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22章 剑拔弩张凝煞气

作者:柳残阳

罗锐这时一个箭步枪到墙边,把掉在地下的半截残烛捡起来,拿手上快要燃尽的火招子点亮烛蕊,又小心翼翼的插隐了,这才免得庙里再陷入黑暗。

烛火闪闪折折的在跳动,掺黄杂青的光陷反映着郎五和朱乃魁的两张面孔,说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单彪也感觉气分不对,他连忙扯开话题:“先前奉五哥之渝,同我兄弟去追撵雍家父子,可是一直趟下去十好几里地,都不见踪影,恐伯已经走远了,兄弟又顾虑以五哥或朱二哥说不定别有差遣,不敢再追,只有绕回头来向五哥及朱二哥复命!”

郎五闷不吭声,只咻咻的沉重呼吸着,朱乃魁却憋不住嚷嚷起来:“老单,你和罗锐当然追不上雍家父子,那小杂种人在何处不知道种物质元素是世界的本原。有唯心主义多元论,如德国莱布 ,但姓雍的却根本没有离开左近,甚且根本没有离开这间破庙,你们一走,他就出现啦,真个神出鬼没,见首不见尾,飘飘忽忽,端他娘抽冷子打暗算,我和五哥吃足了苦头,差一点便叫他零割碎刮啦……”

单彪又本能的移目四望。

神色有些怔仲的道:“可是,呃,朱二哥,这里并没有姓雍的影子!”

朱乃魁怒道:“两条腿生在他身上,他要怎么活蹦乱跳,你有什么办法?老单,莫非你信不过我?”

单彪忙道:“不敢,朱二哥的话,我怎敢不信?”

朱乃魁暴躁的道:“只在你们回来之前,五哥与我还险些着了他的算计,你们看我肩膀头的伤口,五哥屁股上那血糊淋漓的一片,全是姓雍的下的毒手,假如不是他,难到我和五哥发了疯,自己朝自己身上剜肉?”

单彪低声道:“朱二哥,姓雍的如今人在哪里?”

呆了呆。

朱乃魁悻悻的道:“鬼才晓得他去了哪里,眨眨眼这狗操的就不见了!’轻咳一声。

单彪又道:“那任非呢?大概已被二位摆平了吧?”

朱乃魁面空一热,羞恼交加:“本来那老王八蛋是死定了,坏就坏在五哥同我轻敌太甚,一时疏忽之下吃他打翻烛火,趁着暗影逃过命去,加以姓雍的隐伏在侧,帮着掩护反打,便把他娘一只瓮中的鳖愣是变做鸟飞了……”

咽了口唾沫。

单彪陪笑道:“这么说来连任非也跑啦?”

脸色一沉。

朱乃魁大不高兴的道:“老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单彪打着哈哈道:“只是问问而已,朱二哥,你可别多心……”

一直不曾出声的罗锐,这时忍不住了,他简单明了的道:“朱二哥,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朱乃魁迟疑了片歇,刚要开口回话,庙门外已经施施然走进两个人来。

前行的那位,正是白发白须,神情飘逸的“不老金刚”贾如谋,跟在贾如谋后面的那个锦裳肥婆,不是“邪狐”阴七娘是谁?

一见贾如谋与阴七娘,朱乃魁马上就矮下半截,他急趋数步,垂落双手。

躬身哈腰:“师叔,七姨,天可怜见,二位老人家总算是及时赶来了……”

郎五同单彪、罗锐三人也连忙上前行礼,贾如谋摆摆手,从容自若的道:“都免了;乃魁,刚才谁在这里鬼喊鬼叫?那声调就和宰猪一样,难听透顶。”

朱乃魁脸红脖子粗的道:“请师叔、七姨明鉴,全怪弟子无能,给二位老人家增添麻烦,实在也是情况太过危急,不得不向师叔、七姨告警求援!”

“哦”了一声。

贾如谋道:“如此说来是你在吆喝?”

朱乃魁嗫懦地道;“弟于是逼不得已……当时命在旦夕,眼看便要溅血横尸,若再不告急,怕就见不到师叔、七姨了……”

贾如谋微微一笑:“是谁把你和郎五逼得这么狼狈?”

朱乃魁红着脸道:“还不是雍狷那恶胚……”

贾如谋闲闲的道:“乃魁,我们沿途辛辛苦苫缀上来,便是为了截拦雍捐,抢回孩子,不是说好了由你们引他出来到对面的山崖下,再由我和你七姨对付他么?既然迟到了人,为什么你们又不依计行事呢?反叫我和你七姨待在崖下,吃足了山风,来了犹弄得灰头土脸,几乎自身难保,这岂不是陡乱步调么?”

