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27章 风啸日晦 龙腾虎跃

作者:柳残阳

一直站在旁边,尚未开口的“九指魔”公孙无畏,忽而双手高举,止住了众人的喧哗。

自己已大踏步的走向前去,说道:“濮阳维,人道阁下智勇绝伦,今日一见,却也不过尔尔。”他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专指美国20世纪30—40年代由新实在论演变而来的哲学派 ,又道:“眼前情势,只怕阁下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吧!”

他突然一拍双手,草丛中已应声出现了十二名黑衣大汉。

十二人中,每三人一组,肩头上,赫然扛着一杆乌黑的火铳。

这火枪虽然异常笨重,但里面却塞满了铁砂及火葯,一经引发,便四处迸射,威力之大,极为惊人。

任你武功再深,自也挨不住那有若烙铁炙热的强劲铁砂一击。

“九指魔”公孙无畏满面得色,续道:“阁下瞧见了吧!如阁下继续负隅顽抗,不但你本人逃不出我方重重包围之下,甚至于贵帮的属下,亦将无一幸免。”

他微微一顿,又道:“何况,还有阁下腻友白姑娘,受持于我方甘兄手中。”

茅屋中的濮阳维面色苍白,但是双目却神光炯炯,他表面上虽像是在倾听着“九指魔”公孙无畏的谈话,心中却极快的思忖着,该如何的打开目前的僵局。

“九指魔”公孙无畏话刚讲完,濮阳维已狂声笑道:“看你模样,必就是江北绿林道的盟主,‘九指魔’公孙无畏了!”他说至此面色倏然一寒,厉声道:“你们以为倚仗人多势众,便可稳操胜券么?这样未免太也简单了!”

他傲笑一声,又接道:“现在废话少说,任你舌灿莲花,亦休想占到本帮一丝便宜,若是不信,便过来交手试试?”

“九指魔”公孙无畏估不到对方如此倔强,不由得老脸一红,恼羞成怒道:“好!好!濮阳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稍时玉石俱焚,你便知老夫所言不虚。”

濮阳维嘿嘿一笑,不再接答。

这时,“红魑会”大当家,“烈火赤目”单独行,已大步向前来,与“九指魔”公孙无畏,“魔爪”甘滨等人低低商谈起来。只见三人正在不住点头,好似在计议着如何向茅屋中,“冷云帮”的群雄攻击。

濮阳维知道目前情势十分危殆,对于己方已濒于绝对不利之地步。他忖道:“目前我方虽然只剩下四人,但个个功力不弱,对方人数虽多,却未见能占便宜,只是室中昏迷的六人,要怎生设法将他们妥为安置才好,否则到时首尾不能兼顾,就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他仰首凝思,不言不动,像个木雕之人。

“七煞剑”吴南云面色沉凝,监视着屋外的一举一动。

这时,只见敌人已一批一批的分散开去,隐匿各处,竹篱外人影纷飞,来往奔跑不停,显然对方已在积极备战了。

蓦然,濮阳维大叫一声:“有了!”

吴南云微微一怔,愕然不解地望着他。

濮阳维急急附在他耳旁,轻语一声。

吴南云那沉重坚毅的面孔,已逐渐露出一丝笑意,好似那云翳之中透出一线阳光。

只见他急急点头,已极快的将昏迷在椅上的六人,逐次拖入内室。

濮阳维才转身过来,四周已响起了几声,惊天动地的轰然巨响。

阵阵青烟冒处,一蓬炙热通红的铁砂,已似漫天冰雹般,急骤射入。

茅舍堂前,顿时被打塌了一大片。

濮阳维身形如电,响声入耳,他已飞身纵在屋檐。

这时,四周“劈啪”之声,恍如年节花爆般,密响不绝,震耳慾聋。

呼啸的铁砂,自四周缺口射入,威力之大,直如山摇地动。茅屋中阵阵“哔卜”暴响,除了家俱柱梁,被打得破裂不堪外,墙壁四周,更已“呼呼”的燃烧起来。

濮阳维背脊紧贴屋檐,宛若一只绝大的壁虎,他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却敏锐的向四周打量着。忽然一阵青烟,由距屋左三丈处的一丛草堆中升起。跟着便是“轰”的一声巨响,一片铁砂已射将过来。

濮阳维骤然发现了敌方这杆火枪位置,心中不由大喜。

他略一估量距离,便知凭自己一身功力,定可将这杆隐于乱草中的火枪击毁。

濮阳维嘴角之上,掠过一丝残酷的微笑,他急一挥手,一溜红光已厉啸着射向那左侧草丛之中。去势之快,恍若流星闪电。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丛草堆之内,已响起数声凄厉惨号,红光盘绕,划成一道美丽的弧线,又飒然飞回。

