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24章 英雄气短 儿女情长

作者:柳残阳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智勇兼备的濮阳维怒发冲冠,他有若狂风般的扑向前去,意慾夺回那昏厥地上的美发少女。

“魔爪”甘滨桀桀一声怪笑,两只长臂伸缩如电,剎那间已将濮阳维猛不可挡的来势阻住。

他讽刺的道:“濮阳大帮主,江湖传言,阁下自来铁胆傲骨,辣手冰心,想不到却为了一个女子,如此的失魂落魄。”

他闻言之下,恍似焦雷击顶,不由心中一震,暗暗自责道:“濮阳维呀!当着强敌在前,为了一个女子,竟做出如此情急拚命之态,你往日的镇定到哪里去了?”

他倏然停手,身形已撤后三丈。

“魔爪”甘滨满面阴笑,冷笑着道:“大帮主!瞧你市适才模样,这姑娘想必与阁下有着一段极深的渊源么?”他回眸四顾,恶鹫崖上如火如荼的激烈惨斗,正在进行着…。

濮阳维此时的神情,已恢复他往昔的冷漠与沉静。

他听甘滨如此一说,心中已有所感,不由大声道:“姓甘的,你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说出,在下无暇听你如此转弯抹角的废话。”

甘滨“嘿嘿”冷笑道:“大帮主确是快人快语,甘某人也不愿多所饶舌。”

他一挥手,两个体魄修伟的大汉,已并排立于那白衣少女身前,意思是预防濮阳维暴起救人。甘滨双目一转,皮肉不动的道:“濮阳维,你若要甘某将这位姑娘放回,容易得很,只要你能答应甘某两个条件。”

濮阳维早已料到“魔爪”甘滨,会有这一着。他冷冷笑道:“尊驾确有古代怀璧求城的蔺相如风范!”濮阳维目光,又已射到那倒卧在地的白衣少女身上。

夜风吹拂着少女雪白的衣衫,是那么轻柔,彷佛这凄冷的寒风,亦不忍惊动这美若天仙般的姑娘。她那细腻得如白玉似的面颊,是显得如此苍白,令普天之下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泛起一股深深的怜惜。

这美的少女对濮阳维的影响太大了。因为她就是在“怜香小筑”中,为濮阳维亲侍汤葯,且已深定情盟的白依萍。这第一个闯进他冰冷的心扉内的少女,是如此惹人怜爱,若说濮阳维在日夜不断的铁血腥风的生活中,所能唯一深深思念的,恐怕也只有白依萍一人而已。这清绝如澄静的白莲花般的女郎,这时竟遭受如此的魔难,怎不令深深挚爱她的濮阳维心神惶乱?

他说完话后,“魔爪”甘滨已豁然狂笑道:“岂敢!岂敢!大帮主过誉了!不过,这是一笔有利无害的交易,若阁下没有诚意,甘某亦不便强求。”

濮阳维双目凝注着“魔爪”甘滨,耳边却听见四周不断的悲嚎与叱喝之声。他心中十分着急,但脸上却丝毫没有显露出来。

片刻后,他已冷然说道:“甘滨,你且先说出这两个条件,好让在下斟酌一番。”

说话中,星目中的煞气,又已隐隐现出。

“魔爪”甘滨武功虽高绝,但在濮阳维那双冷漠而威严的炯炯目光下,亦不由暗中打了个寒噤。他干笑一声,道:“好!甘某人也不多说废话,第一,尊驾即令贵帮各人住手,并当众承认过失,今后撒发武林帖,声明诸凡“黑砂岛”人所至之处,‘冷云帮’必定全然回避,并不得再向“黑砂岛”各人找场。”

濮阳维面上肌肉一阵抽动,毫无表情的说道:“那第二件呢?”

“魔爪”甘滨说出第一个条件后,自知这种极为令人不能忍受的无理要胁,对方必然不致答应,甚至有立即动手的可能。是故,他一言甫毕,即刻凝神戒备。

但|他一见濮阳维却无动于衷,不觉大出意外1这时,他干咳了一声,又道:“这第二件么!便是将阁下那‘雕龙宝箓’暂借甘某一阅,两年之后,必定原件奉还!”

濮阳维脸上,浮起一丝奇异的微笑,似悲伤,又似愤怒,但是,我们却可看出,他是在这虎落平阳的困境中,深深嘲解着自己。

世界上,有什么事还能比自己能够做到,而又无法去做的事情,来得难受与愤恚?

何况,处在这种情形之下,又是为了自己深深爱着的人!

