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16章 最是深挚舐犊缘

作者:柳残阳

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朱乃魁忍不住神经兮兮的叫嚷起来:

“任老大,任老大,求你劝劝姓雍的,别把弓箭老朝我身上比划,万─他恍惚之余失了手,我这条命岂不丢得冤?”任非爱理不理的道:

“奇怪,他人好好的,怎么会‘恍惚’?”朱乃魁紧张的道:

“就算三岁孩童也看得出来,雍狷体内的余毒已经开始发作了,任老大,症候会越来越剧烈,用不了多久;他就喘不动气啦……”任非淡淡的道:

“如果他喘不动气了,你便得先一步断气,朱乃魁,这原是我们事前说定当了的,现在,你应该多为你自己祈告,求老天爷帮忙,叫你手下尽快把解葯送到,要不然,遭殃的可不止雍狷─个!”鼻孔急速翕张着,朱乃魁怪嚎道:

“人不在我眼前,任老大,你叫我有什么法子?早说由我亲自去办事,你高低不允,如今解葯未到,责任却要我来担负,这话说得过去么?”嗤了一声,任非道:

“少给我叫苦喊冤,咱们按规矩行事,只要雍捐一朝毒发,而解葯未至,你就第一个升天……不,你升不了天,十八层地狱有你的份!”朱乃魁又频频拭汗,边央告着道:

“这不公平,任老大,你总要讲点道理……”任非断然道:

“我帮不上忙。”“咯蹬”一咬牙,朱乃魁直着嗓门干叫:

“好,好,我认输了,任老大,解葯在我这里,你赶紧拿去给雍狷服用……”呆了呆,任非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了眼,狐疑的道:

“朱乃魁,你在说什么?”朱乃魁苦着脸道:

“我叫你过来拿解葯一一”任非大声道:

“莫不成解葯就在你身上?”朱乃魁垂头丧气的从怀里摸出一只三寸长短,精细的葫芦形青瓷小瓶来,平摊在手掌心上:

“解葯便在葫芦瓶里,不止十八颗,约莫有三十余粒,足够用了……”狠狠骂了一句粗口,任非快步枪上前去,一把夺过朱乃魁手上的葫芦形瓷瓶,先拔开软木瓶塞加以检视,当确定无讹,他又急忙转身奔回雍捐前边,欣喜再加兴奋,脸孔竞涨得通红:

“有救了,老弟台,你有救了,万想不到姓朱的鳖羔子还玩了这么一出狡猾把戏,害得我们担足心事,也叫你多吃不少苦头,老弟台,来,快把解葯服下去,过一阵子再和这王八蛋算帐!”雍捐伸出手来,接过任非倾倒在掌中的十八颗朱红葯丸,然后一口吞下,甚至连品味的过程都省略了……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实在已撑持到最后关头啦:

任非在一旁注意着雍狷神色的变化,极其关注的问:

“感觉好一点没有?解葯没有错,和上次你服用的完全一样……”缓缓吸了口气,雍狷的长箭箭镞毫不放松的依旧遥指着那边的朱乃魁;他调均了呼吸的节奏,轻细的道:“葯效还不会那么快,却确实是真解葯。”任非十分庆幸的道:

“也是苍天有眼,好人得救,老弟台,你不知道,刚才差一点就没把我急死!”雍狷低声道:

“也是姓朱的沉不住气,过于宝贝他那条性命了……”顿了顿,他又道:

“等一歇葯力行开的时候,或者我会偶而分神……任老大,你要小心朱乃魁的蠢动,这家伙没有做不出来的事任非连连点头,却免不了带点惶恐:

“我自当尽力防范,不过,就伯制他不住……─”雍狷牵动了一下chún角:

“你只要全力施为就行,我另有制他的法子……”任非道:

“老弟台,主戏要由你来演,我总归跟着前后搭配,你务必仅记,就算唬,也得把姓朱的唬住……”雍狷眨眨眼,没作声,大弓长箭,仍然威力十足的胁迫着朱乃魁。

虽说隔得不近。朱乃魁却未敢有半点侥幸的想法,那三角形的锐利箭镞,就好象实顶在他心窝上一样,他甚至感觉得到那般冰硬尖削的痛楚,寒气直贯脚底,说多难过,就有多难过。

此刻,雍狷的身体状况尚无反应。

任非瞪着朱乃魁,蓦然厉声吆喝:

