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07章 扁舟归得全仆姑

作者:柳残阳

空中的阳光亮丽,但不知怎的,照在身上却有一股阴凉的寒意,雍狷咬着嘴chún,有心夸大他揩擦双手汗水的动作,只是,这一次他的双手不再抹向裤管,而是反复搓揉于前襟……

蓦然问,壮汉的长篙划过日影,有如一条怒蛇般劈头而来,篙竿洒出一溜溜晶莹的水滴,挟着强锐的劲风,声势凌厉惊人!

刀的双环震响,震响于日影那候忽间的暗淡中,冷电舒卷飞闪,‘吭’的一声,已将劈来的篙竿震歪三尺,壮汉的身形大大晃动,却仍不退缩,篙竿急抖,再次对着雍狷兜胸刺来!

雍狷猝然斜偏,双环大砍刀加上他的臂长,立时就够上了七尺以外的位置,壮汉一刺落空,一股寒气已当顶而至有无形式的质料;质料和形式结合过程就是潜能转化为现实 ,他来不及挥篙变势,只有双臂倒翻,整个人头下脚上的往河里栽去!

水花只是微微波动,一个浪头涌来,壮汉已经不见踪影,舢板由于失去人力操作,船身先是连连起伏,跟着就朝一侧打横。

雍狷暗叫─声苦也,赶忙抢步向前,急急伸手把住舵柄,这─握,才知道小小的一只舵柄,竞然颤动频繁,扭力无常,决不似看人控制时那般轻松。

打横的船体猛然一下又笔直前冲,船首激荡浪涛,波光四溅,起伏剧烈,不说雍狷自己差一点坐倒板面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经法》、《十大经》(又名《十六经》)、 ,连一向不大受惊的“乘黄”也连连嘶叫起来。

抹去满脸的水渍,雍狷一手紧紧把持住舵柄,还得空出─手握刀,他非常清楚,事情才只是开始,水里那─位的正戏尚未登场哩。

顺流而下的肋板仍在不规则的摇摆,左右两舷的水平率相距极大,但好在已能随波飘浮,不再订横,虽然时时倾斜颠颤,至少眼前不会翻覆。

雍狷口中频频发声吆喝,一边安慰爱骑,一边不停的游目四顾,注意着附近水面的情况─他预知那壮汉的水性极好,却不知好到什么程度。

人家似乎就要给他的疑虑做个印证,突兀一阵“哗啦啦”破水声起,一颗脑袋已从船首位置冒了出来,湿发披散下,老天,可不正是那汉子!壮汉手攀船头,一手仍握着他的长篙,面对雍狷龇牙一笑,却吓得隔在中间的“乘黄”昂首扬蹄,速往后退,船身受到震动,立即又有了不平衡的晃荡。

雍捐手把舵柄,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个鸟操人不爱的混帐东西,有种就上来和老子明枪对仗,窝在水里学那缩头王八,算个什么英雄好汉?”那壮汉攀稳船首。

拉开嗓门叫嚷:“好叫你得知,客佰,本来我可以从水里捅穿船底,叫你下来凉快凉快,不过这对我太不上算,弄一条船可不容易,犯不上糟蹋自已的吃饭家伙……”又一个浪花扑来,雍狷是一头─脸的水湿。

壮汉却完全不当─回事:

“要是船上不加这匹马呢,我还能设法借着浪起涌涛的势子,在船身打横的时候弄翻过来,有了这匹马,重量太大,就难以翻船了,不过不打紧,再下去三里还近,便到了‘七星滩’,那里礁石密布,暗流回荡,我不用花什么力气即可寻个适当所在把船弄翻,船翻了正过来就行,打上洞我吃亏大啦……”雍狷吼道:

“你绝对达不到目的,你忘了这条船由我在操纵……”壮汉笑哧哧的道:

“到目前为止,我不得不承认以一个外行来说,你算驾驭得不错,可是你还不明白,越往下去,水流越急,快抵‘七星滩’的当口,河水就像奔马啦,这还不提,尤其处处漩涡,浪头激涌,你会发觉这条船几问一只疯狗没有两样,那辰光,你要还能控制得住,我就喊你一声爹……”雍捐努力推舵向有。

边暴喝着:

“老子偏不去‘七星滩’,我这就想法子把船往岸边靠过去!”那壮汉松开攀附船首的手。

大笑道:

“你试试看吧……”浪花冒涌,笑声里,壮汉又已没入水中,灵活得就像一尾鱼。

船身确实有了右移的迹象,但却极为不易把持,它一下偏过去,─下又斜过来,大致上是在向岸边靠近,然而幅度十分微小,还不如顺河下行的去势快,拿这种比例来算,只伯不等靠岸,早已飘到“七星滩”了。