濮阳维心中非常清楚,“魔爪”甘滨的功力异常高强,若自己不用那“修罗九绝式”甘滨便能与自己缠斗至三百招以上。

而且他必然有方法在自己突起发难之际,先行下手将白依萍杀死。

何况更有那两个功力不知深浅的大汉,在前拦阻牵制。

濮阳维默默的忖了一下眼前的情势,双目凝注着澄静的夜空。

他缓缓开口道:“甘滨,咱们现下先不用争论这些乏味之事,谈谈别的好么?”

“魔爪”甘滨估不到濮阳维,在这凄风血雨的激斗中,受到自己的挟持,仍能如此的闲逸,漫谈如常。他不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濮阳维!你休想拖延时刻,须知目前贵帮属下,却也未占上风,拖延下去,只有徒增双方伤亡罢了!”

濮阳维适才暗自环顾中,早已看出目前形势,确于己方不利。

“七煞剑”吴南云虽则功力卓绝,却较“黑砂岛”岛主巴豪略逊一筹,二人已激斗了两百多招,“七煞剑”刻已逐渐不敌。

“独臂金轮”石鲁与“粉面罗剎”徐妍容二人合力应付“北海毒鲨”胡波,亦自捉襟见肘,渐处下风。

“冷云帮”中的两位香主,与十二红巾余下的八人,已与“黑砂岛”岛徒杀做一堆,不知伤亡情形……。

濮阳维心机深沉,此刻他早已静下心,默默思忖着,该如何应付这目前不利的局面。

“魔爪”甘滨一言甫毕,他已笑吟吟的道:“甘兄!昔日在‘红枫山庄’甘兄曾吃了在下一记‘赤煞掌’。料不到甘兄如此命大,竟未因此丧命!”

“魔爪”甘滨一听濮阳维提起他最最认为奇耻大辱之事,不由面色大变。

怒道:“濮阳维!甘某那时虽则失手落败,却也不至于挺不住你一掌,甘某早晚必能湔雪此仇,你却不用卖狂。”

他话还没说完,濮阳维已乘他言语分神之际,蓦然双掌以奇快的速度挥扬,两溜红光,已如闪电般射至侧面站立的两个魁梧大汉身前。

直到这时,那两只“赤龙梭”的啸声始才传出,去势之疾,甚至比声音更快。那两个高大的汉子,号称“黑潭双虎”乃为“魔爪”甘滨手下之得力人物,功力甚为不弱。

奈何濮阳维的“赤龙梭”威力之大,去速之疾,可谓已达开山裂石,来去如电之境。这两个大汉岂能躲开?但闻惨半声,两人已双双倒地。

在同一时刻,濮阳维身形电转,在他转身之际,另一溜红光,亦已射至“魔爪”甘滨身前。

“魔爪”甘滨早已风闻过,濮阳维独擅的“赤龙梭”威力惊人。

但他一来恃着自己身手超绝,再则因从来未曾亲见,故而漫不经心,并不十分相信。在这剎那的时间,甘滨只觉得三道红光同时闪掠,已有一股飞袭至自己面前。这来势之速,简直令他惊惧慾绝。

正闻惨号之声传来,他也来不及回首探视,身形突然向后倒射而出。

“魔爪”甘滨应变虽然极为迅速,但是就在他仰身掠出之际,那“赤龙梭”所带起的尖锐劲风,已如一只火烧的烙铁般,自他肩头擦过。

甘滨顿时感到,肩头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一缕鲜血,已自破裂的衣衫中浸出。

濮阳维蓦然施出“赤龙梭”中,那“三矢奔月”的手法,眼看已收奇效,他身形快如鬼魅般,已掠至白依萍身前。

双掌抬处,三枚“赤龙梭”已呼啸着飞回手中。这是他第一次三梭齐发,却已收到如此奇功。

此刻“魔爪”甘滨已自地下,翻回他适才站立的岩石之上,只见他髻发零乱,满面赤红。他惊怒已极的望了地下的两具尸体一眼,厉叱道:“濮阳维,想不到你竟是这种不顾信义的险诈之徒。”

濮阳维冷然哂道:“甘滨,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对付你这种人,亦只有用此种方法。”

“魔爪”甘滨勃然大怒,气极之下,已顾不得思虑其它,双掌一翻,已将那对满布倒刺,精光耀目的“九宫索命圈”取下。身形电射中,他苦修多年的“日月双环”式中的绝招,已如狂风暴雨般,罩向濮阳维而来。