“姓朱的,你又想打什么鬼主意?你是活得不耐烦啦?”朱乃魁愣了一愣,不禁又气又恼的叫起冤来:

“这是怎么个说法?我人在原地,龟孙似的半步不敢挪动,大气不敢多喘,但求忍辱活命,任老大,我几时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任非原是打的心理战,故意加以桐吓,以防朱乃魁有蠢动之心,姓朱的一喊冤,他先是一声冷笑,摆出‘副“洞察入微”的表情:

“不错,现下你尚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有长弓大箭震慑于你,可是你内心却不甘雌伏,随时在找机会企图反抗,你以为我不知道?朱乃魁,我就是明着点破你的计算,好叫你晓得,你的意念回转,全在我的掌握之中!”朱乃魁悻悻的道:

“任老大,你不要聪明过度,你又不是我肚皮里的蛔虫,怎么知道我想什么?”任非大马金刀的道:

“所谓,姜是老的辣,为人处事,我比你不知达练了多少倍,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狡辩的余地,总而言之,你给我本份点,要不然,你就在和自己过不去了!”尽管恨不能一把掐死任非,朱乃魁却是人到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就算你对了,任老大,我一切都听你的,行不行?”任非绷着脸道:

“朱乃魁,你心里有数,行也要行,不行也要行,好歹生受着吧!”就在这时,雍狷突兀“哇”的一声呕吐起来,不但连连呕吐,更全身绸汗如浆,污紫沾腻,透衣滴落,他的面色越见青白,混身上下也开始不停抽搐,模样似极痛苦。朱乃魁忙叫:

“葯力引发了,任考大,这就是解葯行开的症候……”任非叱道:

“我老人家不是白痴,莫非还看不出来,你少在那里鸡毛于喊叫,影响情绪!”雍猖吐出来的秽物,和他第一次在石室里所吐的内容相同,黑糊灰杂,若涎似痰,且气味腥臭难闻,份量尤其增加了许多。

脚步稍稍挪移了一下,朱乃魁咧chún笑道:

任老大,葯力行开的辰光,余毒便由呕吐及毛孔中双重排出,这时候,中毒的人必定备觉难受’,如果能够帮他推拿搓揉一番,他自会舒坦的多,我自告奋勇,来替雍捐略效微劳如何?任非双眼一瞪,怒喝道:

“你给我老实站原处;这里有我,用不着你来献殷勤!”朱乃魁试探着往前走,边陪笑道:

“任老大,你千万可别误会,我是一片好意呀,你就让我尽点心吧……”任非大吼:

“站住,你想死啦?”弓弦蓦地弹响,雪亮的大竹箭头突然上扬,寒光夺目中,彷佛随时皆可脱弦飞射!

正往前凑近的朱乃魁猛的打了个哆嗦,全身一缩;活脱真像个乌龟入样又缩回了原地,他双手乱摇,气急败坏的嚷:

“小心你的箭,雍捐;我的亲祖宗,小心你的箭哇雍捐面庞扭曲,口角垂涎,但两眼大睁,一嘴牙咬得“咯”“咯”作响,人虽然弯腰哈背,半蹲在地,长弓大箭仍旧紧握于手,那股腾腾的杀气丝毫不减,看上去,形态狞厉无匹!

任非乘机恐吓:

“朱乃魁,你这王八羔子果然居心叵测,不是个东西,才说你图谋不轨,你马上就扮起来看,娘的皮,这一遭你还想活命不成?”朱乃魁惊恐交集,叠声嚎叫:

“我没有恶意,任老大,我向天发誓,我连─点恶意也没有,我完全是想帮雍狷的忙,我纯是一片好心啊,你们不能冤柱我……”任非咆哮着:“叫你不准离开原地半步,你偏偏不听,楞是借词擅动。

涎着丫张厚脸朝前凑,你想干什么?你以为我们便收拾不了你?大胆狂妄,不知死活的混帐东西,若不给你一次教训,你还道是我们无能……”朱乃魁心腔子剧烈收缩,额头上冷汗直淌,差一点就要跪将下去:

“任者大,你饶命,你饶命,求你饶命啊,我不敢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千万高抬贵手,舌下超生,我拿人头担保,决不会再触犯于你……”一句“舌下超生”不禁又引起任非老大的不快,娘的,这岂不是说他只能动口,只合怂恿雍狷出手,而他自己便治不了姓朱的么?这等于暗喻他乃狐假虎威,低弱无能,简直就是指桑骂槐嘛,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姓朱的,你的意思,指我只会用口把式,拿不出真功夫来对付你?”朱乃魁不停的打躬作揖:

