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14章 荒凉古道 遗香犹在

作者:柳残阳

濮阳维与浩飞二人,自毒尸洞中出来后,找着了林中坐骑,一马两人,遂向前面不远的“焦作”驰去。马上,浩飞钦佩的向濮阳维问道:“兄弟,关老前辈仙逝后,他老人首创之‘冷云帮’是否即由你领导?”

濮阳维答道:“是的,恩师遗命,嘱小弟遵从师祖老人家及恩师自己未竟之志,在江湖中做一番事业!”

浩飞又低声道:“想当年老哥哥在河朔一带,亦薄有虚名,后因事他去,却在新疆的北塔山,苦耽了十几年。”他浩叹一声,又道:“十数载不返中原,武林中后起之秀,却越发多了,江湖道上不知尚记得我‘浩胡子’不?”

濮阳维一听这“浩胡子”三字,不由惊异的咦了一声,急问道:“老哥哥,你是否……”濮阳维慾言又止的嚅动了一下嘴角。

浩飞又爽朗的大笑道:“老弟台,你是否想问老哥哥为什么好好的绿林盟主不做,却到那穷荒僻野之处去受活罪?到底为了什么,是吗?”

濮阳维点头道:“是的,小弟早听到传闻,老哥哥是为了与那‘九指魔’公孙无畏,互争盟主之位,虽然老哥哥当时战胜,却突然失?而去。小弟奇怪的便是凭老兄这副身手,既赢得了这盟主之位,怎的反而弃之不顾呢?”

浩飞大笑道:“老弟好广的见闻,不错,当时公孙无畏那混账,只不过是独行大盗,但却垂涎于老哥哥我这一份辛苦闯下的基业!有一日,这小子竟公然找上门来,慾与老哥哥一较长短,赌注便是这江北绿林道的盟主之位!”

浩飞说到此处,双目陡然露出一股煞气,他恨声道:“那混账果然一身好本事,但不是老哥哥自夸,他想赢我,却不是这般容易,激斗五百余招后,他便吃老哥哥之‘双连掌’震伤!但可恨的却是马亮那杂种!这小子竟然吃里扒外,乘我战后身疲力绝之际,暗地里给我一记‘天雷神功’!”

浩飞怒声说到这里,又大声道:“妈巴子的,他那时还是我手下一名舵主,却想不到他竟然受那公孙无畏买通,到来卧底,老哥哥一时不察,便着了他的道儿。这小子串通好一批直娘贼,乘机反叛,我力战之下,身上又负了六、七处刀伤,幸而在千钧一发之时,我那一手训练成的‘十二红巾’及时到来,拚死将老哥哥救了出去!我眼见大势已去,只得带着他们,远赴新疆北塔山暂避一时。唉!哪知这一去,便是十数年,此番回来,只眼见江湖道上,宵小横行,无法无天,旧日故友,却大多不可寻了……”。

浩气如云的浩飞,此刻他一生经历,坦然述出,已不由感慨万千,浩叹不已!

濮阳维安慰他道:“老哥哥且莫灰心,只要兄弟有三寸气在,必助老哥哥你雪此仇怨。”

浩飞心中大喜,他是个直肚肠人,喜怒皆不掩饰,闻言大声笑道:“好!好!老弟,凭你如此英才,肯予老哥哥一臂之助,还怕这些狗娘养的,不鸡飞狗跳?哈哈……待会且待老哥哥与你浮一大白!”浩飞说到此处,又对濮阳维道:“喂!兄弟,老哥哥只顾自己吹嘘,却忘了问你近来在江湖上闯得如何?不过凭你一身武学,想来定是声威远振吧!”

濮阳维生性淡泊,不喜夸耀,他谦虚了一番。向浩飞扼要的叙述了一下自己慾重建“冷云帮”的雄心,又略为提了提为恩师报仇雪恨的经过,及自己现下慾返回故土修武县的目的。直听得浩飞聚精会神,脸色瞬息万变。

待到濮阳维说毕,他一拍大腿道:“了不起!了不起!想不到如此多武林中成名高手,都败在老弟手下,老哥哥一向自负,今天却也不得不承认对你是望尘莫及哩!”

濮阳维淡然一笑,正待回答,蓦然闻得远处一阵隆隆车声,遥遥传来……

他将坐骑一带,闪至路傍,不一刻,只见一辆双辔黑蓬马车,疾驶而来,蓬车前后,各有四名神情栗悍的劲装大汉护随,模样显得甚为扎眼。“双连掌”浩飞,骤然一见这乘蓬车,不由面色倏变,低声道:“老弟注意,蓬车上有江北绿林盟下的暗号,妈的,在这翠玉坡前,又准不是好路数……”

濮阳维尚未及回答,那辆车及随行八骑,已如风驶过,车后的四名大汉,经过二人时,齐皆回首,凶恶的眼光向二人一瞪。濮阳维冷冷一笑,正待给这几人一点苦头,忽闻濮阳维咦了一声,浩飞随声一望,只见丈外正飘落着一件绿色物体。

濮阳维伸手虚虚一抓,那件绿色物体,彷佛被吸引似的,即飒然飞到他手中。浩飞见状,大赞道:“好一手凌空摄物!”濮阳维正待答话,目光却被那手中之物所摄,原来这竟是一张女人用的苹果绿色丝绢。

他心中方自一愕,鼻管中却闻到一股淡淡幽香!这香味好熟,似在那儿嗅过。濮阳维随手一翻,在那丝绢之角,却赫然以白色丝线绣着“方婉”二字!濮阳维心下一震,脱口道:“是她!”浩飞在旁看得满头雾水,他愕然道:“她是谁?”

濮阳维急声道:“老哥哥,快追!”一语未毕,人已呼声飞前八丈!

浩飞也顾不得细问,策马急追,濮阳维身形何等迅速,瞬息间已出去了三十余丈。

浩飞一见坐骑跑得太慢,陡然大喝一声,双臂疾抖,如一只大鸟般,如飞赶去。

濮阳维身形起落如电,何消几个纵跃,已赶上了前行车马,他暴叱一声,纵身腾起,向那蓬车疾扑而去!车后随行的四名大汉,见状不由大怒,纷纷叱喝连声,抽刀砍来。濮阳维单掌疾扬,砰砰两声大响,其中两人已被震飞出去。他身形不停,仍往车顶扑下。

余下二人怒喝一声,猛挥手中大砍刀,斜斜劈到……濮阳维看也不看,挥掌后扫,又是砰砰两声,那两个大汉连人带刀,亦已飞出寻丈之外!

此时他已到达蓬车之后,只见濮阳维身形倏起,陡然拔高三丈,他十指疾弹,蓦闻惨号声起,前行的四名汉子,亦纷纷坠马不起!那驾车贼人,早已吓得将马勒住,躲在座前颤抖不已。濮阳维理也不理那人,急急伸手将蓬车帘幕掀起,只见一个身着翠绿衣衫,面目清丽的少女,被铁链绑住手脚,放在车中。他不由大声道:“方姑娘,果然是你。”

语音未毕,身后已传来一声大叫:“老弟!你怎的一个也没给老哥留下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