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26章 白雁受持 城下之盟

作者:柳残阳

离着那三间不大的茅屋之前,有着一片枝叶青翠的竹林。

千竿修篁,迎着萧索的秋风,轻轻摇曳,发出阵阵“哗啦!哗啦!”的响声。

竹林之外,或明或暗的伏着数十名,身着紫色衣衫的彪形大汉,个个屏息如寂,十分紧张。竹林内,一片旷地上,这时正盘膝坐着四人。

当中一个,身着一件嵌着血红寿字图,宝蓝色长衫的老者。他这时正睁着一对赤红似火的巨目,和他对面坐着的一个鹰目勾鼻,身材削瘦的老人在谈着话。这削瘦老人之旁,坐着的人,赫然竟是那头大身小,生像怪异的黑龙“魔爪”甘滨。双目如火的老人,便是“红魑会”的魁首,“烈火赤目”单独行。

那身材瘦削,面目阴鸷的老人,却是江北绿林盟主,“九指魔”公孙无畏。

这时,好似二人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争执。

“烈火赤目”单独行,双目圆睁,微有怒意的道:“公孙盟主,如你适才所说,那‘冷云帮’主濮阳维,咱们便都不是他的对手了?”“九指魔”公孙无畏,“嘿嘿”一声干笑道:“单当家的,请勿误会兄弟言中之意,兄弟是说那‘玉面修罗’传闻功力异常高绝,不是兄弟夸大一句,便是本盟下副瓢把子‘天雷叟’马亮,亦在那厮手下,走不上五十招。嘿嘿!故而稍停咱们绝不能和他讲武林规矩,还是一哄而上为妙。”

“九指魔”公孙无畏在武林黑道中,名声极为喧赫,他说出这以众凌寡的方法,面上亦不由现出讪讪之色。

忽然,“魔爪”甘滨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他身侧三人,皆不由愕然的瞧着他,不知他突然大笑含有何意?“魔爪”甘滨面色倏然一凛,沉声说道:“单当家,适才公孙盟主所言,确实不虚!想在下自出山以来,虽未敢说打遍天下,也可谓之少遇敌手。”

“烈火赤目”单独行阴阴一笑,双目红光暴射。

洪声道:“黑龙‘魔爪’甘兄大名,震慑江湖黑白两道,甘兄此言确非夸大!”

“魔爪”甘滨微微一笑,说道:“单大当家过誉了!不过在下虽有几手庄家把式,却也不敢托大……”

他向而前三人一瞥,哑声道:“‘玉面修罗’功力之高,实非讹传,在下与其两度交手,皆落下风,第一次更险些送命在他‘赤煞掌’之下。”

甘滨双目煞气迸射,恨声道:“在下亦不用顾及颜面,那次负伤后,若不是仗着在下身上,有着一件师门秘传的护身至宝‘千叶银甲’挡住对方一半掌力,只怕今日早已变成地下游魂了。”“烈火赤目”单独行“九指魔”公孙无畏二人闻言之下,皆不由暗暗吃惊。

黑龙山“魔爪”甘滨之名,早已蜚声江湖,等闲武林高手,简直不堪他一击,甚至连点苍派那么多高手,也在一日夜之间,吃他打得落花流水。

“烈火赤目”单独行及“九指魔”公孙无畏二人肚里雪亮,知道“魔爪”甘滨之能,绝不稍逊自己。一时之间,各人皆紧皱双眉,陷入沉思,默默不出声。

这时坐在单独行身旁,一个面色惨白,双耳特大的六旬老者,冷冷开口道:“大当家,‘玉面修罗’固然厉害,吾等以一对一或者不行,但他即是功力盖世,也绝挡不住咱们联手合击。”“烈火赤目”单独行,回眼睨了这面色惨白的老人一眼。

沉声道:“牟总监堂之意,也是赞成公孙盟主的意见了!”

这面容惨白的老人,乃是“红魑会”中,监察全会上下的首要人物,名叫牟忍德,江湖人号称“瘟神君”武功之高,与“烈火赤目”单独行相差无几,绝不比“红魑会”副首领“独臂毒夫”薛天涛差。

经“烈火赤目”单独行一问,不由断然道:“本堂之意,正是如此,想本会包游巡何等功力,竟在瞬息之间,丧命对方手中,咱们便是较包游巡高上一等,想亦不是对手。”

他环目四顾,阴声道:“慾灭‘冷云帮’大敌,只能用此下策,虽然此举不太光明,但为达成目的,亦只有不择手段。”

“九指魔”公孙无畏合掌笑道:“牟兄所见甚是,若不乘此良机铲除此獠,只怕吾等日后必将遗患无穷了!”“烈火赤目”单独行沉吟良久,一双火目大放红光。

他沉声说道:“也罢!吾等为了日后基业,也说不得要以此法,将他们坑在这里了。”

公孙无畏大笑道:“单兄当机立断,兄弟佩服之至。嘿嘿!我就不信,凭‘红魑会’和江北绿林道全部高手,再加上单兄之助,尚有不将‘冷云帮’遗孽一网打尽之理?”

