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21章 仇踪隐现 步步惊魂

作者:柳残阳

濮阳维展开“鹰回九转”的绝妙轻功,如鹰隼般,在空中闪掠飞走,疾奔向火箭讯号发出之处。

翻过一片嶙峋杂乱的山岩巨石后,耳际已听到阵阵叱喝怒骂,兵刃交击之声。

他身在空中,身形有若彩燕掠波般,翩然飞向那杂乱声息传来的一片山崖之下。

在他眼前,呈现着数拨人在拚力死斗,杀得难分难解。

濮阳维仔细一看,激斗之人,除了“独臂金轮”石鲁,及其属下三位香主外,对方却全是身着紫色衣衫,面容冷酷的彪形大汉,个个目露精光,气度沉稳,一数之下,竟然有九人之多。

濮阳维身形一落,“独臂金轮”石鲁大感振奋,猛喝一声手中兵器舞起一道漫天金虹,将对手的紫衣大汉逼出两步。

濮阳维冷然喝道:“都给我住手!”

“冷云帮”四人,闻言之下,已齐齐撤身,跃向濮阳维身旁。

九个紫衣大汉中,竟有两人厉叱一声,手中两把精光闪闪的劈水刀,已向跃身撤退,起步较迟的一名香主背后递到。

濮阳维怒“哼”了一声,身形晃闪向前,倏忽间已传出两声闷哼之声。

场中各人定神一瞧,只见那两名紫衣大汉,竟齐皆兵刃出手,托住肘弯,满面怒容的愕立着。

濮阳维将夺下的“劈水刀”分执两手,缓缓交互砍削,不一刻,这两柄纯钢利刃,竟吃他以无比内劲,似削豆腐般,削得只剩下把柄……他望也不望那些紫衣大汉一眼,径自向侍立一旁的“独臂金轮”道:“石堂主,这是怎么回事?”

石鲁趋前一步,低声道:“帮主,这些家伙,都是‘红魑会’的人。”

濮阳维面色一寒,星目向九名紫衣大汉一扫,目光回转,却看到自己手下香主,又有一人受伤,肩上正潺潺冒着鲜血。

他嘴角紧抿,负手身后,缓缓踱步向前,面上却毫无一丝表情。

九名紫衣大汉一字排开,适才与“独臂金轮”石鲁交手的五旬老者,挺立于中央。

濮阳维双目上仰,悠悠说道:“尊驾等人,便是‘红魑会’的爪牙?”

那为首的五旬老人,闻言面色一变,尚未及开口,濮阳维又了无其事的道:“以众凌寡,想是贵会的一贯作风?”

那老者再也忍耐不住,厉喝一声,道:“咄!住口!你的武功虽然卓绝,却也吓不住我‘冷面樵隐’萧广。”

濮阳维仍然寒着脸,冷然道:“无论阁下是谁?今日与我‘冷云帮’结下梁子,便休想全身而退。”

“冷面樵隐”勃然大怒,正待开口说话,崖顶一声长笑,微风飘动中,已落下一个瘦长清的老人来。

濮阳维星目一瞟,已看出那是“银鹰孤叟”武京。

“红魑会”中九人,一见又有人来,齐齐凝神戒备。

“冷面樵隐”亦是黑道之中,响当当的人物,他骤然见到来人飞落的身法,便不由暗暗吃惊,忖道:“怎么这荒山之内,竟隐有如此多的武林高手?”

待他凝目注视,不禁心中一惊,脱口道:“‘银鹰孤叟’武京!”

“银鹰孤叟”武京闻言,呵呵大笑道:“老夫当是哪里来的吃了熊心豹胆的小子,竟敢擅闯我万花坪禁地?嘿嘿!原来是‘红魑会’的好汉。”

“银鹰孤叟”武京早年蜚声江湖,名头响亮,虽然隐居这万花坪已有二十余年,却不时的下山走动,“红魑会”横行武林,残狠毒辣,他自是略有所闻,尤其“冷面樵隐”萧广,与他昔年曾有数面之缘,故而武京一眼便已看出。

“冷面樵隐”面色连连变幻,忖道:“怎的这老怪物仍然健在?他突然来此,不知是为友抑或为敌?”

