅相成之下越发如虎添翼,难以抵御,雍狷心里有数,这─次是真个遇上能人了。

面对贾如谋沉重的压力,雍狷已觉得拍架支拙,偏偏阴七娘又像疯婆子─样,不依不饶的拼命在旁纠缠狠斗,使他的苦恼益大,别的不说,单只阴七娘那只“邪狐爪”,就予人无比的威胁,看情形,今晚上恐怕是要应此一劫了。

臃肿的身躯蓦地侧掠,阴七娘回手挥起皮索,而右臂淬扬倒弯,“邪狐爪”巳以极为阴魅的走向扣抓雍狷的下裆照力道的贯性来说,这─爪取的部位应是上盘,决不会滑落到两跨间的位置才对,但是,它却愣是直逼了过来。

雍狷微微弓背,身形侧闪,皮索擦着他的鼻尖飞空,“邪狐爪”也稍差一线的贴着裆下错开。他以掌心猛压刀脊,大砍刀去势徒增,“嗖”声锐响里暴斩阴七娘颈项。

阴七娘居然不退不让,皮索反弹扭卷,宛如通灵似的再度于瞬间缠绕住劈来的刀锋,原来错开目标的“邪狐爪”也突的一跳,脱手回转,仿佛─只来自虚无中的魔掌,焙漾着恶毒的冷芒,候往雍狷身上撞到。

而剑气立时大盛,光华凝聚成各种各式的形状出现,有的是一片一片如云如雾的氲氤,有的像一束一束倾泻的寸丝,或若翻腾激涌的流波,或似垂挂下落的天瀑,整间库房,马上已被森寒透明的焰彩所笼罩,实则焦点指向,只在雍捐躯体的各处要害。

大势如此,不倾力一搏也不行了,雍狷在敌人攻击甫起的剎那,心念转动,血脉奋张,他啸吼如虎,砍刀随着后翻的双腕旋回全身,层叠套连的光圈便在须臾间布展……─阴七娘受不了这突来的力道牵扯,人往前跌,皮索挣出手掌,尚连搭着腕际的大片表皮,但她至少也有一点收获,便在往前扑的俄顷,她的“邪狐爪”已于光圈成形的剎那撞上了雍狷的右肩:

长剑如虹,光波密集,跌倒的阴七娘一声怪嚎,滚地葫芦般肉团团的翻仰出去,一个滚,地下便印上一滩血,而雍狷根本没有时间再看阴七娘一眼,他正卯足全力,迎战以泰山压顶之势扑来的贾如谋。

剑芒射入光圈,光圈也套住剑芒,金铁交击声声串响如百子花炮,森青与澄蓝的寒电穿织流闪,两条人影恍同幽灵,似乎是有形无实的在掠走掣旋,斗然间,雍捐左跃五尺,贾如谋有飞寻丈,二人于掠出的顷刻又倒翻回来,剑辉矫起如游龙舒卷,浑凝无瑕,大刀挥斩似匹练横空,风云俱涌,两道流光瞬息间已做了二十一次分合触散,殷红的血点仿佛狂□中的雨滴斑斑洒落,当他们再次着地,乖乖,都已不大像原来的模样了。

贾如谋的脸孔上齐眉梢裂开一条寸许长的伤口,前胸,小腿也各自绽布四道血痕,雍狷的左腰血赤─团,大腿近胯骨处翻开的那片皮肉怕没有半尺以上,此外,他的右肩头还赫然嵌插着阴七娘的“邪狐爪”,爪身犹在颤巍巍的抖动着呢。

─旁观战,着实惊窒住了的朱乃魁,在好半晌之后始如梦初醒,他激灵灵的订了个寒喋,猛的提起“流星锤”,就等冲向雍捐贾如谋长剑拄地,嗓音发沙:

“住手!”急忙煞住去势,朱乃魁不解的嚷道:

“师叔,姓雍的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了,正宜加以击杀,你老人家为什么却拦着我?”贾如谋呛咳几声,低缓的道:

“你要杀了雍捐,如何探知郎五的下落?再说,不管他是否强弩之末,凭你那两下子,恐怕仍非他的对手……乃魁,赶紧先去照顾你七姨,看看她的伤势轻重……”朱乃魁答应一声,刚刚奔向阴七娘那边,阴七娘已经自行从地下挣扎爬起,她胸脯间、肥臀上,前后裂绽开五条刀痕,白脂血肉层次分明,真个触目惊心;人一爬起,这位“邪狐”已拉直嗓门嚎叫:

“天杀的雍狷,好毒辣的手段啊,他把我伤成这等凄惨,乃是存心想要我的命哪……如谋,你可得替我作主……”贾如谋忙道:

“你别叫,七娘,出力发声也会牵动伤口,万一挣破腹膜就麻烦了!”阴七娘面孔扭曲,张开血盆大口干嗥:

“贾如谋,你今天若是不为我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剑利爪毒齐胁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