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02章 石屋话旧 痛创双怪

作者:柳残阳

白衣人挟着维儿疾奔了约一盏热茶时分,已到达一个山顶,这时天已全黑,但维儿却奇怪自己竟然清楚的看到四周的景物。

只见在一个山壁之下,搭看一间简陋的茅屋,屋前有一片约叁丈方圆的旷地,野草萋萋,旷地边都悬空伸出一叁尺宽的石都主张实行无为而治,听任自然。汉初黄老之学与刑名法术 ,石旁长着一株形势奇古的老松,枝干错杂,正迎风发出一片天籁之声。白衣人将维儿放下道:

“徒儿,这就是为师的暂时栖所。”维儿问道:

“师父,你老人家居住於此有多久了?”

“约有叁月”言及此,见维儿在此寒风凛烈的山头,竟毫无寒意,不禁暗暗点头不已,遂带着维儿推门而入。只见此屋虽只一间,但却收拾得一尘不染,石床石桌,皆就着山石凿成,床上着一层纯白的狐皮,尚有一张全金色的蒲团,石桌之上,排着一列书籍,壁上挂着一张七弦古琴,但却没有任何兵器,全屋光如白昼,维儿四处一看,不由暗暗咋舌不已,原来光的来源,是嵌在山壁中的一颗夜明珠,足有龙眼大小灿灿生辉,银白色的光芒,照得全室皆亮!

白衣人含笑叫维儿坐上石床,自己自室外拿进一堆山果及一只雅致的小红葫芦进来,向维儿道:

“这些山果你可吃些充饥,这只葫芦里盛的,是为师自酿的“碧荷酒”,来今天我们师徒要喝一杯!”说罢,就着葫芦先喝了一大口,又顺手递给了维儿,维儿也学着师父的样子,对着葫芦也咕咙的喝了一口,只觉此酒香醇异常,且有一股荷花的幽香,酒虽然下了肚,却满口馀芳,喝完酒後,遂将那些不知名的山果一扫而光。

白衣人见他吃完了,遂爱怜的问明了维儿的姓名、年龄、家庭情形及一切经过,维儿毫无隐瞒的全盘说出,面上带着一种爱恨柔合的表情,眸子里透出一股冷煞惊人的光芒。白衣人听完了维儿的讲述後,也不禁连声感叹不已。

“徒儿,你可知为师是谁?”维儿摇头道:

“尚乞恩师明告弟子。”

白衣人遂缓缓的说出了他的一切:

原来此白衣人即是威震江湖达叁十年。从未遇过敌手的江湖怪杰“毒手魔君”关毅“因为他自幼饱经磨难,受尽欺凌,故而形成一种偏激的性格,自蒙一异人垂青收录後,习艺几十年,一出师即技震江湖,因其为人冷傲,性情偏激,遇事全凭自己喜恶,不分正邪,武林黑白两道,凡犯入其手者,十九必死,侥幸而逃的,也落个重伤残废,其手段之毒辣,直使武林中的人,谈虎变色,故而背後恭送他一个“毒手魔君”的绰号。

後来,他亲自创立“冷云帮”,威名更盛,关毅又天缘巧合,在一个机缘里,得到一本江湖武林中人垂涎的至宝——“雕龙宝录”此宝录为二百年前,武林至尊“长恨子”所着,将他的一身绝异武功全部记载於此书,还有一样使武林人慾得而甘心的,那是一把长恨子当年震惊江湖的宝刀“修罗剑!”,此二件宝物,皆为毒手魔君自陕西之秦岭绝涧的一个岩洞里所巧得。

但不慎事机外,竟为武林黑白两道人物得到风声,因恐惧於毒手魔君之威名,不敢单独相犯,遂联合一致,白道以当时武林泰斗叁贤四逸为首,率当时名重一方的剑客流沙剑金怒江,削刀客钱叁秀,及淮南王奇等十四人,以替江湖除恶为藉口,围攻毒手毒君!

