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

第08章 如血红灯映当头

作者:柳残阳

六个不速之客,围成一个约略的圆形,不但将尹含翠母子圈在当中,连雍狷也一起围住,很有点“宁可错杀,不能放走一人”的味道。

开口说话的那;位,像是来人中带头的角儿,胖大个头,满脸生着红褐色的疙瘩,一袭黑衣,越显冷峻森酷。

刚出声,便是恁般恶气:

“尹含翠,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这一趟正可将你这一双贼婆碱子,外加党羽一名合歼杀绝,为我师弟报仇申冤!”尹含翠勃然大怒等)都是“我”的产物,从而声称“我把一切都归于我”。主 ,两只混浊的眼睛似在喷火:

“你是打哪个鳖洞里钻出来的王八羔子?你师弟又是什么东西?我在今天以前,从不曾见过你们这群牛鬼蛇神,却报你娘的什么仇、申那门子冤?”莫雄也粗厉的道:

“冤有头、债有主,混蒙栽诬,我们母子可不背这口黑锅,素不相识,哪来的纠葛?你们找碴找到姓莫的头上,算是豁了边啦!”满脸疙瘩的那一位七情不动。

语调僵硬的道:

“一个月之前,我师弟庄恕、师妹齐蕙二人,大清晨赶早过这条‘白龙河’,搭的就是你姓莫的贼船,船到河心,你先用竹篙出其不意打翻了我师弟庄恕,又在我师妹齐蕙抗拒之下弄覆船身,眼看他两落水沉没,你不但见死不救,反而借机劫走了我师弟的褡链、师妹的包袱,莫雄,这乃是典型的谋财害命,天打雷劈的恶毒行径,事实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莫雄的反应起初有些茫然,随即开始变化,他黑脸泛青,额头青筋暴现:

“你说你师弟师妹被我打入河中,只是一面之词,空口白言,你想朝我身上栽赖,得拿出证据来,血口喷人,我高低不受!”对方阴侧侧的一笑,不紧不慢的道:

“姓莫的,我们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狡赖的把戏,你要证据?当然有,若没有证据,我们如何找来此地,更验明你母子正身?睁大你的招子看稳,姓莫的,任你姦刁阴诈,心黑手辣,却没料到冥冥中自有天意,天意说你该遭报应了!”接着他的语尾,树丛中又是“唰啦”轻响,一个身段高挑、五官姣好的少女已飘然而出,少女的形容寒凛,眼神怨毒,她死死盯视着莫雄,眸瞳不动,光景像恨不能咬下莫雄一块肉来:

甫见少女出现,莫雄的样子就和猛古丁里见到了鬼魂也似,他忍不住喉间发出“嗷”的一声闷啤,歪歪斜斜往后退了三步,差点连手上三尖两刃刀都掉落在地下!

脸生疙瘩的那一位,又是得意,又是骂定的道:

“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何惧鬼敲门?姓莫的,看看你这副心虚情怯的的德性,就知道你必然干下了不可告人的罪孽,你当真个见到鬼?好叫你明白,我师妹当时并没有淹死,她多少懂一点水性,人掉入河里之后仍可随波浮沉,不致坠底,更庆幸的是,经过几番挣扎泅泳,终能攀登上岸,捡回一命,同时,她也亲眼看到你母亲前来接应于你,口呼‘鲨儿’,嘿嘿,就凭你犯罪的地点,这一声‘鲨儿’,我们便有足够的资料研判出你的身份及来历,‘黑鲨’莫雄,贼娘‘水母’尹含翠,这一对母子搭档,瞒得过别人,岂能遮得住我们‘红灯门’的法眼?!”尹含翠脸孔上的皱纹微微颤动了一下,嗓调忽然显得沙哑低沉了:

“你们,呢,是‘红灯门’的人?”胖大汉子打鼻孔中重重哼了一声,昂起头来:

“不错我就是‘红灯门’‘七大提灯使’中的首座‘花面判官’钱三浪,被你打落河底,不幸丧生的师弟庄恕,正是‘提灯使’里的老七,姓莫的,现在你已知道捅下了多大的纰漏、闯下多大的祸事了吧?”干涩的咽了口唾沫,莫雄的气色十分不佳,他犹在软弱的申辩:

“这,这也不能完全怪我……我在动手之前,根本就不晓得他们是何方神圣,更没有想到他们属于‘红灯门’的组合,这只能算是误会……”“花面判官”钱三浪声声冷笑:

“姓莫的,拿这个做为你谋财害命的理由,说服力恐怕太薄弱上吧?事到如今,你再怎么解释,央告都已毫无意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师弟的那笔血债,你就得用这副臭皮囊顶上!”尹含翠眼神一硬,抗声道:

“钱三浪,我知道你们‘红灯门’在以‘三官府’为中心幅员五百里的范围之内是首届一指的大帮派,我也知道‘红灯门’财厚势雄,但你们却不可欺人太甚,我们连口残羹亦捡不得?”钱三浪厉声道:

“老帮子,我好叫你得知,‘红灯门’大鱼大肉是凭本事、凭手段挣来的,可不是靠谋财害命,尤其是没有谋过你莫家的财、害过你莫家的命,现在我们的人死在你儿子手里,你若想以这歪理来推卸责任,岂非笑话?!”那少女……齐蕙突然开口,一个字一个字进自chún缝,有如冰珠子在蹦跳:

“大师兄,这莫家母子盘踞‘白龙河’,已有很长的时间,在这段期间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无辜人命遭到他母于的陷害、多少过往行旅做了河底冤魂,今天我们不止要为七哥报仇,也要替那些枉死的生灵雪恨,把这两个茶毒人命的邪恶碎尸万段,叫他们永难超渡!”钱三浪沉沉的道:

“这正是‘替天行道’,小师妹。”看把戏看了半天的雍狷,一时还说不上来心里是个什么感受,直觉的反应,只暗中替尹含翠母子捏了一把冷汗;“红灯门”的场面与气势他也听说过,不可讳言的“财厚势雄”,眼下大批人马找上门来,执的又是这么一个理直气壮又不易化解的理由,显见这对母子将要吃不完兜着走,大糟其糕了!尹含翠蓦地一挫牙,模样似是豁了出去:

“好一群仗势欺人的恶胚,只为了一场小小的误会,你们居然就这么张牙舞爪,不依不饶,硬是想将我母子逼入绝地,俗话说,狗急跳墙,人急上梁,我母子也不是任人糟蹋得的,你们打谱刨根挖底,我母于只有拼了!”钱三浪撇chún一笑:

“拼也好、不拼也好,老帮子,你们的下场没有两样,横竖都得一个‘死’字!”尹含翠颤巍巍的伸手虚指钱三浪,音调拔高:

“事情决不会有你想象中的称心如意,谁要替谁垫底,还说不准呢!”这时,莫雄的脚步暗里移动,移动的方向,正是“红灯门”众人合围的空隙,不巧却被眼尖的齐蕙察觉,她马上尖声示警:

“注意这姓莫的,他想逃……”钱三浪好整以暇,大马金刀的道:

“他不是想逃,小师妹,他是想朝河边接近,好把我们引诱过去,你要知道,这双贼母子,陆上和水里的能耐大大不相同!”来人中,一个块头不逊于莫雄的彪形大汉骤然踏前一步,堵住了莫雄的去路,同时,这大汉手里的两柄大斧交叉竖起,满脸煞气逼人,摆明一副敢越雷池,格杀无论的架势!钱三浪手抚下巴,慢条斯理的道:

“容我替贤母子引见引见,这拦阻莫雄的人,便是我的四师弟‘撼山斧’朱光蔚,他那─对板斧,式沉招猛,力可撼山,等闲角色,顶不住他一斧,贤母子如果急着想试试,我也不反对。”莫雄气得双日圆睁,咻咻有声:

“钱三浪,我母子闯江湖,行走水陆码头,什么样的英雄好汉也经多见多了,你这一番自夸自卖,却是想唬弄谁?”钱三浪无动于衷的道:

“我谁也不想唬弄,但知道手底下见真章,不过呢,你们母子若有意思到水里戏耍,却最好打消这个念头,我们不去水里,我们只就地解决!”莫雄的─张黑脸不由泛青,他娘尹含翠的形色更不见强,钱三浪说得对,他们母子的功夫,水里陆上可是大相径庭,只要入了水,他母子决不含糊“红灯门”这一干人,如果单在陆地硬拼,就一点胜算也没有了。

钱三浪气定神闲的下令:

“兄弟们圈上去。”七个人缓缓聚拢,明显的缩小了包围圈,其中─个面红如火,浓眉豹眼的粗矮汉子掂了掂手里的两只竹节鞭,声若洪钟般道:

“大师兄,姓莫的小子交给我,你晓得我平时和小七的感情最好,他这辈子落尾的一桩事,我可要多替他尽点心力……”点点头,钱三浪道:

“当然,对付姓莫的,总要以你为主就是,我让老六做你的副手……”说到这里,他又冲着尹含翠母于,皮笑肉不动的道:

“这我也引见引见这一位,他叫杨泰来,否极泰来的那个泰来,号称‘霹雳火’,是我的二师弟,也是‘红灯门’‘七大提灯使’的第二号人物,拿他来衬托莫雄,应该份量足够了!”莫雄脱口怒叫:

“说得好听,你们分明就不是打单挑的主意,你们是想以众凌寡,群殴群斗,除开这姓杨的,你还另派得有人对付我一一”钱三浪抚掌笑道:

“不错,那是我们老六,我的六师弟‘白猿’徐少峰,你看他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不像是块逞狠发威的料子?你要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老六的‘十六式猿翔爪’,包给你大开眼界,惊叹天地之间,竟也蕴育得出这等随物化形的艺业,姓莫的,且等着瞧吧!”接着,他指了指另一个凹腮削颊,颔蓄几根稀疏黄须的仁兄,瞇着眼道:

“这是我的三师弟‘人狼’宗杰,待一会,侍候老帮子尹含翠的人就是他,宗老三的玩意如何,我先卖个关子,一朝动一手,便自然一明二白,至于谁替宗老三掠阵呢?呵呵,正是不才在下,而我们老五呢?可也不能闲着,老五性情暴烈,遇事最喜欢速了速决,因此我们就叫老五─一呢,他的名号是‘啸日虎’潘升……来收拾你们这个鸟操的党羽!”一看人家的箭头竟指向自己,雍捐不得不赶忙澄清立场;“钱老兄,恐怕你是搞错了,我并非尹前辈母子的党羽,也和他们素无渊源,更清楚的说,我纯系一个局外之人,与你们双方都扯不上瓜葛……”钱三浪眼珠子微斜,不带丁点笑意的一笑:

“你说你不是他母子的党羽,亦和他母子毫无渊源?”雍狷忙道:

“我正是这个意思……”订鼻孔中冷冷嗤了一声,钱三浪侵吞吞的道:

“天下这么大,你就偏偏于此时此地站在这里和他母子有说有笑,而且态度唯唯诺诺,一派恭顺之状,要说你同他们毫无关系,其谁能信?”雍捐陪笑道:

“这只是凑巧了,钱老兄,你们来的辰光,我正打算离开─……”钱三浪嘿嘿笑道:

“只是凑巧,我看未免巧得玄了……”一边的莫雄怒视雍狷,火爆的道:“你,你他娘的别这么没出息,恁情你如何低三下四,他们也饶不了你,豁开来帮我娘俩一把,说不定还有生路,卑颜奴膝,换来的亦不过死字当头!”雍狷苦笑道:

“莫老弟,这不是低三下四卑额奴膝的问题,关键在fi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把我卷进你母子与‘红灯门’的恩怨里,打来杀去之余不论孰胜孰负,岂非都是一场胡涂仗?我又算是什么身份来趟这湾混水呢?”莫雄大声道:

“管你是什么身份,‘红灯门’的人笃定要赶尽杀绝,一概株连,任你如何央求解说,他们都不会接受,娘的,宁为断头鬼,不做窝囊人,你也是个男子汉,就不能硬气一点!?”雍狷叹着气道:

“这岂不是冤枉透顶么?我犯了什么忌啦?怎么一而再三的总遇上这些倒霉事?”尹含翠低声道:

“我说,你就认命吧,鲨儿说得不错,‘红灯门’仗着人多势众,存了心要把我们大小通吃,一网打尽,不论你怎么喊冤叫屈,他们成见在先,是决计不会听入耳的,看你的样子,也像有几分功夫,何不索性与我母子联手共抗‘红灯门’?这不但是帮了我母子─个忙,亦不啻帮了你自已的忙!”雍狷望向钱三浪,姓钱的大咧咧的道:

“不用看我,你和这对贼母子全是─根丝线拴着的蚂蚱,谁也跑不了!”尹含翠乘机又道:“我的话没离谱吧?形势比人强,哪怕你跪下向他们叩头,他们一样要追魂夺命,‘红灯门’这一伙人,自认是吃定咱们啦!”舔舔嘴chún,雍捐的神色有些痛苦:

“流血博命,对我来说并不算是新鲜事,但总要有个正当的理由内心才得安妥,像这样混杀一气,两边又都不在理上,无论站在哪一方,皆免不了感觉窝囊……”“‘红灯门’但知通杀无赦,可不管你的感觉如何此刻,那“霹历火”杨泰更不多言,手提一对竹节钢鞭,龙行虎步的大步踏上,直逼莫雄而来,真正盛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如血红灯映当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雪满弓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