想到此处,忙满面堆笑拱手道:“武老前辈别来无恙,二十年未见侠?,前辈却更是硬朗……”

武京面色紧板,冷冷道:“萧广,想不到你也被‘红魑会’网罗了,哼!老夫看你真是要插翅升天了。”

“冷面樵隐”萧广闻言强忍心中怒气。他知道眼前这位老人,乃是极为难惹的怪物,目下大敌当前,势必不能再树此厉害对头,以免陷入不利之境。

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前辈,萧广实不知此处乃前辈清修之所,萧广率众前来,只是与‘冷云帮’了结一段过节。”

“银鹰孤叟”武京目光射到濮阳维面上,心中奇怪,“红魑会”的人,何时与“冷云帮”结有仇怨,却将自己隐修之地辟为战场。

濮阳维闻言问道:“萧广,你们九人来此寻衅,可是为了那‘蓝鹰’卞青元之事?”

“冷面樵隐”两眼一瞪,怒道:“凭阁下这副身手,想必是‘冷云帮’中有数人物,贵帮帮主掌伤本会西宛山庄薛老庄主首座弟子,此事江湖上谁人不晓?你尚要明知故问?”

他还待再说下去,濮阳维已喝声止住。

他双目神光如电,凝注在萧广面上,缓缓说道:“你不用多说废话,现在我问你一句,你就回答一句!”

“冷面樵隐”萧广,在“红魑会”中,乃是负责北三省会务的魁首,在会中地位,极为崇高,鲜有人敢如此对他当面喝叱。此时,他虽然怒气填胸,却不知怎的,竟慑伏在濮阳维那棱棱威严的目光下,不敢发作,只气得“哼”了一声,闭嘴不言。

濮阳维问道:“尔等与‘黑砂岛’凶徒,是否有勾结?”

萧广一听“黑砂岛”三字,亦不由暗暗一震,他摇头道:“绝无此事!”

濮阳维又道:“尔等来此,是专为报那‘蓝鹰’卞青元一掌之仇?抑是另有企图?”

“冷面樵隐”恨声道:“本会北三省地面,皆由本人统管,贵帮之人擅入辖境,猖狂跋扈,加上本会弟子昔日一掌之仇,自是不能放过。”

他自己竟没察觉,在濮阳维那双摄魂夺魄的目光下,言行诸多示怯之处。

“冷面樵隐”身旁九名大汉,皆他属下的一流高手,平日横行无忌,嚣张已惯,此时一见自己头领,竟好似被对方审讯一般,有问必答,不禁大觉丢脸,其中一人已冷冷的“哼”了一声。

“冷面樵隐”骤然一惊,暗骂自己怎的如此胡涂?正待出言找回场面……濮阳维已冷然道:“‘红魑会’恶迹昭彰,罪在不赦,你们九人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他回首向“独臂金轮”石鲁道:“石堂主,请率各人堵住出口,待我将彼等一一诛绝!”

濮阳维虽是面容冷傲,不显喜怒,其实他为了“冷云帮”中死亡及失?的人,早已愤怒膺胸,只是他定力深宏,未表露于外而已。

“冷面樵隐”适才见到濮阳维飞落的身法,及出手之间便夺去自己两名属下的兵器,心中早知对方功力甚高,他虽摸不透来人身份,却已料到必是“冷云帮”中的有数人物。

濮阳维一语方休,“冷面樵隐”已连声狂笑道:“小辈!你口气也未免太狂了,今天,你就试试‘红魑会’诸人,是否皆如你所料,尽是一些无用之徒?”

濮阳维冷冷道:“萧广,你就看看,我濮阳维能否办到!”

“红魑会”中的九名紫衣大汉一闻“濮阳维”三字不由齐齐惊呼道:“什么?你就是‘玉面修罗’?”

濮阳维长笑道:“现在知道,未免太晚了!”

说话中,人如轻烟一缕,闯入九人中间。

九名紫衣大汉呼啸一声,已急急挥舞兵器攻上。

眨眼间,激斗处已传来两声惨叫。

只见濮阳维身形闪转如电,双掌带起阵阵狂风热气,有如游龙翔空,在紫衣大汉的围攻之下,往来游走。

不多时又有四名紫衣大汉栽倒在地,个个面容赤红,七孔流血,死状极为凄厉。

“冷面樵隐”虽然将手中的一对短剑,舞得个风雨不透,但仍然阻止不了濮阳维那如幽灵般,不可捉摸的身影。

瞬息间,“红魑会”九人,已有八人倒地毙命,仅剩下“冷面樵隐”仍在拚力抵抗。

濮阳维倏然大喝一声,“天魔十二式”中,那招“怪魔降世”猝然使出。

“冷面樵隐”陡觉对方掌势,虚幻不可捉摸,却又重如山岳,难以力敌。

他正惶急惊恐之际,侧旁已传来一声大喝道:“小友,掌下留人!”