濮阳维将全身真力,巧妙而准确的贯注于“赤龙梭”之上,故而能在伤人之后,折回到濮阳维的手中。

茅屋外,人影骤闪,已有人惊呼着向四处逃窜。

濮阳维理也不理,双眸又敏锐的向四周搜索。

不一刻,已吃他在一株枝叶茂密的大树之上,发现了另一杆火枪。

那片浓密的枝叶之后,好似微有火光一闪,濮阳维已知对方必是将要燃着引线。

他蓦然想起一法,急急伸手一摸,已自身上拿出一粒鹅蛋般大小的钢弹来。

这时,一根乌黑的枪管,正自枝叶中缓缓伸出。

濮阳维毫不迟疑,嘿然一声,手中那枚钢弹,已似脱弦流矢般飞去。

银光一闪,恰巧不过的适好嵌入那管伸出来的火枪枪口之中。

只闻一声震天价巨响,那杆隐藏在树上的火枪,已自中间炸裂。

碎铁纷飞中,铁砂四溅,三名黑衣大汉,惨嚎连声,纷纷自树干上坠下,个个都是鲜血满脸,哀号不已。

原来,濮阳维见树上枝叶之后,火光微闪,已知对方必然又想引发火枪。

他拿捏准时间,在那隐于树上的火枪枪口伸出之际,已运劲将一粒钢弹,巧妙的射入枪口之中。这时,亦正是三名火枪手,将火葯引线燃着的剎那。

火枪出口既被堵塞,铁砂热力喷射不出,即在枪管中自行炸开。

濮阳维在瞬息之间,已连续的解决了敌人两杆火枪。

此时,“七煞剑”吴南云已自内间闪出,一面急急将室内火焰扑灭,一边含笑向濮阳维微微点头。

濮阳维知道事情已经办妥,探首环目四顾,伏身侧室的“独臂金轮”石鲁,正在怒目圆睁的瞪视着屋后,“粉面罗剎”徐妍容也紧紧倚在门侧。

他心中不由一宽,知道己方四人,皆未受到伤害。

欣慰之下,他低声说道:“吴堂主,天幸我方之人全未挂彩。现下时机急迫,后顾之忧既除,咱们便冲出室外,杀个痛快!”他语一声停,人已似鹰隼般,“呼”声向外掠去。

“七煞剑”吴南云大喝一声,响如平地焦雷,身形晃处,亦随后扑出。

“独臂金轮”石鲁,“粉面罗剎”徐妍容二人,亦相继杀出。

这时,只见草地之上,一道精芒电闪,往来盘回,蒙蒙白光中,煞气隐隐。

濮阳维已旋展开,“修罗九绝式”如天兵突降,大展神威。

“红魑会”江北绿林道,“黑砂岛”各方人马,如秋风落叶般,纷纷倒地,血肉横飞,人仰马翻!悲号惨嗥中,未死之人,亦皆四窜逃亡……“七煞剑”吴南云手中一把“珠耀剑”亦若横空长虹,匹练般电掣翻刺,似江河决堤,绵绵不绝。

蓦然,两声厉啸起处,“红魑会”大当家“烈火赤目”单独行,副首领“独臂毒夫”薛天涛,已双双怒叱而至。

单独行手执一把巨形熟铜金瓜锤,薛天涛手中却紧握着一柄精光闪耀的薄刃缅刀。

二人暴怒中,一上手便已拚出全身功力,扑向濮阳维而来。

濮阳维长笑一声,剑光一闪,一招“长恨绵绵”起处,已卷向单、薛二人。

正当此际,又是一声冷笑,两圈银环,日光之下,莹光夺目,狂风般劈向濮阳维身后。

这暗袭者不是别人,正是黑龙山“魔爪”甘滨。

濮阳维怒叱一声,剑起如瑞云缤纷,寒气逼人,剎那间,已与这三位黑道中顶尖高手,斗在一处。

“七煞剑”吴南云的攻势,亦遭到阻碍,他正被江北绿林盟主,“九指魔”公孙无畏,及“北海毒鲨”胡波二人夹击,已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

“独臂金轮”石鲁与“粉面罗剎”徐妍容,正并肩站立,挥舞手中兵器,尽展平生所学,力拒“红魑会”总监堂“瘟神君”牟忍德,江北绿林盟下副瓢把子,“天雷叟”马亮,“黑砂岛”十七煞星中仅余的六名弟子等人联手合击。