“魔爪”甘滨在旁,阴阴一笑,说道:“在下与“黑砂岛”之人联手失败,乃是他们实力过于分散之故,此次我等集中力量,合力齐心,‘冷云帮’众人的末途,就在眼前了。”

他随即又傲然笑道:“而且,‘玉面修罗’的命根子,尚握于在下手中!”

众人闻言之下,不由齐齐一惊,促声急问道:“他的什么命根子,握在甘兄手中?”

“魔爪”甘滨“嘿嘿”阴笑道:“那丫头乃是华山派的“白雁”白依萍,嘿嘿!各位大概也听说过这妞儿的名儿罢?”

“烈火赤目”单独行等尚未及答话,“九指魔”公孙无畏已捋髯长笑道:“噢!原来是华山青莲贼尼的弟子。唔!这女孩子确是美艳绝世,无可比拟。想不到,濮阳维这小子竟有如此艳福!”

“魔爪”甘滨冷冷笑道:“公孙盟主更没想到,这丫头会落于在下手中吧!”

“九指魔”公孙无畏嘿嘿两声干笑,不及答话,“魔爪”甘滨已撮chún长啸起来。

啸声始住,竹林之后,已掠入一个身材高大,面目极为丑陋的中年妇人。

别看这女子生得奇丑,一身功夫却是不弱,只见她两个跃纵,已来至四人身前。

在这女子背后,挂着一个金丝软兜,兜中有着一个身材异常窈窕的白衣少女。

四个人的八道眼光,都注视在这白衣少女的面孔上。

她那一头乌亮柔密的青丝,长长的披拂在双肩之上,面色苍白,微翘的睫毛紧合着,侧脸俯睡在这妇人的肩头上。少女的面孔,宛如世上一座最美丽的塑雕,是如此纯洁,如此美艳。纯洁得好似一枝绿波中的白莲,美艳得像是琼楼玉宇里的嫦娥。

彷若世上一切的美好的形容,都不能描述这美丽的少女于万一。

四人中,除了“魔爪”甘滨外,其余各人都看得呆了!内心里不禁由衷的赞美着。

他们对这眼前的白衣少女,隐隐产生了一种出奇的喜爱,这种喜悦,不包含一丝丝的情感,就好象爱他们的妹妹或女儿一样。

“九指魔”公孙无畏低声赞道:“数年不见,这妮子长得愈发美了。唉!昔日她与她的师兄师姊,寻老夫架梁时,老夫便不忍伤她。”

公孙无畏说到这里,倏然暗自一惊,不由急急住口。

他偷向众人脸上一瞥,见各人正在痴痴的沉思着,他始舒了一口气。

心忖道:“自己怎的如此胡涂,这些事也说出口来,教别人听去,会将自己编排成怎样一个人!”

时间几乎是凝结了,空气沉寂得没有一丝声息。蓦然——竹林外飒声风响,已掠入一个身着紫衣的精壮大汉。

那汉子身形甫落,已向“烈火赤目”单独行急急躬身道:“启禀大当家,林外有一批“黑砂岛”人,想与大当家晤面。”此言一出,惊得其余各人一怔。

“魔爪”甘滨心中嘀咕道:“‘黑砂岛’人已一败涂地,连他们倚为柱石的‘北海毒鲨’胡波,亦身受重伤,他们还不回去,又来此地,不知有着什么企图?”

这时,“烈火赤目”单独行火眼骤睁,满面疑惑的道:“‘黑砂岛’一脉,与吾等素无牵连,来找我说话,不知安着什么意思?”

他身旁的“瘟神君”牟忍德,阴沉沉的道:“大当家,咱们且莫猜他来意如何?先问明了来由,再行定夺不迟。”

“九指魔”公孙无畏亦颔首道:“牟监堂所见极是‘黑砂岛’自昨日冰消瓦解后,虽然‘冷云帮’众人未赶尽杀绝,但这血海深仇,他们岂肯就此罢休?依老夫愚见,他们至此,要求与我们联手的成份居多。”

“烈火赤目”单独行闻言无语,沉吟半晌,始对那名“红魑会”弟子道:“也罢!你便请他们进来!”