一股劲力飒然涌到。

“轰”的一声巨响,“冷面樵隐”萧广已被震飞丈许之外,跌趴在地。

濮阳维吃那股斜面袭来的劲力一封,也退后两步。

他星目煞气隐现,细一注视,发觉抢救“冷面樵隐”之人,竟是“银鹰孤叟”武京。

这时武京也被濮阳维那股雄厚如山的劲力,反震得踉跄后退五步,始拿桩站稳。

濮阳维面色一寒,怒道:“武老前辈莫非也有兴致,与在下一较么?”

“银鹰孤叟”武京武功高绝,名重一时,虽则他暗中钦服这位少年功力卓越,但口头却不肯服输。

他冷然道:“你道老夫畏惧于你?也罢!你且先去办好正事,老夫在万花坪随时候教。”

他微一思忖,又道:“‘黑砂岛’人一个未见,老夫亦不耐再去寻找……”

濮阳维一哂,道:“前辈尽管请便,在下自会找他们算账。”

“银鹰孤叟”武京装做未听见,他一指坐在地下闭目疗伤的“冷面樵隐”道:“此人与老夫,昔日尚有一段渊源,尚请小友看在老夫薄面,暂且不予追究。”

濮阳维目光一着萧广,微含讥讽的道:“前辈既然出面为他说项,在下焉得不从,只是,下次若再遇上,可就没有这么便宜他。”

“银鹰孤叟”武京一语不发,俯身将萧广挟在胁下,长啸一声,身形已如流星般掠上崖顶。

濮阳维望也不望地下的八具尸体一眼,径自行至“独臂金轮”石鲁身前,道:“石堂主,此间事情已了,咱们赶快回到庙前看看,可有消息?”

石鲁应诺一声,五条人影已如飞般的掠向山前。

濮阳维纵身前行,当他经过一丛高及人腰的杂草之处,只闻得一阵“呼呼”破风之声,疾向身后袭来。

濮阳维头也不回,人在空中,就势一个翻身回翔,已扑向那丛杂草之上。

一片白蒙蒙的剑气,倏然闪射,那片杂草,已齐腰被削断。

草屑纷飞中,随即起了半声凄厉的惨号,一颗光秃秃的头颅。“咕噜噜”的滚出寻丈之外。

濮阳维身形站定,已看出那被杀之人,正是“黑砂岛”凶徒的打扮。

他手中的“修罗剑”早已还鞘,双目炯然环视着四周。

“独臂金轮”石鲁也跃身纵至,手中尚握着数枚精光闪闪,大如人拳的钢制骷髅。

濮阳维心中想道:“‘黑砂岛’贼人,定已大举出动,隐身埋伏各处,看情形,他们必想以明攻暗袭的手法,双管齐下……”

他想到这里,已觉出事态不妙,急急喝道:“咱们快走,迟恐不及了!”

说罢,当先纵身飞起,急掠而去。

转过一条弯路之后,已可看到那座破落的庙墙,及四周茂密的树林。

濮阳维身形,快如奔雷闪电,眨眼间,已来至庙门之前。

目光掠处,他不由全身悚然一惊,嘴角微微抽搐。

只见庙门前面的草地上一片凌乱,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具血渍斑斑的尸体。

不用细看,已知是“冷云帮”各堂属下的香主。濮阳维强捺悲怒,默默一数,尸体竟有五具之多。个个双目凸出,面容狞厉,却全是皮肤呈紫黑颜色。

“独臂金轮”石鲁等四人随后来到,看到这惨凄的景像,亦不由愕立当地。

目眦慾裂。濮阳维一语不发,细看之下,竟没有“笑面佛”秋月大师,“青蝶”秦柔柔及其它二名香主的下落。

濮阳维极快的在脑中想道:“眼前,除了这五具尸体以外,并未看见其它人,这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他们全力追敌去了;否则,便是已被‘黑砂岛’凶人掳走。”

他一看到地下死去九人,肤色皆呈紫黑之色,故而推断出,必是“黑砂岛”凶人下的毒手。

“独臂金轮”石鲁大踏步向前,悲声道:“帮主,咱们这次可真栽了!若不将这些“黑砂岛”的魔崽子杀尽,咱们还有何面目回转总坛?”

濮阳维面色沉凝,盘膝坐下,低声道:“大家完全靠聚在一起,不要分散。”

四人闻言,皆极为纳闷的移身过来,每人相距,约有五尺之谱。

濮阳维一见四人,那愤怒得青筋暴露,已知他们必因帮中兄弟之惨死,而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仇踪隐现 步步惊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