显然,“冷云帮”群豪,此刻已陷入极端不利的境地。

此时,侧旁戒备的“蓝鹰”卞青元一声呼啸,已率着数十名“红魑会”爪牙,急掠向茅屋之中。其意显然是想擒住刻下在茅屋中,已被迷昏的六名“冷云帮”属下。

濮阳维力敌三位黑道中,功力无匹的魔头,亦自有些吃力。

但是,他仍能分神注意四周战况。

这时,他看见“蓝鹰”卞青元等人的行动,他嘴角微微一哂,暗笑道:“这一着,你们可是上足大当了。”

他心念转动间,已连连闪过“独臂毒夫”薛天涛及“魔爪”甘滨的两记奇招。

他冷哼一声,身形微晃,一招“碧血三溅”已电掣般使出。

剑光幻成三道经天银龙,将对方三人逼得狼狈躲闪。

“红魑会”首领“烈火赤目”单独行,手中沉重的熟铜金瓜锤,舞起阵阵呼轰若狂涛般的劲风,猛攻而上,劲气中,锤影如山,的是有开山裂石之威。

濮阳维挺持“修罗剑”剑身劲气,已凝成一道深厚晶莹的光墙,瞬息间又将三人逼退数步。缠斗间,不觉已有了百余招之多。

正当此时,蓦然周遭奇亮,一道耀眼的豪光,闪耀生辉。

那奇强的亮光,逼得场中诸人眼花撩乱。

濮阳维暗自一凛,已知“七煞剑”吴南云必已使出,他五台“七煞剑”法中,最凌厉的救命三绝式之一“七阳争辉”。

果然,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北海毒鲨”胡波的惨叫之声,已凄厉的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众人惊惧回顾,只见“北海毒鲨”胡波紧扪胸口,正缓缓倒地,胸前热血涌出,已将衣衫浸透。

“七煞剑”吴南云左臂之上,深插着一支黝黑而尾部分叉如燕尾的暗器。

他发髻散乱,面色苍白,显然亦是受伤不轻。

一旁的“九指魔”公孙无畏,却惊愕万分的瞠目注视着吴南云,他摸不透吴南云利剑的剑身会突然发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与濮阳维对手的单独行,薛天涛、甘滨三人,却丝毫未被眼前的变化所惊惧,依旧出招如常,奇快的动着手。

但场中的一切,他们却已看清楚,四人中各有各的心思。

濮阳维极快的忖道:“目下‘七煞剑’又已负伤,而且,瞧他手臂上所插的暗器,显然乃是“北海毒鲨”胡波临死的一击,假如确是如此,这暗器便必是由胡波那‘钻心厥’上之小孔中射出,而且,恐怕还含蕴奇毒。”

“烈火赤目”单独行,心中却得意非凡。

因为“北海毒鲨”胡波的生死,与他根本就没有关系。何况,“北海毒鲨”胡波在临死之前,更代他击伤了一个劲敌,说不定“魔爪”甘滨还是与胡波勾结的呢?

“七煞剑”吴南云适才在公孙无畏及胡波夹击之下,已逐渐感到不敌。

因为以吴南云的一身卓绝武功,应对“北海毒鲨”胡波或“九指魔”公孙无畏其中的任何一人,都有稳操胜卷的把握。但是这二人若联手齐上,吴南云便感到力不从心了。

故而,他在战到第一百二十招上,便猝然施出五台派镇山之技“七煞剑”法中救命三绝招之一“七阳争辉”。

但是就在“七煞剑”吴南云的“珠耀剑”深深插入“北海毒鲨”胡波的胸口时,胡波手中“钻心厥”的小孔内,所装置含有奇毒的“燕波透心锥”亦电闪般连续射出只。

胡波骤觉眼前奇亮,视线全失之际,便知事情不妙,故而他出手之下,亦是狠辣异常,竟施出他秘藏多年,不遇强敌绝不施用的“五锥夺命”手法来。

“七煞剑”吴南云虽然一剑刺中敌人,但他因慾适时避开“九指魔”公孙无畏的一招“双钹撞钟”故而略为分神,透心锥袭至,情势危殆之下,他倾全力避开了四枚,但仍被其中一枚钉入手臂。吴南云骤觉臂膀中锥处,一阵奇麻,便知胡波暗器之上,必然含有奇毒。

他当即运气封闭穴道,以免毒气攻心。

“九指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风啸日晦 龙腾虎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