濮阳维昔日,曾与他对手过招,深知这“魔爪”甘滨不易相与,尤其他在这双“九宫索命圈”上,浸婬数十年的功夫,更是不可轻视。濮阳维厉啸一声,隐于长衫之内的“赤手拐”亦电掣而出,左臂倏伸,将躺在地下的白依萍抱在怀中。

“魔爪”甘滨的“九宫索命圈”此刻寒芒闪闪,带起一圈圈呼啸银光,若日月轮转般眩人神目。

濮阳维展开“九九八十一式赤手拐”法,招出如飞龙回翔,山崩浪排,又似洪水决堤,呼轰如雷,劲势连绵,不尽不绝。

他虽然怀中挟着白依萍,但身形却丝毫不现呆滞。瞬息间,二人已打得难解难分。

激斗中,偎在濮阳维怀里的白依萍,已然悠悠醒转。她一时之间,竟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周遭景物在急剧闪动着,颠波甚大。耳际听到的却是呼啸的劲风,与一个人急促的呼吸之声。这呼吸的声韵,又是多么熟悉啊!

白依萍只见眼前银虹耀体,红龙电掣,彷若两道年节时施放的烟火,在相互射。

她不用多想,已经知道自己是处在一种什么情形之下,虽然,这是她以前,从来未曾经验过的!她紧紧的将面颊贴在濮阳维健壮的胸前,一阵阵男性特有的粗壮气息,渗入鼻中,濮阳维急骤的心跳已与她连为一致。这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刻!

白依萍丝毫没有惊惧,因为她感觉藏在濮阳维的怀中,是一种最安全的保障,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这坚实而宽阔的胸膛更具安全性?

她美目微合,轻轻的叫一声:“维哥哥……”

濮阳维正闪过“魔爪”甘滨的一招“水中印月”此时,忽然听到这亲切而柔蜜的声音,心神不由微微一震,攻向对方的“赤手拐”已缓了一缓。

高手过招,最是不能分神旁骛。

“魔爪”甘滨见机不可失,身形暴闪间,已连连攻出六招。

濮阳维一面小心翼翼的拆招还攻,一边低声的道:“萍,你醒了?身上可觉得不适么?”

白依萍一见心上人第一句话,便是关怀自己,不由觉得甜丝丝的,好似近日来所受的苦难,都在这低沉诚挚的温语中,得到超额的补偿。

她“嗯”了一声,轻轻的说道:“维哥,我很好。和你对敌的,可是‘魔爪’甘滨?”

因为二人动手换招,掠走甚快,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对方的面孔。而白依萍也知道,除了那“魔爪”甘滨等少数几人,能与她维哥哥如此缠战不败的,实在不多!

濮阳维连挥九拐,甘滨逼退三步。

微微笑道:“正是这厮,萍,你看他功夫,还真不差!”

“魔爪”甘滨一上手,便使出自己黑龙山秘学:“日月双环”法,哪知用尽了其中的菁华绝学,却仍未能伤得敌人分毫,不由心中大为焦虑,已隐隐感到事态不妙。

这时,他亦看到白依萍已经醒转,与濮阳维在喁喁私语。

甘滨不觉怒气突升,忖道:“就凭自己这身功夫,多少武林人物,连正眼都不敢看一下,可恨濮阳维这厮,竟在与自己拚斗之时,却丝毫不在意的与那妮子谈心!”

他蓦然怒叱一声,连环三招急出,已将濮阳维逼得身形稍窒。

“魔爪”甘滨骤然跳出一丈之外,大声喝道:“濮阳维,你若要与那贱人谈情说爱,不妨先谈够了,再来和甘某一决胜负,如此藐视甘某,算是哪门子好汉?”

濮阳维淡然一笑,将怀中的白依萍放在地下,低声道:“你且先找一处隐蔽之所,休憩一下,待我打发了这不成气候的东西再说。”

白依萍凝眸一笑,已柔弱而袅娜的隐入一块山石之后。

“魔爪”甘滨面上浮起一层阴笑,姦声道:“濮阳维,你不要多磨时间。”

濮阳维豁然狂笑道:“对付你这种人物,难道在下尚会心存怯意么?”

他正待掠身扑上,蓦然,场中又传出了一声惨叫。

濮阳维之中一震,他已听出这声惨叫,极像是随自己出来的两位香主之一“紫衫客”董承宗的口里发出。

濮阳维暗惊之下,急急回目一瞥,却见“紫衫客”董承宗满身着火,倒在地下翻滚哀号不已!他身前,还有两名“黑砂岛”岛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英雄气短 儿女情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