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21章 地狱无门投进来

作者:柳残阳

任非只感到心跳加剧,后须发直,裤裆往下沉坠,两手手心里全是冷汗,他不白觉的朝后倒退,那种无助无靠的绝望黑潮,连他双眼都浸得迷蒙了。

闪亮亮的流星锤在朱乃魁手上摇荡,他看着任非的样,就有如恶猫戏鼠,充满了狂谚与残暴的意味,偏偏说起话来却慢条斯理:“老不死的,你费尽心机巴结奉承的那一位业已弃你而去啦,你想抱人家的大腿,人家楞不让你抱,你当他做靠山,他其实是耍着你玩,主子跑了,我看你这老奴才还有什么皮调?”

任非的喉管里就像塞进了一把沙子,肥敦敦的面孔青里泛白,他哑着声顶抗:“姓朱的,你他娘是乡下人买柿子,端挑软软的捏,你在我面前扬威耀武,人五人六,只是欺我形单势孤,年老体衰,我已活了这一把岁数了,死不足惜,只怕你会落个以强凌弱,逼人于绝的骂名……”

朱乃魁嘿嘿冷笑,毫不动容:“真个人之将死,其言也哀,老不死的,我以强凌弱、逼人于绝?你不用想拿这些可怜词调来套住我横贯中西。发挥王夫之“道不离器”之说,强调器变而道必 ,朱二爷没那么多同情心,你忘了雍狷以他的毒箭威胁我的当口,你是怎么对付我的?在我性命岌岌可危之际,你又如何在一旁推波助澜、幸灾乐祸?娘的皮,你一直存心要置我于死地,执意纵容雍狷将我摆平,老王八蛋,你简直可恶可恨到了极处,今天二爷我是有冤伸冤、有仇报仇,若不活活剥下你这一张人皮,我就不算人生父母养的!”

郎五也阴森森的道:“这老滑货的确不是玩意,姦狡恶毒,笑里藏刀,任什么下三滥的把戏也耍得出来,早宰了早好,免得他再去坑害别人!”

任非蓦地哆嗦了一下,扁着嘴chún道:“郎五,说起来你也算我的表弟,多少沾亲带故,有点血缘关系,眼下我已到了走头无路,命在旦夕的地步,你就不念在那一脉香火的情份上帮我一把,至少亦不该落井下石,打我的落水狗,我总没得罪你,何苦非逼我走上绝路不可?”

白果眼往上翻,郎五硬着声道:“少来这一套,表弟?谁是你的表弟?只一本‘落雁三击’的秘籍,却狮子大开口要价,连他娘打个折扣都不行成世界万物的基础是不具广延的、无限的、不可分的、能动 ,这还像表兄的作为么?还算体念那沾亲带故的情份么?啊呸,一张嘴两片皮,翻来履去全是你的话,老王八蛋,我可不上你这个邪当!”

似乎有些不耐烦了,靠在墙壁上的“血狼”单彪皱着眉道:“五哥,下一步要怎么办?你倒是指点一下,我们好尽快行事,这老头子是去是留,也得听你一声交待,夜长梦多哪……”

郎五颔首道:“好,二位伙计,你们赶紧越墙出去,看看能否追上姓雍的父子,这老滑货便由我与朱二爷处置!”

单彪干脆的道:“遵命!”

说着,立即向他拜弟“毒狼”罗锐一招手,两个人迅速越过东边的破墙,眨眼间,业已消失在黑暗之中。

看了朱乃魁一眼,郎五道:“动手吧,乃魁。”

朱乃魁的流星锤“呼”声上扬,银芒闪处,任非踉跄倒退,边嘶声怪叫:“慢着,慢着,我还有话要讲……”

尖锥似的划过两条弧线,极具威胁性的交叉翻飞,朱乃魁沉着脸道:“死到临头,你这老鬼还有什么话说?”

任非气喘吁吁,双手乱摇,带着哭腔大喊:“那册页,我那‘落雁三击’的册页……你们但要饶我一命,册页我自双手奉上……”

耀眼的锤头“咻”“咻”旋舞,朱乃魁似笑非笑,好整以暇的道:“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东西,说你犯贱,你还真叫犯贱,册页呢?册页在哪里?”

任非颤巍巍的道:“你们要答应不杀我才行……”

朱乃魁与郎五互看一眼,姓朱的chún角噙着一抹诡笑:“册页先拿出来再说!”

全身发抖、双颊吊起的任非把两条手臂拱抱胸前,宛如护着什么:“我给你们,我一定给你们,可是,你们要说话算话啊朱乃魁暴烈的道:“把册页拿出来,哪有那么多废话!”