黑道方面以当时江湖绿林盟主辣手神猿黄安溪,及江北丐帮叁英之一铁臂乞古庸为首,联合当时黑旗帮帮主震山手汪奇师徒,及山西大豪金算子,独脚大盗飞燕奴周寺等数十人,共同围攻毒手魔君於“鬼愁谷!”

那一战十分惨烈,叁贤四逸及江北绿林盟主黄双溪等二十七名高手,死亡殆尽。其馀的也都负伤而遁,毒手魔君大展神威,以其重达四十馀斤的“赤手金拐”,及威力绝大的双极真气,力歼来敌,但他自己也身负重伤,踉随他同行的“冷云帮”高手叁人,也全都命丧当场。

但魔君终於带看剑和宝录逃了出来,自此以後,江湖上即失其踪影,而冷云帮也随之消声匿迹。那时我即带伤回帮,解散了帮众,率着一些不愿离散的帮友,避至关外……

魔君沉声说到这里,又举起葫芦来喝了一大口,笑问维儿道:

“徒儿,你道我忽来此山,是为何故?”维儿茫然无以对,毒手魔君道:

“由於我闻知此山有枝“千年红萝仙果”,此果功能疗治内伤,功效如神,我已在此寻了叁月之久,但却被你无意中所食,看来天缘早定,丝毫勉强不得”说罢,微微一叹,维儿一听,不禁惶然下跪,魔君微一摆手,维儿就觉得有一股极强劲的潜力,挡着不便下跪,魔君道:

“痴儿,你何必如此,此非你之过,你有此奇缘,为师代你高兴还来不及,岂会责怪於你:“说罢,遂让维儿归坐,又道:

“你知道适才你所食之未果有何功效!”维儿摇头,魔君道:

“此果名『红萝』,乃为千年何首乌之灵气,合寒泉泉眼之至寒,才能生出,五百年成白色,八百年成淡红,千年以上才始变为朱红,你食的那拉,恐在一千年以上了……”魔君说到此,微微一顿,又说道:

“此果服後,便是常人也可益寿延年,怯疾驻颜,如习武之人食之。不但可夜间视物,而且气纯身轻,因此果之力,已将体内混沌浊物排尽,最可贵的是可抵半甲子内功的修为,你无意吞食,自不知其珍贵。维儿这才恍然而悟,他忽然抬头问道:

“师父,那为何我体内反而觉得炙热如火,痛苦难受?”魔君笑道:

『红萝仙果为人间罕见之物,因其功效绝大,故须分叁次服食,且须有葯引相和才能平安无事,你一口吃下,葯力骤发,自然承受不了,我到时你已昏迷不醒,幸我以本身双极真气,助你行通全身七经八脉,所以你才有忽冷忽热,周身舒泰之感。”言此忽顿,维儿双目含泪道:

“恩师对弟子如此恩重,弟子不知如何报答你老人家才好……:“魔君正待开言,突然一挥手,眼神跟着一冷,那道收敛已久的慑人光芒又电射而出,维儿正自愕然,只见魔君冷然一洒,轻语维儿:

“又有好戏看了,不知是那个不怕死的……”言罢,携维见之手,悠闲的推门而出。

此时,正值云破月出,四周微有光亮,空出寂寂,幽静异常。维儿一无所见,正自不解,方待启口发问,突然远处竟传来两声厉啸,不一刻,两条人影。己白山崖下电射而至,他不禁对恩师之听力钦佩不已待他抬头一看,这两位突来之怪客,真是好一付惊人之像!只见两人一高一矮,年皆五旬上下年纪,高的一个,一身灰布衣裤,腰间扎着一条银光闪闪的带子”一双倒吊眉,两只眼睛大加铜铃,嘴大鼻塌”面色青惨的,狰狞已极。

他那位同伴,却又生得矮如东瓜,但有一颗斗大头颅,脸上尚长了一脸铜钱大的麻子!鼻子小得只能看到两个鼻孔,一张阔嘴血红得怕人,身穿一件纺绸长衫,真个不伦不类。

只见这二位尊容墙人的怪客,齐齐长声狂笑,真个如夜枭,那高的一个先吼道:

“那来的穷酸,咱们兄弟早瞧好了本山的一株千年『红萝果』,要在今日出现,但到了地头却找它不着,你鬼鬼祟祟的在此搭了个鸟屋。分明是趁俺们兄弟不防之际,偷偷的盗了去,若是知机的,快快叩头献出,俺们兄弟尚可饶你一命,不然!哼……”

这高个子只管嚷叫,矮个儿却已看出蹊跷来,不禁暗暗拉了同伴一把,轻轻的说道:

“大哥,慢着,你看这穷酸,怎麽面如死人,却双目精光外露?”高个子一听,再细一打量,果然不差.尚待再开口,却贝那白衣秀土,向自己冷然一曾,那慑人目光,不禁震得他本能的退後了一步,白衣人冷冷的开口道:

“你说完了吧!”高个子一听,大吼一声道:

“你待怎的?难道我江南双怪还怕了你不成?”话刚说完,只见那白衣文生,微一挪步,已自两丈外到了自己面前,二人吓得不由幌身急退,这二人也是当今江湖上.一流高手,岂有不识货之理!一见这手卓绝的轻功,脑际中不禁电闪般想起一个人来!齐声惊呼:

“细柳飘身法!”这时,那矮个子显得略为胆馁的问道:

“不知尊驾与当年冷云帮帮主毒手魔君是怎麽称呼?”魔君冷哼一声,一抬手,一阵惊心动魄的厉啸起处,只闻得“砰”的一声大响,两丈外的一块巨石应声粉碎,只见魔君又虚空一抓,一件赤红的龙形钢梭,彷佛有灵性一般,呼声又飞回魔君手中,二人不禁吓得一哆嗦,失声叫道:“毒手魔君!”声尚未完,毒手魔君突向二人冷冷说道:

“每人给我留下一只耳朵!”

这二人一怔神,魔君又厉喝一声:

“难道尚要我亲自动手麽!”两人虽然震於毒手魔君之威名,但暗忖自己江南双怪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万万不能在此将一生威名丢尽,不由也暗一咬牙,突大喝一声:

“老子与你拚了!”高个子首先发难,只见他右手一挥,腰中那条带端附有一菱形尖角的银带,呼的一声,似一条怪蟒一般,抖得笔直,点向毒手魔君胸前,左腿也闪电似的踢向对方丹田,矮的一个也不闲着。双掌以九成掌劲推出,排山倒海的掌风,呼啸的向魔君攻到!只见魔君冷哼一声,身形轻飘飘的一转,右手一挥,以四成“赤煞掌”力疾向矮个子挥出,发掌,转身,简直快得分不出来,而高个子的两招凌厉攻势,就全落了空。

这时,矮个子的罪却受大了,只觉对方的掌力炙热异常,重如山岳,不由奋力一接,只闻得轰的一声巨响,矮个子登、登、登退出四五步,面色血红。汗如雨下,只见他连忙闭目运气。

高个子一见拜弟似乎已受了内伤,不禁更是惊怒交集,厉叱一声,那条银带更是舞得呼呼风声,将其成名江湖的看家绝技,“一百二十八手银蛇腾跃带法一展开,只见一团的银蛇带影,上下翻飞。转眼间已过了十馀招,眼见不但伤不着敌人,甚至连对方衣角也沾不上一点,不觉心中大急,倏一幌身,“银蛇腾跃带』之绝招,及“银蛇缠身”,“蛇化龙飞”,“飞虹贯日”,呼呼如疾风般的暴雨般使出来。

但只觉眼前倏然一花,对方人影已渺,正惊异,却感手中一紧,原来带头已被敌人执住。

原来魔君正在其使出“银蛇缠身”,及“蛇化龙飞”两招时,即以“细柳飘风”之上乘轻功,滴溜溜的转至一旁,待其第叁招“飞虹贯日”银蛇带借回身之力,向魔君电射而至时,便疾一伸手捞住。

这位江南之首的高个子,人急之下,人禁用力一挣,但突觉对方点力未出,自己却用力过猛,不由一连抢出五步之外,始拿桩站稳,一看手中银蛇带,那菱形尖角,已变为一块圆铁饼!

