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19章 血雨腥风 啼声初试

作者:柳残阳

这是一个沉寂的下午,回雁山庄刁斗森严,四处─或明或暗,巡弋着一批批的劲装帮友。尤其是总坛中枢“冷云厅”的四周,更是三步一卡,五步一桩,把守得密不通风,恍如铁桶。

“冷云厅”门窗俱闭,四周守卫者,竟然皆是袖镂银丝的香主。

“甘凉双剑”韩义、韩勇二人,亦面色肃穆,紧立厅门两旁,看情形,大厅内彷佛正在举行着一次甚为重要的会议似的。

厅内,此时依序摆着十二张坐椅,濮阳维雄居首位,手中拿着一张简明地图,朗声说道:“本帮开坛以始,已逾三月,各地分舵,亦相继成立。现据江北各分舵入报,本帮世仇……‘黑旗帮’及‘江北丐帮’前些时虽经在下予以痛创,如今复又大张旗鼓,网罗各地高手,准备再度向本帮启衅……”

濮阳维语至此,内三堂首席堂主“生死判官”褚千仞起立道:“启禀帮主,想‘黑旗帮’与‘江北丐帮’在早年既已罔顾江湖信义,暗袭本帮关故帮主于秦岭鬼愁谷。不久前,又阴谋暗算帮主于毒龙潭。此等狂妄嚣张之辈,我等必得还以颜色,好教他们得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内三堂紫芒堂堂主,“断魂镖”秦骥亦起身道:“本帮再兴,除慾在武林中,争一席之位外,还有另一要务,便是湔雪关故帮主不共戴天之仇,予此等江湖败类一些教训,以维护江湖正义。”

护法伍百修,亦洪声道:“说的对,老帮主毁容残体之血仇,定要洗雪……”

孝竹堂堂主浩飞,白虎堂堂主石鲁亦相继发言,皆是主张即日出师,一雪前恨。

厅中群豪,一时间群情愤激,个个热血沸腾。

监堂堂主“八臂神煞”顾子君,此时,双臂一举,沉声说道:“各位,且请稍安毋燥!”

他一双精光四射的巨目,向厅中各人一扫,续道:“一帮之兴隆,首在治内得法,内部无忧,才能向外发展,扬威振名,现下,本帮内务,幸赖各堂主戳力同心,已步入正轨;在对外而言,首要急务正如各位所言,便是清洗上代老帮主之血债……”

厅中各人,肃然无声,个个屏息聆听。

“八臂神煞”顾子君顿了一顿又沉声道:“此事虽关本帮荣辱,与本帮前途,有切身利害关系!但也关系武林劫运,如何妥为策划,尚待帮主谕示,不知各位高见如何?”

濮阳维闻言颔首道:“监堂此言,正是我的心意,不知各位是否尚有其它的高见?”

厅中群豪齐声道:“吾等同意,全凭帮主示谕行事!”

濮阳维见众人如此,面容一整,指着手中地图道:“老帮主昔日仇家,经我诛戳者,已有‘流沙剑’金怒江,‘三面道人’袁化,及‘屠龙手’康彪等人,‘铁掌’华武远避少林,‘金算子’李奎亦身受重创,料其已不足为患;‘江北丐帮’中三老中‘神杖烈火丐’邵展雄,亦已毙命。余下‘黑旗帮’‘摩云鵰’白英等人,自其手下三堂堂主,二死一伤后,想也无甚作为。惟今据传闻‘江北丐帮’三老中,未死的二老,及‘黑旗帮’贼子又招揽人才,重整旗鼓,暗地准备与本帮一决生死……”

他双目中寒光倏射,大声道:“俗语说的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吾等自不能待他们养精蓄锐,寻上门来,当予以逐个击破,以免养痈遗患。”

群豪轰然应诺称是。当下计议,决定由帮主濮阳维为首,率外三堂,化龙堂堂主“笑面佛”秋月和尚,白虎堂堂主,“独臂金轮”石鲁,芙容堂堂主“青蝶”秦柔柔,及各堂主属下香主十二人,攻击“江北丐帮”山西石磴山总舵。

由监堂堂主“八臂神煞”顾子君,率九节堂堂主“生死判官”褚千仞,孝竹堂堂主“双连掌”浩飞,紫芒堂堂主“七煞剑”吴南云,及各堂属下十名香主,径袭黑旗帮河北临城总坛。

当下,决定由刑堂堂主“七煞剑”吴南云,率十二红巾,于两省交界处之沙河县,居中策应。

回雁山庄便由礼堂堂主“黑水一绝”孙寒,及帮中两大护法伍百修,俞大元等坐镇。三拨人马,预定于翌日清早启程。

计议停当后,群豪循次告退,鱼贯出厅。

此刻,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刻了。

濮阳维俟众人散了后,独自一人,缓步行至寂静的后园漫步,他脑中思潮如涌,他想到这场必定震动江湖即将来临的厮杀,亦相到纠缠自己的情孽,白依萍、方婉……

这些都在他脑海里萦回难遣!