郎五也同声恫吓:“老滑货,你如果再要口是心非,暗使花巧,我们就叫你不得全尸!”

怕是怕,慌是慌,但任非尚未到晕了头的程度,他跺脚干嚎着:“你们休想诓我,那句饶命的话你们一直没撂过,册页在我这里,若非得到你们的承诺,我断断不拿出来……”

郎五骂一声悻悻的道:“好吧,你交出来册页,我们便饶你一死。”

停止颤抖,任非圆睁双眼:“此话当真?”

郎五不耐烦的道:“错不了!”

任非急切的道:“有什么保证?”

白果眼猛翻,郎五火大了:“我操你个六舅,你还要什么保证?我五爷的话就是保证!”

任非连朝后退,沉重的摇头:“不行,没有保证,只是一句空话,你们随时可以反悔食言……”

这时,朱乃魁冷冷的道:“五哥,你猜那册页儿在哪里?”

郎五怔了怔,道:“我怎么猜得着?这老滑货又姦又刁,他藏的地方只怕鬼也找不到i”

哧哧笑了,朱乃魁道:“不见得,五哥,老王八蛋以前是防着我们,册页才东匿西藏,姓雍的对册页没有企图,老王八蛋便不用防他,今晚上我们追了来,他并末料及,是而册页就不会预先藏好,五哥,这不是明摆明显了么?”

郎五回味片刻,呵呵而笑:“郎五啊郎五,说你笨你还真不笨,怎的这─层我就没有想到?呵呵,有道理,确然有道理。”

朱乃魁得意洋洋的道:“五哥,我一向就聪明过人,虽不能是天纵奇才,也是可称得上奢智超凡,你是被老王八蛋那几下花招唬住了,脑筋转不过来,其实,只要多想想,老王八蛋即便刁滑,也刁滑不到哪里去!”

郎五精神倏振,面对任非呵呵枭笑:“朱老二的话你都听到啦?老滑货,册页显见便在你身上,你不是要我们拿出‘保证’么?如今有了,送你归天,正好一了百了!”

任非胖脸泛着一层死灰,嘴chún不断颤抖,他两眼空茫茫的斜挂下来,干着声长嚎:“老天爷啊,你睁眼看哪,人间世上竟然有这等凶神恶煞、豺狼虎豹,他们黑心黑肝,吃人不吐渣啊,老天爷,你为什么不打雷、不闪电、不起一阵狂风卷他们进十八层地狱好保佑善良啊?老天爷,你睁睁眼哪……”

朱乃魁嗤笑一声:“五哥,这老王八蛋八成是疯啦,看那副哭天抢地的德性:”

郎五哼了哼:“又是老套,乃魁,还有人在等着咱们,时间不能再拖了,干掉去球!”

朱乃魁突然大喝如雷,手上那对流星锤起似飞石,成双点并击任非,动作之快,无可言喻。

别看任非在那里神情激动、反应悲愤,暗地里他却时时刻刻不在做着防范……─技不如人是不错,但若叫他就此认命,他是决不甘心的,但有一线希望,他仍然想要挣扎逃生,朱乃魁双锤才起,他已蓦地一个侧翻扑了出去,同时顺手一拨,将那半截残烛也一并打熄,双锤击上墙,粉屑四溅,山神庙里已骤而一片漆黑。

黑暗里,响起朱乃魁愤怒的叫骂:“这老王八蛋果然刁滑,竞还打算做困兽之斗!”

郎五的声音也在游移:“沉住气,乃魁,他跑不掉……”

任非蜷伏地下,一动不动,他前面正好是一具歪倒的栅架,人趴在那里,就好像也是栅架的一部分,手不摸触上来,便很难分辨清白。

有脚步声在沉重的踏走,由那模糊的体态看来,八成是朱乃魁,他完全不顾虑任非可能的反抗,横冲直闯,如入无人之境。

任非是块老姜,却也不上朱乃魁的当,他知道姓朱的有意暴露身形,想诱他出手,从而加以制杀,他自己技不如人,决不求这等侥幸,他打的谱很简单─一但能逃命,方为上策。

神案前,突的有─一声“悉嗦”细响传来,紧接着两溜冷芒流射,但闻“吱”声尖叫,一只肥大的老鼠已被血淋淋的挑起拋落……是郎五一双短枪的杰作,好犀利!另一头响起朱乃魁的嗓门:“五哥,刺着什么啦?”