不由面红耳赤,浩叹一声,正在此时,又突闻得“砰”的一声巨响,跟着又是一声惨叫,惊得他连忙抬头察看,只见自己拜弟已满面鲜血躺在地下。

原来正当魔君运“双极真气”,将手中精钢所制,敌人带端铁尖,捏成一个圆饼时,那矮个子却闷声不响,在後面消没声息的以“百步开山掌”全力,突袭而至。

毒手魔君听觉何等灵敏,一听背後风声飒然,遂猛一转身,右手疾挥,以七成真力猛然击出,同时身形疾扑,左手如电光石火般将对方右耳硬生生的撕了下来,矮个子被掌力一震,只觉血气翻腾,五内如焚,右耳又跟着一阵巨痛,不禁惨叫一声,当场昏了过去。

高个子一见眼前情景,不由惨厉一叫,出手直袭魔君天灵,毒手魔君猛睁双目,五指箕张,直抓宋斌手腕关节,同时左掌急出,指向高个子脸上“四白”、“巨骝”“地台”及“头维”“外关”五穴!右脚闪电般挑对方丹田之“坚络叁焦”要穴,一出手,即攻敌人全身要害穴道,这惊人的武功使得这江南双怪的宋斌吓得魂飞魄散,疾忙抽身後撤。

尚来不及看清敌人,只觉臂弯曲池穴一麻,当即扑通倒地;原来魔君当其抽身退後时,即以内家“隔空点穴”手法,疾指宋斌软麻穴,待敌一倒地,只见他隔着敌人尚有一丈远近,即将手向外虚虚一挥,高个子的这只耳朵也应手而落,毒手魔君冷然一笑道:

“就凭你们这两块废料,也敢到我老人家面前撤野,今天不过略施薄惩,下次如再犯在老夫手中,可别怪老夫心狠手辣!”说完,同高个子身上遥遥一指,那宋斌“吭!”的吐出一口浊痰,慢愎的爬了起来,一言不发的过去将同伴负在背後,正要一跃下山,蓦然魔君大喝一声:

“且慢:给我留下名来!”高个子一回头,恨恨的道:

“我宋斌,他是我拜弟赵昂,人称江南双怪,今日承蒙大恩,愚兄弟至死不忘,青山绿水,後会有期!”说完,头也不回,背着昏迷中的赵昂,一跃而去。

这时,魔君回头一看,见小维儿目睹此惊心动魄的血战,竟毫不露怯的站在那里,不禁对这孩子的胆识更加欣赏,遂一笑道:

“好看吗!徒儿!”维儿天真一笑道:

师父本领真大”我几时才能学到这样子!”魔君柔和的道:

“慾学惊人技,须下苦功夫!知道吗!”说罢:遂手挽维儿,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日绝早,师徒俩即已起身,维儿正在就着山泉洗嗽时,见恩师跌坐在山着那块岩石上,对着朝曦吐纳,口中透出一股粗如儿臂似的青红两色气体来,过蒙蒙的青气,合着淡淡的红光,在方圆叁丈之内,蜿转伸缩不已,煞是奇观。

维儿却不知道,此正是武林中,内家练气功的最高境界“凝气成形”,那一青一红的两种光华,是毒手魔君的独门“双极真气”。

盏茶过後,魔君坐功练毕,但见微一叹息,低声道:

“唉,已大不如从前!”老了转头一见维儿正在呆望着自己,不禁强笑了一声道:“徒儿,我即刻带你回归关外,到为师隐居之所千山孤阳峰去……”

说罢,遂草草收拾,出门时,魔君又对他居住了叁个月的茅舍微看了一眼,现出依然之色,不禁低语道:

“唉!真是老了,好像什麽都值得我留恋……”他微微摇头,突的一扬手,只见一股绝大的劲力,呼的一声,将整个茅屋,哗啦啦的全部推倒,魔君头也不回的,挟了维儿,飞身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