突然间,雍狷觉得舵柄倏歪,略略往右的船身猛古丁又荡回河心,他冷叱一声,双环大砍刀飞斩入水,起落的剎那寒光耀眼,但带起的只是一抹沥沥水痕。

刀身才回,后侧方蓦地一篙来自水波之下,直指雍捐背脊,雍狷俯首塌腰,大砍刀掣似流芒,“冬”的一声已削断了半尺篙竿!河水仍然悠悠,汉子形影不见,光景还真叫邪门。

雍狷已分不出自己混身上下一片浸湿到底是水抑是汗,他喘息吁吁,心焦如焚。

目前的情景危殆十分,他不仅要顾及自己性命,还得保全“乘黄’’无失,在这滚滚滔滔、浪急风涌的大河上,他简直一点把握也没有!逐渐的,在他的揣摩运劲下,船身又略微向右岸飘斜,麻烦的是,幅度依旧不大,而且仍然摇晃得相当厉害……

急切问,他脑海中聚而灵光一闪,给他想到一个主意,不管他这主意行得通行不通,好歹也算一条可能的活路,足堪一试。

于是,他撮chún呼唤“乘黄”,发出一连串只有他与爱骑之间才可讲通的信息。

“乘黄”瞪着眼睛注视主人,慢慢的往前移近,又移近雍狷刀刃上挑,飞快勾下挂在马首另一边的弓囊,他拿肩腋稳住舵柄,空出手来扯开囊口,迅速取出了他紫檀巨弓与一只大竹长箭。

紫檀弓的弓背上雕楼着极为细致的龙纹云图,近鸟紫色的弓身闪耀着纯净的光华,弦丝粗若人指,圆绷浑直,泛映出雪白的润泽,弓峻嵌以紫玉,弓渊镶合犀角,整个造型古雅高华,而典丽中,更不失其沉潜的威猛之概。

雍狷以目距估量着船身与岸边的间隔,顺手抓起盘绕在船尾一具木毂辘上的缆绳,潮湿且粗滑,好在他的弓大箭长,并不疑事,很快就把绳的一端缚紧于箭尾之上,然后,搭弓上弦,屏息以待。

波涛起伏不定,肋板也起伏不定。

雍狷已经估算好了缆绳的长度。也测量妥了船身接近岸边的应有最大距离。

于是,又一次浪头涌来,船身上掀,他奋力往右推舵,使船体大大的向对岸方位移晃……

就在这时,弦声震响,大竹箭有如飞鸿修掠,一闪而出,划空的尖啸声甫始越云透风,长箭已射进岸边的─株合抱巨木之内,箭簇深没入干,仅留尾羽,而缆绳凌虚抖扬,彷似曲虹卧波,矫龙腾升,瞬息间,绑牢辘轳底盘的绳尾已和连在岸上的长索扯得笔直!雍猖一声狮子吼,插刀船板,奋起全身之力,双臂连番拖扯缆绳,但见他额浮青筋,两眼暴睁,整个躯体紧弓绷胀,骨节劈啪作响,真正是连吃奶的劲道都使出来了!肋板在一次斜偏中激动浪花,“哗”的‘声向岸边移近了两三丈,又“哗”的一声移近了两三丈,雍捐双臂肌肉鼓起,满头热气腾腾。

他交替扯缆,循环运作,吼喝声有如雷鸣,几度拖挽之后,船已来到隔着河岸不及百步之处。

吐气有如龙吟,雍狷再一次使力扯缆,也不管船身斜到十分危险的程度,立时撮chún发出一声尖锐的□哨,接着肩弓拔刀,与同“乘黄”双双跃起,扑落河中。

此时,他们距离岸边,只不过六七十步远近,人马前扑,又近了三丈多遥。

投身河里,业已足可踏底,涉水而过,充其量,─人一骑,全成了落汤鸡罢了。

几乎是连爬带泳的来到岸边,雍捐是上半身透湿、下半身泥污,模样狼狈得可以。

“乘黄”倒比他利落,昂首扬蹄,已奔跃岸上,长嘶人立下水滴拋溅,顿时又还回这畜牲一身油光毛亮!