紫衣大汉应声而退。不一刻,竹林外一阵沙沙脚步声响,跟着那名大汉已进来两人。

前行者材痴肥矮胖,发际插着一朵红绒大花,正是那“北海毒鲨”胡波。

跟着他身后的,是个瘦长阴沉,光头赤足的中年汉子,赫然竟是“黑砂岛”三大卫宫之首,“凶魂”曹逸。

“北海毒鲨”一眼望见前面四人,急忙双手抱拳道:“兄弟胡波,请问哪一位是‘红魑会’单老当家?”

“烈火赤目”单独行大步向前,洪声道:“老夫便是,请问胡兄来此,不知有何赐教?”

“北海毒鲨”胡波哈哈一笑道:“兄弟冒昧来访,诸多唐突,尚望单老当家恕罪则个。”

“烈火赤目”单独行心中忖道:“素闻‘黑砂岛’之人,个个凶狠毒残,猖狂无比,丝毫不将中原武林同道置于眼中,怎的这胡波却恁的有礼?”

想着,他亦长笑道:“胡兄且请将来意说明,但在老夫能力相及,老夫绝不推托。”

“北海毒鲨”胡波双目微睁,满腮肥肉已堆集一处。

他正待说话,却看见“魔爪”甘滨立于三人身后。

胡波哈哈笑道:“原来甘兄也在此处?咱们现下见面,真是有缘。”

他绝口不提,昨日“魔爪”甘滨在“黑砂岛”全军覆没时逸走之事。

“北海毒鲨”胡波知道自己目前正需要对方援手,“魔爪”甘滨既然已与对方处在一起,必然与他们另有渊源,自己却犯不着开罪于他。这“北海毒鲨”胡波,亦可谓老姦巨猾了。

这时“魔爪”甘滨面上毫无所动,冷然道:“胡兄有事不妨言明。”

他稍停又道:“曹卫宫的伤势曾否好转?”

甘滨已注意到“凶魂”曹逸面色青白,身体极为孱弱的立于胡波身后,便料知曹逸所受的内伤必然不曾痊愈。

胡波皮肉不动的一笑,道:“曹卫宫伤势已好得多了,倒有劳甘兄担心。”他又转头对“烈火赤目”单独行道:“单老当家,想尊驾已得悉我黑砂一脉,栽于恶鹫崖之事?”

单独行默默颔首,等候胡波接续下文。

“北海毒鲨”胡波脸皮一松,故作感叹道:“我那巴老哥亦伤在濮阳维那厮手中,以致功力尽失,唉!承巴老哥美意,坚持将‘黑砂岛’岛主之位,传于兄弟……”

他双目环视众人反应,只见眼前各人,俱都默不出声。

他始又接道:“兄弟自知技弱才薄,不足以担以大任,但巴老哥一再相劝,兄弟推辞不下,只得临危受命。”

“魔爪”甘滨为人城府最是深沉,足智多谋,他一见“北海毒鲨”胡波这番模样,便知其中必有文章。他也不去拆穿,仅冷冷一笑,道:“恭喜胡兄了,胡兄能接‘黑砂岛’岛主一职,可见巴岛主对阁下信赖之重!”

“烈火赤目”见胡波与“魔爪”甘滨竟是素识,心中不由想道:“‘魔爪’甘滨这厮,毛遂自荐的寻上门来,声言愿与吾等合力抵制‘冷云帮’眼前看他又与这什么胡波相识,这二人不要弄什么玄虚才好?”

“瘟神君”牟忍德哼了一声,向“烈火赤目”打了个眼色。自己已阴声道:“若胡岛主有何指教,且请早予言明,我等也好斟酌一下,看看能否使得。”

“九指魔”公孙无畏接口道:“对,而且现下时间亦剩下不多了。”

“北海毒鲨”胡波,用手一扶发际的红花。

面容肃然道:“兄弟便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黑砂一脉如今已伤亡惨重,但如此血海深仇,吾等岂能不报?兄弟闻知‘红魑会’已与江北绿林盟下好汉联手,准备予‘冷云帮’群獠予以痛击,兄弟自忖这是我黑砂一脉雪耻的良机,故率众前来意慾与各位并肩一战。”

“烈火赤目”单独行心中暗笑道:“我说‘黑砂岛’之人,怎的如此知书达礼起来,原来,他们自知一败涂地,实力锐减,乃是有求而来!”

单独行微微沉吟,问道:“胡岛主,首先老夫须明白,贵岛目下可战之人,尚有多少?”

“北海毒鲨”胡波一见单独行言中之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白雁受持 城下之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