额头上冒出汗水,朱乃魁诚惶诚恐,期期艾艾的道:“师叔责备得是,呃,弟子该死,弟子无能……”

郎五也吶吶的道:“贾老,这也是在下的疏失,还望贾老、阴前辈恕有则个……”

轻轻叹一口气。

贾如谋道:“罢了,如今姓雍的父子何在?”

朱乃魁尴尬的道:“回师叔的话,弟子与五哥是在这间破庙门口堵住那任非的,当时雍家父子显然便在庙里,弟子为了小心起见,还特地将单彪、罗锐两个唤来,大伙一同冲入庙内,可是,呃,却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不见雍家父子踪影……”

贾如谋皱眉:“乃魁你要搞清楚,是雍家父子原本就不在这里,抑或在你们入庙之前逃走?”

朱乃魁忙道:“依弟子看来,姓雍的父子当时绝对还在庙里……”

贾如谋道:“你一直不曾和雍家父子朝面,如何这般肯定?”

朱乃魁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

道:“弟子虽然一直没有看到雍狷和他儿子,可是在弟子等追杀任非的时候,却被人在暗影里狙击多次,弟子和五哥全都挂了彩,师叔,姓任的是个稀松货,决没有这样的手段,你老说,这算计人的东西不是雍狷还会是谁?”

沉吟了一下。

贾如谋道:“有道理,这样看来,那雍狷只怕还隐藏在附近。”

站在旁边的阴七娘忽然恶狠狠的开口道:“这一遭只要逮住姓雍的,我决计先废掉他的武功,再挑断他的肩胛骨与脚筋,看他还跑不跑得了:”

朱乃魁跟着胁肩笑:“何必这么麻烦?七姨,一刀宰了岂不省得多?”

阴七娘哼了哼。

给朱乃魁一个白眼:“你还有脸说呢,姓雍的上次走了活人,外加带一个儿子上路,全是你坏的事!’朱乃魁把脸一红,汕汕的道:“七姨娘息怒,呢,弟子只是百密一疏,计谋有了破绽生伯朱乃魁面子上挂不住,贾如谋订着圆场道:“过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倒是眼下怎么去追搜那雍家父子?你们可有腹案?”

朱乃魁看看郎五却苦笑着摊摊手,单彪与罗锐则不出一声,摆明了只是“听命行事”的姿态。

阴七娘大声道:“如谋,你也不必问他们的意思了,你有什么打算就照你的法子去办。”

贾如谋笑笑道:“荒山僻野,长夜漫漫,单凭我们六个人去搜寻雍家父子,实若大海捞针,难上加难,他父子只要随便找个角落一躲,我们就没有辙了!”

朱乃魁楞愣的道:“那,莫非就此罢手不成?”

摇摇头,贸如谋道:“当然不就此罢手,否则我们还追上来干什么?我只是说,在目前的情形下,很难找到他们。”

朱乃魁有些着急道:“师叔,一定要想法子揪姓雍的出来才行,尤其他那小免崽子,如果抢不回去,我老哥势必要活剥了我……”

阴七娘冷冷的道:“看你那副没出息的德性!”

朱乃魁陪笑道:“那杜媚的脾气七姨也晓得,我虽不含糊她,我老哥却被她吃得死脱,只要枕头边上多嘀咕两句,我就吃不消了,她儿子是她的命,她又是我老哥的命,七姨,你老说我,我夹在中间苦是不苦?”

阴七娘嗤了一声:“你这是咎由自取,谁叫你把那女人的宝贝儿子抱给了姓雍的?你捅出来的纰漏,当然应该你去解决,你苦不苦?

怎不问问我和你师叔苦不苦?一大把年纪了,还得餐风饮露,半夜三更在这穷山恶野里奔波,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怎么能不受人使唤?我是老来背运,大半辈子可也没受过这种罪!”

贾如谋轻声相劝:“行了七娘,你也用不着发这些牢騒,乃魁亦是身不由己,他自己的哥哥嘛,有事情他怎能不尽心尽力?谁叫我们和乃魁又有这层关系?他须要帮忙的时候,我们自然义不容辞!”