喘着气,雍捐坐将下来,眼睛定定的瞧向水面,瞧着瞧着,他忽然大笑起来,笑得捶背弓胸,笑得连泪水都溢眶而出……

河上的肋板,在几次旋转之后,已起伏不定的随波而去,船上减轻了载重,飘流的速度便更急更快,不片刻已跟着浪头出去了好远。

舢板上没有那壮汉的影子,水面上也没有,雍狷擦着眼角的泪痕,心里暗暗诅咒、─但愿这黑心黑肝的恶贼就此喂了鱼鳖虾蟹,这才叫阿弥陀佛。

他正在暗咒着人家,河水蓦而溅起─拨浪花,哈,可不正是那壮汉从水底下蹄升上来?壮汉的左脸上十分明显的有─大块瘀肿,粗布坎肩也扯破厂斜挂胸前,他的双臂上还有好几处刮擦过的痕迹,情况之窝囊,决不逊于雍狷!

忍不住又笑出声来。

雍狷隔着水面向对方招手:

“船老大,久违啦,看样子,你在水底下像是出了点小意外?”踩水浮浪,壮汉的身子半浮半沉,他怒睁双目,咬牙切齿的骂:

“好个邪盖龟孙,我被你整惨了,没想到你竟是这么一个狡猾东西,我给你实说,你别以为人上了岸就包准没事,我断断不会轻易放过你……”雍涓嘿嘿笑道:

“不要光赖在水里发狠,你要是有本事,何防上来玩玩?我如果不能把你的狗头拋到你裤裆里,就算是你的儿子!”抹去脸上的水花。

壮汉恨根的道:“现在我任你狂,任你笑,却看你得意能到几时……。”雍狷手抚肚腹。

微瞇两眼:

“用不着对我发狠啦,船老大,倒是你的那条宝船,怎不赶紧去追回来?这可是你吃饭的家伙哪,横财没发上,如再丢了吃饭的家伙,岂非赔了夫人又折兵?干土匪强盗,可不是像你这样干法的……”壮汉在水里重重吐了口唾沫,扁着嘴咻咻出气:

“船我不要了,却不是白搭,好歹会从你身上连本带利捞回来!”雍狷索性斜身躺下,以手支颐。

慢条斯理的道:

“我人就在这里,船老大,而且身上带得有大笔金银财宝,问题是你有什么法子把我的金银财宝摆进你的口袋,只要你有能耐,别说连本加利的赔你,我这条老命还可随你拨弄着玩!”壮汉大叫;“狗眼看人低的匹夫,你且等着瞧吧!”水波涌处,汉子又已潜沉下去,只剎时已失去踪影,河面浪涛涌叠,无相无痕,就宛如这位仁兄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雍狷哧了─声。

自言自语的道:

“还想打我的主意?操他的娘,真把我当做瘟生肉头啦,岸上可不比水里,只要你小于敢上来,看我怎么将你摆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模样!”忽然,一个苍哑的,衰老的声音便自后面幽幽传来:

“我倒要看看,你打算怎么摆他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模样!”侧卧着的雍狷身子僵了僵,他吸口气,慢慢翻转坐起,入目的是一个老太婆,一个糟老太婆,脸孔又瘦又黑,布满皱纹,勾鼻薄chún,背脊微微侗楼,令人特别难忘的是她那一双与体型决不相称的大手,尽管手上皮肤枯干粗糙,筋络突浮,却指骨巨大,掌幅宽阔,有点儿,呕,大蒲扇的味道。

老太婆穿著一袭青布衣裙,除了一双大手,脚也不小,虽然身子瘦瘪,人站在那里却四平八稳,像是一头牛也拉她不动。

站起身来,雍狷十分重老尊贤的先欠欠上身。

陪着笑道:

“老大娘,刚才你可是对我说话?”老太婆打鼻孔里哼了一声,张开嘴,露出疏疏落落的几颗黄牙来:

“这里除了我,只有你,若不是对你说话,我又是对谁说话?”雍狷和和气气的道:

“老大娘的意思是……?”老太婆冷冷的道:

“我听到你在口出狂言,说是要把我的鲨儿摆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模样,我准备叫你试试看,就凭你,有没有这个能耐?”雍狷迷悯的道:

“你的‘鲨儿’?老大娘,恕我愚昧,谁是你的‘鲨儿’呀?”伸出─只大手朝河里指了指,老太婆意态颇为不善的道:

“水里那个结棍小于,就是我的独生儿,他叫莫雄,英雄的雄,由于他水性好,个头粗,一般人都称呼他‘黑鲨’,你知道,鲨是水里最强悍的一种鱼族……”雍捐点头道:

“不错,也是最凶残贪婪的一种鱼族。”老太婆怒道:

“胡说,这完全要看你是站在什么立场说话,如果是一长母鲨,她对于小鲨的感觉就不同了,茁壮的喜悦,成长的快慰,都属于母亲的辛劳,也是母亲的骄傲,等他能够回哺的时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扁舟归得全仆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