郎五喃喃咒骂:“娘的,只是一只大耗子,我还当是老滑货呢……”

朱乃魁吐了口唾沫,有些埋怨的道:“先时就不该和那老鬼罗嗦,早早做掉了何须费这些周章?现在可好,乌曲麻黑─片,要找人却去哪里找上?”

郎五开始搜寻,─边挪步一边道:“你不用急,乃魁,这片破庙就这么点大,我们一寸寸的踏,我便不信拎不出那老滑货来!”

趴在栅架后面的任非屏息如寂,只有肚皮里暗暗诅咒郎五与朱乃魁的十八代祖宗,同时他也焦急异常,苦苦思付着脱身之计一一郎五说得不错,这片破庙的方圆不大,再要耗下去,只伯迟早会泄露形迹,遭至对方的毒手!

一阵风扑面而来,任非心头一紧,益发不敢喘一口大气,是朱乃魁跨越栅架,摸索过去,手上─对流星锤的锤头寒光隐闪,好不惊人。

朱乃魁宽阔的背影便现在任非眼前,任非突起了一股冲动几乎控制不住想扑上去给姓朱的狠狠来上─下,但随即又将这股冲动抑压下来,因为他很了解,出手攻击的结果,无论中与不中,须要偿付的代价都是十分巨大的!

郎五又在出声,位置不远:“乃魁,你发现什么没有?”

朱乃魁走出几步,火爆的道:“我操那任非的血亲,他就有这个本事窝藏不见,五哥,破庙里外里差不多全找遍了,楞是没有老鬼的踪影,莫不成他会隐身法或地遁术,早走了活人啦。”

郎五冷哼─声,道“别他娘胡思乱想,哪有这种事体?老滑货如果懂得这些邪法,还用得着含糊我们么?更不会落魄到眼下此般田地了……”

踢开一片破破烂烂的蒲团,朱乃魁悼悼的道:“可是他人呢?人到底在哪里?”

郎五语带安慰的道:“老滑货包管还藏在庙里,乃魁,稍安毋躁,这地方是不大,只是漆黑不见光影,找起人来就比较耗费手脚,我们馒慢来,姓任的笃定跑不掉!”

朱乃魁显然已失去耐性,他大声道:“这─阵拖得太久,五哥,赶回头有得骂挨,再不速做了断,恐怕就难做交待啦!”

幽暗中,郎五吁一口气,道:“火折子拢在鞍囊里,偏又忘了拿,否则抖亮了火折子,老滑货就无所遁形了!”

朱乃魁闷不吭声,只是烦躁的一头走过来,一头走过去,手上的流星锤舞得“呼呼”乱响。

憋气良久的任非忽然感到鼻孔一阵奇痒,他不敢打喷嚏,又忍不住痒,只好尽量小心的拿手背去轻揉鼻子,而仅仅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已引起朱乃魁的注意,姓朱的霍然转身,大步逼近,边提高声音招呼郎五:“五哥,这边有动静,说不定就是任老鬼,你且从那头抄过来─一”

任非一看,朱乃魁逼来的方向正是自己趴伏的地方,不朱乃魁吐了口唾沫,有些埋怨的道:“先时就不该和那老鬼罗嗦,早早做掉了何须费这些周章?现在可好,乌曲麻黑─片,要找人却去哪里找上?”

郎五开始搜寻,─边挪步一边道:“你不用急,乃魁,这片破庙就这么点大,我们一寸寸的踏,我便不信拎不出那老滑货来!”

趴在栅架后面的任非屏息如寂,只有肚皮里暗暗诅咒郎五与朱乃魁的十八代祖宗,同时他也焦急异常,苦苦思付着脱身之计一一郎五说得不错,这片破庙的方圆不大,再要耗下去,只伯迟早会泄露形迹,遭至对方的毒手!

一阵风扑面而来,任非心头一紧,益发不敢喘一口大气,是朱乃魁跨越栅架,摸索过去,手上─对流星锤的锤头寒光隐闪,好不惊人。

朱乃魁宽阔的背影便现在任非眼前,任非突起了一股冲动几乎控制不住想扑上去给姓朱的狠狠来上─下,但随即又将这股冲动抑压下来,因为他很了解,出手攻击的结果,无论中与不中,须要偿付的代价都是十分巨大的!

郎五又在出声,位置不远:“乃魁,你发现什么没有?”

朱乃魁走出几步,火爆的道:“我操那任非的血亲,他就有这个本事窝藏不见,五哥,破庙里外里差不多全找遍了,楞是没有老鬼的踪影,莫不成他会隐身法或地遁术,早走了活人啦。”

郎五冷哼─声,道“别他娘胡思乱想,哪有这种事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地狱无门投进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