他愁绪万千,漠然望着空中的一弯冷月呆呆的出神。

蓦的,园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继而他身后响起了一个破钹也似的声音:“少爷,哦!不!帮主!夜凉如水,你也该由些休息了,明日尚有一段长路要赶哩!”

濮阳维回身一看,原来背后出声之人,竟是那儿时游侣,忠心耿耿的“力拔九岳”俞大元。

他满面关切之色,注视着濮阳维。濮阳维寂然一笑,道:“谢谢你!大元哥,你也该睡了。我们归寝吧。”

第二日凌晨,晓雾迷蒙的笼罩回雁山庄,那巨大的黄铜庄门,倏然打开,自庄内走出十二个手牵骏马雄纠纠的壮士,一出门便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但视青衫飘飘,红巾飞扬,霎时,已消失于山道尽头。

这正是“七煞剑”吴南云率领,前往燕晋交界的沙河县,居中策应的十二红巾。

秋阳高悬,在中午红衣金环的“八臂神煞”顾子君,又率着“生死判官”褚千仞等十四骑,绝尘而去。

上弦月升起时,“冷云帮”帮主“玉面修罗”濮阳维,轻裘缓带,他率着十五位浑身劲装的草莽豪土,整装待发,这其中,竟尚有一位巾帼须眉。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肃立门前恭送他的礼堂堂主孙寒说道:“孙堂主,我外出期中,帮内一切多赖你费心劳神。”

孙寒欠身答道:“帮主且请放心,本座必竭心尽力鞠躬尽瘁。本座弟子,预祝帮主凯旋归来。”

孙寒身侧的“铁翼金睛”伍百修,及“大力尊者”勒烈行二人亦齐声道:“帮主及随行各位,请善自珍重。”

濮阳维微一颔首,单掌挥处,众人齐认镫上马,月光下但见幢幢黑影,如飞而去。

只有那铁蹄敲着青石路的单调声音,兀自清晰传来,渐次才转弱遥远。

秋风萧索,黄叶飘零,西风也在尖锐呼号,这是坐落于山西境内的石磴山。

此山并不高,却是险峻无比,只见山下有一条黄泥道路,遥遥通到一处村庄之内。“冷云帮”群豪们,经过数日的奔波,这日已来至石磴山下。

当先一骑,正是那白衫飘拂的濮阳维。

他此刻,双目拢聚,集中目力,遥望着那片村庄。

未几,只见他回头道:“石堂主,我看前面这片村落,必是‘江北丐帮’总舵的前站,你以为然否?”

“独臂金轮”石鲁也是一位久走江湖的好汉,他闻言之下,不由仔细凝望了一阵,向石磴山看了一看,点头道:“帮主所言,甚有道理,本堂判断,亦与帮主相同。”

濮阳维略一沉吟,遂道:“咱们既然来此,不论前面是什么龙潭虎穴,险境绝地,皆要闯他一闯。”

他双目一睁,毅然道:“石堂主率六位香主,随我由正面入庄,秋月大师及秦堂主率其余各位香主,迂回庄后冲入。”说罢,濮阳维双腿一夹,纵辔疾驰而去。

秋月和尚向众人一招手,已与“青蝶”秦柔柔率领了六位香主,迂回绕向庄后。

却说濮阳维这一拨人。一路纵马狂奔,不多时,已驰至这村落之前。

濮阳维目光锐利,早已看见庄外坐着十来个鹑衣百结的汉子。那些人骤闻蹄音如雷,忙立起身来,愕然的向来路察看。

其中更有一人,急急地奔向庄内。

濮阳维一马当先,如飞地驰至这些人面前,只见他一勒辔,那匹坐骑已唏聿聿的人立而起。

濮阳维身形稳如山岳,文风不动的坐在马背上,这十来个汉子,不由骇然退后数步。

濮阳维俟马势一落,星目带煞的道:“尔等是否‘江北丐帮’门下?”