朱乃魁是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哭丧着一张面孔道:“多谢师叔体凉,弟子亦知道罪孽深重,恨只恨自身无才无能,有了麻烦犹得拖累师叔七姨随同吃苦受罪,这全是弟子不孝、弟子混帐……”

笑了笑,贾如谋道:“乃魁你不必自责过甚,你七姨是火暴性子直肠人,有什么讲什么,别说是你,我老头子吃起屁来的辰光,你也不是没见过,但等她火气一消,便雨过天晴啦……”

阴七娘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老不羞,在晚辈面前也敢讲这种往脸上抹灰的话,不怕自贬身价?”

贾如谋一拂白髯,倒是洒脱:“我们也算老夫老妻了,百年修得的缘份啊,便退让一步,又有什么难以为情的?”

朱乃魁乘机拍上马屁:“师叔和七姨真是神仙眷侣,感情老而弥坚,人家说伯老婆是大丈夫,师叔可不恰称充当?”

不待贾如谋开口,阴七娘已笑骂道:“听听朱乃魁的话吧,简直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郎五在旁边憋了这一阵,有些忍不住了,他谨慎的道:“请示老贾,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法?”

贾如谋似乎早已成竹在胸,他不徐不缓的道:“我方才说过,仅以我们六个人的力量,想在这辽阔险峻的山野里搜寻雍家父子,无异大海捞针,成事希望极其微渺,因此我们不去找他,端等他来找我们。”

呆了呆,郎五迷惑的道:“等姓雍的找上门来?呃,贾老,这,这行得通么?”

贾如谋道:“如何行不通?”

郎五忙道:“在下的意思是,雍家父子好不容易才脱离我们的追拦正好远走高飞,逃之天天,岂会反过头来自投罗网?再说,他身边还带着个小孩于,行动不便,易受拖累,孩子又是他的心肝肉,他怎么可能冒这样的风险?”

贾如谋形态深沉的道:“郎五,你分析得很有道理,然而这只是对一般人而言,若把这套假设放在那雍狷身上,就不一定能切合了,姓雍的我虽只见过一次,但深深感受到此人强韧的反抗力与旺盛的攻击心,尤其为了保护他的独子更会不顾一切,豁命以拼;我问你,他就算今天晚上逃得掉,莫非永远都能躲得开?”

郎五道:“我们知道他的老窝在哪里,原就是打算直捣他家去的,既使他弃家而逃,我们也会想出办法逼他出来:”

点点头,贾如谋道;“这就是了,他的家乃是他的根,一个人不到万不得已的境地,谁也不肯轻言毁弃家园而自甘飘泊异乡,更何况还须时时提防、日夜忧心,雍狷决非这种忍辱苟安,得过且过的人,他必然会全力抗拮甚至主动反击,郎五,这便是我判断他极有可能先来找上我们的原因!”

吸了一口凉气,郎五喃喃的道:“他真会有这大的胆子?”

贾如谋笑道:“郎五,不是我倚老卖老,天下形形色色的人,我见得多了,哪一个大约是种什么德性,只要接触个一两遭,便可揣摸七八分,我告诉你,世间真有此等的角色─一─悍不畏死,当机立断,而且勇猛无比,决无返顾,如果你不曾见过这样的人物,唔,那雍狷差不多就是了!”

郎五又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他连连翻动着白果眼道:“幸好有贾老及阴前辈在此坐镇,要不然,我还真有点心里发毛哩……”

朱乃魁双眉竖起,颇不服气的道:“五哥,别讲这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你是上一遭吃姓雍的整怕了,把你四攒马蹄,像只肉棕于一样搁在山坡上,你要知道,他坑得了你一次,难道还能叫他再坑第二次?这里有师叔、七姨在,有我们在,容不得他连翻撒野……”

郎五好象被人掴了一记巴掌也似,顿觉满颊火辣,怒火上升:“朱老二,人说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你他娘把这些窝囊事给抖出来是什么意思?莫不成你就没有在姓雍的手下栽过斤斗?我只是为了慎审起见,才向贾老及阴前辈请示机宜,你犯得着就给我这么难看?”

朱乃魁也省悟到自己的话未免说重了些,场面上打滚有人最忌讳的就是被当众奚落,尤其那些丢人显眼的事更加提不得,他嘴一快溜了出来,莫怪郎五要冒火,于是脸色一转,嘿嘿笑道:“五哥,你别误然,我哪敢给你难堪?我的原意是要给你打气来着,就是这张口拙,言词上运用不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剑拔弩张凝煞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