“不,不,任老大,我不是这个意思,便者天爷给我作胆,我对你也不敢稍有轻视之心……”任非阴着声道:

“可别狗眼看人低,不错。雍狷能要你有命,我亦一样不在乎你,我他娘在你手里栽过一次斤头,并不意味着还会再栽斤头,你若是不信,我们现在就先试上一试:”朱乃魁急道;“任老大,不用试,不用试了,你包准赢,我绝对输,这总成吧!”长长“昭”了一声,任非这才觉得胸脯问憋着的一口气舒散了些,他转头探试雍猖,心头又立时轻松了许多……

雍狷已经呕吐完了,只是人尚显得虚脱,白着─张脸孔半坐在地下,呼吸仍然沉重,不过,尽管如此,他手中的弓箭执握极稳,大有一箭足以开山的气势,光凭这服气势,任非就知道堪可镇压全场,所以说,他怎能不心情大好?过了片刻,雍狷低弱的开腔道:

“任老大……我觉得舒坦多了,这一劫,约莫是挺过去啦……”任非笑逐颜开,乐呵阿的道:

“吉人自有天相,老弟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朝下去,你的好日子便无穷喽。”缓缓站起身来,雍猖伸展着四肢,目光却投注向朱乃魁身上:

“姓朱的,你派出去的人,怎么到如今还不见回转?”朱乃魁哈了哈腰,诚惶诚恐的道:

“大概也就快了,我已经嘱咐过他们行事的方法,照我的法子做,八九不离十,但意外亦不能说一定没有,你该知道,我比你还心急……”雍狷疲乏的笑笑:

“我相信这句话一一你确实比我心急。”任非幸灾乐祸的道:

“因为道理很简单,人的性命,仅有一条,姓朱的这条命,就正拴在咱们手里,你说,他能不急?”朱乃魁抹了把汗,揣揣的道:

“二位,交待的事若全办妥了,二位可得信守承诺,不能留难于我……”雍狷道:

“当然,你喜欢反复,我们不喜欢。”任非粗着声道:

“姓朱的摆我们这一道摆得不轻,就此饶过,真叫大大便宜了他。”抱拳连拱,朱乃魁若着脸道:

“任老大,你多包涵,少说两句吧。”任非皮笑肉不动的道:

“其实你心理在操我十八代祖宗,表面上却偏偏扮成百依百顺,忍辱求全的熊样,姓朱的,你是个人物,能屈能伸的人物!”朱乃魁脸上硬挤出来的一丝笑容,竞比哭还难看:

“哪里的话,任老大,你言重了,太也言重了……”忽然,雍狷双瞳一闪,沉声道:

“好象有动静了!”闻言之下,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赶忙把脑袋扭转过去,望向来路,昭,可不是么,在错落的松荫里,果然有两条身影正往这边奔近。

朱乃魁首先精神一振,兴奋的叫:

“没有错,是丁四和金大元两个……”雍猖冷的道:

“不应该只有两个,朱乃魁,应该有三个才对。”只觉得心口一紧,朱乃魁急急于搭凉棚,再细朝来路张望,这一看,他才算如释重负,立时笑得见牙不见眼:

“你说得对,不是两个,是三个,呵呵,金大元背上还背着一个啊……”雍狷也看到了,奔来的两人中,那体形较魁梧的──个,背后的确背负着另一个小小的身子,另─一个仿若幼童般的身子,不知怎的,他陡然感到紧张起来,喉干舌燥之外。握弓的双手竞亦不可抑止的在微微颤抖。

瞇着眼的任非嘻嘻笑道:

“是背着一个孩子,老弟台,八成错不了,但还有二成,你得验明正身才行。”雍狷点头道:

“我省得。”任非放低了声调道:

“也有好些年没见你那命根子了,小娃娃的模样越长越变,老弟台,你自信认得出你的孩子么?”雍狷chún角噙着一抹深深的笑意,他信心卜足的道:

“父子连心。而亲情是传自灵犀的,传自本能的,除此之外,我还另有辩识的方法,你宽念,任老大,他们如果拿一个假的来讴我,那就不免过分愚蠢了!”任非笑道:

“还是谨慎点好,以姓朱的狡诈个性来说,这也不是决无可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最是深挚舐犊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