这片村庄,果然便是“江北丐帮”总舵的前锋,“江北丐帮”在此,势力甚为庞大,等闲人物谁也不敢在石磴山百里之内,惹事生非。久而久之,也无形中,养成丐帮中人一种自骄自大的心理。

这十来个人,正是“江北丐帮”门下的弟子。此时,他们虽觉来人英气逼人,神色不善,却恃着在自己势力范围之内,庄中高手如云,是以毫不见惧。

只见这群闲汉中,大踏步的走出一人来,瞪眼叉腰,大声喝道:“不错,我们正是丐帮弟子,你问此做甚?”

旁边又有人接口道:“你们这伙人,旁若无人的放马驰奔却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岂容你等如此撒野?”

濮阳维双目微闭,抬头向天,漠然说道:“吴香主烦你将这些臭叫化的打发一下。”

一言甫毕,他身后已如飞掠出一条黑影,洪声应道:“谨遵令谕!”答话之声才落,便已闻得惨号声连起,丐帮弟子已有七人,当堂栽倒地下。

这位化龙堂属下,号称“百手仙猿”吴平的香主,确然不凡,只见他再度身形闪处,余下四名丐帮弟子,也吃他一把金钱镖击伤倒地。

濮阳维冷然一笑,正待催马前行。蓦然,庄内已传出一阵急促之声,各房舍内,已涌出数百名蓬头垢面,鹑衣百结的丐帮帮友来。

只听他们一声吶喊,兵刃高举,蜂涌而前,将“冷云帮”众人,团团包围起来。

濮阳维等数骑,仍然旁若无人,驻骑待敌。

此刻,丐帮人群中,已走出七名中年化子来,只见这七人胸前,皆补着六块补钉,当先那身材矮胖的一人,厉声喝道:“尊驾系哪路高人?为何出手伤我丐门弟子?须知‘江北丐帮’亦非易与之辈。”

濮阳维等人,仍然是不言不动,只是冷漠的瞧着这发话的人。

丐帮人群中,已有人忍禁不住,叫骂之声彼起此落,出口的尽是些下流秽语,但是,那七个头目似的人物,竟然部勒不住。

其中,更有两人帮同叫骂道:“直娘贼,哪来的一群呆鸟?找场寻隙,也得说个明白呀?”

濮阳维面罩寒霜,冷然望着这般毫无纪律的乌合之众闹了一阵。

才冷冷的开口长吟道:“唯我独尊数冷云。”

“云”字出口,两手十指弹出尖厉锐风,丐帮门下,已应声倒地十人。

“独臂金轮”石鲁接吟道:“旭日辉煌耀古今。”单掌疾扬,劈出一股掌风,人群中又翻倒了五六个。

“百手仙猿”吴平双手齐发,暗器如狂风暴雨般洒出。口中接吟道:“五岳四海入麾下。”

那丐帮领先七人,此时已慌得不及救援门下,忙得奔跃逃窜自保其身。

“冷云帮”众豪,此时同声朗吟道:“绵绵能留万古名!”说罢,掌风、指力、暗器纷然袭出,漫空遍布,锐风呼啸,猛不可当。

丐帮帮众惨嚎之声加盛,连续倒地,霎时已躺下数十余人。

连那七名首领模样的化子,也倒了三个。

余众口中颤声呼号:“冷……冷……‘冷云帮’是‘冷云帮’快快报总舵知晓!快快……”

此刻,庄中爆出一支响箭,接着又是三只信鸽翔空而起,朝石磴山振羽飞去。

那未死的四名中年化子,此时狂声大喊道:“弟兄们,帮中大援立即可到,咱们冲啊!”

说罢,一舞手中兵器,抢先扑上。

丐帮弟子跟着一声吶喊,潮水似的冲了上来。

濮阳维见状,长笑道:“对了,这样才过瘾。”只见他身在马上,双掌连挥,一片狂飙,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出。嚎叫声中,又有数十人被震飞半空摔落。

“独臂金轮”石鲁,一声暴叱,身形蓦然飞起,带着一溜金光,扑入丐帮人群之中。

他手中金轮运转如风,双腿连环踢出,丐帮门下,惨嚎连连,当场断命!

“冷云帮”中六位香主,各各抽出兵器,横砍竖劈,丐帮中人披靡莫当!

杀声震野,呼号连天。兵器交击中,血光涌冒,头颅横飞。

正在此时,后庄又突然冒出几处火光,秋高物燥,不多时,已是烈焰冲天,势成燎原了。

丐帮众人,大惊之下,分出一部份人奔往救火,但见那些人,跑出不及十丈,便已嚎叫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血雨腥风 啼声初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